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網游競技 » 蒼青之劍 » 第23章 蛇精病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蒼青之劍 - 第23章 蛇精病字體大小: A+
     

      阿斯克徹底服了。

      美狄亞這個副人格絕對是蛇精病。

      誠然,被煉獄意志污染這個新屬性,能給美狄亞帶來極大的能力加成。

      平時是Lv.3(火焰I+心靈I+欲望I),解開封印以后就是Lv.7(火焰V+心靈I+欲望I),在汲取痛苦能力加成下,最多可以實現300%的殺傷提升(根據她的描述估算而得)。

      然而必須要通過折磨敵人,造成大量痛苦才能實現。

      因此,蛇精病小姐向阿斯克主動請戰,希望今后團隊在遇敵的時候,能夠允許她借助美狄亞的身體來加入戰斗。

      就像是當初亞歷山大活尸那樣,用高溫火焰來無情地虐殺敵人。

      當然,她會順帶吸收一點點痛苦情緒,作為她負責幫忙的獎勵。

      考慮到隊伍的士氣和穩定性,阿斯克自然否決了這個要求。

      虐殺什么的,如果被其他人看到了,至少埃莉諾這個正義騎士必然當場炸毛。

      既然不能折磨敵人,于是蛇精病小姐又提出了另一個方案。

      折磨她自己。

      在開戰前,讓阿斯克將她痛打一頓,佐以惡毒的言語辱罵。

      只要吃飽了,蛇精病小姐就能發揮出300%的火焰威力。

      這個……雖然應該沒人會有意見,但阿斯克過不了自己心里的那關。

      畢竟他可不想覺醒什么奇怪的愛好。

      于是兩人間就陷入了僵局,用蛇精病小姐的話來說,殺戮本身就在制造痛苦,追求盡可能小的痛苦的殺戮,等于是脫了褲子放屁(原話)。

      阿斯克表示咱們是傭兵團又不是強盜團,某些不正常的事情還是沒法做的。

      無論是折磨敵人,還是虐待隊友,都屬于不正常的范圍內。

      蛇精病小姐說那好啊,既然你不愿意粗暴地對待我,那相對溫柔的方式也是可以的。

      比如牽手、啵嘴什么的,只要讓蛇精病小姐犯病就可以了。

      那股憎恨男性的負面情緒和痛苦,會成為她的力量之源……與精神食糧。

      阿斯克自然再次拒絕,畢竟他也沒有變成燒烤的愛好。

      蛇精病小姐嘆氣說那這樣吧。

      我自殘總行了吧?帶幾把匕首,戰斗前插自己幾刀,然后把敵人燒成灰燼。

      阿斯克絕倒,你這么狠,你的主人格知道嗎?

      畢竟你用的是她的身體啊!

      難道就不能做一個正常的S或者M嗎?比如看看類似的小說,小電影什么的,通過代入和YY來“正常”地獲取痛苦能量?

      蛇精病小姐表示她小電影已經看了二十多年了(天知道她代入的是誰),對藝術實在是提不起興趣來,所以才希望有親身實戰的機會。

      阿斯克這才明白,這位副人格簡直就是一個蛇精病。

      看來只能用排除法:

      虐殺敵人肯定是不行的,會刺激到隊友;

      折磨自己也不行,肉體是美狄亞主人格的,不能對她造成傷害。

      難道每次只能自己上陣,冒著被燒烤的風險,給予她精神上的“獎勵”?

      蛇精病這時便露出狡黠的笑容來,說不必有肢體接觸也可以的。

      玩法可以有很多種嘛,開闊一下思維,比如借阿斯克的衣服來穿,上面有氣味的那種,聞著就有被他緊緊抱住的奇妙感覺。

      驚得阿斯克目瞪口呆,你丫原來還是個變態啊!

      ——————

      幾周后,越野車抵達了塞薩洛尼卡。

      作為東所羅門帝國的第二大城(僅次于帝都君士坦丁堡),塞薩洛尼卡收留了大量的避戰難民,簡陋的移民建筑搭滿了道路兩邊。

      大家都在等著排隊進城。

      當然,出于對戰爭的樂觀程度不同,有的人跋涉到此就已經累了,因而企圖進城定居,有的只是打算補充給養,然后繼續南下。

      無論如何,都在城門口引發了大量的交通擁堵。

      “這堵了快三個小時了吧!”諾菈拍著方向盤叫道。

      在車子的前方,一群綿羊被牧民趕著穿過道路,咩咩咩咩地緩慢經過。

      “我受不了了。”諾菈淚流滿面地道,“我要回島趴一會兒。”

      于是她便傳送回爐火島了,坐在副駕駛座上的埃莉諾,則是無聊地望著遠處延綿的簡易建筑,塞薩洛尼卡的城墻,以及陰云密布的天空。

      似乎是要下雨了呢。

      作為通往爐火島的唯一入口,《荒謬的夢》這本古書被固定在車頂燈旁邊的皮套里,雖然看似并不起眼,但如果車里空無一人的話,還是會有被拿走的風險。

      因此無論何時,車里都必須留著個人看著。

      埃莉諾正在發呆,突然有人從右邊敲響了車窗。

      她往外面望去,便看見一個臟兮兮的小女孩兒,站在車旁可憐兮兮地望著她。

      她的目光,停留在小女孩捂著肚子的小手上。

      于是埃莉諾從車后背的袋子里,取出一桶方便面來,伸出車窗遞給了小女孩。

      “你等下,姐姐這里有開水。”埃莉諾這樣說著,剛拿出電熱水瓶,便看見小女孩飛一般地跑走了。

      她幼小的身子將方便面抱得緊緊的,仿佛那是什么珍貴的寶物一般。

      埃莉諾望著她奔跑的背影,似乎想說些什么,最后還是幽幽地嘆了口氣。

      她何嘗不能猜到,這小女孩的家人八成已經不在了,否則又怎會任由她這樣,因挨餓而被迫出來乞討,卻又半句懇求的話語都不會說。

      “啊呀,要下雨了嗎?”從爐火島傳送出來的美狄亞,從后排探出頭來,望著外面的天空說道。

      “是的,你……”埃莉諾這才注意到,她這次沒穿平時的衣服,而是簡單地套了一件白色T恤和牛仔褲。

      “哦,這是阿斯克的衣服啦。”美狄亞看著自己說道。

      “車內可不能點火。”埃莉諾委婉地道。

      “穿個衣服而已,我還不至于會去腦補什么。”美狄亞回答道。

      其實她也不知道副人格和阿斯克達成了什么協議,不過根據阿斯克的回答,應該算是沒什么事情了?

      雖然還有點本能的不安,但至少阿斯克這個家伙還是比較可信的。

      至于為什么副人格要穿上阿斯克的衣服,難道說……

      副人格是個男裝變態?!

      唔唔唔。美狄亞咬著手指,如果是個變態的話,那么萬一和副人格融合了,這種變態不是會傳染到我身上了嗎?

      她一臉的糾結與無奈,看得埃莉諾也有些錯愕。

      美狄亞這表情,似乎是不情不愿嗎?她穿阿斯克的衣服,是因為被阿斯克逼迫了?

      團長是有著古怪癖好的變態嗎?腦補到這里,埃莉諾也開始起了雞皮疙瘩。

      “下雨了。”美狄亞看著車窗上的雨點,忽然說道。

      埃莉諾打開雨刷的開關。

      雨越下越大,很快水暈就將車窗玻璃打得模糊。前方的人群開始慌亂起來,一部分人奔向簡陋的移民建筑,更多的人則是跑到附近的小樹林里避雨。

      于是道路很快就為之一空。

      “我去叫諾菈出來開車。”美狄亞這樣說著,就回爐火島里去了。

      過了片刻,諾菈便回到了現實里,將越野車重新發動起來。

      越野車再次向前開去,這次可沒什么路過的羊群、難民或者支起的小車來擋路了。

      埃莉諾趴在車窗邊,原本因長久等候的壓抑心情也似乎好了一些。

      忽然,她便看到路邊趴著一個小女孩兒的尸體,血泊在雨水的洗滌下泛著淡淡的紅色。

      那個是……

      埃莉諾注意到尸體的旁邊,散落著被撕碎的方便面桶碎片,里面的面餅已經絲毫不見蹤影。

      她不由得手腳冰涼。



    上一頁 ←    → 下一頁

    王者榮耀之最強路人王邪風曲媽咪17歲:天才兒子腹影視世界旅行家特種歲月
    斗羅大陸隨機懲罰一名幸運觀眾洪荒歷異界極品紈?我修的可能是假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