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網游競技 » 蒼青之劍 » 第29章 天堂山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蒼青之劍 - 第29章 天堂山字體大小: A+
     
      三四柄長劍接連劈下,阿斯克一個滑鏟,就從沉眠武士的圍攻中突破。在地面上彈起身子,劍光猛地向上暴起。遠東劍術,升龍斬!
      正面的沉眠武士正在橫劍格擋,被升龍斬的強判定攻擊打斷了防御,阿斯克又是一個落鳳斬,長劍正面斫入他的頭顱。阿斯克雙手持劍,拖著這具尸體猛地繞周身一圈,當做肉盾擋下周圍的無數攻擊。
      然后他猛地抽出長劍,一記半月斬逼退身周敵人,隨意就選了個方向突破。那個方向的沉眠武士正想攔截,只見阿斯克的長劍忽然下斜,直刺他的足部。
      他連忙揮劍擊擋,阿斯克的長劍在他的劍刃上一彈,詭異地反向直沖他的咽喉。高加索刺殺術,沙底劍!
      劍尖刺入咽喉又抽離,帶出一潑鮮血。阿斯克轉身側步,閃開幾名沉眠武士的夾擊,忽然一記長劍上撩,卻是東所羅門軍用劍術“振翼”,強行打開對方的格擋,然后接一記“連突”,將對方的胸膛戳出血洞,隨后抓住尸體的肩膀,將周圍的攻擊接下,接著一腳踹飛出去。
      電光石火之間,他就干掉了四個沉眠武士,以至于亞歷山大教長都開始心疼起來,遙控著武士們退出包圍圈,讓殘存的鋼鐵騎士幻象迎上去攻擊。
      阿斯克一個翻滾,閃開騎士的長槍刺擊,突然抽出帝國之鷹瞄向了亞歷山大教長,眼神注意到佩姬正在逼近BOSS的身后。
      佩姬也沖他眨了眨眼,兩人之間生起了某種微妙的默契。
      一聲槍響,阿斯克的帝國之鷹怒吼著噴出槍焰。亞歷山大教長立刻發動夢境實體化能力,在空中拉出通往集體潛意識的通道,將獵象彈吞噬進去。
      然后他的胸口就傳來致命的痛楚:一柄短劍從背后穿透了他的胸膛,以至于他無法再維持集體潛意識的通道,下一發帝國之鷹的子彈就擊碎了他的頭顱。顱骨連帶里面的腦髓整個兒炸開了,紅的白的灰的,濺了來不及閃躲的佩姬滿頭滿身。
      “呸呸呸!”她嫌惡地唾棄起來,不斷拍打著身上的腦髓、血肉和顱骨碎片。
      最后的鋼鐵騎士幻象消失,埃莉諾舉著盾牌和長槍沖殺進來,兩人在戰場中碰了個頭,彼此都架住兩邊沉眠武士的攻擊。只聽見阿斯克說道:
      “讓美狄亞解除失控。”
      于是埃莉諾又再次鑿穿陣線,沖著遠處的美狄亞大喊道:
      “夠了,美狄亞,閉上眼睛!”
      火焰中的美狄亞早已是強弩之末,只能強行從幾乎干涸的靈體中榨取靈性,聽見埃莉諾的叫聲,她便用力地閉上眼睛,對著自己發動了心靈能力:
      “這里沒有豬玀……這里沒有豬玀……一切都是虛假的幻影……”
      意識中盤踞的厭惡感漸漸褪去,虛弱無力感回到了四肢百骸。身上的火焰熄滅了,她緩緩地軟倒在地,被趕來的埃莉諾扶住肩膀,右手長槍撥開敵人的圍攻。
      遠處阿斯克的槍聲再次有節奏地響起,渾身浴血的佩姬也如惡鬼般趕到,開始大肆殺戮殘存的沉眠武士。
      這些陷入夢境的家伙沒有痛楚,不知畏懼,如果配合統一指揮那便是相當強悍的戰士,只是因為教士BOSS全部死光的原因,本身智能機械呆板的缺陷便暴露出來,被三人毫不費力地就殺了個干凈。
      “治療來啦!”看見場上已經沒有能夠站立的敵人,諾菈連忙快步跑了過來,先扶住受傷最重的美狄亞,發覺她的靈性透支得很厲害,幾乎全身器官都出現了衰竭。
      失控狀態對她的傷害果然很大啊。諾菈只能用治愈之觸在她身體內部游走,用超凡能力緩緩撫平細胞的異動,讓營養的血液重新流入緊張到痙攣的組織中去。
      “好了,下一個是誰?”用了兩三分鐘將美狄亞的傷勢穩定住,諾菈抬起有些疲累的臉,看向眾人說道。
      傷勢第二重的自然是埃莉諾。身為MT,這家伙一直守在暴走的美狄亞身邊,替她承擔住了大量的傷害。多虧了隕鐵盔甲的強悍防御,埃莉諾身上并沒有嚴重的傷口,只有大量的組織挫傷、肌肉拉傷,以及輕微的部分骨折。
      “好啦。”諾菈很快將她治療完畢,又打了一劑治療針,轉頭道,“佩姬呢?阿斯克先生呢?不需要治療嗎?”
      “我沒有受傷。”佩姬抱著手臂酷酷地道,一臉“我的速度也能受傷?”的高傲表情。
      “好吧。”諾菈心虛地看著滿身鮮血的佩姬,心想難道那全部是敵人的血?血肉序列的佩姬小姐也是相當厲害的超凡者呢。如果連她都沒有受傷,那更厲害的阿斯克先生肯定是安然無恙的吧。
      “我需要治療。”阿斯克走過來道。
      “咦?”諾菈頓時覺得自己是不是聽錯了。
      “開槍太多,手腕有些脫臼了。”阿斯克苦笑說道。
      諾菈拉過他的右手一看,果然關節處紅腫得厲害。那柄帝國之鷹,看上去好像用的是15.2mm的大口徑子彈?如此強大的后坐力,居然還在短時間內連續扣動扳機,也難怪阿斯克先生的手腕會受不了吧。
      她這樣想著,用治療之觸輕撫阿斯克的手腕,忽然又有些害羞地臉紅起來。
      “謝謝。”阿斯克收起右手觀察了下,發現關節紅腫已經消退了。這NPC的治療水平還真是相當可以,扎實的操作手法是職業治療的基礎素質啊,我當初果然沒有選錯人。
      完全沒有注意到對方臉紅的阿斯克,為自己看人的眼光和運氣而洋洋自得起來。
      副本戰斗到這里就算結束,從橫七豎八倒斃在地的沉眠武士尸體身上,浮現出淡藍色的超凡特質來。數一下尸體的數量,大概也有二十多具左右,這意味著……
      “二十多份超凡特性!”諾菈激動地嚷嚷起來。
      “沉眠武士在夢境天堂教派里,只是類似于一次性實驗人員的低級存在。”阿斯克搖了搖頭,“他們的等級普遍在level1左右,所擁有的也是最低級的夢境I超凡特性。不過二十多份……這個數字確實有點夸張,估計我們這次是把整個夢境天堂的東所羅門分部都端掉了。”
      他走到一具身體旁邊,手捏了一個夢境I的超凡特性,品味著感嘆說道:
      “里面的超凡力量也不多嘛……”
      “諾菈!”阿斯克突然想到了什么,“問下生命教派的那個什么基里安,他對這20多份的夢境I特性有沒有興趣?我們可以打包賣給他,還有這五個高級教士,應該是level4的超凡能力者,他們身上的特性也可以單獨售賣。”
      “好的。”諾菈立刻拿出手機,開始聯絡生命教派的前輩。
      美狄亞還在靈性透支的昏迷中,因此對于阿斯克一次性賣出全部的超凡特性,也沒有辦法提出任何異議。其他姑娘就更無所謂了,反正也不知道夢境I特性有什么用,還不如賣了大家分錢。
      于是戰利品的處置就這么愉快地決定下來。阿斯克又再次檢查教士們的尸體,發現了幾張夢境I,心靈I和陰影I的魔藥配方,暫時留著作為知識儲備吧。
      最后的問題,就是怎么處理天上這個大光球了。阿斯克瞇著眼睛,看向大光球的內部。
      那里隱隱約約似乎有個物體?位于核心的位置?
      “埃莉諾!”阿斯克招手將埃莉諾叫過來,“你看那光球的中央,是不是有個什么東西?”
      “似乎是的。”埃莉諾也瞇起眼睛,“好像是……一本書?”
      “你用長槍投擲過去,看看能不能把它打下來。”阿斯克說道。
      “好。”埃莉諾便單手抓起長槍,對著光球瞄準了一會兒,舒展手臂猛地擲出。只聽見啪嗒一聲,整個光球都轟然消散。長槍穩穩地插入地面,然后掉落下來的是一本書。
      這是一本看上去有些年頭的書籍,紙張幾乎都泛黃了。書的封皮用褐色的牛皮包裹著,上面用藍黑色的墨水寫著一串花式英文:
      荒謬的夢(Absurd_Dreams)
      這是一本弗洛伊德的著作分冊,是研究心智體與夢境的神秘學論文。然而它最重要的功能并不是記載知識,而是……
      ……保存了這座天堂山的碎片。
      阿斯克的靈性展開,快速延伸到這本《荒謬的夢》上。通過靈性的視野,他可以清楚看見這本書的深處有一扇門正半敞開著,門的一頭連接著海洋和大陸,那是現實的象征;另一頭連接著廣闊無邊的天穹和云海,那是半位面的鑰匙,也就是天堂山的碎片標記。
      靈性輕輕觸動了那扇門,阿斯克將它用力地合上。于是眾人只覺得眼前一花,腳下的山脈、樹林、島嶼……全部都在瞬間消失不見。眾人正坐在商船提供的小船上,纜繩、油燈、船槳、補給品和信號彈,正整整齊齊地擺放在船尾。四周則是漫無邊際的海水和浪花,在清晨的陽光下閃動著碎金的斑斕光澤。
      “怎么回事?”諾菈迷茫地張望四周。埃莉諾則是難以置信地扒住船舷,伸手到船外去撥動冰涼的海水。她又疑惑地檢查著船上的纜繩,確實是一捆一捆地被擺放得無比整齊。可昨天晚上眾人明明把它綁在樹上來著,就在船只登岸淺灘的時候……
      要不是靈性透支的美狄亞還躺在諾菈的大腿上,眾人一時間甚至真的以為整夜通宵的戰斗,只是大家不約而同的一個夢境而已。
      “阿斯克……”諾菈將疑問的眼神投向了阿斯克。反正遇到什么奇特的超凡事件,直接問這位無所不知的團長大人就是了。
      阿斯克微微一笑,靈性控制住手上的書本,再次推開了那扇門。只見周圍的景色又瞬間一變,眾人正坐在平坦的山頂上,遠處是正在攀升入天穹的朝陽。
      然后他又用靈性關上了門,島嶼和山脈再次消失。眾人仍然整整齊齊地端坐在小船里。
      “這本書。”阿斯克將手中的書本展示給大家看,“名為《荒謬的夢》,里面封印了一枚來自天堂山的半位面碎片。”


    上一頁 ←    → 下一頁

    總裁的代孕小嬌妻同時穿越了99個世界紹宋大劫主師父又掉線了
    醫手遮天武器大師至尊毒妃:邪王滾一邊陰陽鬼術嬌妻在上:墨少,輕輕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