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網游競技 » 蒼青之劍 » 第16章 記憶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蒼青之劍 - 第16章 記憶字體大小: A+
     

      主位上的腓力陛下,此時已經喝得醉醺醺的,見自己的妻子進入了會場,便招手讓她過來。

      “陛下,您不應該飲這么多酒的。”克利歐佩特拉嗔怪般說道,“這對您的肝臟不利。”

      “無妨。”腓力笑著擺手說道,“因慶祝戰爭勝利而舉辦的飲宴,就算是狄俄尼索斯也會額外寬容的。”

      (狄俄尼索斯,古希瑞斯神話里的酒神,傳說是馬其頓王族的先祖)

      佩姬還在悄悄吃著布丁,某個馬其頓貴族端著酒杯上來攀談。

      然而亞歷山大殿下陰沉著臉,盯著宴席主位的方向一言不發,馬其頓貴族為了緩解尷尬,只能轉身朝佩姬搭話。

      “聽說安德莉亞小姐來自雅典?我曾經也在雅典大學求學過,不過專業是修辭學與電影學,請問安德莉亞小姐對《特洛伊木馬》這部作品如何看待呢?”

      佩姬放下手里的叉子,對他露齒而笑。

      “呃。”馬其頓貴族頓時覺得這是種含蓄的嘲諷,畢竟馬其頓的文化水平遠遠遜色于希瑞斯,對方不屑于跟他討論藝術也是自然。

      “我認為這部作品……”他硬著頭皮,繼續說著自己對于電影和藝術的理解。

      佩姬依舊微笑。

      在她禮貌的笑容里,這位馬其頓貴族終于敗下了陣,滿面羞慚地離開了。

      佩姬繼續開始吃布丁。

      突然間,亞歷山大怒氣沖沖地站了起來,頓時吸引了整個會場的注意。

      “您剛才說什么,陛下?”他咬牙切齒地質問道。

      腓力國王也是酒喝得多了,下意識便錯愕地回答說道:“怎么了?我讓你的小媽保重身體,畢竟她肚子里懷著馬其頓王國的繼承人……”

      “他是你的繼承人,那你把我當做什么了?雜種嗎?你這個卑鄙的混蛋!”亞歷山大勃然大怒,抄起面前的酒杯就丟擲過去。

      酒杯徑自砸中了腓力國王的鼻子,鐺的一聲重響,國王陛下的鼻子頓時腫了,流下兩行鼻血,嚇得下面的貴族官僚們全部站起身來。

      “逆子!”被當眾砸了一個酒杯,腓力國王也立刻陷入暴怒,當場就抓起旁邊的鐵碗,用力投擲了過去。

      亞歷山大拔出佩劍,將其狠狠劈飛。

      腓力國王也抽出旁邊侍衛的長劍,要過來砍死亞歷山大,結果被腳下的椅子絆了一跤,靠著侍衛眼疾手快的攙扶,才勉強沒摔倒在地。

      “看吶!”亞歷山大高聲嘲笑他道,“一個準備橫掃東方的國王,連一把椅子都跳不過去!”

      腓力國王氣急敗壞,只能將手中長劍丟擲過來,依舊被亞歷山大再次準確劈飛。

      金鐵相擊,鐺的一聲,驚醒了還在吃布丁的佩姬。

      后者茫然地抬起頭來,看著劍拔弩張的亞歷山大和腓力國王,這才像是意識到了什么。

      然后,她一把抓住了亞歷山大的胳膊,不由分說地拉著他向外面跑去。

      亞歷山大畢竟是奧術序列的超凡者,所有超凡力量都加在精神上面,肉體力量還不如佩姬呢,頓時就被她拖著沖出了宮殿。

      事發突然,在場的貴族官僚根本沒反應過來,只是呆滯地面面相覷,甚至連門口的衛兵都沒來得及攔住他們。

      只剩下還在流鼻血的國王腓力陛下,在小妻子克利歐佩特拉的攙扶下,氣喘吁吁地咬牙切齒著。

      ——————

      “如果不是我拉你逃出來,你早就死在宮殿里了!”

      夜色之下,正在開車的佩姬抱怨說道:“我那盆布丁還沒有吃完呢!”

      亞歷山大的俊美臉龐鐵青著,坐在副駕駛座上一言不發。

      “你開穩一點。”他沉默良久,看著前方歪來歪去的公路,終于忍不住說道,“能不能把方向盤打直了?”

      “不行!”佩姬說,“我的駕駛技術才跟諾菈學了沒多久,能把車子發動起來已經很不錯了好嗎?”

      亞歷山大無語。

      “其實你不應該拉走我的。”繼續沉默半晌,亞歷山大才冷冷說道,“我倒想看看,他這個馬其頓的國王,是否真的會當眾朝親生兒子下手。”

      “他真下手,你就死了。”佩姬說。

      “他不敢的。”亞歷山大冷聲說道。

      望著遠方被夜色籠罩的昏沉黑暗,過去與父親沖突的一幕幕再次出現在腦海里,連帶著某種長期受到壓抑的怨毒,也仿佛蛇一般纏繞上他的心頭。

      “其實他也未必不敢!”亞歷山大從牙縫里擠出幾個字來,聲音顫抖得幾乎變形,“再這樣下去,我遲早會逼到絕路,必須搶先下手……”

      “你想要刺殺你的父親?”佩姬問他。

      “我不會出手。”亞歷山大陰沉著臉,幽幽地注視前方,森然說道,“當然,如果他身邊出現了意外,那就說不準了……”

      “我覺得你不適合做這種事。”佩姬說道。

      “為什么?”亞歷山大瞇起眼睛。

      “因為你的性格啊。”佩姬說道。

      她握住方向盤,望著前方說道:“看得出來,你是個非常驕傲的家伙。畢竟出身高貴,而且又才華橫溢,也算是有驕傲的資本。”

      “我猜你從小到大,從來沒遇到過什么逆境吧?所以一遇上這種挫折,思維立刻就走上極端了。”

      “仔細想想吧。因為你父親的一句醉話,你就不惜當場和他翻臉,這說明了什么?”

      “說明你在恐懼,害怕他真的剝奪你的繼承人位置。”

      “事實上,以你如今在軍隊和貴族里的威望,他如果真想換繼承人,怎么可能如此簡單就當場說出口呢?”

      “你說的沒錯。”亞歷山大愣了半晌,突然醒悟過來,“即便是他想試探,也不至于當場在那么多人面前試探。”

      “就是說呀。”佩姬聳了聳肩,“你看,因為一句話而起殺心,本身就是極其魯莽的行為了。”

      “如果你真的將其付諸實施了。以你的性格,以后肯定會后悔的。”

      “確實。”亞歷山大點頭說道,“我應該先回伊庇魯斯,那是我母親家族的地盤。”

      “即便他真的打算對我下手,我也能從容不迫地組織人手反擊。”

      “否則,如果他真的只是一句醉話,我卻做出了如此過激的行為,那不是證明了我在怕他嗎?”

      “你本來就怕他啊。”佩姬吐槽說道。

      “不,我不怕他。”亞歷山大堅定地說,臉上重新洋溢起自信滿滿的光彩,“聽好了,佩姬。”

      “我亞歷山大,會成為比我父親更加偉大的國王。”

      “他征服了希瑞斯,我就去征服東方更廣袤的土地。”

      “如果他搶先征服了東方,那我將來就要征服全世界!”

      “成為馬其頓的國王,只是我人生中微不足道的一小步,根本犯不著為此過多擔憂。”

      “而你,佩姬小姐。”他轉過頭來,眼神灼灼地盯著佩姬。

      “不知道您是否愿意,成為未來的馬其頓王妃呢?”

      “不愿意。”佩姬說道。

      “嗯……”亞歷山大有些尷尬,扭頭看向了窗外。

      “是因為那個叫阿斯克的家伙嗎?”沉默良久,他才輕聲問道。

      “對呀。”佩姬毫不掩飾地回答說道。

      “為什么?”亞歷山大問道。

      “你之所以會喜歡上我,只是因為我在你陷入絕望的時候,用幾句話將你從泥潭里拉出來了而已。”佩姬的手指敲打著方向盤。

      “而他也做了同樣的事情。”

      亞歷山大靜靜地看著她。

      “好吧。”亞歷山大苦澀地嘆了口氣,“他還真是個幸運的家伙。”

      “幸運的是如你我這般,在墜入深淵前被人拯救上來的家伙才對。”佩姬說道。

      “你說的沒錯,我越來越喜歡你了。”亞歷山大搖了搖頭,“真可惜。”

      “別可惜了,你總能找到更好的女人。”佩姬說道,“嗯,我不擅長安慰人。”

      車里沉寂了片刻。

      “看來我得找別的方式答謝你了。”亞歷山大正色說道,“亞歷山大從不欠人人情。”

      “幫我找到阿斯克,我就算你還了這個人情。”佩姬說道。

      亞歷山大沉默了下,聲音突然變得低沉磁性:

      “不用找,等你從我的記憶里出去了,你自然會見到他的。”

      外面的場景忽然停滯了,仿佛全世界都為之靜止下來,佩姬驚訝地踩下油門,卻發現車子根本沒有向前行駛,仿佛陷入了某種黏稠的膠水里。

      “說實在的,這段記憶我已經重復過無數次了。”亞歷山大的瞳孔渙散開來,仿佛在注視無窮遠的方向,“每次我都在捫心自問,我當時是否真的必須向他下手。”

      “其實,在后來他派人到伊庇魯斯和我發起和解時,我已經察覺出有些不對了。然而暗殺命令已經發出,我又不愿意承認自己只是一時沖動,只能說服自己這是自保的必要抉擇。”

      “現在看來,確實是自欺欺人了。”

      “看來即便是再偉大的國王,也無法避免一切的缺點。我已經犯下了錯誤,至少不能再失去直面錯誤的勇氣。”

      “感謝您,佩姬小姐。感謝你與一個徘徊在潛意識海洋里的死者,分享他的人生和經歷,幫助他最后認清自己的內心。”

      “作為答謝,我將給你我的《幻劍》。自漢尼拔死于所羅門人手里后,這門超凡劍術就已經在主世界失傳了,這并非它應該有的命運。”

      他伸出一根手指,點在佩姬的額頭上。后者的腦海嗡的一震,就感覺記憶里多了什么東西。

      “那個……你……”佩姬遲疑地說道,“你究竟是……”

      “你不是挺聰明的嗎?佩姬小姐?”亞歷山大灑然一笑,“還不明白我是誰嗎?”

      “去吧。”他低低地說道,“讓我徹底地安息吧。”

      驟然間,在佩姬的視線里,整個畫面如玻璃破碎般崩塌開來。



    上一頁 ←    → 下一頁

    重生軍嫂攻略遊戲之狩魔獵人第一神算:紈?顧少的獨家摯愛終極獵殺
    餘生皆是喜歡你AWM[絕地求生]王者榮耀之最強路人王邪風曲媽咪17歲:天才兒子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