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網游競技 » 蒼青之劍 » 第11章 阿薩辛瞬步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蒼青之劍 - 第11章 阿薩辛瞬步字體大小: A+
     

      兩槍未中,后腦勺還被人捅了一劍。

      即使是在真實戰場上,憑借動力裝甲的防御保住性命,也絕不是什么光彩的事情。

      除去裝備優勢,克洛德已經輸得徹徹底底。

      周圍沒有歡呼,也沒有掌聲,圍觀的守夜騎士們仿佛陷入了一片徹底的死寂里。

      作為守夜騎士,在公開競技下被外來傭兵打敗,對以精英自詡的守夜人來說,是絕對的奇恥大辱。

      更不用說還敗得如此干脆徹底,讓圍觀的守夜人們也臉面無光。

      然而,克洛德騎士長的操作并無半點失誤。

      發令槍響的瞬間立刻射擊,在對方近身時毫不慌亂,迅速槍支抵身近射。所有行為都符合守夜人軍事操典的規定,是教科書般的應對。

      換作任何一個守夜騎士在此,都沒有信心能比他表現得更出色。

      那么這敗北究竟該怎么解釋呢?

      最高處的指揮帳篷里,總司令官和幾位守夜人高層,在指揮屏幕上觀看了全程戰斗,一時間也神色凝重,皺眉沉思。

      “是瞬步。”圣日騎士總長科爾墨拖動鼠標,回放到最開始的時間點。

      屏幕上正是發令槍響,克洛德騎士長開槍射擊的瞬間。在靜止的畫面上,可以看見阿斯克身軀微沉,腳后跟微微抬起。

      “伊蘭尼亞劍士的瞬步?”司令官布萊斯蹙眉問道。

      “確切的說,是阿薩辛刺客的瞬步。”科爾墨回答說道,“這種步法在東方流傳得很廣,但是最早確實是從阿薩辛教派里流傳出來的。”

      “主流的瞬步,有大量的旋踵動作,目的是為了讓劍士的步法更加難以被對手看清。然而阿薩辛教派認為,旋踵是毫無意義的多余動作,因為瞬步本身的目的,就是為了在短時間內爆發提速。”

      “只要你能瞬間提到全速,對手又怎么能看清你的步法呢?”

      “以阿薩辛刺客的身體素質,確實有資格說這種話。”菲比斯笑著說道,“因為即便是不旋踵,正常人也少有能看清他們速度的。”

      “沒錯。”科爾墨開啟了0.1倍播放速度,“再看畫面,從這里到這里,這個阿斯克以前腳掌貼地,短短的0.3秒內就踏出至少三步,平均步長不到半米,速度瞬間已經提到巔峰,沒有任何旋踵動作。”

      “正是完美的阿薩辛式伊蘭尼亞瞬步。”他總結說道,“別說是克洛德了,就算是圣殿騎士在這里,也未必有把握在首槍就射中對方。”

      “所以你們認為,這位阿斯克是阿薩辛刺客出身?”司令官布萊斯問道。

      “我認為不是。”科爾墨慎重說道,“據我了解,阿薩辛式的伊蘭尼亞瞬步,學習起來極為困難且艱辛。”

      “聽說他們的刺客導師們,會在食堂通道的地面上灑滿鐵蒺藜,只留下半腳掌的空隙寬度,以此逼迫刺客們必須以瞬步通過。”

      “每日中午食堂開飯時,只會供應三分之二的飯菜量,因此刺客們必須以最快速度沖過鐵蒺藜區域,否則就會挨餓。”

      “長年累月的訓練下,絕大多數刺客的腳底,都有因瞬步失誤而被反復扎到潰爛的傷口。為了鎮痛,他們有服食麻醉藥物的習慣,以及將止痛藥用繃帶纏住腳底。”

      “而這位阿斯克閣下,身上并沒有任何麻醉藥物的氣味。”菲比斯思索說道,“站立和行走的姿勢也很自然。要么是他掩飾得好,要么……”

      “就是他確實不是阿薩辛刺客出身,而是通過另外的渠道,學習掌握到了瞬步的技巧。”科爾墨分析說道,“我認為是后者,因為以他的實力來說,放在阿薩辛教派里必然是最精銳的白衣刺客。”

      “這種等級的阿薩辛,目標不是教廷的紅衣主教,就是各國的王公貴族。我們只是守夜人的東方分部,說句冒犯的話,就算是司令官閣下您的項上人頭,也輪不到白衣刺客來親自出手奪取。”

      “我的頭也沒那么值錢。”布萊斯搖了搖頭,“總之,就按照正常流程來處理吧。”

      “稍等片刻,司令官閣下。”菲比斯出聲說道,“他已經證明了他的戰斗技術,然而哈西莫多還提到了一點,讓我有些疑慮。”

      “據說這位阿斯克閣下,以一柄普通的鋼鐵長劍,刺穿了黑騎士的動力裝甲頭盔。”

      “有這事?”科爾墨驚愕說道,“軍用鋼鐵的材料強度,就算是經過了上千年的腐蝕,也不是普通鍛造的鋼鐵長劍能夠擊穿的啊。”

      “人就在我們營地里,直接問問就知道了。”司令官布萊斯說道。

      比試場地上,阿斯克已經收回了長劍,靜靜地佇立在原地。

      外圍是如蜂群般嗡嗡嗡的議論聲,守夜騎士們彼此不斷交頭接耳著,投向場上的目光里有錯愕懷疑,有迷惑不解,更多的卻是不加掩飾的敵意。

      “阿斯克他真是太厲害了!”諾菈激動地抓住美狄亞的手臂,眼睛里閃閃發亮。

      然而,她很快便察覺出周圍氣氛的不安變化,便有些生氣地吐槽起來:“這些人是怎么回事?我家阿斯克可是光明正大擊敗了對方,為什么都這幅冷淡的態度!”

      “哎呀,客場作戰就是這樣的嘛。”美狄亞悠悠說道。

      望了一圈周圍觀眾,幾乎讀不到什么友善的想法,美狄亞忽然揚起嘴角,露出某種惡趣味的笑容。

      “團長你好帥啊!我愛你!”她仿佛化身迷妹般,沖著場上高聲大喊起來。

      周圍原本窸窸窣窣的聲音立刻炸了,不少守夜人甚至站了起來,指著這邊激動地叫喊著什么,只是因為噪音太多所以聽不清楚。

      “美狄亞!”旁邊的諾菈也是驚了。若不是知道美狄亞有男性恐懼癥,修女小姐真要以為自己的好閨蜜突然變成了情敵。

      “別這樣!”她慌慌張張地拉扯美狄亞的手臂,試圖讓她坐下閉嘴,“不要故意激怒他們!你會被打的!”

      “讓他們來啊。”美狄亞滿不在乎地說,“他們敢動我一下試試?我當場原地爆炸!炸不死他們!”

      她又把“我愛你”“你好帥啊”反復喊了幾遍,場上的阿斯克這才轉過身來,滿臉都是關愛智障兒童的無奈神情。

      “別鬧。”他在心里說道。

      “這個好玩呀。”美狄亞在心靈通訊里說道,帶著種惡作劇成功的愉悅語調。

      另一邊,被擊敗的克洛德騎士長站在原地,腦海里已經渾渾噩噩,一片空白。

      我輸了?

      我怎么可能會輸?

      輸給了一個野路子的外來傭兵?

      我可是裝備了動力裝甲,服役超過七年的精銳守夜人老兵啊!

      動力裝甲……對了,他剛才的長劍是刺在我的頭盔上,按理說是根本刺不進去的。

      換作真實戰場,我也不會受到任何傷害!

      我還沒有輸啊!

      克洛德騎士長在絕望中,仿佛抓住了救命稻草般,精神一振便抬起頭來,正要說話。

      晨星騎士總長菲比斯,就從后面按住了他的肩膀。

      “打得不錯。”菲比斯沉聲說道,“你已經盡力了,下去好好休息吧。”

      “菲比斯閣下!”克洛德急切地道,“我還沒有輸!他的長劍沒法擊穿我的頭盔……”

      “夠了!”菲比斯低聲喝道,“戰場上技不如人,還要靠裝備優勢來扳回臉面,身為守夜騎士你不覺得丟人嗎?”

      克洛德聞言頓時如喪考妣,整個人陷入了失魂落魄的灰白狀態。

      “回去自己想想,你究竟是輸在了什么地方。”菲比斯恨鐵不成鋼般說了一句,突然道,“把頭盔脫下來給我。”

      “什么?”克洛德有氣無力地問。

      “頭盔借我一下。”菲比斯強調說道,“回頭你去軍需官那里領一個新的。”

      克洛德乖乖將頭盔取下,遞給了菲比斯。后者接過頭盔,走上場去對阿斯克說道:

      “您獲得了勝利,阿斯克閣下。按照我們之前約定的,我會批準您的交易申請,并將之遞送給司令官閣下。”

      “另一個好消息是,司令官閣下也在觀看這場戰斗。對于哈西莫多所述,最后您用長劍刺穿黑騎士頭盔的一擊,他希望能親眼見識下,可以嗎?”

      “沒有問題。”阿斯克點頭說道。

      和超凡特性的能力不同,超凡劍術并不是什么值得保密的東西——尤其是龍之國的星辰九式,在這片大陸上更是沒人能夠看懂。

      就算他們拿攝像機在旁邊全程拍攝,然后慢動作回放分析,或者把頭盔拿去物理實驗室或材料實驗室去研究,也不會有任何結果的。

      于是菲比斯便舉起頭盔,高高托起。

      阿斯克長劍一抖,劍身鳴叫著向前突刺。

      星辰九式-破重。

      長劍毫無滯礙地刺入頭盔,就像是筷子插入了豆腐里。

      劍尖停留在菲比斯的眼前,后者屏住了呼吸,瞳孔微縮。

      就在剛才,微弱的劍吟吸引了他的短暫注意。

      回過神來,他才發覺長劍已經貫穿了動力裝甲頭盔,再前進幾寸就是他的眉心。

      而他的顱骨,絕對不會比動力裝甲頭盔更加堅硬。

      周圍的晨星騎士頓時轟然而起,不少人甚至第一時間就去拔槍,被身邊的同伴拉住了。

      “這樣就可以了吧?”阿斯克松開長劍,淡然問道。

      “可以了。”菲比斯深深地吸了一口氣。

      然后才發覺后背上早已冷汗涔涔。



    上一頁 ←    → 下一頁

    費先生,借個孕穿越諸天萬界惡漢贅婿當道重生軍嫂攻略
    遊戲之狩魔獵人第一神算:紈?顧少的獨家摯愛終極獵殺餘生皆是喜歡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