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軍事歷史 » 北上伐清 » 第414章 是大炮讓他們變得熱情好客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北上伐清 - 第414章 是大炮讓他們變得熱情好客字體大小: A+
     
        金陵渡口,侯玄演親手將一群老部下送往了前往草原的路,并囑托他們在草原要分清敵我。

        只要歸順了的,都是可以團結的自己人,凡是不歸順靖北,在草原擁兵的,不管他現在是什么態度,都是敵人。

        胡八萬、鄭鵬飛等人,都是些北伐老將,雖然年紀不大,但是打過的仗著實不少。這一批將領到了北方,并不是空著手去的,早在大婚之前各府的兵馬已經大批次地調往草原。

        打草原并不像打日本那樣立竿見影,剛剛拿下日本的開商權,就已經賺取了巨額財富。草原上的利益,要慢慢地才能體現出來。只要平定了靖北省,幅員遼闊打到北海(貝加爾湖)以北,從此長城附近為禍千年的草原民族入侵,就將會徹底被解決。

        有了草原,漢人也就有了養馬之地,大明曾經苦不堪言的馬戶,終于可以廢除了。這些可憐的人,養了一輩子的馬,把自己養的家徒四壁還時常受到官員盤剝,簡直是慘不忍睹,有明一朝山東多造反的,究其原因就是馬戶制度的不合理。

        侯玄演望著成群結隊遠去的將領,心底充滿了信心,松江府的兵工廠不斷革新的武器制造技術,才是平定草原的最強籌碼。

        不是有那么一句話,自從機關槍、大炮出現之后,草原游牧民族都變得熱情好客、能歌善舞了。

        若是靖北不斷擴大,草原上的游牧民族取得了大明百姓的身份,可以入關交易,沒有了貿易壁壘。那么他們的生活檔次,將會上升幾百倍,有誰生下來就愿意打仗,都是被生活逼的罷了。

        送走了將軍們,走到城門口,一個騎士縱馬而來。

        遠遠瞧見侯玄演的儀仗,騎士調轉馬頭,奔到侯玄演身前,親兵們認得是潛象營的陳常之,沒有阻攔。

        “王爺,西南傳來戰報。”

        侯玄演眉頭一皺,看陳常之著模樣,不像是什么好消息。但是西南自己布的局,萬無一失,除非一個雷把自己的旗子全部劈死,不然那群土司再難翻身。

        “說!”

        陳常之頓了一下,說道:“貴州改土歸流之后,一批沒有離開原來封地的土官,唆使手下土人行兇,挑起各族仇恨。如今苗、侗、布依、水、漢、彝、瑤、回、仡佬等族互相廝殺,局勢已經失去控制。當地官府兵力很少,根本控制不了這些桀驁難馴的土人,赤溪、中林的知縣戰死,其他官吏已經逃到銅仁府尋求庇護。”

        侯玄演眉毛斜飛如鬢,怒目圓瞪,罵道:“彭柱澤呢?”

        “彭柱澤將殘余的土司兵馬,圍在九曲山,正在準備最后的決戰。”陳常之說完之后,偷偷抬眼看到侯玄演的表情,心中暗道這下完了,王爺發火了,西南那邊又要死人了。

        侯玄演長舒了一口氣,似笑非笑地說道:“這件事說是戰報,其實不算,在我看來更像是案子。”

        陳常之一愣,問道:“案子?”

        “沒錯,就是幾百幾千個謀殺案,這種事情派一個將軍去不行,我覺得你就很合適。”侯玄演伸手一指,陳常之饒是潛象營的活閻王,腦子一時也停滯了。

        隨之而來的就是狂喜,但是陳常之還是謙虛道:“卑職...恐怕難以勝任。”

        “你別拿它當仗打,那些人也不配和我們打仗,這就是案子,我們是執法者,他們是罪犯和受害人。”侯玄演沉聲道:“你記住,尋釁滋事傷人者,斬!殺一儆百,殺百儆萬,實在不行就殺一萬個。被人一挑唆就要鬧事殺人的土民,留著早晚也是隱患,我們大明不缺少這樣的子民,殺多少我都不心疼。”

        陳常之抱拳道:“卑職明白,一定把此案辦的漂漂亮亮,以報王爺知遇之恩。”

        侯玄演滿意道:“我給你令旗一枚,貴州地面的軍隊你全都有權調動,去吧,今天就啟程。”

        青龍山下的潛象營的老巢里,所有的探子都艷羨地目光盯著陳常之,這種機會可遇不可求,簡直就是貴州總督的待遇。

        陳常之點齊了幾個得力下屬,帶著簡單的印信,就準備出發。遠處幾個騎士縱馬本來,近了一看是王爺的親兵。

        “陳統領何在?”親兵張一筒勒馬問道。

        “何事?”潛象營有自己的規矩,即使是王爺親兵也不能輕易放進。

        “我等奉命前來送官印和王爺手書。”張一筒笑著說道,潛象營的哨兵接過東西之后,兩人才離開。

        年紀稍微小一些的親兵抱怨道:“這地方規矩真大,他們的人找王爺,我們都不能阻攔。我們來此,倒連門都進不去了。”

        張一筒罵道:“你少在這胡咧咧,潛象營是什么所在,既然有規矩被人都能遵守,你有什么特殊,你多雞毛啊。”他跟胡八萬待的時間久了,說話罵人一股子山東味,訓得小后輩笑嘻嘻地不敢還嘴。

        -----

        貴州銅仁府,施秉縣。

        這里原本就是各族混雜的所在,如今街道上全是亂民,很多死尸橫在街道上沒有人收拾。

        往日里親密的鄰居,這些天都像是瘋了一般,互相殘殺。民族仇恨被挑動起來,總是能爆發出超乎尋常殘虐的屠殺。

        不需要其他理由,只要一句什么族人都該死,他們搶奪了我們的祖輩的土地,他們的財富本來都該是我們的。人性就是這么經不起考驗,自古以來這樣的沖突時有發生,以前西南有土司們壓著,那些被土司奴役千年的土人不敢造次。現在換了在他們眼中懦弱無能的漢人官員,這些人的膽子就大了起來。

        在一處僻靜的院落中,幾個領頭的原土官們,聚在一塊。諷刺的是,外面人腦袋打成了狗腦袋,這些挑起爭端的各族土官,卻相處的很融洽。

        安伯瑞是原水西的一個分支,奢安之亂的時候,安家嫡系覆沒了,他們這一脈因為血緣隔得遠了,倒是存活了下來。看了一眼惴惴不安的眾人,安伯瑞笑道:“你們不用擔心,漢人講究法不責眾,以前咱們的族人鬧事,哪一次漢人官老爺不是和稀泥。這次的事就是要讓他們知道,改土歸流這件事在咱們這行不通,沒了土司這里就要生亂。”

        “那些土司死的死,逃的逃,到最后朝廷還不是要用我們。”另一聲音陰測測的,說話的是個胖子,名叫曹錫銳,也是一個大部落的土官,這種土官手底下都有很多忠心耿耿的土人,他們被洗腦式的養著,一代代地早就失去了反抗的本能。

        這些土官觥籌交錯,吃吃喝喝的時候,外面的世界依然是血雨腥風,到處都在進行著獸性的廝殺。

        漢人在這片土地上,一直就是受欺負的存在,因為漢人多,但是沒有其他民族那么團結。而且以前漢人沒有土司,沒有頭人,遇事之后當地的官員,大多想著息事寧人,要是逼得某個土司造反,朝廷追究起來,可是吃不了兜著走。

        這些原因加起來,就養成了此地漢人偏弱的民風,弱者在這樣的亂局中,注定是被屠殺的對象。

        -----

        陳常之身為潛象營的副統領,手底下殺過的人不知道有多少,但是見到西南諸縣的慘狀,還是心中一陣驚悸。

        樹上到處掛著尸體,每一具身前都遭受了殘忍地虐待,肢解的到處都是。

        被奸淫的婦人少女,就被綁在路邊,有的已經死了,有的還奄奄一息。

        “殺人、放火、淫掠,”停滯了一下,陳常之凝聲繼續道:“殺無赦!”

        身后的騎士們應諾一聲,四散開來,外圍的銅仁的守軍正奉命前來。

        入夜時分,曹府內,曹錫銳正在睡覺,臥房的門突然“轟”地一聲被撞成了碎片,曹瑞希從睡夢中被驚醒。

        “什么人?”

        回答他的是一片刀光,木制的大床被劈碎,碎木渣子伴隨著血液飛濺,血腥氣瞬間充斥著整個臥房。

        曹錫銳的侍衛,早就已經死光了,尸體整整齊齊地擺放在他的府門前,一堆碎肉和一個腦袋也被探子們抬到門口。

        唆使土人鬧事這件事并不難查,尤其是對潛象營來說,稍加打探就知道罪魁禍首是哪幾個人。

        安博睿剛剛想入睡,聽到院中似乎有狗叫聲,執著紅燭來到門口,突然從門上吊下一個帶著惡鬼面具的黑衣人。

        這一驚非同小可,安博睿舉起燭臺,怪叫一聲就要去打。刷的一聲,他握著燭臺的手掌,被齊根斬斷,滾落在地上。

        劇痛之下安博睿倒地哀嚎,院中的狗叫聲越來越大,安博睿掙扎著往屋內爬去,嘴里一邊叫道:“你們是什么人,是什么人要殺我,是人是鬼。”

        迎接他的又是一刀,左邊的胳膊也應聲落地。不一會從外面又進來一個相同打扮的人,手里拿著一柄流星錘。來人似乎很不滿,問道:“怎么還沒弄完?”

        “別急,這是最后一個了,我們有的是時間。”

        拿錘子的人罵道:“老子困得不行,從青龍山來這里,一路上都沒好好睡覺,哪有時間在這耗著。快點干完活,回去睡覺了。”說完上前兩錘,將安博睿的小腿的腿股徹底砸碎。

        兩個人拖著他來到門口,將他按在門上,拿刀的探子用短刃削出幾個大木釘,拿錘子的一錘子一錘子地將木釘砸到門上。木釘穿過安博睿的手臂和大腿,哀嚎太久的他嗓子都啞了,周圍的宅院里也沒有人出來觀看。每一家每一戶大門緊閉,還以為是白天的人尋仇,正在折磨其他族的人。

        同一時間,在其他的郡縣,也上演著相同的戲碼。

        凡是有鬧事的地方,當地的土官都遭到了最狠的屠戮。

        第二天一早,土人們養好精神正準備繼續上街鬧事的時候,突然發現他們各自的大老爺門口,全是血淋淋的景象。

        這些平日里在他們眼中高高在上的土官老爺,死狀甚至比他們殺的人還慘烈。

        土人們雙目充血,更加瘋狂,認定了這是其他異族的屠殺。他們拿起各式各樣的武器,在街頭亂沖亂撞,紅著眼到處殺人。

        但是很快他們就靜了下來,大地仿佛都在震動,四面八方涌來的兵馬威勢震天。

        陳常之勒馬在城前,將手中的長刀一揮,小小縣城的吊橋應身而落。

        “進城之后,挨家挨戶盤查,凡是衣衫有血跡的土人,殺無赦!”士卒們轟然應諾,沖進城中。

        連日來殺人上癮的土人,迎來了一群專業的,這些人殺起人來可比他們順手。

        刀起頭落沒有絲毫的拖沓,短短三天時間,好幾個郡縣的土人被殺的一個不剩。

        出乎意料的是,如此高壓之下,反而沒有人造反了。以前的時候,稍有不順這些人就鬧著造反,得到好處才肯罷休。但是真的舉起了屠刀,在西南殺的腥膻彌漫的時候,這些人反而老實了。

        若是一般的官員,殺成這個地步,早就嚇得手軟了。但是陳常之畢竟是潛象營出身,光一個弒君案所殺的人,就不止著萬余人。

        就在當地的流官紛紛表示已經足夠了的時候,陳常之仍然不肯罷手,挨家挨戶地盤查仍在繼續,小城外堆積著遍地的尸體。

        躲在家中的漢人,終于敢出來了,這些人才沒有多余的善心去同情土人。就在不久前他們還是土人殺戮的對象,大仇得報之下,這些人失聲痛哭起來。

        很快,彈劾陳常之的奏章像是雪花一樣飛到侯玄演的案上,他統統丟到了紙堆中。婦人之仁改變不了經年累月養成的毛病,但是一場屠殺卻可以立竿見影。面對鬧事的其他族的土人,侯玄演深知自己這一招的厲害,一味地縱容優待,是不會得到其他族的認可和歸順的,只會讓他們覺得漢人軟弱可欺。

        沒有任何一次的民族融合,是通過完全非暴力的手段完成的,這一次也一樣。

        西南,土人們逃到深山,陳常之就放火。逃到高臺壁壘,陳常之就打炮,反正整個貴州的資源,他都有權調動。終于半個月之后,侯玄演收刀了....

        從此之后,西南再也沒有發生過類似的暴動和叛亂。()


    上一頁 ←    → 下一頁

    第九特區前任無雙重生之大設計師重生之天運符師神話武林
    英雄聯盟之誰與爭鋒都市之惡魔君王女總裁的神級傭兵穿越財富人生天相神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