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網游競技 » 蒼青之劍 » 第52章 阿基里斯家族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蒼青之劍 - 第52章 阿基里斯家族字體大小: A+
     
      回到爐火島。
      一進入半位面,阿斯克就看見姑娘們在熱火朝天地干活。
      只見山頂中央的平地上,已經用墨尺和細線圍好了面積,打上了一層水泥地基。
      埃莉諾和希德莉法正扛著木材,依次放入由鋼筋搭好的框架里。
      諾菈則是拿著施工圖,和美狄亞等人對著工地指指點點。
      “你們在干嘛?”阿斯克哭笑不得,“訓練都搞定了嗎?這么閑?開始建房子了?”
      “都完成了。”美狄亞迎上來說,“我現在手臂還是麻的……這個小姑娘是誰?”
      她的目光落在阿斯克旁邊的蜜兒上,揚起眉毛。
      “蜜兒,我們的新槍手。”阿斯克介紹說道。
      “哦。”美狄亞拉長了聲音,看著蜜兒滿臉滿身的傷痕,笑著說道,“她可比當初的我難對付多了是吧。為了招人下手挺狠的啊,團長?”
      阿斯克:???
      “天吶,你這是遭遇了什么?”諾菈看清蜜兒的狼狽模樣,立刻心疼地驚呼了聲,連忙過去給她治療。
      好在她身上都是些細小而不嚴重的傷口,通過治愈之觸很快就愈合了。諾菈又拿出隨身攜帶的手帕,給她擦去臉上的灰塵和污漬。
      “你的父親呢?”諾菈一邊半蹲著替她擦拭,一邊問道。
      “我沒有父親。”蜜兒回答。
      “抱歉。”諾菈抿了抿嘴,“那你的母親呢?”
      “她……去世了。”蜜兒眼神有些恍惚,“在上周,因為瘧疾,沒錢買藥,再也醒不過來了。”
      “抱歉。”諾菈不知道該說些什么,想了想又道,“那你沒有還在世的親人嗎?”
      “我有一個叔叔。”蜜兒沉默半晌,在眾人的目光里咬緊了下唇。
      猶豫了大概一分多鐘,她才看向面前這個表情溫柔的小姐姐,囁嚅說道:“他……說能照顧我。但是他帶人住進了我家,拿走了母親留給我的所有錢,還……帶了一個壞人回來。”
      “壞人?”埃莉諾皺起眉頭。
      “……一進門,他就把我按倒在床上,要脫我的衣服。”蜜兒的眼神失去了焦距,聲音似乎有些發顫,“我掙扎了幾下,他就打我……我把母親留下的手槍藏在枕頭下,于是我就……”
      “摸出槍來,打死了那個壞人。”阿斯克示意她不必再說下去,和眾人解釋道,“我找到她的時候,她正在被警察通緝呢,通緝理由是殺害貴族。”
      “當然,現在她的身上已經背負了三十幾條人命了,都是些追捕她的警察和傭兵,小姑娘的槍法挺不錯的哈。”
      “哦!”希德莉法欽佩地驚呼起來,“她一個人殺了三十多個人?太棒了,我想和她探討一下殺人的經驗。是爆頭嗎?還是射擊胸膛?”
      諾菈恨恨剜了希德莉法一眼:“別說這個!”
      “如果是這樣的話,她現在恐怕無法離開爐火島。”埃莉諾冷靜說道,“如此大的命案,君士坦丁堡里此時必然在大規模搜捕排查,她只要一回到現實,恐怕就會被發現并逮捕的。”
      “不錯。”阿斯克說,“這對我們倒不是個問題,她可以長期待在這里。”
      況且君士坦丁堡也撐不了幾個月了……他在心里補充說道。
      “對了,你說她只殺了試圖侵犯她的貴族,和搜捕她的警察和傭兵?”希德莉法突然想起了什么,“那她的那個混賬叔叔還沒死咯?”
      “你是說……”阿斯克沉吟起來。
      “干掉他啊!”希德莉法理所當然地道,語氣輕描淡寫得像是“我們去吃個飯”一樣,“這種惡人放過他實在是太可惜了,不如我們拿他做個‘血鷹’吧。”
      “血鷹?”埃莉諾問。
      “那是我們家鄉對待仇敵的傳統做法。”希德莉法興奮地說,“把他頭朝下綁在行刑架上,先喂一碗止血續命的草藥。然后呢,用斧子在他背上雕出鷹的輪廓,再把輪廓內的血肉挖掉,把里面的肋骨掰出來,那就是鷹的翅膀了……”
      “希德莉法!”諾菈簡直要炸了,“你就不能閉嘴嗎?”
      “喂,我說錯什么了?”希德莉法不滿地道,可是看見蜜兒的眼皮直跳,她又俯下身去,抱歉地道:
      “不好意思哈。如果你是想自己復仇呢,姐姐是不會和你搶這個手刃仇敵的機會的。當然,如果你想做血鷹的話,姐姐可以手把手教你……”
      “復仇這個事情可以考慮。”阿斯克思索說道。
      這倒是不出于什么義憤的原因,而是因為幫助蜜兒復仇之后,一方面可以收這位密涅瓦娜斯的心,另一方面她就真的沒有任何在世的親人了,只能死心塌地跟著團隊走。
      就跟某些創業團隊的老板,會給員工發低額貸款一個道理。
      “我跟你去。”埃莉諾冷冷說道,“我想問問這個人渣,是如何能做出這種傷天害理的事的。”
      “也算我一個!”希德莉法興奮地嚷道,“太久沒見血,我的斧頭都快生銹了!”
      埃莉諾和諾菈同時無奈扶額。這傻妞平時單純得跟什么似的,一談到敵人就動不動“殺死”“酷刑”,還偏偏用一種天真無邪的表情說出來……這家伙幼年接受的是什么教育啊!你們北地人的啟蒙教學肯定有問題啊!
      “可以。”阿斯克點了點頭,對希德莉法說道,“但是不許用那什么‘血鷹’。”
      “沒問題,我還知道一種船刑。”希德莉法擊掌說道,“把他綁在船上,用利刃割開肚皮但是不傷及內臟,然后在傷口附近止血后涂抹上蜂蜜,再將船只放入海里,聞到氣息趕來的蒼蠅們就會……”
      “夠了,希德莉法。”阿斯克哭笑不得,板著臉打斷她道,“不許用任何刑罰,明白嗎?折磨敵人沒有任何意義,直接干掉就可以了。”
      “你說話的口氣,就像我們村最古板的長老一樣。”希德莉法撇嘴說道。
      ………………
      黃金執政宮內,狄奧多拉和佐伊陛下,整個上午都在和宰輔商討帝國軍事調動方案,只覺得頭疼欲裂,腦細胞都快死光了。
      在幾乎無險可守的安納托利亞半島上,如何用兩萬兵力防住十萬大軍,這幾乎是個無解的難題。
      放在以前的古所羅門共和國,十萬人只不過是空投幾顆云爆彈的事情,然而現在帝國已經無法生產云爆彈了——充其量只能生產簡陋的航空燃燒彈,制導裝置什么的想都不要想。
      機庫里還有12架飛機,目前已經全部出勤,持續飛往東方的安納托利亞,朝偵測到的敵軍兵營投彈,金角灣的軍工廠也在連夜趕班持續生產航彈。
      不過這樣似乎并沒有扼制住塞爾柱人的推進速度——塞爾柱人給幾乎每只部隊,都配備了擁有心靈序列的超凡者,因此不存在所謂士氣的問題。
      哪怕航空燃燒彈殺了一半,那剩下的一半在心靈序列的作用下,仍然能士氣全滿地往前沖鋒。所以要擊敗塞爾柱大軍,只能把這十萬人全部殺完才行,士氣崩潰什么的不指望了。
      就算一顆航空燃燒彈能燒死十個人好了,也至少需要一萬顆航空燃燒彈。
      在十萬人都聚集起來站立不動的情況下,需要戰斗機組集體投彈至少833次,這還是不考慮飛機使用壽命和燃油消耗的情況,要是考慮了這戰幾乎沒法打……
      于是狄奧多拉又提出了一種斬首戰術,即組織起最精銳的超凡力量,定點打擊干掉領導塞爾柱大軍的蘇萊曼皇帝。
      這又引出另一個問題。
      單就超凡力量而言,塞爾柱人的超凡者數量也遠勝過東所羅門帝國,正教會長期扼制國內超凡者的惡果就在這里展現出來了。
      想來想去,除了找西方國家借兵,或者找教廷借圣殿騎士以外,兩位陛下真的想不出別的什么辦法了。
      中午休息,用完豐盛的午膳后,佐伊陛下就回布拉赫納宮午睡去了。
      她對自己的容顏保養極其在意,甚至因此選擇了“煉金師”的血脈路線。
      狄奧多拉選擇的則是“質量法師”的血脈,如今已經是level2,奧術的力量在體內涌動著,導致她無時無刻不精力充沛,根本沒有午睡的需要。
      按照東所羅門皇帝的傳統,每位皇室子女必須是level1-level2的超凡者,這樣他們既能領會到超凡力量的重要性,又不至于因為血脈而喪失太多的生育能力。
      然而此時,狄奧多拉簡直恨不得自己能升到level20以上,成為半神,就算拼著靈性被榨干的風險,也要把東面那些可惡的塞爾柱人給消滅掉。
      帝國還是太缺乏高位半神了,她幽幽地嘆了口氣。
      來到帝都近衛軍官團兵營,狄奧多拉陛下欣慰地看到軍官侍衛們正在刻苦操練,她所信任的侍衛隊長米海爾,正一邊狠狠操練著軍官侍衛們,一邊指著對面屏幕上的角斗錄像大聲喝道:
      “看清楚了,人家的虎切是怎么施展的,一刀斷喉!在恰到好處切斷氣管的同時,根本不會斬到頸骨!你們呢?胳膊軟綿綿的提不起長劍嗎?虎切是用來切咽喉的啊,混蛋!給我把胳膊舉起來啊!”
      “安德烈斯,你是在表演貼地的蝠切嗎?這么喜歡趴著,那今天廁所地板就由你來清掃了!”
      軍官侍衛們連哀嚎也不敢,只能咬牙默默練習著,忽然只見米海爾拄劍半跪下來——他們也立刻轉過身去,拄劍半跪:
      “巴塞硫斯陛下!”
      (巴塞硫斯,Basileios,即希瑞斯語里的“皇帝”)
      “免禮。”狄奧多拉淡淡說道,目光好奇地盯著屏幕里的錄像。阿斯克正揮劍斬開一個角斗士的咽喉,然后又縱劈向另一個角斗士,斬斷武器,切開頭盔,干凈利落地劈殺裂頂。
      “這位……”她斟酌著言語,“屏幕上的勇士是誰?”
      “陛下,這人是阿斯克.勒庇俄斯.阿基里斯。”米海爾迅速回答,“是阿基里斯家族在這一代的獨子。”
      “阿基里斯家族?”狄奧多拉閉眼思索了下,終于回憶起來,“就是那個先祖來自東方龍之國的家族吧,我記得那是在……”
      “第四紀初期古所羅門帝國,圖拉真皇帝在位。”米海爾提醒說道,“皇帝的東征大軍攻打帕提亞時,在波斯灣遇到了一群來自東方的龍之子民,為首的使者叫做‘甘英’。”
      “甘英。”狄奧多拉品味著道,“我記起來了,真是個有韻律的名字,龍之國的語言簡直就像歌謠一樣,天生自帶美妙的音調……你繼續。”
      “那是我們第一次知道龍之國的存在。”米海爾繼續說道,“第一紀的大殖民時期,其實有殖民飛船在遠東的領土上著陸。可惜后來因為第一次魔潮,有太多的資料在歷史長河里被毀去了。”
      “確認了遠東還有人類的國度后,圖拉真陛下非常喜悅,就將這只使節隊伍接到所羅門去,還為此建立了古所羅門記功柱,作為東西方首次建立聯系的紀念碑。”
      “在使節回程的路上,有個龍之國士兵在希瑞斯行省的阿波羅尼亞,搞大了當地姑娘的肚子。”米海爾苦笑說道,“他原本以為對方是娼妓,卻沒想到對方其實是當地名門望族的女兒,因為貪慕異國風情才和他有了一夕之歡。姑娘的父親非常憤怒,便將強行他扣留下來,和自己的女兒成婚。”
      “也就是阿基里斯家族的先祖。”狄奧多拉頷首說道。
      “是的。”米海爾附和說道,“龍之國的子民,無論是膚色發色還是瞳色,都和咱們所羅門人類似,同時也是天生的戰士。那名士兵又擅用長劍和矛,有著高超而古怪的戰斗技巧,連同樣善戰的斯巴達武士都不是他的對手,所以女方家族就給他起名叫‘阿基里斯(?χιλλε??)’,意思是‘來自冥河的武士’。”
      “來自冥河的武士……”狄奧多拉咀嚼著這個詞,“我想見見這位武士。米海爾,你可以安排一下么?”
      “我可以讓人召喚他來宮里覲見。”米海爾立刻說道。
      “不。”狄奧多拉想了一下,搖了搖頭,“找到他。然后帶我過去,我想親自觀察下這個人。”


    上一頁 ←    → 下一頁

    海賊之最惡新星極品上門女婿我當道士那些年滄元圖大明帝國日不落
    帝道獨尊隨波逐流之一代軍師重生校園女神:明少,太最強仙府升級系統妾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