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軍事歷史 » 北上伐清 » 第453章 斷案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北上伐清 - 第453章 斷案字體大小: A+
     
    ?    金陵的六月,是天下少有的酷暑,尤其是正午時分,太陽高高掛起,灼烤著大地。這種天氣里走在沒有樹蔭的街頭,都容易突然暈厥過去。

        然而就在這種天氣中,金陵照樣有來自各地的商隊,他們或架著馬車,或帶著車隊,三五十人結成一群,來自各個地方。

        金陵和江南大部分地區,遍地都是新興的工廠,以往家庭小作坊式的紡織產布已經徹底跟不上時代。大明控制的海域不斷擴大,就有了數之不盡的貨物傾銷地,一般的小作坊根本不夠看的。

        朝廷對于商人的支持,讓大明成為了第一個工廠興起的土壤。尤其是侯玄演讓利于民的政策,使得很多工廠變相受到了朝廷的扶持。

        推動人們前進的從來都不是固有僵化思維,而是金錢和利益,既然讀死書不能做官了,也不能光宗耀祖光大門楣了,誰還會抱著四書五經皓首窮經呢。

        侯玄演也屢次發現,如今的大明有弊端,所有人都陷入了瘋狂地追逐金錢的時代。這不是華夏該有的模樣,肯坐下來讀些好書的人越來越少了。

        天下熙熙,皆為利來,天下攘攘,皆為利往...

        就在這個時候,金陵發生了一件大事,兩個工廠發生了大規模的械斗。

        金陵吳家在江寧有一家工廠,這是個專門紡織的廠子,里面有個伙計在進廠之前是個祖傳的木匠,在織布之余他和自己仍然當著木匠的爹,發明出一種新式的紡車。

        這種紡車用水力作為動力,大大提高了織布的效率,而且節省了人力。此事甚至驚動了吳家的家主吳濟坤,對木匠父子大加賞賜,并和他們簽訂了合同,買斷了這個紡車的技術,吳濟坤當即決定擴建廠子。

        誰知道木匠父子吃著鍋里的看著盆里的,轉頭又把這個新式紡車賣給了江寧縣中另一個工廠,這個工廠來頭也不小,是江寧當地的士紳徐家,徐家累出高官闊綽的時候吳家還是個微末的商賈。

        吳濟坤聽后大為惱火,派人去尋木匠來對峙,木匠全家躲到徐家的府上,吳家的人上門討要徐家也不肯放人。最后雙方火氣越來越大,在江寧發生械斗,打傷了七十余人。

        這件事甚至報到了侯玄演的案上,了解完前因后果之后,侯玄演親自出面斷案。

        今日的大堂內外,擠滿了來自金陵附近的各色人士,他們都抻著脖子踮著腳尖想知道這個案子該怎么判。

        刑部大堂難得對外開放,侯玄演看著外面烏泱泱的人群,暗暗點頭。旁邊坐著的也都是朝中大佬,有張煌言、馬士英等人。

        這件事他第一次聽到,就知道是個契機,一個難逢的好機會。

        驚堂木一拍,侯玄演也過了一把斷案的癮,吳濟坤和徐元朗還有木匠父子被押了上來。

        吳濟坤就不說了,是金陵首富,而且和王爺是舊相識了。徐元朗是江寧徐家的家主,北伐也是出過大力的,而且徐家世代都是江寧望族,再加上這件事三方都覺得自己有理,所以到了公堂也冷眼瞧著對方,誰都不服誰。

        吳濟坤認為自己花錢買了這項技術,而且立下了字據;徐元朗卻認為,發明這東西并不是摸得著看得見的東西,哪里有買斷別人想法的事;木匠父子難得見到這么多錢財,想要讓他們高風亮節顯然是不可能的。

        侯玄演看著堂下四個人,兩邊的衣著華貴,氣度不凡,看上去就是富貴人家,而且臉上怒氣沖沖,顯然是自恃身份不想對簿公堂。而夾在中間的木匠父子則心虛許多,眼神躲躲閃閃,看上去有些猥瑣。

        “你們在江寧械斗,先不說原因,就此事而言已經是嚴重蔑視我朝法紀。”

        吳濟坤和徐元朗臉色一急,剛想申辯,侯玄演接著說道:“吳濟坤年近古稀,于國有功,不便在公堂受審。著吳守玉替父受審,給他搬個椅子,在旁聽審。”

        徐元朗臉色更加難看,相反的吳家人反而長舒了一口氣,王爺畢竟還是念舊。

        侯玄演接著和顏悅色地說道:“徐元朗也是資助過北伐的人,雖無功名在身,也不必伏地聽審。”

        徐家人懸著的心落了下來,唯有木匠父子更加害怕,這是什么意思,兩邊都是關系戶,難道要拿我們父子開刀?

        侯玄演笑嘻嘻地站起來,對著木匠父子說道:“至于你們父子,雖有貪財之德虧,難掩巧技利之大功。紡車革新是利國利民的好事,將來貧者有衣穿,乃是造福百姓的功德。”侯玄演臉色紅潤,越說越激動,對著左右官員說道:“如此英才,當賞,重重賞。”

        堂下堂內一片嘩然,大家帶著瓜子板凳,攜老扶幼全家出動看好戲來了。結果看了一出攝政王和稀泥?

        而和稀泥大師此刻仍然侃侃而談,直把刑部大堂變成了茶樓所在,言語間不過是鼓勵大家向木匠父子學習。

        徐元朗聽的云山霧罩,搞了半天到底是吳家的錯還是徐家的錯?

        侯玄演終于停止了對木匠父子的夸贊,轉而說道:“至于江寧械斗,吳、徐兩家皆有不是,著各賠對方千兩銀子,用以撫恤受傷伙計家屬。至于這個水力紡車,既然是木匠賣給了吳家,又賣給了徐家,這是朝廷的過錯。”

        “王爺,這怎么是朝廷的過錯了?”旁聽的張煌言聽不下去了,忍不住打斷了他問道。

        “此事歸根結底,是朝廷的法度不健全,大明律中可有斷此案的依據?”

        張煌言啞口無言,這主兒完全不把朝廷威嚴當回事,代表朝廷當庭認錯那不是自降身份么?

        侯玄演卻不以為然,對就是對,錯就是錯,承認自己的錯誤非但不會喪失威嚴,反而會提升朝廷的公信力。

        侯玄演見張煌言不再說話,轉過頭來繼續說道:“本王決定從即日起,著文淵閣、司禮監、刑部、工部抽調人手,完善法度,制定一套規范。凡是發明革新,創造未有之物,皆可申請‘專利’,凡是用此物獲利者,要么買斷‘專利’,要么須支付費用。朝廷將保護‘專利’十五年,十五年后此物人人皆可用。

        今日的案子,既然是因為朝廷的法制不健全,那么就由朝廷出錢,買下小木匠的水力紡車‘專利’,送與吳、徐兩家所有。今后大明商人的工廠若用此車,或者相仿的車,皆需支付銀兩給兩家。”

        專利這個詞第一次出現在大明,此時除了侯玄演,其他人的腦子還沒有完全明白過來。

        但是這個案子的影響之大,勢必會通過這些吃瓜群眾,傳遍全國。

        侯玄演是整個大明最受關注的人物,所有關于他的軼事奇聞,都有著廣闊的聽眾市場。

        ‘專利’這個詞,也勢必隨著大家的傳揚,早晚人盡皆知。

        吳濟坤和徐元朗在侯玄演的調停下,重歸于好。雙方一起走出了衙門,臉上看似很平靜,心中卻涌起了滔天巨浪。商人對錢是最敏感的,‘專利’這個東西,分明就是白花花的銀子。

        水力紡車的作坊建成之后,效率比以往提升了幾十倍,這個東西豈能不推廣開來。到時候全國的商人誰想用,就要給自己付錢,雖然不知道多少,但是積少成多還是非常驚人的。

        當然最振奮的,莫過于那些匠人,以往老老實實做工就是了,現在卻有了魚躍龍門的機會。一旦跟小木匠一樣,搞出一個‘專利’來,那不就意味著有了大把的錢財。

        不出侯玄演的預料,這件案子迅速被傳播開來,街頭巷尾都在議論。

        隨之而來的,就是一波發明熱,各種樣式的發明家如雨后春筍般冒了出來。

        各地的專利衙門開始以府為單位興建,大明土地廣闊,想要都到一處申請是不可能的。

        開始的時候,大家苦不堪言,人多了雜了,什么樣的發明都出來了。有的根本就是毫無用處,甚至鬧出很多笑話。

        終于,戶部出了一個高招,申請專利需要先繳納一定的費用。若是評判出來是甲等專利,可以返還所有費用。若是丙等專利,則不退還所繳費用。

        如此一來,才打住了這一波全民發明熱潮。

        在明朝,這個傳播的速度已經足夠快了,但是侯玄演還是不滿足。

        政令如何才能最快地速度影響全國,在沒有電視、廣播的時代,唯有報紙這一條路。好在他在全國的掃盲工作,已經進行了一年多。

        說干就干,侯玄演馬上派人叫來了禮部尚書顧炎武。

        顧炎武的在禮部這些年,剛開始出盡了風頭,但是越到后面越沒事干,只剩下四夷館和鴻臚寺還有事干,其他的衙門基本上就是擺設。

        來到王府之后,親兵帶著他來到書房,顧炎武隱隱聽到書房有女子嬉笑聲音,便止住了腳步。

        秦禾上前敲門道:“王爺,顧尚書來了。”

        “快請進來。”侯玄演整了整衣襟,看著推門而入的顧炎武,笑道:“給顧大人上茶。”

        旁邊的丫鬟瀟瀟福了一記,轉身出去沏茶,顧炎武問道:“王爺召下官來,不知所謂何事?”

        侯玄演從桌上拿出一張紙來,顧炎武往前一瞧,王爺所用的紙張質地也是一般。看來外界風傳王爺北伐之后,艱苦樸素,回京時候一聲破舊衣裳,并非虛言啊。

        侯玄演卻不知道簡單的一張紙,在顧炎武心里已經腦補了一出清廉節儉的反腐大戲,興沖沖地說道:“你看這個。”

        顧炎武接過紙張一看,排版十分清楚,幾篇文章有的是說朝廷政令,有的是漠北捷報,用詞十分簡潔易懂。

        “這是邸報?”顧炎武一眼就看了出來。

        侯玄演拍手道:“不錯,本朝的通政司自從甲申國難之后,一直就沒有再重建。我打算重開通政司,而且這次面向百姓發行,以確保地方與朝廷齊心。”

        通政司就是大明朝廷中,專門負責邸報的出版和發行的衙門。

        顧炎武一聽眼色一亮,禮部清閑這么久,所有的官員見了自己都憂心仲仲的生怕失業,沒想到就落下這么個大活來。

        “王爺此舉高明啊,這樣一來政令通暢,朝廷的意志也可以快速地布施四海,正是一招妙棋。”要不是這聲音中氣十足,侯玄演都懷疑眼前的顧炎武是馬士英假扮的了,這語氣完全是馬士英的口吻,不過也說明了顧炎武對此事是很贊成的。

        “呵呵,既然顧尚書也覺得可以,就回去著手準備吧。此事宜早不宜晚,盡快辦好我們也好早日看看效果。”

        顧炎武興奮勁一過去,馬上問道:“就是不知道面向百姓,他們會不會掏錢購買,不然光是紙張就是一筆不小的費用。”

        侯玄演笑道:“現在不是過去了,外番金銀流入,民間藏銀不少,多寫點百姓感興趣的內容,自然可以讓他們養成購買邸報的習慣。”

        有錢就是好辦事,禮部的批條剛剛拿到,戶部的銀子已經到位。

        顧炎武興奮地帶著禮部的閑散官員,精心準備了第一份金陵邸報,侯玄演一看大為光火,這玩意以前的秀才都不一定能看懂,這像是面對百姓么?

        禮部官員光顧著賣弄文采,詩詞歌賦、駢儷散文,措辭優美,多含典故。這東西要是在士子間,倒是可以引起共鳴。

        但是既然有活干,禮部官員就干勁十足,修訂版的很快就出來了。

        侯玄演一看,這次還不錯,除了詳盡地解釋了專利的含義,以及各種規程之外,還有漠北大捷的一些英雄故事。更有意思的是,為了吸引小民的目光,顧炎武找了當朝幾個大佬,寫了自己的一些童年趣事,刊登其上。

        侯玄演望著中間的空缺,說道:“這個地方也利用起來,可以連載一些傳奇之類的,話本也可以。”

        顧炎武點了點頭,問道:“哪幾本適合?”

        侯玄演不耐煩地說道:“我大明人才濟濟,好的不計其數,什么三國演義、水滸傳、金瓶梅這種曠世奇作,都可以連載嘛。”

        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手機版閱讀網址:m.



    親,點擊進去,給個好評唄,分數越高更新越快,據說給新打滿分的最后都找到了漂亮的老婆哦!
    手機站全新改版升級地址:,數據和書簽與電腦站同步,無廣告清新閱讀!



    上一頁 ←    → 下一頁

    小小逃妃震江山最強網路神豪無敵踩人系統步天綱火影之主神系統
    艾維亞的霸道公主劍道之王婚權獨占:席少的名媛新最強裝逼打臉系統絕對一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