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網游競技 » 蒼青之劍 » 第64章 遠距離狙殺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蒼青之劍 - 第64章 遠距離狙殺字體大小: A+
     

      “這個世界,真的有天國存在嗎?”埃莉諾黯然問道。

      “為什么突然問這個?”阿斯克詫異地問,“還有,你不是和希德莉法一起爬樓梯的嗎?她人呢?”

      “只是問問而已。”埃莉諾回答說道。

      沒能救下那個女人,讓她有種強烈的負罪感。如果跟阿斯克說了,說不定被他三言兩語就開解了。

      而她并不想要被開解,因為這是她的過錯。

      “如果你是說羅馬教含義中的天堂,那應該是沒有的。”阿斯克一邊爬樓梯,一邊和她閑聊起來,“我們的爐火島,本質上就是曾經的天堂山碎片——那也只是一座浮島而已。”

      “不過人死了以后的事情,美狄亞曾經和你們說過吧?”阿斯克繼續說道,“人死了以后,本我留在尸體里,超我沉入潛意識的大海,真我則是會徹底消失。”

      “所以死了就是死了對吧?”埃莉諾語氣沉重,心想那個女人無論是自殺,還是因她而死,其實都見不到死去的丈夫和孩子了。

      死后在天國重聚,終究只是個美好的幻影而已。

      “是的。”阿斯克說道,“所以要加油變強啊,別死了。”

      “嗯。”埃莉諾悶悶應道。

      爬到樓頂再迅速跑下來,然后從一樓接著爬。如此反復數十次后,原本幾乎滿溢的超凡力量總算是消化掉了一點,連帶著眾人的肉體力量都有了大幅度的提高。

      變化最明顯的是美狄亞和諾菈,這兩人原本是一點武技基礎都沒有的,跑一千米都會癱倒在地的那種,現在已經能一口氣爬上二十樓才微微喘氣了。

      阿斯克嘆了口氣,超凡力量飽和這個設定,確實出乎他的意料之外。

      在前世的游戲世界里,玩家自然是沒有撐爆這一說法的,只有“經驗值抵達上限,無法獲得新的經驗”的設定,卻沒想到NPC竟然這么麻煩。

      自己這具身體,終究還是NPC的身體啊。

      以level2的身體,吸收相當于一個level4超凡者的全部肉體力量,要說跑幾次樓梯就能完全消化,那是在開掛。

      然而不消化其余的力量,就無法繼續再戰斗下去。

      阿斯克站在樓頂,望著遠方,心想原計劃得大幅度調整了。

      這座住宅樓位于第三山的頂端,而第三山又是附近海拔最高的,因此在樓頂可以輕松俯瞰到下方的第六、第十城區,遠處的金角灣,甚至是金角灣對面的加拉太半島。

      隔著遙遠的距離,可以望見法蘭克騎士們已經在主城區內多點開花。

      往東向皇宮的方向,他們與守軍的戰況最為激烈;往南是第三山和第二山,由于要爬山的緣故,因此倒是少有騎士選擇這個方向。

      往西則是第十城區,不少房屋已經燃起了熊熊火光。沿金角灣的湖濱公園里,大片大片的景觀樹木被騎士侍從砍伐下來,做成簡陋的攻城錘或沖車,打算用來攻破君士坦丁堡守軍的掩體。

      阿斯克嘆了口氣,果然這個世界和前世還是有點出入的,區別就在于沒有玩家上面:

      前世,當法蘭克騎士們沖過加拉塔大橋時,第一時間遭遇的不是君士坦丁堡的守軍,而是玩家。

      等法蘭克騎士們沖進第六區和第十區,開始大勢搶掠屠殺的時候,城里的玩家們也驚愕地發現,每殺死一個法蘭克騎士,自己吸收到的超凡力量幾乎是成倍暴漲。

      這哪里是NPC敵人啊,這是游戲官方給大家發的經驗大禮包吧!

      于是沖進主城區的法蘭克騎士們,就開始面對玩家大軍的瘋狂阻擊,特別是游戲公會的定點狙殺。

      成群的法蘭克騎士他們是不敢動的,但落單的就不客氣了,幾十上百個玩家撲上去圍殺,什么打黑槍抱腿敲悶棍都來了。

      面對玩家十幾二十幾換一的無恥戰術,法蘭克騎士的數量頓時銳減,對面的孟菲拉特伯爵見狀連忙調整策略,讓法蘭克騎士們三人一隊進行活動。

      結果玩家們已經憑借先期掠奪到的超凡力量,培育出了一組尖刀隊,加上大量悍不畏死、死后還能重生的底層玩家,活生生將過來的法蘭克騎士全部打殺,然后占領加拉塔大橋,反攻加拉太半島,打到金角灣對面去了。

      最后當然是孟菲拉特伯爵和恩里克總督,忙不迭地丟下還沒有上船的法蘭克騎士,倉促起航逃回西方。

      教廷對這兩個罪魁禍首也是毫不客氣,直接下達了破門絕罰令。

      后者還好說,畢竟在威尼斯還有點錢財,前者則是被國王褫奪了全部爵位和領地,在路過農村的時候,被一群主教信徒丟擲石頭砸死了。

      而在這個世界……沒有大量的玩家存在,阿斯克對君士坦丁堡能否抵過這次攻擊是存疑的。

      如果法蘭克騎士不能被打退,佐伊是否還會如原來那般,處心積慮地謀奪走了狄奧多拉的權力,并且將她關押到修道院里?

      當初論壇上流行的一種說法是,這姐妹倆之所以決裂,是因為佐伊想要放棄帝都,逃離到希瑞斯行省去茍延殘喘,茍了再說。

      狄奧多拉則堅決反對,主張死守君士坦丁堡,等待西方救援。

      結果西方的救援沒等來,反而等來了一波法蘭克騎士的侵略,這使得狄奧多拉在元老院和教會中的聲望大跌,佐伊趁機發動政變將她打倒,并收編了原本效忠她的帝國侍衛軍團。

      嗯,還是應該讓君士坦丁堡撐久一點,不然兩個陛下真的被嚇破了膽,逃到希瑞斯行省去,那他收狄奧多拉入團的想法就落空了。

      阿斯克回過身去,就看見蜜兒已經跑到了樓頂,正要轉身下樓繼續重跑。

      “蜜兒,過來一下。”阿斯克喚道,“為你設計的特殊訓練來了。”

      蜜兒:???

      她順從地走了過去,柔嫩的小臉上是疑惑的神情。

      和大家混熟了以后,她原本淡漠麻木的表情,也終于有些漸漸松動,多了幾分人性化的色彩——畢竟還是個十二三歲的女孩子,不可能永遠板著一副苦大仇深的臉。

      阿斯克招呼著她在樓頂上趴下,然后讓她拿出殺戮者III步槍,切換到狙擊形態,瞄準了對面的加拉塔大橋。

      “距離測一下?”阿斯克說道。

      “從這里到大橋,1000米左右。”蜜兒回答說道,“準確一點,980米左右。”

      “這個距離對狙擊手而言,算是比較合適的作戰距離了。”阿斯克豎起手掌,放在耳邊,示意說道,“你聽到什么了嗎?”

      蜜兒聞言便屏息靜聽,依靠半精靈的靈敏聽覺,她發現在周圍時不時就一陣的密集槍聲里,夾雜著偶爾的一聲巨響,仿佛是某種聲音更大的槍械發出來的。

      “狙擊手?”

      “不錯。”阿斯克說道,“在君士坦丁堡這種巷戰環境中,正是狙擊手發揮戰斗優勢的地方。”

      “帝國軍方應該是把全部狙擊手都調過來了。他們的射程普遍在600-800米左右,開槍后容易暴露自身位置,因此只能在周圍有密集槍聲時開火,還得打一槍就換一個地方。”

      “但是你沒必要這樣做。擁有自瞄部件的殺戮者III,射程遠遠超過正常狙擊槍,因此你可以直接狙擊加拉塔大橋,甚至是對面的加拉太半島,那邊的人就算中彈,也不可能隔著兩千米發現你的位置。”

      阿斯克拿過殺戮者III,演示般地在樓頂的邊緣架好,往金角灣的對面瞄了過去。

      金角灣對面的工廠外,眼盲的恩里克總督正坐在椅子上,靜靜等候維尼斯水手們,將成堆的生產資料和文件往外搬。

      總督助理則是在他身旁指揮著,不時向他匯報著劫掠的情況。

      無論這次君士坦丁堡攻堅戰成功與否,只要能掠奪到東所羅門帝國的工業生產資料,維尼斯也就達到了最終的戰略目的。

      當然,本地的技術工人和生產專家也是少不了的,能帶走的盡量都帶走,不能帶走的……就地殺掉吧,免得留下來幫競爭對手做事。

      作為商業之都的維尼斯城邦,原本是幫教廷做離岸金融和外貿轉運發家的。之所以發起這場戰爭,為的就是掠奪東所羅門帝國的生產資料,從而在工業和制造業上跳過基礎積累階段。

      目前教廷的低端代工生產,主要由神圣所羅門帝國的大小貴族領地內的工廠所承接。然而皇帝奧托和圣座英諾森的敵對舉世皆知。等到奧托正式發動對意大利加的戰爭,教廷必然會停止對神羅帝國的技術供應,并且迫切需要找到新的代工廠。

      維尼斯正好可以承接住這波產業轉移,從純粹的金融和貿易城邦,轉變為金融和工業生產力并存的強大國家。

      一個國家,沒有起碼的工業生產能力,是絕對不足以在這個世界自保的。

      正當恩里克總督默默沉思的時候,突然聽到身邊助理大吼了一聲,就將他撲倒在地:

      “狙擊手!”

      一枚子彈穿過一千八百米的距離,徑自射向了恩里克總督的腦袋。助理迅速將其撲倒,同時開啟了自身的領域。

      陰影!

      在他周圍五六米的距離,瞬間陷入了完全不可視的黑暗。

      高速飛行的子彈射入了陰影領域,頓時詭異地消失不見了——整個陰影領域就是一道曲率無限大的黑洞,扭曲了周圍的空間和時間,直接將子彈給解離了。

      這位恩里克總督身邊的助理,赫然是一位擁有陰影領域的半神!

      對面的狙擊手還在不斷地開槍,逼迫這位陰影半神無法解散領域。他只得迅速擴張黑洞,頂住一枚又一枚子彈的轟擊,將恩里克總督包裹進了陰影界。

      然后他的靈性延展開來,在旁邊的工廠內部又開出了一個白洞,把陰影界里的恩里克總督吐了出來。

      等到恩里克總督被送到無法狙擊的室內,半神助理才惡狠狠地望向槍響的方向,試圖通過高速子彈的陰影,遠距離鎖定這個可惡的狙擊手的位置。

      然而槍聲戛然而止,再沒有任何一發子彈射來。

      這位陰影半神立刻臉色煞白——他意識到自己維持領域已經太久,以至于靈性消耗過大,對自身靈體造成了難以挽回的傷害。

      迅速解除領域之后,他用力地捂住腦袋,試圖平復靈性的劇烈波動。

      然而這股靈性波動過于劇烈,以至于他必須發動超凡力量,才能強行按壓下即將失控的沖動。

      一旦發動超凡力量,在如今魔潮的低谷狀態下,又必然加劇靈性的消耗和波動。

      于是這就陷入了無解的死循環里。

      第三山住宅樓的樓頂,阿斯克輕描淡寫收起步槍,將它遞給了旁邊的蜜兒,說道:“喏,拿去狙殺加拉塔大橋上的敵人,不用節省子彈——就當做是你的實戰訓練了。”

      “你剛才射殺了幾個人?”蜜兒有些好奇地問道。

      她看著阿斯克飛快扣動扳機,眨眼間便射出了六七發子彈,不由得猜測起結果來。

      “沒直接射殺人。”阿斯克說,“不過,應該搞死了一個半神。”

      “半神?”蜜兒不解地瞪大眼睛,心想你不是總說“半神之下,肉體凡胎”么?難道半神也是能憑借狙擊槍殺死的?

      然后她就望見遠處的加拉太半島上,有無邊無際的陰影炸開了。

      那一瞬間,仿佛整個加拉塔半島都陷入了黑夜,沒有任何光線能滲透進去。

      過了片刻,那異象又消失無蹤,下方的城鎮重新沐浴在陽光下,仿佛什么都沒有發生過似的。

      “那是?”蜜兒驚愕問道。

      “半神隕落的異變。”阿斯克回答說道。



    上一頁 ←    → 下一頁

    百煉成仙重生軍營:軍少,別亂來重生之武神道修羅丹神我真的長生不老
    傭兵的戰爭我在末世有套房當醫生開了外掛儒道至聖重生軍婚:首長,早上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