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網游競技 » 蒼青之劍 » 第62章 獵手淪為獵物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蒼青之劍 - 第62章 獵手淪為獵物字體大小: A+
     

      馮克西姆捂著左肩,在叢林里倉皇逃竄,左肩的斷臂處火花四濺。

      作為大規模義體改造的生化人,丟失一條胳膊對他的戰力損傷非常大。

      當然,此時的他已經來不及懊悔了,更多的則是被追殺的恐懼和急切。

      那個槍手……他至今為止還記得那種被人連續鎖定,如跗骨之蛆的可怖感覺,就像是在貓爪下被玩鬧的老鼠一般。

      馮克西姆甚至可以肯定,對方其實一開始就可以直接擊殺他,只是每次都故意慢了半拍才射擊,從容不迫地將他逼到絕望的邊緣。

      該死!這難道真是我的報應?馮克西姆回想起身為圣殿騎士的一生,除了替皇帝奧托輸送秘密情報外,圣殿騎士的暴行他也沒少干。

      猶記得他曾經奉圣座旨意,前往西法蘭克王國清理異端阿比爾派。

      一個大概幾百多人的小山村,全部都是阿比爾派的信徒。

      他和圣殿騎士同伴們殺光了所有的成年人,只留下十二個小孩子。

      為了取樂,他們放任這些孩子自由逃竄到村外的山里。

      半小時后,圣殿騎士們才發起追獵的殺戮。

      馮克西姆一人就干掉了4個孩子,他喜歡拿著槍突然出現在孩子的面前,然后在他們絕望的表情中扣下扳機。

      他異常享受這種追獵別人的快感,甚至在之后的夜晚里也常常回味細品。

      如今,昔日的獵人卻變成了獵物。

      “背刺!”直到背后的痛楚傳來,他才悚然發覺敵人已經追到了身后。

      佩姬的短劍插入他的后背,那里是還沒有來得及義體化的血肉,產生了巨大的痛苦。

      馮克西姆一個翻滾,先閃開佩姬的追擊。

      右手的手腕插槽里彈出腎上腺素噴霧,他拉到嘴邊迅速地吸了一口,神志頓時清明銳利起來。

      利器的破空聲起,馮克西姆迅速側跨一步,閃過了希德莉法的飛斧,同時雙手舉槍瞄準了佩姬的頭顱。

      “砰!”

      佩姬在電光石火間偏頭閃開,卻還是被子彈擦破了大片頭皮,露出灰白色的顱骨。

      她面無表情地轉回脖子,破口處的血肉詭異地蠕動起來,將顱骨重新掩蓋住了。

      是血肉序列的超凡者!該死!馮克西姆驚恐地看見樹林后面出現了更多的人,心里頓時不由自主地生出一個念頭:

      快逃!

      雖然作為圣殿騎士的理性告訴他,轉身逃跑只會將后背暴露給敵人,然而那股恐懼是如此強大,一瞬間就壓倒了他的理智。

      馮克西姆迅速轉過身去,開始倉皇沒命地逃跑起來。

      樹后的美狄亞幽幽地盯著他的背影,纖細的右手五指在空中隱秘地彈動著,遠程操控著對方的恐懼情緒和逃跑欲望。

      又是一聲槍響,馮克西姆在奔跑中猛力擰動身軀,用右胸接下了原本射向心臟的子彈。

      失血過多的暈眩感覺漸漸涌起,加上腎上腺素的刺激神經作用,使得他處于某種即昏迷又清醒的奇詭狀態。

      我,我這是在做什么?馮克西姆突然清醒過來。

      一味逃跑只能自取滅亡,只有轉身一搏才可能有一線生機啊!

      他在高速中迅速轉身,雙手持槍再次鎖定目標。

      槍聲響起,子彈卻射向了天空。從地上的陰影里伸出一只手,抓住了高速沖刺的馮克西姆的腳踝,將他整個人拖倒在地面上。佩姬趁機沖近身側,手中短劍凌厲地直刺他的胸口。

      馮克西姆右手抓住短劍,鋼鐵的義體吱吱嘎嘎地發力,不讓佩姬的短劍刺下去。

      米婭的手再次從陰影中伸出,短劍壓住了馮克西姆的咽喉,開始用力切割起來。

      怎么切不動!陰影里的米婭淚流滿面,馮克西姆的脖子居然已經義體化了,喉頭的血肉完全被鋼鐵所取代。

      短劍在上面徒勞地切割著,發出如撓黑板般的刺耳聲響。

      “在那里!”后面傳來人群嘈雜的喊聲,似乎鋼鐵十字的人終于尋聲找了過來。

      馮克西姆還在抵抗著佩姬的短劍下壓,忽然發覺自身的力氣在逐漸流失。

      是失血過多?不對,是生命……竊取……在他絕望的眼神里,短劍終于慢慢刺入了他的胸口,馮克西姆的義眼瞳孔張開,徹底失去了焦距。

      “拿上東西,我們走!”阿斯克飛快地說了一句,抄起地上的殺戮者III步槍就丟給米婭,隨后靈性一張一收,就將所有人全部送回了爐火島。

      丟下馮克西姆的半義體化尸體,他迅速朝著遠處的山崖跑去。

      十幾秒鐘后,鋼鐵十字和自由之風的人就趕到了現場。

      馬修斯單手拔出大劍,試圖撥動馮克西姆的尸體,卻被安德烈亞抽劍格架住了。

      “你什么意思,安德烈亞?”馬修斯瞇起眼睛,帶著種危險的語氣說道,“是想要在這里和我們自由之風開戰?”

      “沒什么意思。”安德烈亞冷靜地道,“馮克西姆不是我們的人殺的,所以見者有份。尸體送到教廷去,500磅賞金你我平分。”

      “另外,他的殺戮者III步槍也是尖端科技,在市場上能賣出500磅左右,看樣子似乎被那個叫做阿斯克的家伙拿走了。不去追嗎?”

      “追?當然。”馬修斯冷笑起來,“第四小隊,追上那個家伙!”

      于是一隊劍盾武士得令離去了。安德烈亞也轉頭吩咐幾句,派出一隊歌特劍士去追阿斯克。

      隨后兩人沉默著,看向了地上的馮克西姆尸體。

      “少了一截手臂。”安德烈亞說道。

      “或許掉在什么地方了。”馬修斯說,“不如你去找找?尸體我這邊先看著。”

      “如果你帶著尸體跑了怎么辦?”安德烈亞反問。

      “那你可以去追那個阿斯克,將殺戮者III步槍拿到手,也能抵500磅。”馬修斯說。

      “呵呵。”安德里亞搖頭不語。

      “怎么,你不信我?”馬修斯嘲諷般說道。

      “不如這樣,你去追那個阿斯克,我來守著這具尸體?”安德烈亞冷笑說道,“都打了多少年的交道了?誰也別玩這種心機,沒意思的。”

      “既然如此。”馬修斯沉默了下,“那我們各出10人,送他的頭顱回教廷領賞金?”

      “可以啊。”安德烈亞說道,“但是我要親自押送。”

      ………………

      阿斯克在前面迅速奔跑,傭兵們在后面追趕著,并沒有叫什么“站住”之類的無意義話語。

      只要追上,就是你死我活的廝殺,大家心里都無比清楚。

      前面就是山崖了,阿斯克沖到崖邊,轉過身來,后面的傭兵們堵住他的去路,暗自心里松了口氣。

      無論如何,這下他是插翅難飛了。

      “替我向兩位團長問好。”阿斯克悠悠說道,“另外,教廷真正想要的,是馮克西姆右側頸后的外插芯片。”

      他淡淡地說完這句,就張開了雙臂,整個人向懸崖外側傾倒而去。

      掉下去了。

      傭兵們面面相覷,有人沖到崖邊向下望去,哪里還看得到阿斯克的影子。

      商量了片刻后,這些傭兵們只能選擇快速返回,去找馬修斯和安德烈亞報信。

      教廷想要的是馮克西姆右側頸后的外插芯片——這是一個重要的秘密。

      阿斯克之所以當眾說出來,不過是想挑動鋼鐵十字和自由之風爭奪內斗,從而無暇再去追殺他而已。

      這是堂堂正正的陽謀,盡管傭兵們都清楚這點,卻不得不回去迅速稟告團長。

      在墜落的空中,阿斯克就撥動靈性,將身體傳送回了爐火島。

      于是原來的位置只剩下《荒謬的夢》這本書,在懸崖峭壁上碰撞滾落了幾圈,終于“啪”的一聲,墜落在了山谷底部。

      幾分鐘后,阿斯克又傳送了回來,撿起地上的《荒謬的夢》,果然發現它連一張紙頁都沒有破損。

      對于能封印半位面碎片的寶物來說,這種堅固程度自然是在意料之中的。

      此時的他已經身處羅多彼山深處,往北回斯塔尼馬卡城鎮肯定是不可能的,鋼鐵十字和自由之風的人不可能在原路上不設埋伏。

      如今看來,只有往南走山路抵達勒基,然后再折向東方回君士坦丁堡。

      仔細計算下,大概回到君士坦丁堡的時候,差不多正好是最合適的時間點。

      正當阿斯克在羅多彼山里跋涉的時候,搭載著五千名法蘭克騎士,以及一萬名騎士隨從的維尼斯船隊,已經駛入了愛琴海。

      領導他們的是來自孟菲拉特的侯爵伯尼法修,響應教廷號召前往安納托利亞支援東所羅門帝國,抗擊來犯的塞爾柱人。

      因為得知是去殺戮異教徒的,因此虔信天主的法蘭克騎士們,雖然在長途航行的劇烈顛簸中幾乎去了半條命,仍然堅持每天出來擦拭長槍和盔甲。

      直到孟菲拉特侯爵在甲板上宣布:“我們不去安納托利亞了,改去君士坦丁堡。”

      “什么?”法蘭克騎士們都驚了。咱們不是說好了,要去安納托利亞殺異教徒的嗎?

      “因為沒收到錢。”維尼斯總督恩里克出來說道,“當初說好的運費是50000銀馬克,分四期支付。”

      “然而我們銀行傳來的訊息是,第一期需要支付的15000馬克,至今只到了5000馬克。”

      法蘭克騎士們聞言都騷動起來。他們此行只負責打仗,對于錢財什么的那是一點概念都沒有,于是便將目光齊齊投向首領孟菲拉特侯爵。

      后者咳嗽了一聲,說道:

      “是這樣的。自從君士坦丁堡向西方發出求援信號后,圣座陛下雖然不能派出圣殿騎士,但卻向篤信天主的領主們發出號召,希望他們踴躍捐出錢財支援。”

      “最后我們湊齊了5000銀馬克,并且和君士坦丁堡談定,剩余的10000銀馬克款項,由他們支付同等價值的黃金……”

      “恩里克閣下,還請您確認一下,君士坦丁堡真的沒有將首付款交付給你們嗎?”

      “確實沒有。”恩里克總督回答說道。他是位80多歲的眼盲老人,因此說出來的話語,立刻就贏得了法蘭克騎士們的信任。

      “那就怪了。”孟菲拉特侯爵說道,“按理說,我們是去救援君士坦丁堡的,這中間的運費自然也應該他們來出。”

      “這其中必定有什么誤會,不如我們先前往君士坦丁堡,和兩位陛下問個清楚也好。”

      于是法蘭克騎士們就聒噪起來,紛紛說行吧,那咱們去君士坦丁堡找所羅門皇帝,把欠維尼斯人的債務還清了再說。



    上一頁 ←    → 下一頁

    龍王殿大唐貞觀第一紈 都市極品仙帝蛇王纏身:老婆,生個蛋我跟天庭搶紅包
    重生之賊行天下萬古第一神次元手機網遊之末日劍仙系統之鄉土懶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