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網游競技 » 蒼青之劍 » 第92章 穿越,還是腦后插管?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蒼青之劍 - 第92章 穿越,還是腦后插管?字體大小: A+
     

      所以,阿斯克是從龍之國來的?

      美狄亞感到非常好奇。

      她并非沒有調查過阿斯克。早在君士坦丁堡的時候,她就知道阿斯克乃是出身于阿基里斯家族,而這個家族和遙遠的龍之國有著千絲萬縷的聯系。

      然而美狄亞卻未曾想到,阿斯克居然真的擁有在龍之國生活的記憶。

      也就是說,他的家庭是后來才搬到君士坦丁堡的?來投奔阿基里斯家族嗎?

      這樣的猜想在腦海里轉了一圈,引誘著美狄亞繼續向里面深入探查。

      很快,她就發現了某個驚恐的事實。

      阿斯克并非是阿斯克,原本的那個“阿斯克”已經死了,現在這具身體里的是位異界來客。

      從某個與龍之國高度類似的世界里,穿越過來的意識。

      在那個世界,似乎也有關于這個世界的記載,那里的人們稱呼這個世界為“SNF”。

      ,即《鐵與火》或者《鋼與火》,是一個網絡游戲……

      美狄亞花了一段時間,才理解網絡游戲是個什么概念——主要是因為在阿斯克的記憶里,從大學以后幾乎都是打游戲的片段,以至于她想不了解也不行。

      原來是這樣啊。

      美狄亞笑吟吟地單手托腮,看著阿斯克的臉龐,越看越生起某種微妙的甜蜜感。

      仿佛是偷看了丈夫日記的妻子般,有種拉近了彼此距離的親密感覺。

      雖然不能趁機對他做什么很是遺憾,不過至少知曉了他內心最深的秘密。

      而且,只有我一個人知道……

      托著臉頰迷醉了一會兒,心思萌動的美狄亞便繼續查探下去。

      然后她便錯愕地發現,阿斯克根本沒有將這件事當成秘密保守的打算,他甚至已經告訴了諾菈——就在諾菈向他告白的那個晚上。

      真是的!自己是穿越者這種至關重要的事情,怎么能隨便跟別人透露呢?

      美狄亞有些生氣。這種事情……難道不是只能告訴和你最親密的人嗎?比如說我,我啊!

      萬一諾菈是個居心不良的女人,你這不是平白將自己置于險境嗎?

      更讓美狄亞感到不爽的是,阿斯克之所以選擇告訴諾菈,是因為他認定諾菈肯定會保守秘密,不會對他不利。

      同樣可氣的是,以美狄亞對諾菈的詳細了解,她確實不會——她的一顆芳心全系在阿斯克身上了,別說守密,就是守貞都沒有問題。

      混蛋,為什么你們都那么熟練啊!你們彼此究竟交換過多少秘密啊!

      美狄亞決定今后將諾菈列為重點監控讀心對象,一旦哪天這姑娘起了其他心思,美狄亞必定會第一時間將其滅口,就算被阿斯克因此責罵也無所謂。

      我這都是為了你好!知道嗎?她盯著阿斯克的臉,暗暗地下定了決心。

      繼續探查,美狄亞幸運地找到了最近的一段記憶,正是阿斯克舍身沖下雪坡來救她的畫面。

      那么,你是怎么想的呢?

      仔細地探索了一會兒,美狄亞的臉上便露出了失望的表情。

      原來阿斯克之所以沖下來救她,并不是出于什么特殊的感情——記憶顯示,當時的他只是飛快地做了一個判斷。

      判斷出可以救,于是他就沖出去救了。

      在阿斯克所在的那個世界,似乎很多東西都是可以數據化的。

      例如Lv.5的血量就可以量化,足以承受她的火焰炙烤超過10秒以上,再加上一次墜落的重擊,他正是算到了這樣不會導致死亡才出手救她,而并非美狄亞原本所想的“舍命相救”。

      不過美狄亞又看到了另一段心理活動。

      “以我和她目前的身體屬性而言,我去救她,最多只是我受重傷;如果我不救,她一定會死。”

      冒著受重傷的風險,也要來救下我嗎?哼,我就知道在你心里我是特別的吧。

      諾菈她做得到嗎?

      美狄亞這樣滿足地想著,盯著阿斯克閉著眼睛的臉,感覺心里的醋意正在快速消解。

      算你過關了。

      此時反正也閑著無事,只能等待阿斯克的身體緩慢自愈,于是美狄亞便繼續探查他的記憶。

      從更深處的記憶里,美狄亞看到了他的過去,包括他和諾菈所說的,有關于他的家庭悲劇的事情。

      看得美狄亞唏噓不已,她從小也曾擁有家庭溫情,后來又不幸失去,因此對阿斯克的過去也是感同身受。

      接著,美狄亞看到了他在步入社會后,進入了一家游戲公司開始工作。

      從那時起,他開始初步了解游戲業界生態,并且首次接觸到了《鐵與火》這款全息游戲。

      由于擺脫了對鍵鼠的依賴,因此《鐵與火》不再考驗玩家的所謂手速,反而更強調經驗與意識,這也使得他在這款游戲里如魚得水,迅速爬上了玩家的巔峰檔次。

      后來《鐵與火》開始走入電競行業,他也就離職轉行為電競選手,目的倒是不因為他有多熱愛這款游戲,純粹只是想賺更多的錢來養家。

      然后他就穿越了……

      穿越這件事情,對阿斯克本身的三觀沖擊巨大,最典型的一個例子就是:

      至今為止,他仍然未搞清楚自己到底是穿越,還是被腦后插管困在了游戲里出不來。

      原因很簡單,原本的全息游戲就已經相當擬真,玩家在游戲里受傷了也會痛(當然,現實的身體不會受傷),長期不吃飯也會餓(即便在游戲里吃了飯,現實里的身體也仍然會餓)。

      也就是說,假如阿斯克實際上是被綁架了然后腦后插管,泡在營養液的罐子里,意識則是沉浸在服務器世界里玩游戲……這也是完全有可能的。

      理論上來說,腦后插管的可能性還比穿越要更大一些,因為腦后插管是可以解釋的,而穿越(還是魂穿+半個肉穿)這種事情根本無法用科學解釋。

      因此,阿斯克至今仍然無法確定(至少潛意識里無法確定),身邊的這些女孩究竟真的是異世界的人類,還是某個腦后插管全息游戲里的虛擬NPC。

      而出于他父親的經歷,阿斯克本人對于“和虛擬NPC戀愛”這件事情極為抵觸,因此他至今為止,都沒有對身邊任何一個女孩動真感情。

      即便大家無論容貌還是性格,都已經達到甚至遠超過了他本身的擇偶標準。

      對此,美狄亞只是想笑,阿斯克搞不清楚,她難道還不明白自己是真人還是一段擬真程序?

      等等,萬一我只是一段會思考的程序呢?美狄亞悚然無語,聯想到了一個連她自己也害怕的可能性。

      畢竟,這個世界和阿斯克記憶里的游戲世界一模一樣啊!這種巧合也有些過分了吧!

      “程序都是人設計出來的,設計出來必然要發揮某些功能。”美杜薩在她心里冷冷地道,“請問為什么會有程序員,要設計你這個沒用的程序?整天胡思亂想占用資源,而且還特么是雙線程的!”

      “說的也是。”美狄亞連忙附和,“而且我們還會互相爭吵!這樣的程序根本就是冗余且低效率的嘛,根本不符合常理!”

      雖然勉強說服了自己,美狄亞卻又苦惱起來,因為她發現自己無法說服阿斯克。

      要怎么證明自己是活生生的人,而不是一段被設計出來的超高AI的虛擬程序呢?

      或者更進一步,要怎么向他證實這個世界是真實的世界,而不是一個用程序和代碼搭建出來的,通過輸入五感來欺騙他的虛假世界?

      “沒有辦法。”美杜薩沒好氣地說道,“這就好像,要怎么向一個人證明,他的想法都是源于自身的想法,而不是你通過心靈能力給他洗腦后植入的念頭?”

      “你這么一說就提醒我了。”美狄亞恍然大悟,“我肯定沒辦法說服他,但是我可以給他洗腦啊!”

      “等我的心靈能力升到II級,我就給他植入‘這個世界是真實的’,‘他最愛的人是我’等這些意識碎片,潛移默化地將他想要回去的念頭給轉化掉。”

      “那不是個好主意。”阿斯克的聲音響起來。

      美狄亞:………………

      “啊,你醒了呀。”美狄亞連忙撲到他的身邊,仿佛剛才什么也沒發生般,關切地問,“你身體怎么樣?還好嗎?有沒有哪里不舒服?”

      “你說呢?”阿斯克用死魚眼望著她,“要不你在火焰燒烤中從山上滾幾百圈砸在谷底試試看?”

      “啊,說到這個,我告訴你一個好消息。”美狄亞笑吟吟地伸出一根手指,按在了他的嘴唇上面。

      “你的男性恐懼癥治好了?”阿斯克驚奇地說。

      “不對哦。”美狄亞說,“我只是對你不再恐懼了。”

      “所以你是不打算把我當成男性了是吧?”阿斯克完全無語。

      “不不不。”美狄亞笑道,“我只是被你舍身救我的英姿打動了,從而重新刷新了對你的印象。雖然我對那些普通的、丑陋的、粗魯的雄性豬玀還是抱有排斥的情緒,但你在我心里已經升格成為陽剛的、英勇的、充滿魅力的形象了哦。”

      “換句話說,只有你在我心里是特別的。怎么樣,有沒有很感動呢?”

      “別說了。”阿斯克目光望天,“現在我全身都疼。”



    上一頁 ←    → 下一頁

    絕品敗家系統諸界末日在線獨家婚寵:老婆送上門我的女友是聲優極品修真邪少
    斬龍都市極品醫神六零小甜媳重生棄女當自強武俠世界大穿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