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網游競技 » 蒼青之劍 » 第1卷尾聲 君士坦丁堡的陷落,與蒼青之劍的崛起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蒼青之劍 - 第1卷尾聲 君士坦丁堡的陷落,與蒼青之劍的崛起字體大小: A+
     

      作者:安娜.帕弗洛吉尼特.阿基里斯

      著于第六紀251年

      ——————————

      第三紀273年,當愷撒大帝越過盧比孔河時,歷史記載他感慨了一句:

      “命運的骰子已經擲下了。”

      事實上,再沒有任何人比愷撒更清楚這句話的意義。

      在他最早出任祭司之前,愷撒就是所羅門城里最資深的賭徒。不僅是在賭場上,也是在所羅門的政壇上。

      所羅門城北面的盧比孔河,是他的最后一道心理防線。按古所羅門共和國的規定,任何將領未經元老院允許,一旦帶兵渡過盧比孔河,即被視為對所羅門城的徹底叛變。

      渡過這條河,就意味著他要么掃平所有敢于反抗的元老,成為所羅門共和國里,至高無上的狄克推多獨裁官。要么就淪為所羅門的叛徒,在萬人唾棄中卑劣地死去。

      如果不選擇渡河,他回國的結局小概率是被暗殺,大概率則是與某些元老達成協議,通過大凱旋式剝去身上的軍事權力,成為一名“元老爸爸們豢養的乖犬”。

      最后他選擇了渡河。

      ——————————

      根據某種流傳甚廣的說法:每個人的一生中,都有三到四次“擲下命運骰子”的機會。

      每一次,都會永久改變這個人的一生。

      因此,當很多歷史學家并不明白,我的母親為什么會選擇拋棄尊貴身份,加入一個名不見經傳的小傭兵團離開東方時,我希望至少親愛的讀者能夠明白,她其實只是在擲自己的骰子而已。

      在君士坦丁堡陷落以前,帝都政局已經對母親相當不利。

      一部分貴族和官僚認為,她應該擔負起法蘭克人背叛的責任。有種記載說是她當初力排眾議,獨自和維尼斯人簽署了引渡法蘭克騎士的條約。

      稍有帝國政治常識的人都能看出,一份條約若沒有兩位共治皇帝的同時點頭,怎么可能被下面的官僚毫無異議地遵照執行?維尼斯人也不是毫無外交常識的蠢貨。

      她真正失勢的原因,在于正教會的態度轉變。

      雖然彼時正教會并不如西方的教廷兄弟般,擁有一言九鼎的莫大權勢,然而在帝都內仍然享有崇高的聲望。

      在國是會議上,面對佐伊發動的政變攻勢,正教會詭異地保持了緘默,這無疑給大部分中立派官僚貴族釋放了信號。

      正教會并不支持狄奧多拉陛下,這才是刺向母親的最致命的一把利劍。

      對于正教會的態度問題,民間傳言是母親在剛即位時,為了向西方教廷求援,曾考慮允諾按照西方公教的意思修改經典。

      我不認為這是真正的原因。固然,當時正教會的阿歷克塞閣下,或許會認為這是一種對正教會的冒犯。

      然而因為一句甚至沒有擺上臺面的無心之言,就貿然決定了對一名陛下的態度,這不是帝國政壇的傳統玩法。

      最主要的問題還在于,彼時無論是君士坦丁堡的官僚、貴族和神父,還是大部分的忠誠市民,都認為帝國迫切需要的是一名男性皇帝。

      甚至在整個所羅門文化里,女性就是“不夠理性”和“優柔寡斷”的代名詞。

      雖然兩位共治皇帝陛下,憑借從先帝君士坦丁陛下那里繼承的政治聲望,在帝國最高權力的層面暫時達成了微妙的平衡。

      然而這種平衡是脆弱的,只要已經成年的佐伊陛下選擇結婚,那么威望和權力很快就會聚集到她的丈夫身上,因為這才是一位真正傳統意義上的男性皇帝。

      對母親來說,這自然是最差的失勢結局。而對佐伊來說,也不是非常美妙的結果,只不過是從和妹妹分享權力,變成了和丈夫分享權力而已。

      而后者比前者還要難以應付。

      因此,在國是會議上,佐伊發動的政變攻勢,實際上是在給教會和官僚貴族們傳達一個態度:

      她不愿意和任何人分享權力,無論是她的妹妹,還是她未來的丈夫。

      親愛的讀者,假設您是正教會的阿歷克塞閣下,您一定能看清楚彼時的混亂局勢。

      當佐伊在國是會議上魯莽地露出獠牙時,兩位陛下之間的微妙平衡已經被打破。

      這種情況下,只會有兩種結局:佐伊勝利,狄奧多拉失敗;或者狄奧多拉勝利,佐伊失敗。

      無論哪種結局,對帝國都是極端不利的。在塞爾柱人于東方大肆侵蝕帝國血肉的時候,兩位皇帝居然還在愚蠢地互相敵對。

      因此,這場政治角斗必須被立刻結束。

      如果教會支持狄奧多拉陛下,那么佐伊陛下自然會遭到反噬,甚至是立刻失勢。

      然而當時母親才年僅16歲,一個剛即位的未成年女皇,真的能獨自帶領整個帝國抵御來自東方的草原蠻族嗎?

      反過來,如果支持佐伊陛下,那么狄奧多拉陛下的政治生命,自然會理所應當地“被結束”。

      按照帝國傳統,被結束政治生命的皇帝,必然被當權者斬草除根。

      那么,假如教會反而庇護住失勢的狄奧多拉“前”陛下,那么佐伊陛下很快就會意識到另一個事實:

      她雖然在政治角斗中勝利了,但她并不是真正的勝者。

      因為無論是在教會,還是在貴族官僚之間,狄奧多拉陛下仍然擁有極高的聲望,以至于她完全無法徹底除去這位妹妹。

      無法被除去,就意味著有一天可能會東山再起。

      因此,為了鞏固自身的權力,以抵消政變的不利影響與狄奧多拉陛下殘存的政治聲望,佐伊陛下只能選擇盡快結婚,通過丈夫來加強自身執政的合法性。

      那么帝國就會再次擁有一位男性皇帝。

      一位在傳統意義上,比女人更加“理智”“果決”和“雄心勃勃”的男性皇帝。

      這才是教會和貴族官僚們想要看到的結果,也是他們選擇如此做的真正原因。

      ————————

      或許部分讀者看到這里,仍然未理解這其中復雜的政治邏輯,那么請允許我用簡練的語言,再次稍顯啰嗦地說明當時帝國上層的政治局勢:

      由于佐伊陛下的貿然翻臉,兩位陛下之間的微妙平衡已經被打破。教會下意識的反應,就是先迅速結束這場愚蠢的政治角斗,然后盡快重建平衡。

      由于我的母親,狄奧多拉陛下更加年幼,所以教會只能選擇支持佐伊陛下,轉而將母親軟禁并保護起來。

      一旦佐伊陛下意識到,這種孤注一擲的政變無法奏效,那么她只能采取相對穩固一些的其他手段,比如結婚。

      因此,假如當時母親沒有在修道院里失蹤,那么在教會的預料里,她將遭遇幾次危險的政治攻訐、誹謗甚至是暗殺。

      然而,作為教會用于對佐伊陛下施壓的工具,母親會被教會嚴密地保護起來,這些暗殺不會有任何作用。

      必要的時候,她甚至會被放出修道院,在政壇上短暫登場亮相,用以刺激佐伊陛下的神經。

      直到佐伊陛下放棄了獨掌大權的企圖,最終屈服并選擇結婚為止。

      于是權力就會被集中到她的丈夫手上。未來幾年,帝都局勢都會在女皇和新任皇帝的角力中,如洶涌波濤中的大船般危險地航行。

      至于我的母親,最終的結局自然是失去全部底牌,從這場權力的游戲中被徹底淘汰。

      所有人都拿她當做賭局的籌碼,而籌碼的下場是不會有人憐憫的。

      因此,面對這種極端不利的局面,她的選擇是拿起命運的骰子。

      然后把整個賭桌砸翻。

      ————————

      歷史記載,當我的母親從修道院里失蹤時,正教會在第一時間就開啟了生命囚籠之墻。

      這迅速引發了帝都秩序的混亂,由于生命囚籠之墻不容許任何生命體通過,因此墻內和墻外幾乎被徹底隔絕。

      教會在囚籠邊緣設置了二十八個通行點,允許內外居民排隊進出。

      每個點都有至少一位教會半神負責駐守,任何進出者都會被靈性掃過身上的每一個細胞,確保沒有任何隱藏的生物可以逃離生命囚籠。

      然而我的母親明白,教會不可能長期維持生命囚籠之墻,因為金角灣對面的法蘭克人正在攻打市區。

      帝都絕不可能同時在兩邊維持戰爭。

      她的猜測是正確的。僅僅是在第四天,教會就被迫撤去了生命囚籠之墻,轉而采用更隱蔽的檢查方式。

      許多歷史學家對于蒼青之劍傭兵團,避開教會搜查逃離君士坦丁堡的方式,持有各種各樣的分析和猜測,在此我只能援引和母親的實際交談,在這里略微地透露幾句。

      在一艘前往港口城市拉雷德圖斯(Rhaedestus)的貨船上,某個包裹嚴密的箱子里,堆滿了大量的圖書,它們從君士坦丁堡的印刷工坊中被印刷出來,即將送往拉雷德圖斯的市立圖書館。

      由于船只運載貨物太多,半神沒法仔細檢查每個集裝箱里的每一個貨物(試想,如果某艘船只運載的是幾十噸芝麻,難道半神要將每一顆芝麻都檢查過去?)。因此,他們只能粗略地掃描船上的生命體。

      于是命運骰子投出了一個好的結果。狄奧多拉女皇從歷史正文中短暫地消失了,而一個名為“蒼青之劍”的小傭兵團里,多了一名掌控奧術的實習傭兵。

      在作為后來人的我們的眼里,“蒼青之劍”這個名字無疑早已如雷貫耳。

      然而在當時,拋棄掉高貴的皇室身份,選擇加入這個小傭兵團從零開始,需要的是莫大的勇氣和決斷能力。

      母親最近也時常談起過去的事,談到她的那幾個同伴,談到她最初加入時因為滿懷疑慮,甚至長期整晚都不能入睡。

      偶爾她會感到強烈的懊悔,然而更多的卻是對未來的迷茫,就和這世上千千萬萬個手持命運骰子,猶豫著不知道是否該投下去的人一樣。

      所幸的是,如今的她再次回首過去,終究是走出了她想要的道路。

      如果當時母親選擇留在帝國,那她的人生必然又是另一幅光景。

      至于是好是壞,此時的我們已經無從得知了。

      在此,我只能援引我喜愛的弗羅斯特的詩歌,為這一卷做出最后的總結:

      “黃色的樹林里分出兩條路,

      可惜我不能同時去涉足,

      我在那路口久久佇立,

      我向著一條路極目望去,

      直到它消失在從林的深處。

      但我卻選了另外一條路,

      它荒草萋萋,十分幽寂,

      顯得更誘人、更美麗,

      雖然在這兩條小路上,

      都很少留下旅人的足跡,

      雖然那天清晨落葉滿地,

      兩條路都未經腳印污染。

      啊,留下一條路等改日再見!

      但我知道路徑延綿無盡頭,

      恐怕我難以再回返。

      也許多少年后在某個地方,

      我將輕聲嘆息把往事回顧,

      一片樹林里分出兩條路,

      而我選了人跡更少的一條,

      因此改變了我一生的道路。”



    上一頁 ←    → 下一頁

    儒道至聖重生軍婚:首長,早上好穿越絕色毒妃:鳳逆天下快穿:男神,有點燃!萬年只爭朝夕
    末世大回爐農女要翻天:夫君,求壓全職法師婚後相愛:腹黑老公爆萌寵妻無度:金牌太子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