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軍事歷史 » 北上伐清 » 第380章 大國意識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北上伐清 - 第380章 大國意識字體大小: A+
     
        大年初一,北京皇城前人山人海,讓原本害怕人數太少的侯玄演嚇了一跳。

        永遠不要低估中國人喜歡湊熱鬧的秉性,要是還有點小便宜占,那簡直是兩大特性齊聚,就是神仙也難擋了。

        北伐軍派發的糧袋不算很多,也就夠三口之家一頓的數量,但是從來只有民向兵繳糧,這次嘗到了軍糧的百姓一時間有些接受不能。

        甚至有些膽小怕事的,就是不敢要,搞的派糧的士兵哭笑不得,板著臉訓斥一頓,才乖乖地收下。

        人群中最開心莫過于流著口水吃糖的孩童,騎在大人的肩膀上,看著前面百年難得一見的盛景。

        侯玄演立于高臺之上,面容是俊朗英武,甲胄是威風凜凜,北方盛傳的侯玄演是個丑陋粗漢,生吃人肉活剝俘虜的謠言不攻自破。

        就如同無數次親歷的戰陣一樣,侯玄演輕輕一揮手,令旗揮動下,遠處蒼涼雄渾的鼓角聲響起,喧鬧的人群頓時安靜下來,側著腦袋往遠處皇城根看去。

        李好賢等一十四將,面色酡紅,腰桿筆直地騎馬而來。這些在尸山血海眉頭不皺的廝殺漢,此時緊張的手心冒汗。

        在他們身后,烈火營排成隊列,一隊隊的越過皇城前的廣場,依舊是他們熟悉的鴛鴦陣。

        圍觀百姓轟然叫好,一來是這些將士確實有一種吞吐天地的氣勢,二來他們拿人東西了,中國人自古以來就厚道,講究吃人嘴短,拿人手短。這些兩短百姓,拍的手掌通紅,喊得嗓子沙啞。

        但是慢慢的,人群中洶涌的情緒冷卻下來,整個氛圍就變了味兒了。嚴整的軍容,整齊地步伐,旌旗遮天蔽日,刀槍豎起如林,殺意透徹云霄。

        這是漢家軍伍,已經有多久沒有這般揚眉吐氣了,橫掃滿清幾近不敗,誰又敢說漢人羸弱。泱泱大國,自從薩爾滸之后,廣袤的土地上,傳過幾聲捷報,殺過幾回賊寇,護過幾方百姓?

        北京城中百姓有一個算一個,剛剛結束四年的亡國奴生活,其中的辛酸苦悶藏了多少的血淚。是不是曾在夜深人靜時,渴望著王師北還,夢見過這錚錚鐵馬,昂揚的軍兒。簞食壺漿我不缺,空空路上贈與誰?

        如今,終于有了這樣的精兵猛將,千年積攢的天朝上國氣度,還沒有在四年的亡國生涯中被磨滅。這群面黃肌瘦、衣衫襤褸的百姓,骨子里的驕傲仍然在。

        閱兵到了一半,喧鬧的人群,已經變成了一群淚人。就連懵懂的孩童,都靜了下來。

        侯玄演站在高臺之上,努力地平衡著自己的兩個肩膀,酸痛的感覺已經讓他額頭冒汗。往臺下看去,自己這次策劃無疑是成功的,死氣沉沉的北京城已經被他喚醒。

        最后進行的,是授勛獎賞,每隔百步就有一個士兵,等到令旗一揮,有功之人上臺之后,人群中的士兵就開始敘述他姓名、籍貫、功績。

        人群中的叫好聲再次響起,這一次不再是因為拿人手短,而是發自內心的歡騰。

        景祐二年,北京城中風寒雪厚,皇城下萬千民眾見證了烈火營的南歸。

        不知道多少的少年,在這之后,踏上了征遼的道路。

        ------

        草長鶯飛二月天,金陵的江寧渡口旁,百官出迎。

        侯玄演在北京等來了閻應元之后,跟著火字營南歸,一個月后終于到了金陵。

        文武官員、士紳名流列隊等候,江寧城郊花團錦簇,彩綢飄飄。

        不遠處一艘龍船終于露出了頭角,江面上幾十艘護衛船只也慢慢地出現,渡口的人群頓時騷動起來。

        久戰北境的越國公重回江南,算起來已經是很久之前的事了。匆匆回京一日的越國公,曾在早朝上霸道地宣布,將衍圣公府滿門斬首,然后騎馬出宮,奔赴戰場。

        如今大功已成,不管對他有什么看法的人,都不否認他的豐功偉績。

        二月春風似剪刀,修建的兩岸春意盎然,花葉招展。龍船的船艙內,也是春色關不住,絕世的尤物陳圓圓酥胸裸露,貓趴在侯玄演的身上,上身一片狼藉。兩個人躺在床上,昨夜聽濤夜戰,過于癲狂,竟然還沒有醒來。

        秦禾隔著艙門,大聲叫道:“國公,江寧到了。”

        侯玄演這才睜開朦朧睡眼,高聲叫道:“讓船開慢一些。”

        秦禾趕緊跑到船底的舵手處,吩咐大家減慢船速,案上的人明明看到大船來了,翹首期待的時候卻不知道為何慢了下來。

        侯玄演將還未睡醒的陳圓圓纏在自己身上的雪白的腿股撥開,陳圓圓這才醒過來,瞇著眼叫道:“天亮了?”

        侯玄演一巴掌拍在她的翹臀上,用力不大,陳圓圓卻猛地一下睜開眼,雙手捂著圓臀呼痛。

        侯玄演促狹一笑,盯著她誘人的小桃小嘴說道:“昨夜你表現不錯,以一當三,受用你一個,如同品了三個美人兒一般。”說完不懷好意地在她的嘴兒,臀上和股間游走。

        陳圓圓大羞,美目一翻剜了他一眼,爬起來說道:“奴家伺候老爺更衣。”

        “我自己來吧,一會人多,你穿好衣服后,我讓秦禾護送你回府。”

        侯玄演從船艙的衣架上,找出一件破舊的袍子,穿在身上,上面還有幾條縫補的痕跡。

        不一會,望眼欲穿的文武百官,終于等到了大船靠岸。

        甲板上越國公迎風而立,滿臉的疲憊,侯玄演一槍三用,血戰一夜,自然是累的呵欠不斷。

        但是看在百官眼中,卻是另一番景象,越國公為國立下如此功勞,竟然衣不卸甲,馬不解鞍,往來之間連衣服都來不及換。居功而不自傲,位高而無奢靡之風,真千古未有高風亮節之人吶!

        內閣大學士馬士英直接拜倒在他的腳下,哭訴道:“國公勞苦功高,偌大的北境,竟然連一件錦衣也沒有么?”

        侯玄演擺了擺手,輕笑一聲說道:“無妨,如今戰火剛剛平息,北方民生凋敝,我們這些為官之人尤其要倡行勤儉之風。再者說關外遼東如今還未收復,此時享樂為時尚早。我衣服破舊事小,但要是你們這些人貪圖享樂,那么北方百姓不知道要餓死多少人。”

        一席話音剛落,百官無不落淚...()


    上一頁 ←    → 下一頁

    食全酒美絕天武帝撐腰坑爹兒子鬼醫娘親大國戰隼
    快穿之龍套好愉快離天大聖無相仙訣猛卒鬼手神醫:王妃請上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