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網游競技 » 蒼青之劍 » 第60章 狙擊對決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蒼青之劍 - 第60章 狙擊對決字體大小: A+
     

      “馬修斯?!”安德烈亞臉色未變,但聽聲音似乎是從牙縫里擠出來的,“你的人來這里干什么?”

      “呵呵,當然也是來找那名教廷通緝的圣殿騎士了。”走進門里的是個小胡子男人,腰側配著一把大劍和一把短劍。

      在他身后,手持劍盾的輕甲戰士魚貫而入,和歌特劍士們隱隱對峙起來。

      “想在這里過幾招嗎?”安德烈亞冷笑起來,“三局兩勝,敗者自動退出?”

      “別開玩笑了。”馬修斯團長回以譏諷的語氣,“就算我們贏了,你們鋼鐵十字就真的會乖乖退出?”

      “當然了。”安德烈亞義正言辭地道,“我們鋼鐵十字從來一言九鼎。倒是你們自由之風,前頭談判后頭掀桌的事情可沒少做。”

      “這些人也是傭兵?”站在人群后方,諾菈小聲地問道。

      “自由之風(Ventlibre),西法蘭克王國的知名傭兵團。”阿斯克回答說道,“和鋼鐵十字傭兵團是宿敵。”

      “當然,凡是有足夠規模的大傭兵團,彼此間幾乎都免不了產生齟齬和仇怨。畢竟每年全世界大金額的單子也就那么幾個,每次他們都得爭個你死我活。”

      “哦哦。”諾菈拿出紙筆記下,心里不由得對傭兵界的這些軼事也產生了濃厚的興趣。

      “如果不參加比斗,那你們在城堡門口堵著我們干什么?”安德烈亞反問他道,“難道你們為了獨吞馮克西姆的賞金,打算事先把我們都圍殺在這里?”

      這話一出,周圍傭兵們立刻鼓噪起來。馬修斯臉色變了一下,立刻冷笑說道:

      “別挑撥離間了,我們自由之風還沒下作到對這些閑散傭兵動手。”

      “倒是你們鋼鐵十字,打得真是精細的算盤,教廷給馮克西姆開出的賞金是500磅,你這邊提供線索只給5磅?真拿大家當苦力啊!”

      “諸位!”馬修斯轉向眾人,朗聲說道,“誰能發現馮克西姆的線索,可以來找我們自由之風傭兵團。咱們一起去把馮克西姆圍殺了,賞金分100磅出來作為報酬!”

      人群頓時又轟動起來。這些閑散傭兵基本都是三五成群的,就算是5人小隊,分100磅賞金每人也能拿到20磅,遠遠超過鋼鐵十字給出的價碼。

      至于要參加圍殺馮克西姆的戰斗,只要價錢開的足,在場的哪個會怕死?怕死的就不會來當傭兵了。

      “哈哈哈。”安德烈亞冷笑起來,“又玩賣隊友這招啊,你們自由之風不膩嗎?上次在西法蘭克的布爾格伊,你們也是開了100磅的賞金,結果提供線索的傭兵在戰斗中全部死光了……后來這100磅賞金有沒有寄給他們的家人啊?”

      “你還有臉提布爾格伊那檔事?”馬修斯當即翻臉,怒斥說道,“要不是你們鋼鐵十字在外面埋伏我們,那幾個傭兵能無辜死掉?人家閑散傭兵和你們無冤無仇,你們居然也敢動手殺害!”

      “在場已經領了2個第納爾的傭兵兄弟們,真以為鋼鐵十字會做慈善給你們發錢?小心有命拿錢沒命離開!”

      這兩人又是互相嘲諷貶損,又是義憤填膺怒斥對方,可謂是字字挑撥,句句誅心,聽得周圍傭兵們都迷茫起來。這……究竟該相信哪一邊啊?

      “真是精彩。”美狄亞抱著雙臂,露出嘆為觀止的表情,“我還以為傭兵都是滿腦子肌肉的臭漢子呢,想不到也會勾心斗角到這種程度。”

      “這種已經算是比較和平的了。”阿斯克說,“真要下黑手的話,他們的臟活花樣多到你難以想象。”

      “比如埋伏在通道口,等做完任務的競爭對手出來再圍殺;又比如假扮成雇主,故意將危險的任務隱瞞成簡單難度,然后騙競爭對手去送死。”

      “還有派間諜埋伏在競爭對手的團隊里,然后不動聲色地制造團隊分裂內訌,最后搞掉老大自己上位……類似的案例可多了去了。”

      “真的會這樣嗎?”諾菈幾乎聽得瑟瑟發抖。她感覺自己簡直單純得像朵小白花,阿斯克說的那些例子,光是描述就已經突破她的想象下限了。

      “這就是為什么我要組小型團隊的原因。”阿斯克回答說道,“人數一多,各種奇奇怪怪的麻煩事就會接踵而來,還不如就維持在七八個人左右,彼此都知根知底。”

      三個人在后面竊竊私語著,那邊的爭吵終于有了結果。

      鋼鐵十字傭兵團的人站到右邊,繼續給傭兵們發傭金。

      自由之風傭兵團的人則是站到左邊,與鋼鐵十字的人明顯保持距離。

      不斷有閑散傭兵靠近過來,打聽賞金和具體分成的消息,馬修斯都笑容滿面地一一回應。

      無論兩個大傭兵團如何不對付,對閑散傭兵來說都算是好事。不少腦子靈活的甚至已經想好了兩頭通吃:

      如果真的找到了馮克西姆的線索,先給鋼鐵十字拿5磅賞金,然后再加入自由之風的戰斗團隊,兩邊的賞金都能到手。

      某個傭兵走出了城堡大門,取出剛拿到的兩枚銀幣,就著正午的陽光端詳起來,似乎是在分辨其做工真偽。

      下一秒,他的腦袋就憑空地爆開了,仿佛被從內部安裝了微型炸彈一般。

      “敵襲!”最先示警的是自由之風這邊的劍盾武士,包括馬修斯在內,所有人都是就地一個翻滾,咕嚕嚕滾到了柱子和墻體后面。

      對面的鋼鐵十字傭兵團也是反應極快,俯身就是一個馬趴臥倒在地,然后迅速匍匐爬行尋找掩體。

      剩余閑散傭兵們的戰術素質就沒有這么高了。玻璃碎裂的聲音響起,又一個站著的傭兵被爆了頭,這下人群中才爆發出驚恐的尖叫,有人茫然無措地拔刀四顧,也有的慌不擇路奪門而出,還有的下意識地張望周圍,學著這些大傭兵團的人們也趴倒在地,一臉懵逼。

      城堡外傳來持續不斷的爆頭聲,以每秒兩下的速度規律響起。

      遠處的山峰上,趴在草叢里的馮克西姆握住狙擊槍,穩定而有節奏地扣動扳機。

      一枚枚子彈從他的槍口中噴出,在空中飛越過漫長的距離,準確地將逃出城堡的傭兵們一一擊殺。

      很快城堡外就沒有能站立的人了。馮克西姆吐掉嘴里叼著的草莖,帶著刀疤的嘴角勾勒出一絲嘲諷的笑容。

      “砰”的一聲,柱子后面的歌特劍士應聲而倒。狙擊槍的子彈擊穿了混凝土柱層,射穿了他的脖頸。

      這個強壯的法蘭克漢子一半脖子都被打斷,露出大片的血肉、脊椎和氣管截面,倒在地上抽搐著沒了聲息。

      在槍聲響起的第一瞬間,阿斯克就延展開靈性,將美狄亞和諾菈都送回了爐火島,自己則是就地一個翻滾接滑鏟,躲到了樓梯下的狹小空間里。

      “這是義眼記憶功能啊。”望著前方倒下的尸體,他心想道。

      所謂的義眼記憶,是指馮克西姆的改造化義眼,可以記錄下視野內敵人的蹤跡。

      凡是曾經暴露在義眼視野內的敵人,即便及時躲入到掩體后面,義眼內帶的數據庫也會“記住”對方躲入了哪個掩體,然后就是狙擊槍從容盲射,子彈穿透掩體造成殺傷。

      “砰!”“砰!”“砰!”來自遙遠的槍聲再次響起。第一聲,某個躲在墻體后的傭兵慘叫起來,子彈打斷了他的胳膊,只剩下一點肉皮連著;

      第二聲,卻是打了個空,在石灰巖地板上打出一個凹洞;

      第三聲,石桌的邊沿四分五裂,躲在后面的傭兵被爆了頭,尸體軟軟地垂倒下來。

      “他的義眼有記憶功能!”安德烈亞怒吼起來,“不能再這樣下去!否則我們這些人就算躲掩體后,也只是給他打靶!”

      “你們倒是派出你們的狙擊手啊!”馬修斯也低吼起來。

      “我們當然有狙擊手!”安德烈亞怒目圓睜,“難道你們沒有?各派一人出來,別廢話!藏著掖著大家都要死!”

      “里昂!”馬修斯轉頭叫道。

      “弗朗茲!”安德烈亞也吼道。

      于是兩個狙擊手匍匐著爬出掩體,各自找了個窗口埋伏著,取下掛在背后的狙擊槍。

      “我不喜歡這種感覺。”自由之風的狙擊手里昂咕噥道,“敵人在暗,我們在明,這簡直是送死。”

      “別說不吉利的話。”弗朗茲斥責他道,“我丟個帽子上去,吸引他的一發點射,然后我們同時探出掩體射擊。”

      “僅憑一發點射,你就能判斷出他的位置?”里昂冷笑起來。

      “他的狙擊槍是殺戮者III,沒法裝槍口制退器,射擊會有槍焰的。”弗朗茲沉默了下,問道,“你是視覺序列幾?”

      “視覺II。”里昂沉默了下,笑道,“你也是?”

      “沒錯。”弗朗茲說道,“他射擊帽子的瞬間,我們捕捉槍焰位置,一發擊殺。這是狙擊手的對決,誰更快,誰活下來。”

      “雖然是不公平的對決,不過至少有贏的可能。”里昂的手握住了頸間的十字架,仿佛祈禱般低聲自語幾句,“就這樣吧。”

      “好。”弗朗茲摘下頭頂的綠色貝雷帽,深深地吸了一口氣,“倒數計時。”

      “3。”他說。又是幾聲槍響,大廳里有傭兵再次中彈。

      “2。”馬修斯和安德烈亞也臉色肅然,神情凝重。

      “1。”樓梯后方的阿斯克原地消失不見,眨眼間又帶著蜜兒重新出現。

      綠色貝雷帽被高高拋起,兩個狙擊手猛然探出窗臺。

      一聲槍響,貝雷帽瞬間被打飛出去,在空中越過了樓梯的扶手,落在阿斯克和蜜兒的面前。

      找到了!弗朗茲和里昂的瞳孔驟然縮緊。透過狙擊槍的瞄準目鏡,他們看清了山頂上一閃而逝的微小槍焰。

      兩人同時扣動扳機開火!

      下一秒,里昂的身軀倒飛出去。狙擊槍的子彈擊中了他的顱骨,仿佛磕開啤酒瓶蓋般,他的整個天靈蓋都被掀飛了。

      沒有擊中!他閃躲了!

      弗朗茲的精神繃緊到極致,心里清楚剛才兩人的狙擊沒有任何失誤,必然是馮克西姆在射擊后翻滾,早有預料地離開了原本的位置!

      忽然,他看到山上有一點光亮,隨即又消失無蹤。

      是狙擊槍目鏡的反光!他的目鏡立刻套住了光亮的位置,再次扣下了扳機。

      “砰!”弗朗茲的額頭出現了一個血洞,狙擊槍從他手里無力滑落,在地面上發出清脆的聲響。

      遠處的山頂,馮克西姆冷笑著繼續裝彈,松開了纏在手指上的絲線。

      絲線的另一頭延伸向頭頂的樹枝,被子彈擊碎的玻璃鏡碎片墜落下來,在草地上滾了幾圈。



    上一頁 ←    → 下一頁

    最強仙府升級系統妾歡龍王殿大唐貞觀第一紈 都市極品仙帝
    蛇王纏身:老婆,生個蛋我跟天庭搶紅包重生之賊行天下萬古第一神次元手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