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網游競技 » 蒼青之劍 » 第67章 營救公主狄奧多拉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蒼青之劍 - 第67章 營救公主狄奧多拉字體大小: A+
     

      對于美狄亞的毒舌,阿斯克早就已經習慣了。

      當然,也可以反過來說,正因為阿斯克已經習慣了,所以美狄亞才會放心大膽地毒舌他。

      某種意義上,其實是兩人關系拉近的表現。

      由于體內超凡力量已經達到靈性承載極限,因此短時間內他無法繼續殺怪了,只能做些與戰斗無關的事情。

      比如訓練,比如調教隊友,又比如營救狄奧多拉。

      狄奧多拉被軟禁的地方,毫無疑問是最高級別的帝國機密。

      然而在前世的游戲論壇上,這機密早就被曝光得徹徹底底——這位美女NPC可是有龐大后援團的,在狄奧多拉被帶出黃金執政宮的時候,整個后援團幾乎都瘋掉了。

      接著論壇上就開始定點播報狄奧多拉的位置,幾千萬的玩家散在君士坦丁堡里當眼線,帝國軍方的舉動根本瞞不過任何人。

      狄奧多拉被囚禁在君士坦丁堡主城區西南方向,被柏樹環繞的圣喬治修道院里。

      這座修道院以為市民舉辦葬禮而著稱,附近就是君士坦丁堡最大的公墓區。

      某種意義上,也是在向外宣告她政治生命的徹底“死亡”。

      阿斯克乘坐地鐵M線,在科克羅比恩()這站下了車。

      觀察了下環境,這個位置相當適合逃跑,往東南方向500米就是馬爾馬拉海沿岸了。

      如果記得沒錯的話,這座修道院里,應該有一個半神駐扎看守。

      在如今的魔潮級別下,半神散開領域超過5秒鐘,靈性就會發生無法彌補的損耗,從而導致失控死亡。

      然而,如果阿斯克正面暴露在半神領域里,不到半秒鐘就會被輕易殺死。

      所以最優方案就是:不要被發現。

      如果被發現了,那么次優方案就是:盡快重新隱藏起來。

      半神不可能長時間發動自身能力尋找敵人,頂多就是激發某些神奇物品來進行搜索,就像上次角斗場里的那位半神一樣。

      當然,這些神器物品不可能太過強力,半神級的物品目前都堆放在教會里,輕易不會發放給外派的半神。

      只要不被半神級能力直接搜查,阿斯克可以想出超過100種方法來隱藏自己。

      不過,說到隱藏自身的能力,當然是陰影序列的米婭最為擅長。

      專業的事就應該交給專業的人來做。

      米婭剛從爐火島里傳送出來,對著阿斯克就是一個熊抱,狠狠拉扯著他的脖子,氣呼呼地嚷道:

      “你差點害死我了知不知道!我喝了你的閃避I魔藥,兩條小腿立刻就變成風干的火腿了!差點我還以為后半身就得坐輪椅!”

      “唉呀,魔藥沖突是很正常的事情,你不要這樣大驚小怪。”阿斯克無奈地道,“只要不發生失控就好了嘛。”

      “發生失控我就死了啊!”米婭生氣地露出小虎牙,“我死了你來陪我嗎?”

      這些姑娘究竟是怎么回事?每次遇到危險,第一時間想的就是拖我下水?阿斯克無語至極,轉移話題說道:

      “閃避I的魔藥消化了嗎?”

      “嗯,我現在是level3了。”米婭仍然有些不爽,“你叫我出來做什么?”

      “我們要去救一個人。”

      “誰?”米婭機敏地豎起耳朵,“是女人嗎?”

      咳,為什么先問性別?阿斯克有些尷尬,便解釋說道:

      “就是上次過來拜訪的奧術法師新人。”

      “哦,那個戴面紗的小姐姐啊。”米婭撇了撇嘴,“怎么,你的后宮又要增添新人了?”

      “啊?!”阿斯克莫名其妙,“什么后宮?”

      “美狄亞說,你打著傭兵團的名義,其實是要把大家都收入你的后宮。”米婭說道。

      那只丹頂鶴!居然敢在背后如此編排我!

      阿斯克勃然大怒,臉色抽搐說道:“米婭,你知道是后宮是什么意思嗎?”

      “宮廷嘛,我當然知道的。”米婭說道,“就是讓大家成為你的私臣和心腹嘛。”

      這回阿斯克沉默下來。他覺得不能對純潔無瑕的米婭解釋得太過直白,只能委婉地迂回說道:

      “在美狄亞出身的國家,皇帝可以娶很多寵妃,這些寵妃所組成的就叫做后宮。”

      “你要娶我們所有人?!”米婭大驚失色道,“把我們都變成你的妻子?”

      “沒有!”阿斯克幾乎無語,“這完全就是美狄亞瞎說的!而且這事本身也不光彩,你也不要去和其他人亂說。”

      “無中生有的事,你再去和別人說一遍,由此產生了什么誤會,等于你也是有責任的,知道嗎?”

      “知道了知道了。”米婭不耐煩道,“我當然也明白這是不可能的啊,一個男人怎么可能同時娶很多女人嘛?”

      “再說了,你要是娶了其他姑娘,諾菈姐姐肯定要傷心死了。”

      阿斯克幾乎淚流滿面……美狄亞這家伙嘴怎么那么空呢?看來回去得給她設計特殊訓練計劃了。

      嗯,初步考慮先來個武裝越野一萬米吧。

      “不說這個了。”他將話題轉回正事,“那個新人應該就被關押在這座修道院里,你有什么辦法可以潛入進去嗎?”

      “我看看。”米婭帶著阿斯克,繞著修道院的外墻轉了一圈,“門口出入的檢查很細致,躲在貨物里混進去的可能性不高。”

      “圍墻高達三米,上面還豎立了張力網,明顯有考慮到防止人攀爬的功能。”

      “你看墻頂上,每隔一段距離就有燈源!這不就是在防范我們陰影序列者嗎?”米婭生氣地叉腰說道,“要進去很簡單,咱們晚上來把燈源的電線剪斷,然后從陰影里潛入進去。”

      “這不大行。”阿斯克思索說道,“這座修道院里有一個半神。像燈光熄滅這種事情,肯定會被他的靈性注意到的。”

      “到時候人家靈性集中過來一掃,咱們就算是在陰影界里,也有暴露自身的風險。”

      “那要不就從下水道潛入?”米婭想了個新點子,“這座修道院占地不小,內部肯定有專門的下水道口,方便自來水公司的維修工定期檢修。”

      “嗯,但是他們的安保肯定也會想到這點。”阿斯克說道,“重要地方的下水道通常會設置有防入鐵絲網,一旦被剪斷就會報警的那種。”

      “那如果我進入陰影界,然后剪斷陰影界的鐵絲網呢?”米婭眼珠轉了一下,突發奇想說道,“在陰影界里破壞環境不會影響主位面,反而是主位面的環境會影響陰影界。”

      “我們剪斷陰影界里的鐵絲網,即使報警那也是在陰影界里報警,難道他們還能有人在陰影界里駐守不成?”

      “如果他們有陰影序列的高階能力者。”阿斯克緩緩說道,“那就不會設置這么多的燈泡來針對性防范你了。嗯,就這么辦吧!”

      于是兩人便在附近吃了個飯,又去電子游戲廳里打游戲。米婭興奮地提出要玩抓娃娃機,被阿斯克無情地拒絕了。

      兩人在各種游戲街機前,消磨時間直到半夜一點,外面街道幾乎都沒有行人的時候,才偷偷摸摸地走了出來。

      米婭輕車熟路地帶著阿斯克,找到了一個隱蔽的巷子,盡頭的地面上就是下水道陰井蓋。用短劍撬開蓋子,她便帶頭鉆了下去。

      “蓋子不要關上,讓它漏點光下來。”米婭在下面說道,“否則在全黑暗環境下,我們回來的時候就不一定能找到這個入口了。”

      嗯,論及鉆下水道的經驗,估計如今全君士坦丁堡的人都沒有她豐富。阿斯克從善如流,跟著跳進了下水道。

      如果要拿什么來形容下水道的氣味,那就是腐爛發酵的摻有糞便的垃圾。

      原先在游戲世界里還好,如今在這個異世界里,阿斯克還真有些不太適應。

      米婭走在前面帶路。具備陰影序列能力的她,在這種黑暗環境下簡直是如魚得水,毫不費力就能看清前方的環境。

      “嗯?”阿斯克一個踉蹌,被腳下無聲無息伸出來的老舊管道絆了一下。

      不過他身體平衡能力驚人,只是稍微調整就穩住了身形。

      米婭回過頭來,表情稍微猶豫了一會兒,就伸出小小的右手,握住了阿斯克的手指。

      “夜視能力不行就直說啊!”她用埋怨的語氣說道,“我又不會不管你!”

      “真是善解人意。”阿斯克夸獎她道。

      “閉嘴!”米婭有些羞惱。

      她牽著阿斯克的右手,熟練地沿著下水道兩邊的過道向前走去,繞開偶爾堆積的不可名狀的廢棄物體,嘴里不停地提醒道:

      “……前面有個臺階哦,小心……再前面有積水坑,別踩進去,你步子邁大一點好嗎……”

      “好的好的。”阿斯克不住地應下。

      “哼,感覺自己像是牽著一只大笨狗。”米婭氣哼哼地說道。

      “你養過狗?”阿斯克問。

      “養過一只。”米婭回答說道,“后來沒了。”

      “我猜是淹死了。”阿斯克說。

      “不,你猜錯了。”米婭低聲說道,“它只是跟人跑了。”

      “跑了?”阿斯克有些詫異。

      “對的,被一個貴族家庭收養了。”米婭頭也不回地說道,“我是在一個冬天的街頭撿到它的,那時它還是那么小,我一只手就能提起來。”

      “我把它養到一米多長,你知道費了我多少心血嗎?沉沒宮殿里本來就沒什么吃的東西,最奢侈的食物就是每天每人限量一條的魚,其次是那種硬到能把你牙齒咯下來的黑面包。”

      “但是狗是要吃肉的,否則會營養不良。所以我每次都把我的魚省給它吃。”米婭悶悶地說道,阿斯克感覺她握住自己的力道隱隱加重了,“它要散步,我就每天帶它去地表上遛彎,幾乎把整個君士坦丁堡都跑遍了。”

      “我養了它五年,幾乎是將它當親人來照顧,結果呢?”她帶著怨恨的語氣說道,“那戶人家……只是喂了它一個月,每天施舍點生肉……就把它給拐走了。”

      “那你就沒有把它偷出來么?”阿斯克表示好奇。

      “我試過了。”米婭說道,“它倒是還認得我,但是不愿意跟我走。我試著用力拖它,結果它還咬我。沒辦法,我只好自己離開了。”

      “狗是養不熟的。”她最后總結說道,“很多時候它愿意親近你,只是因為你能給它最好的食物。”

      “別那么武斷嘛。”阿斯克說,“也許只是你遇到了品性不好的狗……我也聽說過很多感人的忠犬故事,守在主人身邊不離不棄……嗯,雖然我也不知道是真的還是編的。”

      “哼。”米婭莫名有些不爽,“男人不就和狗一樣嗎?遇到更漂亮的姑娘時,就會毫不猶豫地拋棄家里的糟糠之妻。”

      “請不要用一副過來人的語氣來評價大人。”阿斯克哭笑不得地說道,“未成年的米婭小姐,你談過戀愛嗎?”

      “沒。”米婭說道,“已經經歷過無數背叛的我,已經很難把信任再給予任何人了。”

      阿斯克在心中嘆了口氣,聽出她始終對馬斯特羅不告而別的事情耿耿于懷,只能委婉地勸解說道:

      “大人們也是有很多苦衷的。有時候放手,只是為了讓對方飛得更遠而已。”

      “這就是你拒絕諾菈姐姐的理由?”米婭斜眼說道。

      “咱們就不能不提我和諾菈的事情嗎!”阿斯克氣急敗壞。



    上一頁 ←    → 下一頁

    修羅丹神我真的長生不老傭兵的戰爭我在末世有套房當醫生開了外掛
    儒道至聖重生軍婚:首長,早上好穿越絕色毒妃:鳳逆天下快穿:男神,有點燃!萬年只爭朝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