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網游競技 » 蒼青之劍 » 第13章 失散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蒼青之劍 - 第13章 失散字體大小: A+
     

      說服蒼青之劍的過程,倒是出乎意料地順利。

      當然,菲比斯覺得阿斯克這個人很好說話,何嘗不是因為阿斯克本身從一開始,就有帶團隊參與這次異變的打算。

      和其他無利不起早的傭兵團不同,阿斯克從始至終放在考量條件第一順位的,就是如何快速提升團隊成員的戰斗能力。

      亡靈異變,正是難得的一次歷練機會。

      既然守夜人發出邀請,正好順水推舟地談條件。

      經過一番討價還價,蒼青之劍傭兵團拿到了守夜人榮譽成員的身份。

      有了這個身份,那么以后在世界上的其他地方,遇到其他守夜人分部的時候,也就同樣享有交易的權限,無需再次走層層的審批了。

      當然,這個身份還得申請等總部批準,不過菲比斯已經拍胸脯保證了,基本上只要提了都能過審。

      畢竟總部根本不了解蒼青之劍傭兵團是誰,在這次亡靈異變中又做出了多大貢獻——還不是咱們東方分團說什么就是什么嘛。

      “對了。”菲比斯又想起一件事,提醒說道,“在前往異變中心之前,你們需要先進行體檢。”

      “體檢?”諾菈不解問道。

      “三大次位面與主位面的氣息不同。”菲比斯解釋說道,“這種氣息會污染你的心智體,導致主理智受到負面影響。”

      “以冥界為例,當我們人類身處于冥界時,就會難以避免地產生抑郁情緒。這種現象會隨著時間推進而越來越明顯。”

      “當抑郁到一定程度,你就會陷入半瘋狀態,從而理智失控。因此,所有進入冥界的人,必須要定期服用抗抑郁藥。”

      “體檢的目的,一個是測定你體內5-羥色胺的基礎含量,另一個則是確認你是否會對抗抑郁藥有過敏反應。”

      “誒?我記得5-羥色胺,不就是血清素的學名嗎?”諾菈突然反應過來。

      美狄亞立刻豎起耳朵。因為血清素,正好是她的陰謀I配方里的一味材料。

      “嗯,我對醫學了解不多,但聽說冥界對人類身體的影響,其中一項就是血清素濃度紊亂。”菲比斯說道,“因此相應的抗抑郁藥是必不可少的。”

      于是阿斯克便帶人去體檢。

      若是換做別的醫院,他或許還要顧慮是否會泄露基因信息,畢竟這可不是一個純粹的超凡世界,人家拿著你的血液樣本,往化驗室里鼓搗半天,是可以分析猜出你的大概序列的。

      不過面對守夜人就可以放心了。作為為數不多的善良守序的超凡組織,守夜人采集的血液樣本,從檢驗到銷毀都是公開透明的,絕對不會保留你的任何基因信息。

      當然,大多數外來傭兵對此也無所謂就是了。

      檢查報告很快就出來了,裝在特制的密封文件袋里,由姑娘們按照檢測順序依次去領。由于是不記名的檢測,因此只有領到密封袋的本人才能看到結果。

      然而這并不妨礙姑娘們拆開文件后看來看去,就跟女高中生熱衷于互相做心理測試一樣。

      “為什么你的肉體和精神力量相對均衡,而我的卻是大幅偏重肉體力量?”希德莉法看了一眼埃莉諾的體檢報告,頓時疑惑說道。

      “不知道啊。”埃莉諾當然知道這是因為“意志I”的緣故,打趣般地說道,“或許這個精神力量,受本人先天智商的影響吧。”

      “那豈不是說我天生蠢笨嗎?”希德莉法大驚失色,連忙拿著報告去找團長大人,語氣惶急里帶著哭腔,“阿斯克!阿斯克!!你看我這個結果肯定是弄錯了……”

      阿斯克聽她說完,陷入無語的沉默里:……………

      精神力量和智商本身沒什么關系,但是埃莉諾對你的評價,微妙地恰到好處啊。

      他將姑娘們的報告全都看了一遍。

      總體而言,得益于之前的幾次大規模作戰,所有人的身體屬性,都比同等級下的正常超凡者偏高。

      美狄亞、諾菈、狄奧多拉三人偏重精神,這是因為她們本身血脈就以法系序列為主。

      希德莉法偏重肉體力量,也僅僅是因為她才level1。泰坦血脈后續有冰霜和雷霆的序列,會讓她的屬性重新平衡起來。

      剩下來的成員,基本上都是肉體-精神力量均衡發育,這也是前世大多數玩家的build特點。

      用玩家們的話說,肉體力量適合用來莽,強攻;精神力量適合用來狗,陰人。

      一味地莽,稍微不小心就會被人用狗招陰死。

      一味地狗,又容易騷遍全場,結果被人一拳打穿。

      莽、狗其下,才是真正穩健的打法。

      即便是他自己的武器大師血脈,以猛如虎的操作A過去的莽系風格而著稱,也免不了要吸收“戰術”和“直覺”的序列,提升對被偷襲的抵抗能力。

      正當他默默思考的時候,佩姬也在旁邊悄悄盯著他的側臉。

      她的右手,默默地按住了自己的體檢報告。

      沒有被阿斯克看到的最后一頁,上面寫著特殊的檢測結果。

      “5-羥色胺含量過低,建議做進一步的專門鑒定。”

      其他人的結果都是正常的,只有她一人異常。

      隊伍馬上就要出發了。如果體檢異常的結果被阿斯克看見,恐怕她就會被單獨留在后方的營地里了。

      不能讓他知道。

      她絕不能讓這樣的事發生。

      ………………

      幾個小時后,守夜騎士的隊伍已經接近了亡靈天幕的下方。

      最開始的隊伍,由來自圣日、銀月、晨星三部,共800多名精銳騎士組成。

      每當前進過程中遭遇亡靈,大隊伍便分出一只專門的騎士小隊前去攔截,確保剩余人可以繼續前進。

      如果從天空中俯瞰下方,就能看見他們憑借這樣的尖刀戰術,以一刻不停的全速向亡靈異變中央前進。

      在即將抵擋天幕邊緣的位置,眾人遭遇了一波亡靈女妖的襲擊。

      “我們先走一步了。”銀月騎士總長愛羅溫舉起步槍,高聲呼喊著向前沖去。

      “守夜的銀月騎士,隨我沖鋒!”

      十幾個動力裝甲騎士,手持槍械從翼護著正在發動能力的愛羅溫女士。

      光芒構成的海洋,仿佛潮水般襲向了女妖群,亡靈的周身黑氣仿佛干冰般迅速蒸發在空中。

      這位愛羅溫女士,赫然已經是一位level5的“鎮死十字軍”,其所掌握的“光芒II”的超凡能力,乃是一切亡靈的克星。

      與銀月騎士們分開后,隊伍里只剩下二十名圣日騎士,都是守夜騎士里面最強的一批精銳。

      帶領他們的,是守夜人東方軍團司令官布萊斯閣下,圣日與晨星的騎士總長科爾墨與菲比斯。

      還有蒼青之劍傭兵團全員。

      “前方就是亡靈天幕了。所有人立刻按標準劑量,服用抗抑郁藥!”布萊斯一聲令下。

      眾人便拿出隨身的藥物和水,按照事先配好的分量服下。

      “我忽然有種精力充沛的感覺。”希德莉法活動著胳膊說道。

      “那只是安慰劑效應而已,是你的心理作用。”諾菈笑著說道,“藥物吸收沒有那么快的。”

      佩姬走在隊伍后面,感覺心里越發地不安起來。

      藥物對她沒有任何作用,她的四肢開始沉重,某種深沉的悲哀控制了她的意識。

      很快,她就幾乎看不清前方的景象了,因為淚水已經模糊了她的雙眼。

      她無法控制自己內心的悲哀蔓延,淚水正無可抑制地沿著臉頰滑落。

      前方依稀出現了兩個身影。

      是阿斯克嗎?她努力睜大眼睛,才看清那是她已經過世的父親和母親。

      “佩姬,快過來。”母親帶著親切的表情,招手呼喚著她。

      “怎么哭成了這個樣子?女孩子可不能太過嬌氣。”父親語氣威嚴地說道,眼神里卻透露著明顯的寵愛。

      剎那間,佩姬有種恍惚的驚喜,仿佛父母從未在那天死去,仍然陪伴在她的生活里。

      然而作為一個level2的超凡者,她的靈性很快就回復了正常。

      不對,他們不是真的。

      我的父母……已經死了。

      周圍的光線已經昏暗下來,重新恢復理智的佩姬,只能憑借記憶判別方向。

      如果沒有記錯,自己剛剛應該是停下了腳步。

      那么,阿斯克他們應該就在正前方。

      可是那兩個偽裝成她父母的幻影,也在正前方朝她揮手,誘惑她過去。

      佩姬沒法前進,又不敢往其他方向亂跑,只能恐懼地待在原地,在無法控制的落淚中凄慘地喊叫起來。

      “阿斯克!”她抱著雙臂,仿佛被拋棄的雛獸般瑟瑟發抖,用盡了全身力氣仿佛尖叫著,“阿斯克!阿斯克!!!”

      “怎么了?!”在她即將滑落到絕望的深淵里去時,阿斯克久違的聲音終于響起來,仿佛一束射穿陰云的陽光般,出現在了她黑暗的世界里。

      “阿斯克!”佩姬用力地抓住了他的手臂,似乎全身的力量都在迅速恢復過來,“你是聽到了我的喊聲,才回來找我的嗎?”

      “喊聲?”阿斯克奇怪地道,“不,我沒有聽到任何聲音,我只是注意到你掉隊了。折回來的時候,就看見你跪在地上哭泣。那個抗抑郁藥你沒有吃嗎?”

      “我吃了。”佩姬有些心虛地說道,“只是好像沒有用。”

      “我們快點回去吧。”阿斯克鎮定地道。

      原本在前方困擾佩姬的父母幻影,此時也已經消逝無蹤,仿佛從來沒有出現過一般。

      兩人繼續向前走去。佩姬抱住阿斯克的手臂,小心翼翼地問道:

      “你真的是阿斯克嗎?”

      “是的。”阿斯克說,“需要我怎么證明嗎?”

      “那你說。”佩姬想了想道,“我們最初相遇的地方,在哪里?”

      “墓園。”阿斯克回答說道。

      佩姬嗯了一聲,感覺冰冷的心底終于泛起了些暖意來。

      “不對。”阿斯克突然停住腳步。

      “以我們現在的前進速度,應該早就追上他們了,然而周圍連半點聲音也沒有。”他擺弄著無線電耳機,“沒有收到聯絡信號,心靈通訊也沉默了。”

      “你是說……”佩姬著急道。

      “我們和他們失散了。”阿斯克皺起眉頭。



    上一頁 ←    → 下一頁

    惡漢贅婿當道重生軍嫂攻略遊戲之狩魔獵人第一神算:紈?
    顧少的獨家摯愛終極獵殺餘生皆是喜歡你AWM[絕地求生]王者榮耀之最強路人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