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網游競技 » 蒼青之劍 » 第33章 赫拉克勒斯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蒼青之劍 - 第33章 赫拉克勒斯字體大小: A+
     
      君士坦丁堡大競技場。
      “首先出場的是藍隊!領隊的是斯科拉波‘北極熊’!他曾經在上個月的戰斗中,將敵人的頭顱活生生從脖子上撕了下來,僅憑一雙肉掌!”擴音器喇叭里,主持人唾沫橫飛地解說著,嫻熟地煽動著現場氣氛。
      “任何體重不到140的對手遇上北極熊,都要好好考慮下自己的脖頸是不是鐵鑄的!”
      觀眾席上的人群也瘋狂地喊叫起來。
      東所羅門帝國,自從文化上被希瑞斯同化后,上層貴族已經全面轉向藝術、文學和電影,對這種血腥野蠻的運動嗤之以鼻。
      市民階層則仍然對古典式的角斗文化情有獨鐘,而且越是底層的貧民,就越喜歡在角斗場上看人廝殺,流血和死亡。
      當然,和角斗緊密結合的博彩業,也是角斗文化能在底層盛行的重要原因。
      “然后出場的是紅隊!領隊的是色雷斯‘棕熊’!”主持人繼續吼叫著,喇叭里甚至可以聽見他在激動地跳腳,“棕熊的肌肉可能沒有北極熊那樣發達,但是他足夠靈活狡詐!”
      “這是一場力量與技巧的對決,兩熊相爭,最后只有一個能活下來,我們角斗場不承認平局!誰的人能站到最后,誰就能在敵人的尸體上捧起等身重的金子!”
      阿斯克扛著巨劍,和紅方隊員們魚貫入場。接著,披著紅藍兩色罩袍的雙方團隊握手致意,賽奧提斯看著對面的領隊,伸出手刀在脖頸上虛劃了下,眼光快速朝最右邊的阿斯克一瞥。
      這割脖子的動作,是做給自己看的。阿斯克當然知道他的意思,而對面似乎沒有明白,只是兇狠地獰笑起來。
      發令槍響,角斗瞬間開始。觀眾席上的人群幾乎是第一時間站了起來,朝著下方的角斗士們揮舞拳頭,吆喝著鼓舞自己支持的角斗團隊奮勇作戰,或是詛咒著對面團隊的悲慘死亡。
      場上的紅方隊形瞬間一個陣型收縮,所有人都擠到了左翼(只留下阿斯克一人在最右邊),和藍方團隊的右翼廝殺起來。
      這顯然出乎了藍方團隊的意料,不過他們當然不會放過這個機會。先是團隊力量對應往右翼收縮,然后就分出了兩個人沖向左翼的阿斯克,自然是打著讓對方先減一員的目的。
      “天吶!賽奧提斯你做了什么?你把最右翼的一個可憐隊友拋棄了!”主持人努力裝出夸張的哭腔,隨即變成了振振有詞的分析,“難道這是一個誘餌?”
      “果然!藍隊選擇出動兩人吃下這個誘餌,于是原本的主戰線立刻變成了八打七!拋棄局部力量換取正面的數量優勢,這就是你的目的嗎?狡詐多端的棕熊?”
      “這該死的主持人小丑!我會撕出他的腸子再勒死他!”正在廝殺的賽奧提斯聽得不勝其煩,甚至因此走了會神,還被對面某人在頭盔上劈了一刀,震得他耳朵嗡嗡作響。
      他后退了兩步,進入隊友的掩護距離,目光再次瞥向最右翼的阿斯克,看著兩個藍衣角斗士熟練地開始夾擊他,嘴角不由露出一個惡毒的笑容。
      藍方的兩名資深角斗士,以閃電般的速度欺近了阿斯克。
      一人高舉雙手戰刀重重劈下,另一人斜走右側,手中闊劍如毒蛇般向左疾刺,直擊阿斯克的左肋。
      緊接著,兩人心里不約而同地咯噔一聲。因為阿斯克面對他們的聯手夾擊,只是輕描淡寫的一個后跳,就將兩人的攻擊全部閃過。
      同時,他的巨劍離開肩頭,雙手拖動劍身猛地平揮。
      利落地割開了左邊那人的脖頸。
      “臥槽!虎切!”角斗場觀眾席,最上層的包廂里,有人望著下方突然身子一抖,連酒杯里的酒水灑了出來都渾然不知。
      “虎切?什么虎切?”旁邊的人哄笑起來,“米海爾,你這是練武練魔怔了吧?”
      皇帝近衛軍官團(Scholae),是直屬于所羅門帝國皇帝的,由精通戰斗的年輕軍官組成的精英侍衛部隊。在君士坦丁陛下的出征中,帶走了大約三分之二的近衛部隊,剩下三分之一則留守帝都,負責保護兩位紫衣公主殿下。
      在得知曼齊克特戰敗后,這些年輕軍官既擔憂至尊無上的皇帝陛下的叵測命運,又害怕會得到朝昔相處的戰友們犧牲的噩耗,在長久等不到遠方具體消息的情況下,只能到大競技場的包廂里觀看角斗,借此來平復焦躁的心情。
      當然,對于這些已經是超凡者,且武技嫻熟的資深軍官而言,普通人類的角斗其實沒什么好看的地方,只不過待在軍營里更為氣悶而已。
      侍衛隊長米海爾原本是這樣想著的,卻未曾料到能在大競技場上看到如此精湛的劍術技巧。
      “別吵!”他豎起手掌,立刻讓哄笑的隊友們安靜下來,“讓我看看是不是巧合。”
      隊友們面面相覷,只能順著他的目光,認真地看向下方的角斗場。
      左邊藍衣角斗士的脖頸被重劍割破,整個傷口附近的皮肉都翻卷起來,倒在地上抽搐著沒了聲息。右邊那人一個哆嗦,才意識到對方之所以選用巨劍,并非是僅僅依仗蠻力而已。
      還沒等他有所應對,阿斯克已經跳起,雙手巨劍迅速下劈。躲閃已來不及,那人只能勉強橫刀向上格擋。
      只聽見干凈利落的一聲“鐺”,巨劍直接劈斷了他的戰刀,又勢如破竹地斬開他的頭盔,將他的頭顱斫出致命的裂痕來。
      “劈殺裂頂!”這下好幾個侍衛都看得真切,驚駭得從座位上跳了起來,“怎么可能!這家伙是誰?宮廷劍術大師嗎?我們怎么沒見過他?”
      “是獅牙。”米海爾臉色嚴肅,手中緩緩旋轉酒杯,“還記得戰術八式嗎?”
      《戰術》,是一百多年前的帝國皇帝利奧六世編寫的一本軍事手冊,其中記載了超凡武者應該如何運用強大的肉體力量,轉化為戰場上有效率的殺戮技巧,也是皇帝侍衛軍們必須學習研究的軍用高級武技手冊,因此眾人幾乎都是倒背如流。
      米海爾稍作提醒,隊友們幾乎是立刻反應過來,有人飛快地背誦說道:
      “……陛下曾言,人身有四處致命要害,分別是太陽穴、咽喉、胸口、小腹。以要害攻擊為主,殺傷致殘為主,有戰術八式,分別為獅牙(λιοντ?ρι_δ?ντι)、左獅牙(αριστερ?_δ?ντι)、右獅牙(δεξι?_δ?ντι)、鷹切(αετ??_δ?κρυ)、虎切(τ?γρη?_δ?κρυ)、龍切(δρ?κων_δ?κρυ)、振翼(εξαπλωθε?_φτερ?)、疾突(μαχαιρι?)。”
      “獅牙。當頭直斬,劈殺裂頂。”
      “左、右獅牙。斬左右肩,廢其雙臂。”
      “鷹切。平斬切睛,懾其心神。”
      “虎切。平斬切頸,斷其咽喉。”
      “龍切。平斬切腰,破其腹臟。”
      “振翼。偷襲上撩,削其會陰。”
      “疾突。直刺腹部,泄其血氣。”
      “噗嗤。”旁邊有人笑了起來,“你們那么鄭重其事干什么?只不過是一記當頭直劈,未必就是《戰術》里記載的高級技巧獅牙。也許是他隨意使出的攻擊呢?”
      “一擊就破開格擋,劈殺裂頂,是隨意能使出來的嗎?”米海爾冷笑說道,“下劈時他必然正好斬中戰刀重心,否則不可能如此干凈利落地劈斷武器,斫開頭盔。這人不光武技精湛,而且肯定是一個超凡者,你們且看下去便是了。”
      兩名藍衣角斗士被殺,瞬間就將場上膠著的局勢傾覆。主戰線那邊還沒有出現傷亡,賽奧提斯帶著紅衣隊員們將對面咬得很緊,始終巧妙地利用著多一個人的優勢。
      “八對七!紅色棕熊仍然保持優勢!不,是九對七!”主持人驚呼起來,就看見阿斯克扛著大劍,從后方英勇地突入藍方隊伍,手中巨劍如旋風般掄出,圓月斬!
      “法蘭克人的戰技。”包廂里,米海爾評價說道,“暴力,但是笨重,不難閃避。”
      果然,周圍藍衣角斗士紛紛大驚失色,朝四周躲閃開來。阿斯克的圓月斬落了個空,卻成功地打亂了藍隊陣線,以至于紅衣角斗士們立刻抓住這個機會,將散亂的藍衣角斗士分割孤立起來。
      這家伙!賽奧提斯又怒又驚,他沒想到這個新人一對二居然能毫發無傷地反殺,還繞后突襲打亂了藍方陣線,等于是把整個團隊的風頭全部奪走了。
      正驚怒時,只見藍方領隊“北極熊”突然一個側步,便將試圖繼續沖亂陣型的阿斯克截住了。
      這家伙使的是雙手戰錘,比雙手巨劍還要剛猛的鈍器,一個揮舞就當頭劈砸下來。
      阿斯克側步避開,雙手持劍平舉突刺。“北極熊”橫過戰錘握柄格擋,“叮”的一聲,巨劍從他的握柄上滑開,直刺向他的雙眼。
      “北極熊”連忙后退,阿斯克已然收劍高舉,向前一個小跳接雙手持劍下劈。
      “獅牙跳斬?”米海爾看得神色凝重,“不對,是崩山擊!神羅劍術崩山擊(Unterhau)!”
      巨劍砍砸在戰錘手柄上,‘北極熊’只覺得其上力道沛然千鈞,幾乎要將他的脊梁壓垮。
      他雙臂勉力向上支撐格擋,錘柄上的力道突然又是一沉,幾乎將他的虎口撕裂。
      再一沉,整根戰錘手柄“嘶啦”斷成兩截,巨劍已經斫斷了他的右側鎖骨,廢掉了他的整只右臂。
      下一秒,冰冷的感覺從脖頸間滑過,他的視野整個飛躍顛倒起來,意識迅速陷入了黑暗。
      斬首。
      “這……”包廂里的侍衛軍官們沉默無語。良久,才有人開口說道:
      “是崩山三疊擊(Drei_Unterhau)啊……這家伙,擅長的究竟是我們所羅門人的劍術,還是法蘭克人的劍術啊?”
      “對雙手巨劍而言,法蘭克人的劍技確實更為合適。”米海爾淡淡說道,站起身來,“不用看下去了,這場角斗已經結束了。”
      “北極熊”的頭顱在地上滾了幾圈,沾滿了污血和灰塵的臉上,猶然可見難以置信的痛苦表情。
      藍方首領被單挑斬首,立刻點燃了觀眾席里的激情,一時間連下注了藍隊勝利的市民們,也紛紛狂熱地站起身子,瘋癲般拍打著身前的椅子,嘶啞地為阿斯克這個角斗英雄叫喊起來。
      趁著藍隊被分割開陷入劣勢,紅衣角斗士們又配合夾擊殺死了兩人。剩下的四個藍衣角斗士,也只能迅速丟下手中武器跪倒在地,表示屈服和認輸。
      “這場角斗的勝利者是!”主持人用盡全力吼叫起來,“紅隊!勝利屬于這位新加入的紅衣角斗士!我們的新晉戰神赫拉克勒斯!好吧,我想他很快就會有個更響亮的外號了。為這場精彩的勝利而歡呼吧,君士坦丁堡的市民們!”


    上一頁 ←    → 下一頁

    師父又掉線了醫手遮天武器大師至尊毒妃:邪王滾一邊陰陽鬼術
    嬌妻在上:墨少,輕輕親極靈混沌決異能之紈?寧小閑御神錄蓋世帝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