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軍事歷史 » 北上伐清 » 第310章 中國式的家長侯玄演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北上伐清 - 第310章 中國式的家長侯玄演字體大小: A+
     

    噺⑧壹中文網ωωω.χ⒏òм哽噺繓赽捌㈠小説蛧

    新春佳節,福州城內的百姓卻都躲在家中,不敢出門。

    關于浙兵吃人的謠言傳的滿天飛,侯玄演手撕蒲城縣令更是被人渲染的有聲有色。傳聞真真假假,半真半假,有人親眼看見侯玄演身邊的兩個親兵,一個臉上一道駭人的疤痕,如同惡鬼再生;一個虎背熊腰,鐵塔一般魁梧就像古之惡來。百姓們遠遠看見,再加上聽到的可怕傳聞,已經嚇得魂飛魄散,只敢從門縫窗隙里偷偷打量。

    福州城中還有不少鄭家的親眷,鄭芝龍的幾房小妾,也在他的別院中戰戰兢兢。其中不包括鄭森的母親田川氏,此刻她正在安平城中,躲過了此劫。侯玄演下令將鄭氏親眷圈禁起來,每日供給粗茶淡飯,不許手下殺戮。

    侯玄演的兵馬先是圍住了鄭芝龍的幾處別院,然后開始收編船塢、火器廠,還有處決鄭家的鐵桿心腹。

    潛象營此刻終于浮出水面,在福州經營這么久的趙元華,突然現身。侯玄演上次在揚州借故將他降職,其實就是秘密派他來福州,畢竟這里的一切都是當初他在黃櫻兒的府上打造的。

    有了潛象營的情報,對福州的歸化變得簡單起來,什么人是可以拉攏的,什么人是鄭芝龍的心腹,他們清清楚楚。

    福州的一處高樓內,室里溫暖如春,雅致的木屋以琉璃做屏風,屏風里就是浴房,此刻正熱氣繚繞,蒸得琉璃上一片霧蒙。一個橢圓形的檜木大浴盆坐落在中間,侯玄演將溫熱的帕子覆在額頭上,雙臂擱在浴桶邊緣,全身放松,熱水滿滿浸過了胸口,一個月的疲憊一掃而空。

    屏風外是個身材瘦削一臉精明的探子,正在彎腰抱拳,說著福州城內的風吹草動。他的聲音與身材極不協調,開口竟然是陰柔的尖細嗓子:“國公,鄭芝龍撤兵途中,已經被夏完淳將軍追擊,如今贛州的兵馬也出動了。被他丟在兩廣交界的土司們,有一部分已經喪失了領地的,選擇跟著他來福建。其他人在彭朝柱的帶領下,繼續負隅頑抗,夏完淳將軍來信說,西南平定指日可待。”

    侯玄演拿掉臉上的帕子,笑道:“端哥兒太過自信了,西南那是千年頑疾,那能這么快就解決。治大病需要有藥引,剿撫西南也不能全靠武力,需要慢慢調養,才得以萬無一失,避免遭其反噬。”

    探子聽得頭頭是道,還以為越國公要采取懷柔政策,誰知道接著就聽到侯玄演說道:“只可惜現在我們是偏安江南,當以北伐為先,慢慢調養是萬全之策,卻不適用于現在。西南每逢國難就要出來鬧事,一被鎮壓就老實三天,若是我們北伐途中,他們再出來搗亂,就算沒有威脅,也覺得心煩。不如趁此機會,平定了此地,我才能高枕無憂。”

    “國公的意思是?”

    侯玄演一會說頑疾需要調養,一會又說不想徐徐圖之,把個探子搞得暈暈乎乎。

    “大病在前,顧不上小節了,胳膊中毒就要壯士斷腕,派人告訴夏完淳,留下人馬助彭柱澤一舉廢黜西南土司,我要改土歸流,在整個西南安置流官。這個過程絕對不會是和和氣氣,大家坐到一塊,商量著解決的。不肯投降歸附朝廷的,格殺勿論,有一個不降就殺一個,有一族不降就滅一族。”

    探子這才明白侯玄演的意思,轉身離去...

    侯玄演嘩啦一聲站起身來,擦干了身上的水漬,嘆道:“去年這個時候還喜滋滋地春咬呢,荊襄大戰一場,國運就此翻轉,不知不覺又過了一年...”

    這一年的時間,自己的身體越發的健碩了,如今侯玄演身穿便衣走在街頭,恐怕像個軍漢勝過書生。

    這時候外面突然一陣腳步聲,聽著木板咯吱咯吱的聲音,侯玄演就知道來的肯定是胡八萬,只有他才能把堅固的木屋,踩出這種效果。

    “大帥,施瑯在外面求見。”

    侯玄演哦了一聲,隨即陷入了思考,施瑯這個人在他印象中可不是個好人。這個人投降滿清之后,為了給自己全家報仇,最后將臺灣打了下來,親手葬送了鄭氏一族在臺灣的統治。

    但是此時的侯玄演,早就不敢再靠后世的歷史看人了,他更看重的是施瑯能帶著從無到有的福建水師,打敗不可一世的鄭氏。

    小樓下的施瑯,更是緊張得不行,要知道樓上的人可是侯玄演,殺降欺詐的事屢見不鮮,他實在不知道自己能不能逃過此劫。站在樓下的客堂內,來回踱步的施瑯,望著小樓上三步一個帶刀侍衛,不停地攢著手心。

    侯玄演仔細一想,至少到現在為止,施瑯還沒有做出任何投敵的事來。鄭芝龍還沒有完全被平定,福建大部分的地方,仍然握在鄭氏手中。而且更要命的是,福建百姓的心不向著自己,在他們看來鄭芝龍才是自己人。現在問題有了轉機,侯玄演自己雖然不是福建人,但是施瑯卻是地地道道的福建晉江龍湖鎮衙口人。起用他來平定福建,和鄭氏角逐,應該會減小阻力吧。

    “讓他上來。”侯玄演披好衣服,揚聲道。

    不一會,一陣輕慢的腳步聲傳來,聽得出上樓的人此刻心情很忐忑。

    印象中的橫眉冷對沒有出現,笑里藏刀也沒有出現,侯玄演很放松地接見了他。

    “施將軍,請坐。”侯玄演一指下面的椅子,施瑯抱拳道:“下官站著就行。”

    侯玄演呵呵一笑:“施將軍深明大義,打開福州立了大功,我已經奏請朝廷為你請功。”

    施瑯受寵若驚,侯玄演的態度讓他心下大定,侃侃而談如同面對自己的舊將,沒有絲毫的做派,很明顯越國公侯玄演沒有起殺心。一顆心放到肚子里之后,施瑯開始盤算起來,有了國公的請功,朝廷哪里不允的道理。看來這一次,能討個官做做了。

    鄭芝龍和侯玄演比最大的弱點,就是侯玄演從他手里搶走了正統的大明皇帝。從那天起,兩個人局不是一個層面了,跟著鄭芝龍,就算是天大的功勞,也只能在福建一個省封賞,官職很快就到頭了。但是侯玄演手里有整個朝廷,他一言甚至可以決定誰入閣,而且半壁江山都是他的地盤,他封的官就成了既有名又有實。

    侯玄演盤著腿扶膝而坐,舉起茶杯說道:“施將軍,我們雖然拿下了福州,但是福建還有六個府在鄭芝龍父子手中,而且許多港口至今還不肯歸順,依你看來有什么辦法,可以迅速平定福建?”

    施瑯一聽,這是要考較自己,必須回答的足夠出彩。他心底略感緊張,手心都沁汗了,沉吟片刻說道:“鄭氏父子有何恩于閩人?不過是開海最徹底而已。朝廷若是想收閩人之心,無他,開海即可。只要朝廷能夠做到鄭芝龍在福州做的,那么他的優勢將蕩然無存,此舉非但可以擊敗鄭芝龍,更為重要的是海上獲利豐厚,洋米番米無窮無盡,不但可以提供足夠的糧食,還可以充盈國庫,增加商稅。”

    施瑯說出這番話,其實是存了私心,想要為自己的鄉親們,某一點福利。他怕侯玄演為了對付鄭芝龍,封海禁運,那就相當于要了福建百姓的命了。誰都不想靠吃番薯茍活,福建土地貧瘠,若是禁海,真的只能靠種番薯才能活下去了。侯玄演就算為了解救川蜀的饑荒,派人去試種推廣番薯,但是也沒有很上心,就是因為這個東西只能充饑救命。

    要是一個省大部分人,淪落到靠吃這個茍活,那么體質將會大幅下降。

    施瑯受其家風影響,為人正義感較強。史料記載其祖父“玉溪公性淳樸,樂善好施。明季之亂,常有浮尸漂泊海濱,公每見,輒捐貲,募眾率子弟往埋之……妣一品夫人許氏尤好施與賑窮困”,其父大宣“負志激昂,無卑瑣氣”,“以尚義持正、樂善好施,聲著鄉閭”。只是后來全家被鄭成功殺了,無路可走才選擇了降清報仇。畢竟在漢人心中,殺父之仇不共戴天。

    侯玄演一聽,拍著大腿說道:“說得好,你果然是個有見識的人,跟老子不謀而合。”

    在侯玄演聽來,施瑯這番話鞭辟入里,是少有的幾個把這個問題看得清楚明白的人。能在這個時代,沒有上帝視角的情況下,看得這么清楚,足見施瑯確實很有才華。

    施瑯也會做人,彎腰道:“下官是因為久在福建,才能有此判斷,國公久居廟堂之高,尚能看出端倪所在,真不愧是國公爺。”

    “哈哈哈,你說的有道理,不過你能和我想的一樣,已經很不容易了。你覺得鄭芝龍下一步要做什么,他敢來福州么?”

    施瑯凝聲道:“鄭芝龍色厲內荏,見財起意,遇事而迷,他恐怕沒有膽子主動前來。能守住福建其他六個州,他心里都沒底,我看此獠八成會出逃。”

    “出逃?”侯玄演倒是沒有想到這個可能,疑惑道:“天下之大,他能逃到何處?難道要舍棄家業,從海上逃到北方,投奔滿清?”

    施瑯搖了搖頭,說道:“鄭芝龍靠海起家,肯定不會拋卻自己的老本,讓他棄海是萬萬不可能的。但是鄭芝龍早年經營東番島,在島上根基深厚,后來投奔朝廷才舍棄。崇禎元年,閩南遭大旱,饑民甚眾。鄭芝龍招納漳、泉災民數萬人,人給銀三兩,三人給牛一頭,用海船把難民運到東番島墾荒定居。可以說島上的漢民,視他為再生父母,紅毛番如今占據東番島,這些人是鄭芝龍的手下敗將。天啟七年,鄭芝龍就曾經將紅毛番打得丟盔棄甲,如今他在福建經營這么多年,實力大增,紅毛番更加不是他的對手。國公,我們一定要提防此人窮途末路,逃到東番島上去,繼續為禍東南沿海。”

    東番島就是臺灣島,此時還在荷蘭人手里,但是施瑯語氣中篤定,只要鄭芝龍想要,荷蘭人根本擋不住他。侯玄演不禁陷入沉思,真要是出現這種情況,這個鄭芝龍又將惡心自己一段時間。不過倒是也有好處,他逃到了臺灣島,就相當于退出了神州逐鹿的舞臺。解決了這個大刺頭,長江以南還真沒有敢不老實的人了,到時候興師北伐將再無后顧之憂。

    老子說“禍兮福之所倚,福兮禍之所伏”,果然很有道理。侯玄演斟酌再三,嘆了口氣說道:“我的水師被他封在吳淞江所,等閑奈何不得他,這廝若是真的想要退到東番,我們也只能徐徐圖之。”

    其是侯玄演的松江水師也不弱了,但是侯玄演一向把他們看得太過寶貴了。稍有損失就緊張萬分地讓水師暫避,這種中國家長式的保護,讓松江水師從上到下十分憋屈的同時,也造成了松江水師很弱小的假象。其實侯玄演是關心則亂,集江浙之財力,供養兩年而成的水師,怎么可能不堪一擊。剛剛占據江浙的時候,侯玄演就勒緊了褲腰帶,省吃儉用。白花花的銀子,從蘇州官道,源源不斷地運抵松江府。張名振和姚一耀俱是一時豪杰,一個練兵一個種田,相得益彰。更有龔自方這個財神爺,源源不斷地提供不用上繳的經費。水師其實是人才濟濟,從硬件到軟件全部沒有問題。

    施瑯卻和侯玄演的視角不同,他當初率兵逼近松江,在吳淞被松江水師擋住,再難前進一步。他皺眉說道:“國公,松江水師戰力很是強悍,為何一直守在吳淞江所,不肯出來迎敵?下官曾經和他們交過手,以他們的戰力,就算不能與鄭芝龍在海上一決雌雄,但也只是稍遜一籌。只要開出海來,鄭芝龍未必敢輕舉妄動的。”

    侯玄演楞了一下,就像是個自以為孩子很笨,但是卻被人一統猛夸的家長。心中既有惴惴不安的不信,也有著一絲絲的期盼和竊喜。

    “我的水師,這么厲害么,你不會是在騙我吧?”

    佰度搜索噺八壹中文網м.無廣告詞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4小說網手機版閱讀網址:



    上一頁 ←    → 下一頁

    民國諜影我只想安靜地打游戲家有庶夫套路深諸天盡頭天阿降臨
    皇叔寵妃悠著點至高學院腹黑首領的甜心BOSS如意小郎君虧成首富從游戲開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