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軍事歷史 » 北上伐清 » 第441章 后輩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北上伐清 - 第441章 后輩字體大小: A+
     
    ?    楊行從內院出來之后,和李中梓繼續帶著一群小軍醫,趕赴遼東戰場。

        這是難得的戰地實訓,是可以立下軍功獲取將來晉升籌碼的,所以被挑選到的醫學館學徒都十分開心。

        楊行的身后是幾個王府的雜役,背著重重的行李,將他們送了出去。里面都是內院的女眷給侯玄演帶上的東西,帶到王府門口,負責護送他們的軍官是杭州守備府兵的參將吳業,看到這些東西后嚴詞拒絕:“此去某等身上背著軍令,晚去一步便是貽誤戰事,萬一有袍澤得不到救治,那就是一條人命。”

        楊行笑吟吟地說道:“這些東西都是王妃委托我等捎帶,能不能...”

        “軍令如山,軍法如岳,豈能容情。”

        楊行臉色一寒,這個將官品階不高,但是卻敢駁王妃們的面子。

        李中梓也勸道:“王爺畢竟不是常人,帶些許行禮,也不會影響我們的速度的。”

        吳業看著大大小小的幾箱子東西,這么多東西來回搬運,怎么可能不影響行軍速度。雖然他也很崇敬王爺,但是軍法就是王爺所定,更加不許法外容情。

        楊行是傳統的士紳,哪里想到這個年輕的軍官這么不懂事理,好話說盡就是不許。想到女兒的托付,還有其他幾位王妃的道謝,他更加不肯放棄。

        最終郎中遇到兵,楊行還是選擇了妥協,只隨身帶了女兒托付的一件棉衣,氣咻咻地上路了。

        王府的下人將幾口大箱子抬回去的時候,黃櫻兒、錢薇等人也是無可奈何...

        -----

        此時的遼東,侯玄演帶人終于踏入了山海關內,此地已經被縱火彈燒的面目全非。

        就連姚一耀本人,看到自己的縱火彈的杰作之后,都驚愕地說不出話來。作為一個火器專家,他追求的自然是威力的最大化,但是親眼看到所造成的傷害之后,姚一耀黯然道:“這種炮彈,還是少用為好。”

        侯玄演不以為然,興致勃勃地說道:“你回去之后,繼續改良這種縱火彈,我想要的是可以大量生產的,而不是金貴無比的寶貝。”

        其他幾個大將,都是當朝國公,組差的都是伯爵。聽了侯玄演的話,也紛紛表示贊同,對姚一耀的成果大加贊賞。

        姚一耀重新燃起了革新的動力,帶著幾個登萊水師的心腹骨干,乘船回去蓬萊了。

        三軍將士將山海關修整一番,然后占據了這座雄關之后,便繼續往北推進。

        寒風凜冽凍壞了北伐軍的兵馬,但是也有好處,凍得結結實實的地面,沒有因為化水而變得泥濘不堪,讓運輸工作變得順利起來。

        王府中人掛念的侯玄演,到了軍營恰如虎入深山,甭提多么的暢快了。

        秦淮河畔的金陵城,好則好已,可是終究是英雄氣短,兒女情長,比之軍伍之間,少了些許男兒的快意和慨然。

        北伐這四年,侯玄演從南到北,由東往西,奔赴各個主戰場,大小歷經三百余戰,幾乎從未停止過腳步。

        戰爭將他鍛煉成了一個合格的統帥,而后世帶來的悲天憫人的情懷,又讓他在士卒中獲得了足夠的擁戴。

        日落西山,北伐軍在海邊扎營,遠處的海面上停泊著水師的戰艦,在如血的殘陽下,幾縷炊煙騰空。

        侯玄演行走在軍營當中,身后跟著自己的大將,鄭遵謙和杭州總兵孫嘉績。所過之處,全是圍著篝火進食的兵將,看到他們之后紛紛側目。

        侯玄演打量著周圍地勢,信口吩咐著安插暗哨,畢竟這里是遼東,是吳三桂、孔有德等人的主場,要時刻防備才能保證安全。

        突然一個聲音驚呼起來:“怎么是你?”

        侯玄演轉身一看,是一個虎頭虎腦的少年武將,眉目間依稀有些眼熟。

        “你是...”

        “西湖張小元,咱們一起游過西湖!”小將興奮地喊道。

        侯玄演終于記了起來,當初他和楊展去杭州納聘,因為楊展是川人,沒有游過西湖,自己也沒有游覽過明時的西湖。

        去到西湖邊的兩人,偶遇杭州講武堂的少年們游湖,就湊到了一塊。

        當初這幾個小子給侯玄演留下的印象不錯,侯玄演笑道:“是你小子啊,你調來遼東了?這可是得嘗所愿了。”

        張小元臉色酡紅,微微發黑的面龐上情緒激動,抱拳道:“標下眼拙,那天沒有瞧出王爺的身份。”

        “哈哈,瞧不出是正常的,當天另一個是蜀國公楊展。”

        巨大的幸福感讓小將張小元有些暈眩,自己竟然稀里糊涂地和這么兩個舉足輕重的人物游過湖。

        侯玄演轉身問道:“這是你們杭州講武堂的學生,表現怎么樣?”

        孫嘉績笑道:“小元還不錯,我看前番的戰報,他殺了三個清兵,沖鋒在前頗為勇猛,已經被記了三等功。”

        侯玄演點了點頭,看來這個張小元也是個將官之后,不然為什么杭州總兵竟然知道區區的三等功。

        孫嘉績看到侯玄演的臉色,湊上前低聲說道:“王爺,他兄長是鳳陽四義之一的張元化,當初王爺打鳳陽城,潛象營的四個探子明知必死還出城傳信,最終就是一個謝驚蟄活了下來。他將潛象營的短刃插到三個兄弟墳前,從此歸隱照看四個家庭,皆視若自己的至親。此事流傳甚為廣遠,已經被編成話本流傳在民間,四個兄弟聲望頗高。”

        侯玄演眼皮一抹,當初記得他們說的是自己的父親,看來這幾個小子還很有志氣,不想到處倚仗著兄長的名氣讓人高看一眼。當初鳳陽城的百姓太慘了,幾乎被濟爾哈朗這個狗賊屠殺殆盡,而且還都是慘死。家家戶戶的門口懸掛著死尸,街角巷尾的尸體堆積如山,侯玄演入城的那一刻,差點以為是到了人間地獄。

        要不是當時潛象營傳出城內空虛的情報,自己還想著圍點打援,真是如此恐怕整個城還要被蹂躪幾十天。

        長舒了口氣,侯玄演對張小元說道:“既然得到了來遼東的機會,就好好把握住,這一回有的是惡戰要打,我等著給你封賞的那一天。”

        張小元重重地抱拳,眼神堅毅,腰桿筆直,確實像是個北伐軍的樣子。

        侯玄演哈哈笑著往前走去,有小輩如此,真后繼有人也。

        走了幾十步,侯玄演回頭對鄭遵謙和孫嘉績說道:“或許下一次大戰,我們就可以在金陵飲酒作樂,觀看美人歌舞,舞姬妙姿,然后等待捷報傳來,淡淡說一句‘小兒輩遂已破賊’了。想一想那個境界,還頗為讓人向往。”

        哈哈..鄭遵謙和孫嘉績一起放聲大笑起來。



    上一頁 ←    → 下一頁

    我家後門通末世劍王傳說大明最后一個狠人神級大魔頭聖者降臨
    權少,你老婆要跑了我的1979道之血單兵為王主神崛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