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網游競技 » 蒼青之劍 » 第68章 生命囚籠之墻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蒼青之劍 - 第68章 生命囚籠之墻字體大小: A+
     

      “總算是建好了。”爐火島里,埃莉諾敲下最后一枚釘子,如此說道。

      關于爐火島的用途,姑娘們此前有過許多爭論,最后還是最有錢的獲勝了——由于建材全部是諾菈出錢買的,埃莉諾和佩姬也只好對此讓步。

      莊園的雛形在設計圖上已經大致定下,施工過程中出現了一些磕磕絆絆的情況,甚至還返工浪費建材過好幾次。

      最終總算有了眼前這棟房子——一座高大的漂亮木屋,內有兩層。二樓是姑娘們的臥室,一樓則是客廳、餐廳和門廳。

      進門往右邊是廚房,可以烹飪食物。往左邊則是儲藏室,用于儲存各種裝備、魔藥、戰利品,以及生活中必備的物資。

      從居住的角度來看,這座雙層木屋已經足夠滿足大家的生活需要了。

      然而在諾菈的規劃里,它只是整個莊園的入口房屋。

      整個木屋框架都搭建完畢,內部裝修自然是一點都沒有。爐火島的半位面特征,導致自來水什么的就不要想了,臨時電力供應倒還可以考慮弄點。

      等姑娘們把買來的家具搬進爐火島的木屋里,已經是大晚上了。

      “阿斯克和米婭還沒有回來啊。”美狄亞頗帶玩味地說道,“說不定兩人正在什么地方約會呢。”

      諾菈默默地蹙起眉頭,便聽見埃莉諾與她爭辯說道:

      “怎么可能!米婭她才幾歲啊?你說這種話不會覺得幼稚可笑嗎?”

      “啊~”美狄亞似乎故意和她作對,蔥白的手指微微抵住下巴,仿佛思索般地說道,“可是我聽說,有些男人就是會喜歡那種未成年的小女孩呢……”

      “閉嘴吧美狄亞。”諾菈還沒說話呢,佩姬已經冷冷地開口了,“戀童癖?笑死人了,阿斯克怎么可能會是那種變態。”

      “哦,難道你很了解他?”美狄亞的紫色眼珠轉了轉,仿佛玩味一般笑吟吟地說道。

      “當然,我可是跟隨他最早的。”佩姬說道。

      “什么最早?”阿斯克的身影從空氣中浮現出來。

      他望著眼前的漂亮木屋,表情有些愕然:“居然建得這么快?”

      ………………

      在下水道的盡頭,兩人果然遇上了帶電警的鐵絲網。于是阿斯克提前傳送回了爐火島,米婭則是遁入了陰影界。

      然后拿出早已準備好的絕緣鉗子,將鐵絲一一剪斷。

      在陰影界里剪斷鐵絲網,不會對主位面的鐵絲網產生任何變化。

      反而是陰影界里被剪斷的鐵絲網缺口,隨著時間慢慢流逝,會逐漸延展重聚起來,最后和主位面再次完全同步。

      因此米婭很快就順利地剪出一個可供通行的缺口,沒有觸發任何警報。

      穿過鐵絲網,從陰影界里爬出下水道,米婭便發覺自己正身處一個庭院里,周圍的顏色也變為飽和度不同的灰色。

      她在陰影界中快速疾行,敏捷地穿梭于走廊和過道間,繞過窗外的月光和室內投射出來的燈光。

      忽然她在急行中止步。因為前面的回廊里,兩個警衛正在盤問陌生人,手電筒的燈光封鎖了她前行的路線。

      “是我。”陌生來客摘下兜帽,無奈地嘆了口氣,“你們認得我嗎?”

      “原來是御墨官女士。”兩個警衛連忙行禮。

      他們既然是佐伊陛下派來這里看守的,自然不會認不出這位跟在佐伊陛下身邊的御墨官,瓦羅明娜女士。

      “您身后的這位是?”其中一個警衛問道,將手電筒的燈光往她身后照去。那家伙同樣穿著戴兜帽的長袍,臉孔籠罩在兜帽下面,低垂頭顱。

      “她是我的一個親戚。”瓦羅明娜淡淡地回答說道,“小時候害了重病,毀容了。所以我送她來修道院,你們該不會也要檢查她的相貌吧?”

      “不會不會!”兩個警衛連忙擺手說道。

      在這個世界,最為惡名昭著的毀容疾病之一就是熱疽,病毒襲擊人的面部皮膚導致大面積潰爛,且膿液的傳染性也是相當之高,因此人們對毀容者幾乎都是避之不及的。

      佐伊和狄奧多拉曾有個姐姐,名為歐多齊婭。因為幼年感染疾病導致毀容,也被皇帝君士坦丁送去了修道院。

      一國之公主尚且如此,更不用說是尋常百姓的兒女了,條件好的送修道院侍奉天主,條件不好的都是直接遺棄的。

      正因為如此,兩位警衛幾乎是忙不迭地就讓開道路,供瓦羅明娜和那個毀容者繼續前行。

      陰影界里的米婭趁機俯沖跳躍,越過了兩位警衛的手電筒光線,輕巧地落在了地面上。

      “就算這樣,你也不必為她‘擔憂’。”走出一段距離后,瓦羅明娜突然開口,壓低了聲音說道,“她所受到的‘照顧’極為嚴密,不會有任何的‘意外’發生。”

      “我只是‘好奇’而已。”瓦羅明娜身后的人同樣壓低聲音,回答說道,“畢竟有那位在‘看護’,任何人有‘不軌的意圖’,都不可能得逞的吧。我只是想去瞻仰一下那位殿下而已。”

      如果阿斯克在這里,一定能分辨出這是侍衛隊長米海爾的聲音——雖然此時這個家伙早就被佐伊陛下擼掉了位置,已經不再擔任宮廷里的任何官職了。

      “不錯。”瓦羅明娜略略回頭,拋了個“你明白就好”的眼神。

      陰影界里的米婭聽著他們的談話,一頭霧水根本沒聽懂。不過她留意到對方說的某個詞,那就是“不軌的意圖”。

      說的不就是我和阿斯克嗎!

      米婭有種敏銳的直覺,認為這兩個家伙其實是在用暗語交流。

      既然大家都意圖不軌,那說不定目標都是一致的,姑且先跟一會兒看看再說吧。

      跟著兩人來到修道院深處,瓦羅明娜和米海爾來到走廊盡頭的某個房間,突然止步駐足在原地。

      米婭跟著也停住了——她的靈性直覺告訴她,這個房間的門口有某種危險在徘徊,一旦自己跨入進去,即使是在陰影界里也會暴露。

      “閣下。”瓦羅明娜從袖子里取出御旨,“我奉陛下的圣諭,前來探望長公主殿下。請您先撤回偵查結界。”

      那股危險的注意力延伸出來,在瓦羅明娜手中的御旨上檢查了片刻,便緩緩收縮回去了——這位來自教會的半神,并未仔細檢查瓦羅明娜的身份,以及她身邊披著長袍的人影。

      主要原因,當然是因為這份御旨是真的。

      另一個原因則是,聽說正教會在今天上午進行了樞機會議,牧首大人對塞爾柱異教徒在安納托利亞的急速擴張表示擔憂,因此對于佐伊陛下悍然發動的宮廷政變,也從一開始的漠然旁觀,變成了持謹慎的保守態度。

      說不定房間里的那位紫衣長公主殿下,幾天后又會坐回黃金執政宮的象牙長椅上去呢。

      此時用對待囚犯的態度,阻撓別人和她的會面,可不是什么明智的舉動。

      那股危險的靈性走掉了!和阿斯克所說的一模一樣!米婭頓時瞠目結舌起來。幕后監視的半神果然在放水!

      帶著種害怕混合僥幸的復雜心理,米婭從陰影界里踏入了房間。

      結果依舊如阿斯克所說,幕后半神對這個房間里的關押對象,保持有最起碼的敬意,因此并沒有用靈性覆蓋整個房間。

      房間里坐著一位大概17歲的絕色少女,光是簡簡單單地坐在床邊,就給人以身份極為高貴的感覺。

      此時的狄奧多拉沒有戴面紗,只是穿了件單薄的睡袍。因此米婭剛看見她相貌的瞬間,目光就被牢牢吸引住了。

      那是多么完美的容顏啊,幾乎讓米婭生起自慚形穢的感覺來。

      等她回過神來的時候,就看見瓦羅明娜、米海爾兩人,已經不動聲色地和狄奧多拉交流完了情報,轉身離開了房間。

      狄奧多拉從椅子上站起身來,憂郁地望向窗外,表情簡直讓人心碎。

      他們已經離開了,必須快點按計劃動手,否則半神隨時會把注意力移回來!

      米婭心里瞬間閃過這么一個念頭,身體已經行動起來。

      遁回主位面!

      將來不及反應的狄奧多拉傳到爐火島!

      遁回陰影界!然后逃逃逃逃逃逃逃!!!

      她近乎沒命般地全力飛奔起來,大約過了一分多鐘,忽然整個修道院里就刮起了靈性的風暴。

      “那個半神發現了!”米婭近乎魂飛魄散地想道,腳下加快了逃跑的步伐。

      主位面,瓦羅明娜和米海爾正在走廊里前行,眼前突然出現了一個穿著正教袍子的身影。

      “站那里別動!”教會半神冷冷地說著,再次用靈性激發身邊的神奇物品,瘋狂地搜索著整座修道院。

      確切地說,是主位面的修道院。

      “閣下,我們……”瓦羅明娜頓時緊張萬分。

      要是米海爾被她帶進修道院的事情,被佐伊陛下所發現了,那她的“背叛”可就被徹底坐實了。

      “閉嘴!”教會半神怒喝了聲,凌厲的目光投向了米海爾。

      “摘下兜帽,快點!”他急促地命令道。

      米海爾聞言無奈,只得摘下了兜帽,露出那張皇家侍衛隊長的臉。教會半神盯著他的面孔,用靈性將他全身上上下下掃了一遍,臉色頓時古怪起來。

      “你們兩個在這里待著!沒有我的允許,哪里也不許去!”教會半神命令說道,再次不死心地掃描了一次主位面的修道院,卻依舊沒有發現任何可疑面孔。

      他的右手摸向腰間,握住了一個黃金做的鐘擺。

      開始掃描附近的潛意識海洋。

      另一邊,米婭已經重新回到了下水道,穿過鐵絲網的缺口,開始瘋狂地飛奔起來。

      幾分鐘后,她終于找到了來時的入口,身手矯健地爬了出去。

      然后遁回現實主位面,飛一般地離開了這個巷子。

      于此同時,教會半神的搜索終于有了發現:在陰影界里,他的全場掃描發覺地下有異樣——陰影界里的電警鐵絲網被剪斷了。

      “該死!敵人利用了陰影界和主位面的物質同步延遲!”半神毫不猶豫地來到下水道位置,左手握住并激發另一個神奇物品——某個漆黑如墨的沙漏,開始大面積掃描修道院附近的陰影界。

      右手則是拿出手機,迅速撥出了一個緊急號碼。

      僅僅在10秒鐘后,一道巨大的,由超凡力量構成的半透明環形墻壁,在以修道院為圓心,以1000米為半徑的圓周上驟然浮現出來,將圓內和圓外徹底隔離開來。

      任何生命體、靈體甚至是心智體,都無法通過這道墻壁。

      它的隔離效果是如此簡單粗暴,以至于立刻造成了一定程度上的混亂。

      馬路上,夜班汽車正在飛快地行駛著,載著里面的乘客以每小時25公里的速度,撞上了這道半透明墻壁。

      汽車順利地通過了墻壁,里面的乘客則變成了無生命的肉泥,糊在了汽車的后座靠背上。

      附近的公寓樓里,某個倒霉的家伙半夜爬起來,正在衛生間里上廁所,結果被半透明墻壁攔住了廁所入口,出不去了。

      他還不是最倒霉的……在半徑為1000米的圓周線上,大概有十幾個不幸的家伙,由于睡覺的床鋪位于圓周線上,于是在墻壁出現的一剎那,身體就被切割成了兩半。

      如果不是因為現在的時間點是深夜,絕大多數人都在家里睡覺,恐怕當場就會引發更大規模的混亂。



    上一頁 ←    → 下一頁

    我真的長生不老傭兵的戰爭我在末世有套房當醫生開了外掛儒道至聖
    重生軍婚:首長,早上好穿越絕色毒妃:鳳逆天下快穿:男神,有點燃!萬年只爭朝夕末世大回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