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網游競技 » 蒼青之劍 » 第7章 招收人手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蒼青之劍 - 第7章 招收人手字體大小: A+
     

      阿斯克與佩姬兩人,就這樣在酒店里待了四天。

      晚上回房間去睡覺,白天待在地下訓練場里練習。期間也不斷有新的傭兵慕名過來挑戰,然后被毫不留情地打翻。沒辦法,以阿斯克職業選手的實力,對付這些等級1都沒有的傭兵NPC,簡直不要太輕松。

      佩姬對血肉I超凡特質的消化進度,在這段時間里也大大加速了。雖然她仍然不明白,為什么阿斯克要接受這些傭兵的挑戰,難道阿斯克他體內也有沒消化的超凡特質嗎?需要在實戰中轉化為肉體力量?

      但是既然阿斯克不說,她也沒有問,只是靜靜梳理這些天學到的戰斗心得。

      這天,阿斯克一大早就去了鐵匠鋪,將訂做的鎖子甲取了回來。佩姬套上這件全鋼環的鎖甲,在鏡子面前左顧右盼,感覺這樣有些不好看。

      “嫌丑的話,可以再套一件染色棉甲。”阿斯克說,“像我身上穿的這件。”

      “套上黑袍就好了。”佩姬表示不用再花錢。

      “走吧。”阿斯克說。

      來到地下訓練場,不少傭兵果然一大早就等在那里。于是訓練場地上又響起了慘叫和悶哼聲,不斷有挑戰者被打飛出去或打翻在地。很快場上就沒有站著的人了,只剩下場邊的圍觀群眾在面面相覷。

      阿斯克走到女武士的面前。這姑娘不僅是第一個主動提出對練的人,也是最近挑戰他最勤快的傭兵,此時已經被再次重重打倒在地,捂著腹部沉重地呻吟著,顯然是有些站不起來。

      “我很好奇。”阿斯克悠悠說道,“最近幾天我手頭的力道有些重,比如昨天上過場的傭兵都受了傷,所以今天都沒有再登場。但只有你好像沒事似的,每天都能站出來挑戰我。你身上的傷勢不要緊嗎?”

      “不要緊。”女武士搖了搖頭,“我有一個會治療的朋友,每天都會為我治傷。”

      “讓我猜猜。”阿斯克說,“專業治療?普通醫生可沒有加速傷口愈合的本事。”

      “軍事修女。”女武士坦誠說道。

      “很好。”阿斯克在她身邊蹲下,“我打算組一只團隊,但是目前只有我和她兩人。我們現在欠缺的是一個近戰肉盾,一個法師,還有一個治療。通過這幾天的觀察,我感覺你身上的成長潛力很大,適合發展為一個肉盾。”

      “肉盾?”女武士有些不解,“是指防御者的意思嗎?”

      “一個優秀的防御者,不僅要懂得如何保證自己存活,還得設法保護好她身后的同伴。”阿斯克說道,“因此要求防御者本人有足夠堅韌的意志,良好的大局觀或者說是學習能力,以及穩重不冒進的性格。我認為你具備這方面的潛質。”

      “所以你想招攬我加入你的團隊?”女武士明白過來。

      “不僅是你。”阿斯克說,“還有你的那個朋友。一個優秀的治療者也是團隊必不可少的角色,畢竟戰斗受傷在所難免。我要的不是那種在醫院的手術室里,依靠齊全的醫療設備才能大顯身手的急救醫生,而是能在血腥殺戮的戰場上,偏遠蠻荒的山脈里,亦或是黑暗幽深的地底遺跡中,仍然能用有限的器具完成緊急治療的治療者,這樣的角色只能從傭兵里去找。”

      “只是招攬我的話,沒有問題。”女武士聳了聳肩,“至于我那個朋友,她對于打打殺殺的傭兵其實不是很感興趣,不過……”

      她咳嗽了一聲,繼續說道:“你可以多跟她說說例如‘偏遠蠻荒的山脈’,或者是‘黑暗幽深的地底遺跡’,她對這些非常著迷。”

      “好。”阿斯克聽懂了這位女武士的暗示。她的那個什么朋友……其實就是個渴望探險的驢友吧。

      “你的姓名?”阿斯克伸出一只手。

      “埃莉諾.魏斯。”女武士拉住他的手腕,站起身來,“姓氏繼承自我的父親,他是神圣所羅門帝國的領主,但名字是某個路過的希瑞斯正教苦修士起的。”

      “您的父親想必非常仰慕古希瑞斯的文化。”阿斯克說,“否則不會給他的女兒起一個希瑞斯的名字。”

      “不。”女武士搖了搖頭,“他只是在朝覲皇帝的時候,偶然見到了皇后塞奧法諾,頓時驚為天人。你知道的,皇后塞奧法諾在嫁給奧托陛下前,曾經是東所羅門帝國的公主殿下。于是他立刻開始瘋狂迷戀東所羅門文化的一切,連城堡里的女仆每天早上問好,他也規定必須說Καλημ?ρα(希瑞斯語:早安)。”

      “希望他不要對我的希瑞斯名字感興趣。”阿斯克風趣地開了個玩笑,伸手與她握了一下,“我的姓名是阿斯克.勒庇俄斯.阿基里斯,你可以叫我阿斯克。這位是佩姬小姐。”

      “你好,阿斯克。”埃莉諾禮貌地點頭,“你好,佩姬。”

      三人朝訓練場外走去。圍觀群眾因為離得比較遠,所以沒有聽見他們之間的對話。此時見女武士和大高手一起走了,哪里還猜不到大高手之所以與他們一一過招,真正的意圖是為了招人(至于招隊友還是找徒弟,則不得而知),頓時訓練場里一片愁云慘淡。特別是因為前幾天受傷所以今天才沒下場的傭兵們,懊悔得簡直恨不得把手里的劍給砸掉。

      離開地下訓練場,外面已經是正午時分,頭頂的陽光有些熾熱。埃莉諾摘下頭盔和面甲抱在腰間,讓呼吸變得順暢了些。她的真容赫然也是位賈曼尼血統的成熟美人:燦爛而蜷曲的金發成大波浪狀披散開來,鼻梁高挺,眼窩幽深,瞳孔是海寶石般的湛藍顏色,嘴唇不厚不薄,揚起迷人的弧度。

      國外論壇里,對這種風格的美女NPC有個稱呼,叫“金發甜心波斯貓”。國內玩家則直白多了,直接就叫“大洋馬”。

      不過這位NPC的相貌怎么有點熟悉?好像是在前世游戲里見過。阿斯克只是看了她一眼,便低頭陷入回憶的思索里。

      埃莉諾見對方對自己的出色容貌無動于衷,心里也是悄悄松了口氣。她立志以后要繼承父親的城堡和爵位,所以成年后才出來游歷大陸磨練武藝,最為頭疼地就是被別人當做美女而非戰士來看待。因為女性的身份,甚至很多規模稍大的傭兵團都不愿意接收她。如果高手兄也介意這點,那她可真是欲哭無淚了。

      當然,對玩家思維的阿斯克來說,NPC是男是女根本無所謂,哪怕是條狗,能打也行啊!

      “說下我對團隊的規劃。”路上,阿斯克和兩個姑娘閑聊起來,“你們也知道我要組建團隊了。我的團隊定位是小而精,成員必須是精英中的精英,當然你們現在還達不到這個標準,但你們可以努力。”

      “我們一定努力。”埃莉諾和佩姬還能說什么呢,只能點頭喏喏保證。

      “小而精的團隊,一個古典的鐵三角模型就是戰法牧。”阿斯克繼續說道,“一個承擔傷害的MT,一個制造傷害的輸出,以及一個修復傷害的治療。”

      “但是鐵三角已經過時了,現在流行的是黃金五角星,即MT抗傷害,法師主控制,輸出走爆發,牧師管治療,指揮定戰術。MT,控制,輸出,治療,指揮,五個人可以撐起整個團隊,足夠應付絕大多數戰況。”

      “埃莉諾你以后就是團隊MT,負責承擔傷害;我負責指揮以及救急;佩姬負責主導輸出。”阿斯克最后總結道,“還需要一個控制系的法師,把敵人往MT身上牽引,這個人選我已經有了,且把握很大;治療角色這塊,你的朋友具體是什么情況?”

      “她是個大學生,團長。”埃莉諾回答說道,“就讀于所羅門圣瑪利亞神學院,軍事修女專業,今年下半年大四畢業,現在好像在準備畢業論文。”

      “哦,大學生應該比較好搞定。”阿斯克若有所思,“畢竟這個年紀,社會層次接觸得不多。”

      跟著埃莉諾,眾人來到君士坦丁堡的核心CBD市區,到處都是林立的商業高樓,大型購物商城和地鐵站。來到一座豪華酒店的門口,除了埃莉諾,另外兩人的臉色立馬變了。

      尼瑪這人那么有錢的嗎?君士坦丁堡最高檔的圣奧理酒店,日價十磅的貴賓套房,帝國皇帝指定官方接待外國王公貴族的場所,住在這里的人會是普通的大學生?

      “阿斯克。”佩姬語氣尷尬地問,“你確定這人比較好搞定?”

      “沒事。”阿斯克定了定心神,“我好歹也是擁有一千磅身家的人,還不至于在這方面露怯。”

      雖然我有一千磅,但是也住不起這樣的酒店啊……阿斯克心里腹誹。

      “她性格很隨和的。”埃莉諾見兩人似乎有些緊張,連忙說道,“別擔心。”

      眾人大步走進酒店,門口的侍者立刻迎了上來,禮貌的表情里帶著點暗含的警惕,直到他認出了埃莉諾,才松了口氣:

      “日安,埃莉諾小姐,您是來找諾菈小姐的嗎?”

      “是的。”埃莉諾點了點頭,“她在房間里嗎?”

      “我會為您通知她的私人管家。”侍者頷首說道。

      他動作敏捷地走到柜臺前,拿起電話撥通了一個號碼,交談片刻后掛斷電話,回來說道:

      “諾菈小姐已經用完早餐,你們可以在她的會客廳里見面,請跟我來。”

      “這個諾菈究竟是什么身份?”佩姬終于忍不住說道,“大貴族嗎?”

      “她家好像是做生意的。”埃莉諾說道,“具體是不是貴族,我倒是不清楚。”

      “那你得給她開多少工資啊,阿斯克?”佩姬冷笑了一聲,“招一名富商之女當傭兵?她平時的零花錢就可以雇上一整個傭兵團吧。”

      “看來我只能用我的真誠打動她了。”阿斯克半開玩笑般地說道,“別忘了我在帝國也算是貴族呢,雖然是家道中落的那種。”



    上一頁 ←    → 下一頁

    權武風云大聖傳龍符修真聊天群他與愛同罪
    明日之劫逆天神醫妃:鬼王,纏上全職抽獎系統一劍斬破九重天最強升級系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