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軍事歷史 » 北上伐清 » 第490章 侯玄演的善意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北上伐清 - 第490章 侯玄演的善意字體大小: A+
     
    十一月,彭柱澤和瓊州水師在交州會師,暹羅人就像是被獅子追趕的鹿一樣,逃離安南。

      黎氏的大越王朝,之所以遭到這種慘敗,被暹羅人打的逃往大明,主要是因為現在他們還在窩里斗。

      兩個權臣家族,鄭阮兩派進行了七次交戰,國內戰火連天,被人尋了空子。

      其中鄭家的地位就跟日本的幕府將軍一樣,黎皇只是一個擺設,而阮氏是一個足以和鄭氏抗拒的地方割據,在安南這個小地方南北對峙。

      暹羅北侵,阮氏遭到了滅頂之災,鄭氏當代的家主鄭柞帶著黎皇興沖沖地準備返回交州升龍城。

      升龍城也就是后世的河內,這個河內并不是名將方悅的故鄉,而是越南的名城。

      從廣西出發,帶著他們的名義上的皇帝黎維祺,從廣西出發前往升龍城。廣西官員早就收到了朝廷的旨意,并不許這些人進金陵謝恩,所以也就給了幾匹馬歡送走了。

      鄭祚的侄子鄭根,是鄭氏的大將,屢次帶兵擊敗阮氏。騎在一匹略顯羸弱,但是足以擔的動交趾人的馬背上,左右環視。看著喜不自勝,根本掩蓋不住自己的心情的叔父,憂心道:“叔父,我看大明的官員對我們不冷不熱,他們會白白幫我們趕走了暹羅人么?”

      鄭祚心情正好,不以為意,說道:“漢人就是這樣傲慢自大,只要我們回去之后寫一封奏章,感恩戴德他們就滿意了。這個自大的民族一直以來最愛這種虛無的奉承,只要給了他們面子,什么事都好辦。”

      鄭根還是有些疑心,他實在不相信大明會派出幾十萬人,就為了幫助他們,而且什么都不要。

      “叔父,現在的皇帝侯玄演,聽說十分熱衷開疆拓土,就連蒙古人的地盤都被他納入手里了。咱們安南本來就曾經被大明侵占過,你說他會不會”

      鄭祚稍微有些不高興了,這么一個大喜的日子,心腹大患阮氏被滅,暹羅人也被趕了出去,自己馬上就要唯我獨尊了。這種時候自己的侄子的話,就有點刺耳了。

      “你不要疑神疑鬼,蒙古是因為他們派兵幫助滿人南侵,我們和漢人最近沒有仇怨。等我們回去之后,給這些漢人一點甜頭,就把他們打發走。到時候接手南邊幾個大州的事宜,你還要多多上心,這才是大事。哼哼我們統一了全國,黎氏這個幌子就沒有必要存在了。”

      鄭祚做著春秋大夢,一路回到了升龍城,此地已經被明軍搬運一空。

      暹羅人逃得十分果斷,幾乎是恨不得連衣服都脫了來減輕重量,瓊州水師剛剛成立不久,他們的家底不算豐厚,遠遠不及福州水師,這次揚眉吐氣的同時,也沒忘了撈點外快,大批的財物被運到了瓊州(海南)。

      交趾的南方狹長的海岸線,正好呈一個弧形把瓊州圍了起來,瓊州水師提督丁重遠和彭柱澤一起站到升龍城的城樓上,往北邊望去。

      交趾人興高采烈地簇擁著他們的皇帝和國公回府,沒有來得及北逃的官員,也終于敢從躲藏的深山上走下來,越往南走人越多,到了升龍城外,已經是浩浩蕩蕩的一條長龍。

      鄭祚帶著傀儡黎維祺來到城下,彭柱澤點了點頭,令旗揮動城門才被打開。

      一眾大越王朝的遺老遺少,老淚縱橫,終于可以重回家園。

      要知道自從暹羅聯軍來犯,到現在已經快一年了,侯玄演一直等到登基之后才抽出空來收拾這件事。當時整個安南都陷入了暹羅人手里,也就是說他們整整做了一年的亡國奴了。

      在升龍城內,有一座完全仿照紫禁城建造的宮殿,只是氣魄和規模上肯定有所差距。

      彭柱澤就在這大殿當中,站在最上首的位置,但是沒有坐下。自古以來的統兵大將,打進別國的都城,若是妄動簪越的服飾和亂做龍椅,都是會被朝廷猜忌的。

      他雖然不坐,但事站在那里,也沒有讓黎維祺上來坐的意思。

      鄭祚有些不高興了,沉聲道:“感謝大明的將士為我們驅趕了敵寇,我們安南人永遠忘不掉大明的恩德。”

      旁邊的翻譯口齒清晰,說的話十分洪亮,彭柱澤聽后竟然腆然一笑,然后說道:“不用客氣,你們也是陛下的子民,當然要受到陛下的庇佑。現在我傳一下陛下的口諭,爾等安南凡是在黎朝五品以上的官吏,全部搬遷到瓊州居住。安南更名為靖南行省,升龍城更名為定南府,朝廷所派官員不日即將到達,這段時間將由本將軍代為接管靖南行省。”

      鄭祚和所有的黎朝人一樣,怔在原地,沒有想到侄子一語成簪,靖南靖北,不是和蒙古一個下場了么?

      鄭祚當即反對,言辭激烈一頓據理力爭,嘰里呱啦一段時間之后,翻譯緊張地記憶他說的內容,剛想翻譯被彭柱澤伸手攔住。

      “不用翻譯了,他是不是不同意?”

      翻譯木然地點了點頭鄭祚的話又臭又長,但是他不愿意的態度是很明顯的。

      “那你問問,其他人愿不愿意。”

      翻譯硬著頭皮,問道:“大明的將軍,問你們愿不愿意搬到瓊州。”

      在場的幾乎都是五品以上的官員,哪里有人肯舍棄官位,去瓊州那個小地方。再說去了之后,肯定沒有官做了,就算是瓊州知府,也不過是從四品的官兒。

      眾人一起搖頭,堅定地站在鄭祚這邊,后者滿意地點了點頭。

      彭柱澤笑道:“那就行了,別的都不重要。”說完指著鄭祚說道:“這個人悍然違抗皇命,就是和陛下為敵。陛下的敵人就是我的敵人,就是所有明軍的敵人,其他人都是從犯,殺了吧。”

      兩百個土兵親兵魚貫而入,不由分說沒有絲毫地商量回旋余地,舉刀就殺。

      升龍城的大殿內,霎時間腥氣沖天,血光彌漫。除了一個黎維祺,其他人都被殺的干干凈凈。

      就連瓊州水師提督丁重遠也看呆了,片刻之后咆哮道:“你做什么?”

      彭柱澤笑的竟然有些憨意,這個黑黝黝的漢子,不揮刀時就像是個地里的老農,他瞇著眼笑道:“本將軍,為陛下取南洋!”

      十二月,朝廷官員進駐靖南諸府,安南地方勢力紛紛起兵叛亂,攻擊盤灘、咸子關,控扼三江府之交通,慈廉、威蠻、上洪、大堂、應平、石室等地安南民眾紛紛響應,一時間明朝的流官人人自危。

      彭柱澤率兵在水師的配合下,連破喝門江、生厥江、磊江沿岸的水師和城池,活捉叛軍領袖,全殲叛軍主力,殘忍地鎮壓了作亂百姓。

      擄掠女子玉帛,會計糧儲,保護流官辦事,招集流民安頓。將亂民全部處死,子女多閹割童男、及收各處少女,驛送金陵。

      靖南和廣西、瓊州官員,多有上書彈劾彭柱澤,狠戾無道、嗜殺成性、剛愎自用。軍中也有所非議,一時間朝野上關于此事展開了激烈的爭論。

      侯玄演坐在龍椅上,俯瞰著奉天殿內的爭吵,心不在焉地伸手撐了個懶腰。

      所有人的目光頓時集中到他的身上,爭吵聲戛然而止。

      “朕幫他們趕走入侵者,大軍仍在,就有亂民做反。心寒吶!這都是越人不識教化,狡詐自私所致。越人本是漢種,久染夷俗,才有如今的惡性。傳旨下去,從民間招募夫子書生,前往靖南設官兼治,教以中國禮法。廣施一視之仁,共享太平之治。從此之后,只許說漢語、用漢字,慶中原節日,助他們認祖歸宗,背離畜道,恢復人性。

      凡是越人書籍,盡皆焚毀,不留一頁以害人。靖南官吏,宜自勤勉,通商安民,責無旁貸,早日教化地方,安頓黎庶,勿失朕望。”


    上一頁 ←    → 下一頁

    嫡女當嫁:一等世子妃我的老婆是土匪總裁大人玩夠了沒從火影開始掌控時間無敵從滿級屬性開始
    那片蔚藍色從仙俠世界歸來電影世界大抽獎全職武神寵妻狂魔別太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