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網游競技 » 蒼青之劍 » 第18章 黑暗里的較量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蒼青之劍 - 第18章 黑暗里的較量字體大小: A+
     

      晚上11:30,阿斯克陪著諾菈,來到了貧民街區的多洛克路。

      “會不會有危險啊。”諾菈看著兩邊漆黑的道路,還有睡倒在巷子里,身上蓋著紙板箱的流浪漢,有些害怕地小聲說道。

      “諾菈,去任何地方都有危險。”阿斯克淡淡說道,“否則我就不會陪你一起來了。”

      “嗯。”諾菈點了點頭,心里還是有些不安。

      來到44號房屋的門口,她伸手想要敲門,被阿斯克攔下了。

      阿斯克舉起劍柄,叩響了房門。

      是擔心房門上有超凡力量陷阱嗎?諾菈頓時又有了記筆記的沖動。

      房門開了,里面是一片黑暗,只能隱隱看見某個人影坐在床上。阿斯克心中冷笑,果然是敵人。

      諾菈往里面小心翼翼地看了一眼,忽然就有陰冷的感覺傳來,仿佛有什么東西侵入了身體,正在和自己爭奪身體的主導權。思維遲滯,感覺鈍化,諾菈只覺得呼吸都艱難起來,她想要大聲尖叫,卻發現喉嚨聲帶失去了控制,發不出任何聲音。

      阿斯克也遭遇到了同樣的情況,只不過他已經是level1,靈性比諾菈強壯太多,因此還能勉強動彈。在身體逐漸不聽使喚的情況下,他卻沒有流露出任何慌張的情緒,只是緩緩調轉手腕,槍口瞄準了左邊的黑暗。

      砰!!!帝國之鷹的怒吼聲響起,諾菈只覺得仿佛被巨錘當面砸了一記,從耳鼻中幾乎沁出血來……同時身體很快就恢復了正常。她跌跌撞撞地扶住門框,就看見阿斯克打起火絨,照亮了房間里的景象。

      這是一間大約十二平米的簡陋平房。某個黃色教士袍的年輕男人坐在床上,雙眼翻白面色青紫,顯然是已經是死了。另一具尸體在左側門后的陰影里,是個三十多歲披著黑袍的中年男人,胸口被獵象彈炸開了一個大洞,滿身染血軟軟地癱倒在地,臉上猶自帶著難以置信的神情。

      “那是靈體II的超凡者。”阿斯克快步上前,開始搜索床上年輕男人的隨身攜帶物品,“靈體II可以自由操縱附近的靈體,讓它們附在無生命的物體上,比如附在手槍上就可以開槍。或者是侵入生命體,和身體內的靈體爭奪主導權。”

      “當然,這不是萬能的。”他指著墻角的尸體,補充說道,“序列越高的超凡者,被靈體侵占成功的可能性就越低。我從進門開始,就在棉甲臂甲里握好了手槍。僅僅是偏轉手腕角度,扣動扳機的話,在抗衡靈體入侵的狀態下還是可以做到的。”

      “原來如此。”諾菈莫名地有些羞愧。在開門的瞬間,阿斯克已經做好了持槍反擊的準備姿勢,而自己下意識的第一反應居然是探頭往里面看,兩人之間的實戰經驗差距也太大了吧。

      而且就算自己處于警戒狀態,第一反應肯定也是把坐在床上的尸體當做敵人,哪里會想到真正的敵人躲在左側門后的黑暗中呢?對了,阿斯克是怎么知道的?

      “一石二鳥,你走運了諾菈。”阿斯克從床上尸體的衣袖里,摸出兩張配方來,“生命I和光芒I,這是個企圖晉升level2的生命教派超凡者,可惜剛拿到配方還沒付諸行動,就死在了這里。”

      他最后拔下尸體手指上戴著的黃晶石紋章戒指,瞄了一眼,轉身又去搜刮墻角那具尸體了。諾菈看著床上的尸體,有些不安地咬緊下唇:“所以……邀請我到這里,其實是個陷阱?”

      “也許。”阿斯克說,“也許是生命教派在聚會上,得知有人在求購生命I的配方,所以吸引你過來打算拉你加入組織,結果中途被靈體教派的人截殺了。又或許截殺發生在更前面,參加聚會的是靈體教派的人,懷疑你是想加入生命教派的新人,所以故意吸引你踏進這個陷阱。”

      “我認為是后者。如果僅僅是得知求購生命I,就拉你進入組織,那生命教派也未免太草率了。”阿斯克分析說著,終于找到了他的目標:靈體I的配方、屬于床上那具尸體的生命I超凡特質,以及這位兇手本人的靈體II超凡特質。

      這次真是賺大了!阿斯克滿意地想。三張序列I的配方,兩個超凡特質(lv1和lv2),還有生命教派的戒指,加起來的價值起碼在600-700磅。游戲論壇里玩家們總結“殺人放火金腰帶,種田發展被淘汰”,可并不是胡亂編梗啊。神秘界和世俗界的物價實在相差太大了,他在帝都的兩座商鋪總價也才1200多磅,如今干掉一個超凡者就回收了一半。

      “走吧。”他拉著諾菈離開了現場。

      “生命教派和靈體教派是死敵?”諾菈好奇問道。

      “生命教派又叫德魯伊教派,起源于古代凱特民族,他們掌握著‘牧樹人’的血脈路線,其中主序列是‘生命’和‘光芒’。”阿斯克解釋說道,“靈體教派則起源于古希瑞斯人,他們掌握著‘靈巫’的血脈路線,主序列是‘靈體’和‘亡靈’。”

      “兩個教派在第三紀曾經是親密的盟友關系。當時的古所羅門共和國的軍事力量幾乎征服了整片大陸,希瑞斯和凱特民族都被迫臣服于所羅門民族下,因此也有同仇敵愾聯手反抗的意思。‘生靈歌者’血脈路線就是兩個教派蜜月期間的產物。”阿斯克詳細地解釋道,“后來第四紀隨著所羅門帝國東西分治,希瑞斯民族徹底融入東所羅門帝國,開始以所羅門人自居,而凱特人則被賈曼尼人所吞并,由于思想文化漸行漸遠,兩個教派也就最終決裂了。”

      “更糟糕的是,由于第三紀期間兩個教派聯系過密,彼此都知曉且擁有對方的不少機密消息。因此在決裂后,雙方都恨不得將對方置之死地而后快。”阿斯克悠悠說道,“所謂切骨恨乃枕邊人,大概就是這個道理了。”

      “這樣嗎?”諾菈立刻浮想聯翩,腦海里開始腦補兩個教派跨越上千年的,糾葛著愛恨情仇的悱惻故事。

      ………………

      第二天,阿斯克從書房的床上醒來,就看見三樓的窗戶敞開著,一個鼓鼓囊囊的包裹放在書桌上,還貼著一張紙條,上面寫有纖細的字體:

      貨到付訖

      M.C.(米婭.辛奎瑪妮的縮寫)

      P.S.你家門口有教會的密探

      “阿斯克!阿斯克!”諾菈匆匆忙忙沖進門來,慌張叫道,“我們家遭竊了!我剛才統計了下財物,發現少了210磅!小偷還留下了字條,說是貨款……”

      她盯著書桌上的包裹愣神,阿斯克捂著額頭,無奈地道:

      “是的,你們的靈性材料到了。錢也是她拿走的。”

      “貨物到了?”另外三個女生聞訊趕來。

      拆開桌上的包裹,露出里面琳瑯滿目的靈性材料。加爾峽谷的河水用撕掉標簽的礦泉水瓶子裝著,大概有400毫升的樣子;伊甸果是淡綠色的類似蘋果的某種水果,用塑料薄膜包了三個;科孚島橄欖油則是用玻璃的果醬罐子裝滿了一罐。

      維拉之鷹的羽毛用麻繩綁著,足足有六七根;巴斯尼亞灣象拔蚌裝在塑料瓶里;黃金條紋水蛭的肉泥裝在個空的化妝粉底的小盒子里,上面還貼了個標簽,手寫著一個大大的單詞:惡臭。

      盜賊公會的服務實在是太周到了,居然按照訂單上的每樣都超額送來,顯然他們以前也接過不少超凡者的生意,才把魔藥制備失敗的材料損耗也考慮進去了……阿斯克心里想著,隨即說道:

      “既然材料齊了,我們就開始制備正義X的魔藥吧。”

      “我的生命竊取I呢?”佩姬表示抗議,她的魔藥配方材料也收集齊了。

      “你?”阿斯克瞥她一眼,“你的血肉I超凡特性都消化完了嗎?”

      美狄亞附和說道:“level1的魔藥沒有消化干凈,就服用level2的魔藥是很危險的事情。因為你體內原本的魔藥并沒有被‘馴服’,服用其他序列的魔藥就容易‘暴走’,導致靈性失控的風險大增。”

      見佩姬郁悶得說不出話來,阿斯克無奈地擺了擺手:“先把能做的做了吧。”

      埃莉諾立刻興奮地搭起坩堝,給阿斯克打起了下手。先用燒杯量出100ml的加爾峽谷河水,倒入坩堝,點火。四分鐘后河水沸騰,阿斯克取出陰影蟲獸之眼一對,小心放入沸水中央。

      噗的一聲,陰影蟲獸的眼珠在沸水中爆裂了,漆黑如墨般的液體從眼珠的裂口中流出,很快就將全部水分染成了黑色。原本沸騰的液面也古怪地平靜下來,任憑下方的火焰如何加熱也沒有反應。

      阿斯克取出裝有鉆石粉末的試劑袋,傾倒進去。粉末在液體中散開,似乎被迅速地溶解了。最后他拿出維拉之鷹的羽毛,一根一根地放了進去。

      漆黑的液體中泛起了點點光芒,仿佛夜空中的星河,看著就有種深邃的感覺。阿斯克嗅了下氣味,確認沒有問題后,便將其倒入燒杯遞給了埃莉諾。

      埃莉諾拿著裝有魔藥的燒杯,喉頭蠕動了下,就閉著眼睛一口氣喝完,然后皮膚便開始泛起光芒來。金色燦爛的波浪卷發突然化為了銀白色,嫩紅的嘴唇也轉為粉白。她茫然無意識地睜開了眼睛,瞳孔變為金色的十字狀,隱隱還有旋轉著的紋路。

      她張開了嘴,發出一聲悠長而無意義的嘆息聲,全身隨即緩緩回復了正常。

      “怎么樣?”諾菈關切地問。

      “我很好。”埃莉諾看著自己的身體,“感覺就像曬了個陽光浴,渾身都暖洋洋的。”

      “你的心性沒有什么變化嗎?”阿斯克皺眉問道,“歷史上有很多記錄,表明超凡者在服下正義X后,會明顯感覺人性的陰暗面被粗暴地剝離了,導致暫時性的心理不適。”



    上一頁 ←    → 下一頁

    上門兵王盛寵萌妻神級龍衛籃壇紫鋒帶著火影重生日本東京
    斂財人生之新征程[綜]總裁寵妻很狂野烈火軍校三國遊戲之回歸我渡了999次天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