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軍事歷史 » 北上伐清 » 第305章 狹路相逢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北上伐清 - 第305章 狹路相逢字體大小: A+
     

    噺⑧壹中文網ωωω.χ⒏òм哽噺繓赽捌㈠小説蛧

    兵敗如山倒,鄭森率兵來攻打建寧,士卒還沒有沖到建寧城下,城中的水字營將士便放棄了占據城墻,打開城門來了一次反沖。

    鄭森能無論如何都想不明白,為什么自己寄予厚望的這支新軍,武器精良糧餉從不拖欠,每日操練之下,竟然如此不堪一擊。

    巨大差距擺在眼前,讓他終于明白自己招募的新兵與敵人的差距,雖說是善戰者無赫赫之名,但是盛名之下,自然有他名揚天下的道理。

    吳易在城樓上,望著下面潰不成軍的鄭家兵,皺眉道:“國公一世英豪,外界竟然風傳國公爺被鄭家兵打得到處流竄,簡直讓人笑掉大牙。就憑這些人?人言可畏啊,造謠這東西不需要什么本錢,流傳起來倒是很容易。”

    朱大典忍不住笑出聲來,但是很快就收住了笑聲,吳易轉頭問道:“大人似乎不是很認可末將的話。”

    朱大典輕笑道:“吳將軍說的很對,咱們還是準備追擊鄭森吧,此次入閩不為攻城而來,馬上殺到福州府,找到國公會師才是正道。”

    朱大典慣會做人,再往深里說就容易得罪人了,畢竟這次越國公帶的浙兵大多沒有經過戰陣。侯玄演就算是百戰百勝的將軍,也不可能帶著一群新兵大殺四方,不過這一個月的以戰代練已經是很厲害了。這個原因下,被人追著打一個月,很有可能是真的。自己和吳易若是討論這個,被人傳了出去,浙兵可就被得罪全了。再加上錢肅樂、孫嘉績是浙江人望所歸,說多了白白得罪人,什么好處都沒有。

    吳易颯然一笑,說道:“那我們就追到延平府,打進福州,國公在信中說想在福州過年,我們水字營一定為國公開路。”這一聲暗暗聚力,嗓音渾厚,城上諸將都聽得清清楚楚。眾將提起精神,帶領城中的所部人馬,跟隨吳易殺出城去。

    這也是鄭森第一次指揮這種規模的作戰,眼見手下兵馬被殺的尸橫遍野、血流漂杵,鄭森的心尖都要跳到嗓子眼上。生平所學一股腦兒地涌上心頭,什么韜略,什么機謀,什么格物致知,什么圣人之言,想了一圈通通沒有用。眼看前面的鴛鴦陣已經殺到了離中軍不遠的地方,鄭森的手下心腹劉國軒大聲道:“世子,留得青山在,不怕沒柴燒。賊人勢大,咱們撤吧。”

    鄭森這才如同醍醐灌頂,緩過神來,說道:“撤兵!”

    中軍令旗就是三軍的靈魂,如同大腦控制手足一般,令旗一揮鄭家兵馬開始后退。盡管這樣死傷的更多了,但是可以避免被全軍覆沒。真要是再拼下去,鄭森已經不敢想象了,初次指揮大戰,并沒有給他留下什么美好的回憶,有的只是沖天的血腥氣,和慘痛的敗績。

    朱大典在城樓看見鄭家軍撤兵了,伸手一揮大旗揮動,全軍掩殺過去。

    城中還剩下一支小隊,在城下挖掘著,埋設炸藥。

    侯玄演這一個月的游擊戰,總結出一個教訓,攻下的城池不守,早完又成了攔路虎。所以他在給水字營的密信中,命令水字營凡是攻下福建一城,先炸毀城墻再說。反正福建的北邊幾個州府里像是建寧這樣的大城,不超過十個。現階段福建若是平定,整個南邊都不會再有戰事,到時候慢慢修就是了。反正不能給鄭芝龍王者歸來,整個福建倒戈而降的機會。失去了城池,在廣袤的陸地上,諒他們也翻不出什么浪花來。

    等城墻四周的炸藥埋好之后,水字營最后的人馬也全都撤出了建寧城,百姓們躲在家中逃避戰火,只聽得一聲巨響,震得城中百姓房屋一晃。

    隨著一聲轟隆巨響,煙塵籠罩整個建寧城,遠遠望去一千多個騎士從煙塵中策馬而出,追趕自己的主力大軍。

    失敗來的太快了,鄭家軍還沒有從一個月的追擊中走出來,就淪為被人追擊的對象。好在他們確實經過了鄭森的用心操練,逃跑起來很有章法,并沒有出現全面潰敗的跡象。水字營不為攻城掠地而來,根本不管沿途的州府郡縣,盯著鄭家軍一路猛追。直到前面李成棟和鄭渡的援兵趕來,才將鄭森和他的四萬殘兵接到了延平城中。

    延平府是鄭森的本部,在這里他有反敗為勝的信心,顧不上鄭渡的冷嘲熱諷,他利用自己世子的身份,命令手下三路人馬準備好守城事宜。

    鄭家軍手忙腳亂的全軍動員,往城上搬運滾石擂木,火炮擺滿了城頭。鄭森撫摸著黑漆漆的炮管,心中恨意沖天,冷笑道:“這次輪到我了吧?”

    水字營追到建寧府和延平府的交界處,并沒有繼續追擊,反而掉轉頭往東邊的福州府殺去。延平府的守軍等了幾天也沒有看到敵人的身影,鄭森慢慢地坐不住了,一天之內派出七波探子,終于得到消息,敵人轉頭去了福州府。這是何其相似的一幕,簡直跟侯玄演當初入閩的路線一致,這群人面面相覷,都沒有相通為什么同樣的計策,耍了自己兩次。

    福建的留守兵馬被侯玄演拉著仇恨,到處亂竄,幾個人驚恐地發現,福州已經在幾次的來來回回中,幾乎是空了。只有施瑯率領的一支兩萬人的兵馬,守在福州城中。

    鄭森只得拋棄了自己辛辛苦苦的守城準備,率兵追了上去,沒有了城墻的保護,去追擊一支剛剛大獲全勝的敵軍,所有的鄭家軍心頭都有些恐懼。就在這種詭異的瞻前顧后地追擊中,水字營已經來到了西溪鎮。

    吳易望著山谷兩頭的巨石,罵道:“這群狗賊竟然早就料到了我們要走此地,事先炸毀了山谷,這下可麻煩了。”朱大典也不知道這是侯玄演炸的,望著巨石嘆道:“看來鄭家也有能人啊,罷了,我們繞道而行吧。這些巨石把路一封,除非長了翅膀才能飛過去。”

    福建的山又多又陡,尤其是西溪鎮附近的霞浦山,讓人看一眼就失去了翻山的欲望。

    水字營調頭準備繞道,剛走了不到半天,就迎面遇到了追擊而來的鄭森。

    劉國軒拍著腦門,倒吸一口涼氣:“果然又上了他們的當了,這是想引誘我們追擊,其實早就做好了反戈一擊的準備。世子,我們有上當了!”

    鄭森的臉色青一陣紅一陣,反而是弟弟鄭渡把心一橫,厲聲道:“狹路相逢勇者勝,有什么好怕的,殺光了他們父親那邊才沒有了后顧之憂。這群人慣于鉆進山中當縮頭烏龜,你們看他們的旌旗都是龜,隨我殺過去!”

    在古代其實龜不是用來罵人的,這種長壽的東西,是神靈的象征。

    宋代以后“烏龜”的文化寓意才偏向了負面,民間傳說龜可以與蛇交配產卵,于是就被拿來影射男女間不正當的曖昧關系,“龜”變成了罵人的話。這種誤解可能是有人偶然看到龜與蛇在進行生死纏斗,就誤以為龜與蛇在交配。

    但是主體上,龜還是帶有著神秘色彩的圖騰,水字營以此為旗,是經過層層篩選的。

    朱大典一看鄭家軍居然這么有骨氣,追到了這里,心中一沉。

    “壞了,他們炸毀山路,尾隨而來,難道早有準備?”說完抬頭望山上望去,卻只見山林郁郁青青,根本看不到山中有沒有伏兵。越是如此,朱大典就越是心驚,這一切都太巧了,很難相信不是預謀好的伏擊。江湖越老膽子越小,老成持重的朱大典心中胡亂猜疑的時候,旁邊的吳易卻不以為然。

    吳易眉間一挑,轉動手里的斬馬刀,看起來威風凜凜,殺氣騰騰,果然是一員虎將。他聲音如同悶雷一般:“怕什么,不過是些手下敗將,咱們水字營一群響當當的漢子,老是靠火器取勝,被人說什么四營之末,我早就憋著一股氣了。這一回狹路相逢,是時候洗刷冤屈,名震天下了。”

    雙方主將都懷疑對方用計,而自己中計了,又都有一個莽撞人,沖出陣來。鄭森和朱大典也知道,不管是不是中計,一場惡斗在所難免。水字營陣中,北伐軍專用的蒼涼號角聲響起,對面也是令旗揮舞,雙方在侯玄演炸毀的山谷前,很快廝殺在一起。

    此時估摸著日子差不多了的侯玄演,已經帶著一群“野人”,鉆出了雪峰山,福州就在眼前。

    佰度搜索噺八壹中文網м.無廣告詞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4小說網手機版閱讀網址:



    上一頁 ←    → 下一頁

    一不小心潛了總裁重生之都市修仙嬌妻誘情至尊劍皇英雄聯盟之決勝巔峰
    民國諜影我只想安靜地打游戲家有庶夫套路深諸天盡頭天阿降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