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軍事歷史 » 北上伐清 » 第418章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北上伐清 - 第418章字體大小: A+
     
    ?    施瑯自覺地和鄭渡一道,接手了東番島的事宜,有了鄭渡的幫助,還真是如魚得水。

        這種充滿戲劇性的方式,也在最大程度上消除了島上百姓的抵抗情緒,就算他們再愛戴鄭芝龍,人家兒子殺了他投降,這些人還能怎么樣...

        大將統兵開疆擴土,自然要暫時負責起這里的管理,此時的東番島只有兩個比較大的城市,一個就是赤嵌城后世改名臺南,一個就叫做臺灣。

        施瑯和鄭渡坐鎮赤嵌城,接受這里的漢民和土著的投誠,一時間封官晉爵,不在話下。

        只要前期來投誠的,幾乎人人都有官做,迅速地將東番島重新帶入了正軌。后來的寶島臺灣,此時還是半開發狀態,這里的物產豐饒,氣候宜人,最妙的是地理位置。佛朗機人和荷蘭人爭破了腦袋的島嶼,偏偏大明朝以前棄之若敝。

        入夜時分,赤嵌城中,原荷蘭總督的府邸內,施瑯正在雄心勃勃地寫著奏章,洋洋灑灑不下萬言,全是陳述的治島方略。

        一個短打衣裝的漢人,在外面徘徊已久,暗夜中影子越拉越長。

        兩個親兵上前問道:“你到底是干什么的?再在提督大人的府前亂逛,就對你不客氣了!”

        被訓斥的人彎著腰,諂笑道:“小人乃是島上的原荷蘭通事,有事求見咱們的提督,施瑯施大人。”

        親兵臉色一緩,說道:“在這等著,我進去通報一聲。”

        不一會,親兵去而復返,帶著他進到里面。

        施瑯頭也不抬,問道:“你來找我所為何事?”

        此人名叫何斌,長得尖嘴猴腮,聞言跪在地上,笑道:“大人,小人特意來送一場潑天的富貴與您。”

        施瑯眉毛一動,臉上卻不動聲色,沉聲問道:“有話就說,再敢故弄玄虛,信不信我讓人把你拖出去痛責一頓。”

        何斌一聽這話,語氣雖然不善,但是他臉上卻笑了起來。施瑯這番話明明就是動了心,不然怎么會說‘有話就說’,何斌上前湊了幾步,施瑯也不怪罪,只聽他說道:“大人,此島沃野數千里,實霸王之區。若得此地,可以雄其國;使人耕種,可以足其食。上至基隆、淡水,硝磺有焉。且橫絕大海,肆通外國,置船興販,桅舵銅鐵不憂乏用。移諸鎮兵士眷口其間,十年生聚,十年教養,而國可富,兵可強,進攻退守,真足與中國抗衡也。

        如今大人占據此島,難道就沒有這個心思么?稱霸一方是何等的自在,何苦要受命與人呢。”

        施瑯臉色大變,刷的一下變成了紅臉的關公,站起身來怒斥道:“一派胡言,來人吶,給我拖出去打死。”

        何斌嚇得面如土色,抖似篩糠,高聲叫道:“大人饒命,大人饒命吶。”

        施瑯見兩個水師士卒入內,憤然將何斌拖出,不一會就傳來凄厲的慘叫。

        何斌說話的聲音不小,外面的士卒都聽得清清楚楚,施瑯擦了擦額頭的汗珠,大聲說道:“我對王爺、對大明,赤膽忠心,這廝竟然前來挑撥,真是氣煞我也!”

        外面的士卒一聽,心中才放下心來,下手更加狠了。何斌的慘叫聲一會就變得有氣無力,眼看就要活不成了,正好被前來的鄭渡看見,笑嘻嘻地上前問道:“這是怎么回事?”

        鄭渡的惡名實在太響了,就算是水師的士卒也有些怕他,再加上他和提督大人的關系正好,士卒們也不想得罪他,抱拳道:“這人挑唆提督大人據島自立,被大人下令杖斃。”

        鄭渡一聽,心頭一動,暗忖此人實在是找死,這種事竟然明目張膽,連人都不避諱。他不知道,東番島上的人,只知道施瑯的厲害,全然不知福建水師掌握在誰的手里。鄭渡挑著眉毛問道:“施瑯大人現在何處?”

        “就在前面書房中。”

        鄭渡邁步走進書房,推門見到施瑯額頭還有汗水,臉紅耳赤,心中不禁道:看來此人未必沒有此意,不然何至于如此做派,只是畏懼侯玄演的勢力。

        鄭渡彎腰道:“提督大人。”

        “二公子怎么來了?快快請坐。外面那個不開眼的東西,竟然想讓我背叛王爺,氣的我現在還有些頭暈。”

        鄭渡心底暗笑,嘴上卻正色道:“提督大人對王爺一片忠心,實則是忠臣典范。”

        鄭渡滿嘴的忠臣,卻不提大明朝廷,張嘴閉口都是王爺長,王爺短的,施瑯的眼睛逐漸瞇了起來。

        鄭渡好似渾然未覺,繼續說道:“說起來提督大人真乃王爺的心腹愛將,據傳越王爺從不接受俘虜,但有降者,盡數被殺。先有洞庭湖沉船,殺了三百多個綠營清將,后有江浦城陣前殺降,兩萬人橫死當場。唯獨對大人,網開一面,非但沒有動手,還將福建水師托付給大人,真乃前所未有的恩典啊。”

        施瑯聽得冷汗直流,這廝嘴里一套,心底一套。聽起來好像是夸自己,實則警告自己很有可能會被清算。

        施瑯仔細一想,還真是這樣,侯玄演什么時候招降過人,而且還繼續重用的。

        所謂狡兔死走狗烹,飛鳥盡良弓藏,現在東番島已經收復,鄭家被剿滅,萬里海面波濤已平,自己這個水師大將,是不是還有存在的價值。

        鄭渡瞇著眼,笑吟吟地看著他,心中得意萬分。

        施瑯想起剛才被打死的蠢人何斌的一番話,心中逐漸有了一條裂痕,貪婪和多疑像是無孔不入的藤蔓。

        金陵,紫禁城,坤寧宮中。

        黃花梨木的大長桌上堆滿帳冊、書卷、奏章,迭起來比一人還高,將桌后小人兒完全遮住,桌下只露出一抹月白色的白褶裙角。

        裙子的主人雙腿慵懶地交迭,裙下里翹出一只小巧腳丫,未著羅襪的足背酥膩瑩潤渾不露骨,最難得的是雪白到耀眼;教人忍不住想把香噴噴的小腳捧在手里,輕輕握著揉著,恣意品嘗。

        “喀”的一響,聽聲音應該是隨手擲筆,小肉腳輕輕觸地,主人站了起來,只是奏章太高,仍然看不見人影。

        窸窸窣窣的腳步聲后,奏章堆中走出一名襦裙半袖、繡綾裹胸的幼稚少女,她個頭不高,身段卻頗為修長,胸脯更是鼓鼓的,劃出一道和年齡不符的弧線,梳著蓬松俏皮的墜馬髻,白皙的頸子上掛著一串雪白的珍珠,顆顆飽滿。

        靈藥氣鼓鼓地望著眼前,只見侯玄演半躺在太師椅上,胯下周玉潔身披明黃色的薄紗,薄霧般的絲娟根本掩不住粉酥酥的嬌嫩肌膚,一眼就可以看出胸前的滑潤緊致,充滿了傲人的彈性。此時正張著小嘴,賣力地吞吐。

        她胸前一對ru峰飽滿柔軟,被抹胸擠得得變了形狀,在蠟燭下嬌嫩的身子不堪烘熱,雪白的。。上布著一大片晶瑩的薄汗;隨著嘴巴的動作,一滴汗珠便從下巴滑入了深溝。只可惜雙峰被擠得太脹太滿,中間無一絲的縫隙,汗珠竟然滑之不進,隨著柔軟的乳肉一陣晃蕩,顫抖著滾到了抹胸邊緣,“duang”的一下彈跳出去。

        “人家辛辛苦苦批奏章,老爺就知道在這里受用這個大奶賤婦...”

        靈藥嘟著嘴巴撒嬌,周玉潔更加得意,侯玄演只覺得魂飛魄外,將靈藥拽到懷里,問道:“朝野風傳,外相馬士英,內相馬靈藥,你可得好好努力,爭取把你阿爹比下去。”

        靈藥臉色一紅,從手里遞過一封奏章,說道:“老爺,你看這個。”

        侯玄演看了一半,氣的站起身來,下身噴薄而出灑到了大nai賤婦的頭上,嘴里罵道:“想在我的眼皮下偷雞摸狗,這對王八蛋還差點火候!”

        PS:全訂群今晚傳個靈藥番....大概要凌晨以后能看到,歡迎來群里玩耍。裙號在簡介...



    上一頁 ←    → 下一頁

    神話武林英雄聯盟之誰與爭鋒都市之惡魔君王女總裁的神級傭兵穿越財富人生
    天相神醫十里紅妝:明妧傳宅之崛起穹頂之上諸天劇透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