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網游競技 » 蒼青之劍 » 第70章 離開君士坦丁堡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蒼青之劍 - 第70章 離開君士坦丁堡字體大小: A+
     

      諾菈在旁邊哦了一聲,恍然大悟地說道:

      “阿斯克,原來你早就料到今天君士坦丁堡的局面了?是那個來自龍之國的預言家告訴你的嗎?”

      干得好,諾菈!阿斯克高深莫測地點了點頭,繼續說道:

      “不錯。他還告訴我,東所羅門帝國的覆滅已經是大勢所趨,就算君士坦丁堡不被法蘭克人攻陷,也會被東方的塞爾柱人攻陷。”

      “你的姐姐佐伊會逃往希瑞斯行省,在那里重新建立阿波羅尼亞帝國。在那里,她和希瑞斯最有實力的銀行家米海爾.帕弗拉哥尼亞結婚,從而穩定了在希瑞斯的政權。”

      “然而,很快色雷斯人和塞爾維亞人就掀起了叛亂,以至于新生的帝國根本無力去收復君士坦丁堡。佐伊的一生都用在應付宮廷陰謀和收復馬其頓失地上面,而你則是被她完全架空,在深宮里度過余生。”

      “這也是那個預言家說的?”狄奧多拉表示懷疑。

      “關于未來的預言,恐怕現在還難以取得你的信任,不如我來說一些容易證實的事情吧。”阿斯克回想起官網上“狄奧多拉”的生平介紹,笑著說道:

      “你是在宮殿里出生的,用紫色綢緞做成的襁褓包裹起來,你父親甚至拒絕讓教會為你受洗,害怕你因此著涼感冒。”

      “你的父親不想讓你結婚,因為害怕女婿會分走皇室權力。但是有一次他心軟了,私底下帶你去見了當時的帝都法官羅曼努斯,問你對這個男人的感官怎么樣。”

      “而你的回答則是,他看起來就像個古板的老頭子,而且長得也不英俊,年齡還比你大。”

      狄奧多拉頓時悚然而驚,臉色都差點繃不住了。阿斯克說的兩件事情,都是確實發生過的宮闈秘聞。

      前者只有少數宮廷內人才能得知,后者則是君士坦丁陛下私底下和她交流的,根本沒有第三個人在場——他怎么可能會知道!

      難道他說的全都是真的?狄奧多拉又想起他所說的關于帝國覆滅的預言,頓時心情又沉重起來。

      這就是我接下來的命運嗎?和皇姐佐伊逃到希瑞斯省,然后在修道院里度過余生?

      看她滿臉失魂落魄,一副三觀被摧毀殆盡的模樣,察覺到時機到來的阿斯克立刻趁熱打鐵,笑著說道:

      “當然了,現在還有另一條路,就擺在你的面前。”

      “當傭兵嗎?”狄奧多拉冷冷地道。

      既然對方開誠布公,她也不打算繼續虛與委蛇:“我不覺得當傭兵是個好選擇。既然你知道我的身份,就應該清楚即使我失去政治地位,仍然能在希瑞斯過上優渥的生活,根本不用為后半輩子發愁。”

      “當傭兵能有什么?酬金嗎?光是我頭上戴的玳瑁簪子,就可以雇傭整個君士坦丁堡的傭兵們足足一個月!”

      “我明白。”阿斯克回答說道,“殿下,你也知道我是阿基里斯家族出身的,我的父母在君士坦丁堡給我留下了兩座商鋪,光是賣給教會我就拿到了1000磅。按理說,這筆錢已經足夠我去西方買個莊園和爵位,舒舒服服地過完下半輩子了。”

      “可是為什么我還要來當傭兵,拉人手,甚至是來招攬你呢?狄奧多拉殿下?”

      “為什么?”狄奧多拉緊蹙的眉頭稍緩,語氣也有些松動。

      “因為魔潮就要來了,殿下。”阿斯克溫和地道,“你知道魔潮意味著什么吧。”

      “這個世界,就要亂了。”

      ………………

      第六紀241年,君士坦丁堡在法蘭克騎士的進攻下陷落。

      沒有了前世悍不畏死的玩家大軍的保護,帝國在最初幾天的攻城戰里就陷入了頹勢。

      如果依靠巷戰和堡壘戰術,君士坦丁堡再堅持幾日,或許還能拖垮法蘭克人的后勤補給。

      然而嚇破了膽的佐伊陛下,在法蘭克人打到大皇宮城墻外時,就忙不迭地乘坐飛機逃往了希瑞斯行省。

      于是君士坦丁堡的守軍再無守城意志,在法蘭克人的進攻下,紛紛投降或者潰散了。

      正教會在牧首阿歷克塞的帶領下,也只得停止封閉城區,放棄搜索狄奧多拉,并且跟隨佐伊陛下遷往了希瑞斯行省。

      雖然正教會有大量半神不假,然而以如今的魔潮等級,沒有任何半神愿意抱著同歸于盡的思想,與這些野蠻且數量眾多的法蘭克人硬拼。

      當然,更重要的一點是,魔潮即將來臨。

      世界范圍內的靈氣,上升到半神可以任意活動的級別,離現在最多也就四五年的時間。

      到時候再要收復帝都,教會出兩三個半神就夠了。

      愛琴海北岸,卡瓦拉城。

      一輛越野車在海濱大道上停下,年輕女郎打開車門下車,望著遠方的海濱涼亭。

      她穿著白色的修女袍子,看上去似乎是個虔心學術的修女,然而白袍下若隱若現的鎖子甲的金屬寒光,卻又標志著這位并不是個手無縛雞之力的柔弱女人。

      就著正午的陽光,她脫下了自己的兜帽,露出柔軟蓬松的栗色卷發,以及清純秀美的臉龐。

      遠處有些不懷好意的窺視視線傳來,那是從色雷斯行省西遷的戰爭流民,因為帝都被攻占的緣故,害怕被波及的帝都附近的市民,只能選擇逃往希瑞斯行省。

      嶄新的越野車吸引了他們的視線。若是能搶到一輛車,前往希瑞斯的旅途自然會順利許多。

      然而那個修女很快就抽出一柄長劍,示威性地挽了個劍花,干凈利落的動作讓流民們紛紛收回了目光。

      不止是懾于她手中的長劍,還有她腰間懸掛的手槍。

      另外一名戴著面具的少女,也跟著走下了車。看樣子大概也就十五六歲的模樣,身形還沒有徹底長開。

      “就是那里。”修女指著涼亭說道,“當時我們就是在這里,遇到了來自龍之國的預言老者。”

      “后來他招出一柄長劍,踏著就分開海水飛走了。”

      “真神奇。”面具少女惋惜般說道,“可惜我不能讓他為我做一次預言。”

      不死心地繞著涼亭走了幾圈,面具少女怏怏不樂地回到公路上來,修女已經坐回駕駛位上了。

      “看好了就上車吧,希拉。”修女說道,“記得拉上安全帶。”

      “好。”面具少女點了點頭,拉開車門上車。

      越野車發動起來,很快就提到了80碼以上。修女穩穩地握著方向盤,哼著小調兒,望著前方延伸向盡頭的公路。

      右邊是沿著山脈起伏的青翠樹林,左側則是一望無垠的蔚藍的愛琴海。

      “我從沒來過這里。”面具少女看向窗外的風景,有些入神。

      “大概看得出來。”修女說道,“你應該從小到大都沒出過君士坦丁堡吧。”

      “所謂的紫衣公主,其實就是指生于深宮的公主。”面具少女回答說道,“在被父皇嫁出去之前,是不會有機會看到外面的世界的。”

      她的聲音頓了一下,不可思議地道:“我還是不知道為什么那天我會頭腦發熱,居然答應加入了你們這個小傭兵團。”

      “阿斯克的言語,總是有種奇妙的說服力,不是嗎?”修女笑著說道。

      “你的評價不算數,諾菈。”面具少女說道,“你是喜歡他的,當然看他身上什么都好。”

      “希拉!”諾菈佯裝生氣,嗔怒說道,“你再調戲我,我要趕你回爐火島了。”

      “那我就回去和他說,你一個人開車很寂寞,希望他出來陪你說話。”曾經的狄奧多拉,如今化名為“希拉”的少女笑著說道。

      “別!那樣我會分心的。”諾菈連忙求饒說道。

      “其實,我也不理解你為什么喜歡他。”希拉好奇地說道。自從她得知了諾菈的家世背景,就一直納悶她為什么也會選擇加入這個名不見經傳的小傭兵團。

      “雖然阿斯克勉強也算是個貴族,但你們之間身份差距也太大了吧。”

      “這才說明我們是真愛。”諾菈辯解說道。

      “你父母會同意嗎?”希拉問道。

      “他們應該會尊重我的意見。”諾菈有些心虛地說道。

      其實她心里也沒底。

      正在這時,突然出現在前方的路障,攔住了越野車的去路。

      諾菈一個熟練的急剎,讓車子堪堪在路障前停住。

      回過頭來,副駕駛座上的狄奧多拉已經消失不見,顯然是去爐火島通知眾人去了。

      過了幾秒鐘,越野車的后排就唰唰唰地,出現了許多身影。

      阿斯克和姑娘們。

      “路障?”阿斯克下車檢查,“隨機副本?”

      “隨機副本?”諾菈也走下車來,在他身邊問道。

      “就是隨機出現的冒險任務地圖,多數和各種異變有關。”阿斯克回答說道,“看路障上的標志,應該是守夜人的紋章。”

      “啊,守夜人。”見眾位姑娘們滿臉茫然,美狄亞悠悠說道,“這個世界上,唯一被教廷允許公開存在的三大超凡組織,分別是守夜人(Night's_Watch)、看獄人(Purgatory's_Jailer),以及監視人(Abyss's_Overseer)。”

      “是守夜人嗎?我有記過他們的資料!我找找。”諾菈唰唰翻動著自己的筆記,找到其中一頁相關記載,念道,“長夜將至,我至今開始守望,至死方休。我將不娶妻,不封地,不生子……”

      “不對!我弄錯了,這個是小說版的。”她手忙腳亂地再次翻動紙頁,找到了正確的記載。

      “守夜人,最早起源于第三次布匿戰爭末期,是為了應付迦太基的亡靈巫師,由意大利加諸城邦聯合組建的超凡組織。”

      “至今已演化成專門應對亡靈異變的超凡組織,主要應對的敵人是尸鬼和骷髏,同時也包括怨靈、魅影、巫妖、黑騎士、憎惡,以及部分邪惡的亡靈系超凡者。”

      “不錯。”路障后響起一個聲音,眾人定睛看去,是個穿著動力裝甲的騎士,手里拎著鋼鐵弧線的加特林機槍。

      動力裝甲的肩甲上有金色的噴漆,繪著長劍從骷髏頭頂端插入的圖案。

      這是守夜人的紋章。



    上一頁 ←    → 下一頁

    當醫生開了外掛儒道至聖重生軍婚:首長,早上好穿越絕色毒妃:鳳逆天下快穿:男神,有點燃!
    萬年只爭朝夕末世大回爐農女要翻天:夫君,求壓全職法師婚後相愛:腹黑老公爆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