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網游競技 » 蒼青之劍 » 第31章 角斗士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蒼青之劍 - 第31章 角斗士字體大小: A+
     
      白色伊莉安娜號,在基輔羅斯公國的奧恰基夫港口裝載完貨物,開始返航。
      聽說帝國皇帝在曼齊克特戰敗,轉向黑海的航運訂單立刻暴增了數十倍。敏銳的商人們已經預測到,接下來從小亞細亞走伊蘭尼亞高原的南方商路,肯定會被塞爾柱帝國截斷。
      唯一能和東方的龍之國維持正常商貿的,就只有走黑海以北的薩爾瑪提亞-蒙古利亞大草原路線。
      這條路線由于太偏北方,因此只能在夏天跑。到了冬天大雪封路,貨車基本上就跑不動了。
      基輔羅斯公國也不像是有錢往路上撒融雪劑的樣子,更不用說蒙古利亞大草原上到處都是亂跑的游牧民族,冬天活不下去就會蹲守路邊劫掠,所以冬天的這條商貿路線必然中斷。
      因此,就得趁著夏天要趕快囤貨。
      基輔羅斯公國的貴族們也很雞賊,不知從哪里得知了帝國戰敗的消息,于是這些披著動物毛皮的斯科拉波領主貴族,大肆指揮自家農奴的領地道路上設下重重稅卡,以至于基輔羅斯出口的毛皮漲價了三倍。
      船主大概計算了下,這趟貿易估計只能勉強保本,算是白跑了。
      要不是搭載了個有錢的傭兵團,這趟黑海之行簡直是血本無歸啊。郁悶的船主下令船只返航,心里暗自祈禱那只登上神秘島嶼的傭兵團能夠活下來。
      那么自己又可以收獲5磅。
      “什么!”帶著僥幸心理的船主,當從瞭望手那里得知神秘島嶼再次消失不見時,他此刻的心情是崩潰的,“不可能啊!那么大……那么大的一座島嶼啊!怎么可能不見了呢?是不是咱們的航線跑偏了?”
      “船長,您就算不相信羅盤和六分儀,也該相信咱們船上的GPS吧。”領航員在一旁苦笑著道。
      船主沮喪地倚著船舷,不得不承認領航員的判斷是正確的。畢竟那座神秘島嶼能憑空在黑海上出現,自然也能憑空在黑海上消失……只是可惜不能賺到那5磅了。
      就在他的心情跌到谷底的時候,突然遠處就升起了一枚紅色的信號彈。船主的心情立馬就像是冬雪終于消融了般,整個精神都為之一振。
      “快快快,往那邊開!”他指著信號彈的方向叫道。
      隨著商船的靠近,船上的水手們終于看到了一艘小船,正漂浮在海面上隨波逐流。船上的五個人圍坐成一圈,正在嘀嘀咕咕地說著什么。
      “我是預言家。”諾菈說道,“我昨晚看了團長的身份,團長是狼人。”
      “不,我才是預言家。”阿斯克正色說道,“我昨晚看了諾菈的身份,諾菈是狼人。”
      “我完全分辨不出誰在撒謊啊!!!”埃莉諾哀叫了聲,淚流滿面地抱住旁邊的佩姬。
      “我覺得阿斯克才是狼人。”被抱住的佩姬淡定說道。
      “為什么?”阿斯克平靜地問。
      “直覺。”佩姬回答。
      “請按照順序發言,阿斯克你已經發言過了。”作為裁判的美狄亞坐在旁邊,病懨懨地說道。一方面她的靈性受損還沒回復,另一方面她本身的心靈能力……玩狼人殺那是作弊。
      “那我投阿斯克。”埃莉諾說道。
      “我也投阿斯克。”諾菈說道。
      “好了,狼人被殺死,游戲結束。”美狄亞無聊地道。
      “耶!”諾菈和埃莉諾興奮地擊掌,拉著佩姬開始歡呼起來。
      “四個人玩狼人殺還是太簡單了。”阿斯克如此說道,“回去之后,我要開始考慮擴充團隊了。”
      “按照之前說的四個職業嗎?”諾菈翻閱自己的小本本,“盜賊、破甲武士、槍手和奧術法師。”
      “沒錯。”阿斯克看向前方駛來的商輪,“咱們回去的船到了。”
      兩個水手從船舷上跳下海去,游到小船的旁邊,用帶有鐵鉤的鋼纜將小船的四面固定。船上的水手開動機器,便將小船吭哧吭哧地拉升上去了。
      “天主在上,你們居然能活著回來!”船主激動地給了阿斯克一個擁抱,看在那5磅鈔票的面子上。
      “別問我那座神秘島嶼去了哪里。”阿斯克開玩笑道。
      “當然,當然,我們對靈異事件毫不關心。”船主接過阿斯克遞過來的5磅鈔票,滿意地收了起來。
      下午3點,白色伊莉安娜號抵達了金角灣的碼頭。與船主告別之后,眾人便重新踏上了君士坦丁堡的土地。
      然后坐地鐵穿過加塔拉大橋,來到君士坦丁堡主城區,在傭兵公會附近的地鐵站下站。
      “任務目標都死了。”走進傭兵公會,阿斯克來到柜臺前,直接和接待小姐姐說道。
      “您有收集到目標人物的遺骸嗎?”接待員小姐姐禮貌地微笑問道,“如果沒有遺骸,我們恐怕不能發放報酬給您。”
      “沒有,因為他們都沉到了海底。”阿斯克說道,“因此,你也可以轉告任務發布者,不會有人能找到這些目標了。”
      “明白了,公會將和任務發布者協商。如果發布者愿意取消任務,那么這次就不計入你們隊伍的失敗次數。請先在APP內完成本次任務的提交。”接待員小姐姐說道。
      阿斯克點了點頭,便走出傭兵公會,對等在那里的四位姑娘說道:
      “好了,咱們回家。”
      “回家!”姑娘們幾乎熱淚盈眶。雖然在黑海荒島上的冒險非常刺激,但是經過一天一夜的戰斗,現在她們最渴望的已經變成了熱水澡、烹調好的晚餐和溫暖的床。
      回到阿斯克的祖宅,已經是下午6點了。姑娘們輪流在浴室里沐浴完畢,換上舒適柔軟的衣物。阿斯克從外面買了飯菜回來,于是大家就在三樓的書房用餐。
      “你們超凡力量的消化情況怎么樣了?”阿斯克隨意問道。
      “我消化了一些。”諾菈回答。
      “四分之一。”埃莉諾說。
      “還差一點就全部消化了。”佩姬說道。
      美狄亞怏怏不樂地攪著沙拉。她的level2魔藥早就消化完畢了,現在缺的是欲望I的魔藥材料,因此也沒有多說什么。
      “以后大家就可以去天堂山位面碎片修煉了。”阿斯克說道,“這方面,我會擬定訓練計劃。不過我明天要出門去招募新成員,你們就先休息一下好了。”
      他將那本《荒謬的夢》丟給諾菈:“用靈性摸索下它的用法,很容易上手。”
      “你這是要給我保管?”諾菈疑惑地問道。按理說,這種封印了一個位面的珍貴超凡物品,放在任何組織里都是由領袖隨身攜帶的。
      “是的。”阿斯克說,“反正財務也是你管著的,就連同采購和倉儲都交給你吧,團隊管理員諾菈小姐。”
      “好吧。”諾菈點了點頭,心頭泛起被信任的暖意,又有些奇怪的小鹿亂撞般的悸動。
      ………………
      一夜過去。
      次日清晨,阿斯克漱洗完畢,也不佩戴盔甲和武器,只是穿了件舒適的貼身衣服,就這樣神清氣爽地出了門。
      來到君士坦丁堡大競技場,他走到接待處的柜臺前,敲了敲桌子。
      柜臺后面是個懶洋洋的中年人,打了個哈欠說道:
      “你來晚了,下一場角斗將在半小時后開始,賭盤已經結束下注環節了。”
      “我不是來下注的。”阿斯克微笑說道,“我是來報名參加團隊角斗的。”
      “哦。”中年人睜大眼睛,看向這個不知天高地厚的年輕人,“那就填個申請單吧。”
      他從旁邊的柜子里抽出幾份文件,拍在阿斯克的面前。一份是基礎信息申請表,一份是角斗臨時雇傭合同,還有一份是免責協議:
      角斗報名者自愿參加角斗,且已經完全知道角斗競技的危險性。如果在角斗場上受傷或者死亡,角斗場組織方不負任何責任。
      阿斯克也懶得詳細看了,直接將該填的東西全部填好,簽了名按了指印,然后推回給了中年人。
      “我看看。”中年人檢查著文件,“阿斯克.勒庇俄斯.阿基里斯,你這名字……你是個帝國貴族?”
      “貴族不能參加角斗嗎?”阿斯克笑著問道。
      “當然可以。”中年人嘟囔了一句什么,說道,“反正上了角斗場,一切以刀劍說話。這份協議可是經過教會認證的,你要是現在后悔退出還來得及。”
      “別等到角斗場上被砍掉胳膊后再來反悔鬧事,到時候大家面子上都過不去。”
      “按正常手續來吧。”阿斯克淡淡說道。
      見對方不聽勸阻,中年人嘆了口氣,便在文件上熟練地蓋下章印,說道:
      “現在紅方團隊還有一名空缺。沿著前面往右邊通道直走,第一道門里面就是紅隊休息室,包括休息、訓練、裝備都在那里,你不會錯過的。”
      “順帶一提,紅隊的老大是個彪悍的色雷斯重甲戰士,名叫賽奧提斯,外號‘棕熊’。他可能對你有些……不大友好。”
      “不大友好?”阿斯克問道,“為什么?”
      “聽著。”中年人坐直了身子,“團體決斗每一方最多9人,再多就會影響角斗的觀賞性。紅方團隊此前一直是滿員的,但今天有人請假空缺了,正好是紅方老大賽奧提斯的親弟弟。”
      “我們角斗場是不認請假這種說法的,既然你今天不來,別人來了就會把你的位置頂上。”
      “所以,我今天報名,就把這個賽奧提斯的親弟弟的位置給頂了?”阿斯克悠悠說道,“就算他明天再來,也無法重新回到角斗士場地了?”
      “確切地說,是無法回到紅方角斗士的隊伍了。”中年人糾正他的說法,“除非你在今天的角斗中死掉了,讓紅方隊伍重新缺一人。”
      “嗯,雖然沒有證據,但是角斗士中一直有傳言,說當初賽奧提斯為了讓他的親弟弟進自己的隊伍,在角斗中暗地里害死了一名同隊隊友……當然我們沒有證據,否則我們就會客氣地請他滾出去了。”
      “我明白了。”阿斯克點頭說道。
      “不考慮明天再來?”中年人再次確認。
      “太麻煩了。”阿斯克搖頭說道,“就這樣吧。”
      “隨你。”中年人向后靠住椅背,懶洋洋地將腳架在了柜臺上。


    上一頁 ←    → 下一頁

    紹宋大劫主師父又掉線了醫手遮天武器大師
    至尊毒妃:邪王滾一邊陰陽鬼術嬌妻在上:墨少,輕輕親極靈混沌決異能之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