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網游競技 » 蒼青之劍 » 第69章 不如跟我當傭兵吧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蒼青之劍 - 第69章 不如跟我當傭兵吧字體大小: A+
     

      埃莉諾站直身體,右手緩緩握緊槍柄,小臂微提。

      她所持的是一柄東所羅門式騎士長槍,長約3.6米。

      槍身筆直而又纖細,通體由精金鑄成,在陽光照射下泛起淡淡的烏金色。

      槍翼雕刻著猙獰的龍首,從龍嘴里吐出一截鋒利的槍刃,極薄且細長。

      若換做普通鋼鐵,根本不可能做到如此薄的槍刃,因為強度不夠,只要一柄長劍橫向劈來,就能輕易將其斬斷。

      只有精金才能將刃線收斂在如此狹窄的范圍內,使其在不容易折斷的同時,只要一擊就能洞穿三層鐵鎧。

      阿斯克站在她的對面,手里提著她原本的武器——由精鋼鑄成的長槍,重量極沉,不是正常人能夠輕易使用的。

      “龍槍、穿云、螺旋沖、斬鐵。”阿斯克緩緩說道,“你學過的這四種槍技,作為一個槍術體系的基礎,就像是戰術八式之于劍術那樣。”

      “龍槍,抓取技,將敵人刺穿后扔出,達到控制的目的。”

      “穿云,破甲技,針對重甲和持盾的敵人,用極致的暴力洞穿防御,”

      “螺旋沖,破防技,利用槍身的旋轉,震開敵人的格擋或攻擊招架。”

      “斬鐵,這是你的家傳槍技,主要是針對近身敵人,將其逼退。”

      “從職業的角度看,你已經完成了第一步,也就是將這四種基礎槍技掌握。接下來,就是要將它們靈活運用,以適應更復雜的戰斗需求。”

      阿斯克轉過身體,手中長槍瞄向前方,那里擺放著四個戰斗人偶,用木樁子插在泥土里。

      “首先是龍槍,作為抓取技,一旦將敵人刺中,就必然制造一個硬直狀態,后續追擊必然命中。”

      “當然,敵人不可能這么蠢。你知道龍槍的刺中對你極為有利,敵人自然也會重點提防你的龍槍。”

      “簡單的使出技能,稍微有點經驗的玩家都會閃避。呃,你知道玩家的意思吧?”

      “我知道,就是武者的意思。”埃莉諾點頭說道。

      “嗯……”阿斯克猶豫了下,“姑且就這么理解吧。那么,如何讓龍槍能命中敵人,就是一件很講究技巧的事情了。”

      他提起長槍,刺向身前的戰斗人偶。埃莉諾看得清晰,那只是簡簡單單的一刺,在即將刺中人偶的瞬間,槍身忽地向上一揚。

      變成了龍槍!

      “變招。顧名思義,就是以某個招式起手,在即將擊中敵人的瞬間,突然變成另一個招式,從而讓敵人無法做出應對。”阿斯克演示般地說道,“先用直刺起手,然后突然槍身上挑,轉變為龍槍抓取,這有個專業術語叫‘化龍’。”

      “化龍的時機越晚越好,我有個用槍的老朋友,可以在刺中敵人的瞬間化龍。”

      “敵人甚至不知道自己為什么會被抓取住,原本以為自己只是挨了一記直刺,然后整個視角就天旋地轉了。”

      他嘆了口氣,心想自己那幫職業圈的朋友,現在應該都在電競舞臺上大顯身手呢,說不定誰誰誰都已經打進季后賽了。

      自己卻只能在這里,陪一堆萌新NPC練基礎。

      “化龍,嗯。”埃莉諾點了點頭,表示自己記住了。

      “龍槍如此,穿云自然也不例外。”阿斯克繼續說道,“重甲敵人難道會傻傻站在那里,等你用穿云去洞穿他的盔甲?當然不會。”

      他轉向第二個人偶,膝蓋微屈,然后驟然彈起,帶著整個人持槍向前突刺。

      “距離遠了!”埃莉諾連忙叫道。只見阿斯克槍勢已盡,手臂伸直到極致,離著人偶大概還有五六厘米的距離。

      然后槍刃陡然向前,刺穿了人偶的胸膛。

      “怎么會……”埃莉諾瞠目結舌,不可思議地叫道。

      “注意我的腳步。”阿斯克提醒說道。

      腳步?埃莉諾這才發現,阿斯克的跨步似乎變長了。

      “左腳在后,右腳在前,腳尖虛踏地面。”阿斯克再次演示說道,“當你的穿云刺出時,敵人會嘗試后跳,避開你的攻擊范圍。”

      “正當他以為已經閃避成功,然后你的右腳陡然前踏,使得攻擊距離突然延長,命中對方。”

      “這就叫二段攻擊。無論是龍槍、穿云,還是螺旋沖,都可以用二段攻擊來化用,達到欺騙敵人的作用。”

      “原來如此。”諾菈說道,“把握對方的心理,真的是很重要的環節呢。”

      阿斯克和埃莉諾聞言一驚,轉頭看見坐在旁邊草地上的諾菈,兩人的臉上同時露出了微妙的表情。

      “別看我啊。”諾菈擺手說道,“你們繼續。”

      “兩段和變招,埃莉諾你先去練習一下吧。”阿斯克清了清嗓子,說道。

      “好。”埃莉諾連忙點頭,然后慌不迭地轉身逃走了。

      “咳咳。”阿斯克又咳了幾聲,感覺自己臉上寫滿了尷尬。

      而坐在地上的這位長相甜美的姑娘,仍然直勾勾地盯著他,眼神里似乎有些怨念。

      “阿斯克。”諾菈幽幽地說道,“你最近是不是在躲著我?”

      “沒有,怎么會。”阿斯克在她身邊坐下,看著遠方,“只是事情有點多,忙不過來。”

      他這樣打著哈哈,似乎是覺得坐的有點遠了,就往諾菈那邊挪近了些。

      正巧,諾菈同時也小心翼翼地往這邊坐近了一點,結果兩個人直接挨到一起去了。

      阿斯克:???

      這是什么不良展開?怎么直接就貼身了?

      諾菈也是瞬間懵了。美狄亞原本給她設計的方案,就是保持在觸手可及的距離,但是又不能真的肌膚相觸,這樣才叫做若即若離的勾引……卻沒說這種情況下該怎么辦!

      “哎呦。”美狄亞的聲音在她腦海里響起,“你居然這么迫不及待……”

      “救我,美狄亞!”諾菈在心里呼救起來,“我現在要怎么辦?”

      “你可以先坐遠一點。”美狄亞說,“假裝生氣,然后嬌嗔。”

      “那樣會不會被他討厭啊!”諾菈焦急地說道,“我主動坐近卻又生氣,他一定會覺得我莫名其妙的!”

      “那就裝作什么事情都沒發生的樣子,繼續和他聊天。”美狄亞建議說道。

      “聊什么?”諾菈的聲音都快帶上哭腔了,只聽見阿斯克嗅了嗅鼻子,有些不自然地說道:“什么香味?”

      “別說是香水!”美狄亞說道,“就說是沐浴露或者洗發水!”

      “是,是沐浴露的味道。”諾菈結結巴巴地說道,不安地玩弄手指,“用的新牌子,牛奶蘆薈精華的……”

      “問他喜不喜歡!”美狄亞連忙提醒。

      “你……”諾菈簡直如小鹿亂撞般,只能強壓下心頭悸動,聲音如蚊蚋,“你喜歡嗎?”

      “我覺得挺好聞的。”阿斯克點了點頭,“什么牌子的?我也去買一瓶。”

      “別直接回答,讓他猜牌子!”美狄亞激動說道,“他肯定猜不出來!然后你就說讓他仔細聞聞,然后湊過去!”

      “我,我,我……”諾菈緊張地說不出話來,害羞的緋紅沿著脖頸向上蔓延,幾乎爬滿了整個臉頰。終于她鼓起勇氣,說道:

      “你猜猜看……”

      后面的話語到了喉頭,卻化作一聲驚愕的叫喊——因為某個少女從空中浮現出來,重重地砸在了兩人的身上。

      “誰!”阿斯克瞬間將她從身上推開,然后就地一個翻滾起身,將諾菈護在了后方。

      然后他才看清從地上爬起來的少女,正是沒帶面紗的狄奧多拉,臉色頓時古怪起來。

      米婭那家伙!阿斯克簡直無語。不是說好了找到狄奧多拉的時候,立刻傳送回來通知我嗎?

      怎么直接就把目標送進來了!?

      “狄奧多拉殿下,我們又見面了。”他迅速鎮定下來,說道。

      “阿斯克先生?”狄奧多拉也同樣飛快冷靜下來,眼角余光望向周圍,便意識到情況再次脫離了自己的掌控,苦笑起來:

      “原來你早就認出我的身份了。”

      “狄奧多拉?!”遠處姑娘們被這邊的聲音驚動,也紛紛圍了過來。等看清楚來客的相貌,頓時不是臉色古怪,就是神情錯愕。

      像埃莉諾和希德莉法,因為是外地人的緣故,還不認得“狄奧多拉”這個名字所代表的身份。至于佩姬和米婭,差點沒脫口把“陛下”叫出來了。

      “是的。”阿斯克坦然說道,“我不光知道你是誰,我還邀請你加入我們呢……那份合同,你還帶在身邊嗎?”

      “沒帶。”狄奧多拉定神回答。雖然此時的她還有些面對突發情況的懵逼,然而良好的修養讓她仍然表現得沉著得體。

      那份合同……她當時一回到皇宮,就立刻取出來送給首席法師了,生怕上面有什么惡意的超凡力量。

      “無妨,我這里還有一份。”阿斯克又拿了一份合同出來,遞給了狄奧多拉。

      狄奧多拉近乎無語地接過合同,心里滿是難以置信的錯愕感。

      他之所以將我從被囚禁的修道院,傳送到這個地方來,就是想問合同的事?

      他不會是認真的吧?知道我是帝國皇帝的情況下,還邀請我當一名傭兵?

      只聽見阿斯克又說道:

      “你看合同邊緣的花紋,里面是不是有字母?”

      狄奧多拉定睛一看,只見合同邊緣的復古花紋里,確實包含有裝飾的字母。諾菈湊過去瞄了一眼,連起來讀道:“維尼斯……佐伊……背叛……”

      “所以我其實提醒過你,不是嗎?”阿斯克說,“很可惜你沒有發現,我在合同里藏起來的小小暗示。”

      當然了,就算狄奧多拉真的發現了,也不大可能會因為一個陌生男人的暗示,就去懷疑自己的姐姐,或者是推翻原本定下的外交方案。

      只是此時這么一說,反而就顯得他早有預見了。



    上一頁 ←    → 下一頁

    傭兵的戰爭我在末世有套房當醫生開了外掛儒道至聖重生軍婚:首長,早上好
    穿越絕色毒妃:鳳逆天下快穿:男神,有點燃!萬年只爭朝夕末世大回爐農女要翻天:夫君,求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