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軍事歷史 » 北上伐清 » 第303章 調兵遣將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北上伐清 - 第303章 調兵遣將字體大小: A+
     

    噺⑧壹中文網ωωω.χ⒏òм哽噺繓赽捌㈠小説蛧

    隆武二年十一月,廣州府連山縣。

    連山是一個很特殊的地方,這里連接著廣東、廣西和湖廣三省,而且湘桂的土司們的地盤,大多集中在這附近。自從彭柱澤開始了土人革命,許多漢人土司,當初被宋朝、明朝任命的,去到西南做土官的土司,很多都選擇歸順朝廷。像石柱土司馬萬年,一直以來和朝廷關系就好,歸順之后念著他爹馬祥麟的功勞,直接封了兵部主事,進京做官去了。永順土司一家,則去了繁華的杭州,過著富家翁的生活。

    更多的土司,不愿意放棄祖輩世襲的土地和子民,選擇跟著鄭芝龍,繼續與朝廷作對。

    鄭芝龍將所有和他勾結的土司請來,現在他在西南儼然土司救世主一樣的身份,要不是鄭芝龍及時起兵,他們早就被彭柱澤帶起的土人革命給革掉了。彭柱澤起事時只有自家族人三百來人,但是發展的速度就如同星星之火可以燎原一般,很快就卷動西南川、黔、滇、桂、湘五省的地盤,靠的就是潛象營幫助下鋪天蓋地的宣傳和金陵朝廷雄厚的財力支持。

    潛象營殺人不眨眼的探子們,搖身一變成了關心底層土人生活的大善人,在受盡欺虐的土人中,大肆宣傳先進的封建主義,打倒落后腐朽的奴隸主義。什么你們天生不是奴隸而是戰士,推翻了狗土司,大家翻身做百姓;土人的未來掌握在自己手里,兒子女兒都不再是奴隸。再加上土人生活清苦,參加了彭柱澤的陣營,天天都有精細的糧食可以吃,還有棉衣可以穿。這在窮的穿不起衣服的土人中,就跟投放了春藥一般,引起了劇烈的震動。

    “土司老爺的鞭子抽下來,我們就砸碎他的腦袋!”

    “打到狗土司,有肉一起吃。”

    “土司不死,戰火不止。”

    ....

    土人們喊著朗朗上口的漢語口號,剛剛學會時就熱血沸騰,喊一句恨不得臉紅耳赤,充滿了革命的熱情。

    任何革命剛開始都是血色的,受到蠱惑..教育的土人們,團結起來沖進土司大老爺的院子,剁下了往日神一樣的土司全家的腦袋,提在手里并沒有感覺多沉。好吧,原來土司家人的腦袋,也是這個重量,被刀劈也會死,也會流血,也會求饒。

    作威作福幾千年的土司們,陷入了人民群眾的汪洋大海中,差點被一口氣全淹死。直到鄭芝龍卷了進來,陰差陽錯地成為了他們的隊友,土司們才有了抗衡的本錢。這時候他們的領地,大部分已經落到了朝廷手里,派設流官之后,朝廷也算是圖窮匕見,徹底和他們土司宣了戰。

    鄭芝龍慢慢走了進來,對這些落魄時候來投奔自己的土司很有禮數,充分照顧了他們的自尊心。

    坐定之后,鄭芝龍捏了捏胡子,愁眉不展地說道:“各位,你們都是西南傳承已久的世家,祖祖輩輩掌握著自己腳下的土地。但是現在侯玄演派了一個彭柱澤來,攪擾的整個西南雞飛狗跳。侯玄演是什么人,不用我多說,天下都知道。他素來心黑手毒,貪得無厭,死在他手上的人應該比在座諸位的族人加起來還多。

    這樣的人掌握著朝廷,我鄭芝龍第一個看不慣,不管他的勢力多大,我就是要和他打一仗,推翻了這個惡棍,還朝廷一個朗朗乾坤。”

    土司們轟然叫好,雖然心底都罵道什么狗屁玩意,不就是搶地盤么。其中保靖州土司彭朝柱臉色最難看,彭柱澤是他的族人,派出去跟著湘兵征討四川,回來之后竟然搖身一變,成了推翻西南土官的急先鋒。保靖州土司世世代代都是勇武過人的猛將,彭朝柱也不例外,他的保靖州如今淪為了彭柱澤的老巢,他這個真正的主人反而被打了出來,心中的恨意真是比天還高。

    鄭芝龍滿意地看著眾土司的反應,繼續說道:“侯玄演派人搶了你們的地盤,雖說打著土人犯上的名義,實際上就是他小子想要西南這些土地,明眼人一眼就能看出來。現在,侯玄演已經殺到了福建,這小子貪啊,搶完你們的,又要搶我的了。我們若是還是散沙一堆,是打不過他的,現在我想了一個主意,你們的土兵、狼兵能打,但是太過分散,每次指揮起來都要轉幾次令。戰場的機會一瞬即逝,這樣打仗怎么能贏,我看不如這樣,你們把手下全部集中起來,統一指揮。這樣一來咱們的戰力可就增加不少。”

    土司們面面相覷,尤其是幾個大州的土司,他們雖然落到了這步田地,但是還是不想交出手里的指揮權。手里的土兵是他們最后的底牌,要是連這個都交出去了,就徹底成為鄭芝龍的附庸了。一群人交頭接耳,商量了半天,也沒個人敢站出來說話。

    鄭芝龍冷笑連連,兩個大的勢力在西南角逐,這些土司就是最不穩定的因素。若是不能牢牢控制在手里,萬一臨陣倒戈,那就是毀滅性的打擊。讓一個海盜把安全感建立在對隊友的信任上,難如登天。

    “怎么,這點要求諸位都不肯同意么?”鄭芝龍也不逼迫他們,反正只要自己一撒手不管,他們根本擋不住來勢洶洶的彭柱澤。在保靖州,一顆土司的腦袋,已經炒到了一千兩黃金的高價。往日那些溫馴的土人奴隸,正舔著嘴唇磨著刀,做夢都想著砍了他們的腦袋好發家致富。

    角落里的彭朝柱站起身來,怒喝道:“平國公為了我們,不惜和侯玄演開戰,你們還猶豫什么。今天就把話撂在這里,誰不服平國公的,自己出去和湘兵拼命,不要再躲到這里了。”

    自從保靖州丟了之后,彭朝柱從一個堂堂的二品宣慰司,淪落到喪家之犬。這次開會他都被安排在角落里,誰想到這廝這么有種,竟然站起身來怒斥了許多勢力比他大得多的土司,他還當自己是以前的保靖州主人么?

    “姓彭的,這里有你說話的份么?”容美土司田沛霖站起來大聲駁斥道。容美田氏是湖廣比較大的土司,當初可動員兵丁在七千名以上,土司控制面積達到七千多平方公里。可惜的是他們身在湖廣,最早遭到了朝廷的毒手。田沛霖見事不好,帶著心腹早早地逃到了廣州,這才躲過了被滅的命運。而選擇就地死磕的彭朝柱,現在身邊已經聚不齊一百個族人了。

    彭朝柱氣的渾身發抖,以前他風光的時候,田沛霖哪次見他不是客客氣氣的,親熱的就跟一家人一樣。現在倒好,直接問自己有沒有說話的份,人情冷暖此刻盡顯無疑。他剛想開口還嘴,就聽到鄭芝龍站了起來咳嗦一聲。

    在座的都不敢得罪鄭芝龍,見他起來頓時安靜下來,彭朝柱也壓抑住了怒火。

    鄭芝龍環視一眼,著重看了一眼彭朝柱,呵呵笑道:“彭朝珠說的沒錯,就是我的意思,我鄭芝龍是個爽利人,說話不藏著掖著,我就照實了說吧。我不信任你們,要是我跟侯玄演打到關鍵時候,你們去投降了姓侯的,我可就全完了。抗侯是大家的事,我一個人在前面打,你們在后面看,我的手下心里也不痛快。

    當然,你們也未必信任我,那這樣好了,我想到一個兩全其美的主意,從你們當中選一個人,負責指揮所有的土兵。”

    眾人一聽他把話說的這么直白,看起來是很有誠意了,想到自己的處境,確實也沒有了討價還價的本錢。不管愿意的不愿意的,都不得不捏著鼻子點了頭。

    鄭芝龍哈哈一笑,說道:“既然如此,我覺得這個指揮土兵的位子,就讓彭朝柱來坐吧。”

    彭朝柱一來是個土司,而且當初勢力還不小,算是有點威望。二來他不是鄭芝龍的人,讓他來做總好過一個外人。最重要的一點,他已經失去了自己的族人和土地,不存在偏袒自己人的可能。

    就這樣,幾天之內所有殘存土司的勢力,交出了各自的兵權,集中起來組建了一支八萬多人的狼兵營。彭朝柱心中激動萬分,沒想到自己站起來泄憤的幾句話,換來了這么大一個好處。有了這支人馬殺回去報仇,就可以宰了那群以下犯上的土人,然后重回保靖州之主的寶座。

    這支人馬的戰斗力確實不俗,剛剛組建就大放異彩,他們本來就是叢林作戰的高手。比起湘兵,他們在山林中的本領還要勝上一籌。

    鄭芝龍用他們作先鋒,對夏完淳發起了反攻,半月之內連下賀縣、懷集、廣寧,再往前就是肇慶府了。

    損兵折將的夏完淳被打了個措手不及,集結治下兵將,死守肇慶府。一時間兩廣的局勢變得糜爛起來,將要到來的新年也因為這場失利蒙上了陰影。

    -------

    福建福寧州得的許多郡縣,已經沒有了官吏,進入了短暫的無政府狀態。

    福寧州的西北峰巒聳峙,群山縈繞,東南則是一片海港。一股六七萬人的浙兵,這幾個月來如同孤魂野鬼游蕩在福寧州的大山之中。

    他們不知道什么時候,就從哪座大山中鉆了出來,殺盡小城小縣中,將縣衙洗劫一空,把鄭氏任命的官員殺盡。等到鄭家兵馬到了,他們早就吃干抹凈鉆進山中去了。福建地勢行軍太不方便,想要及時支援根本不可能,而且這群人似乎總能知道鄭家兵馬的準確位置。每次都能躲開鄭渡、鄭森、施瑯、李成棟等幾伙主力。

    一般的小股福建兵,又不敢直面這些人,萬一被他們遇到,稍微跑得慢點就會被全殲。

    福建的初冬不算是很冷,山上甚至綠色為主,只是經常飄下的小雨,時常讓人難受萬分。山間飄起的晨霧,大到伸手不見,侯玄演一看是還擔心有瘴氣,還緊張了一陣,后來發現并沒有太大的毒性,也就放心下來。

    兩廣的戰事他也接到了密信,不過侯玄演并不擔心,他已經調顧炎武和鄭遵謙趕回湖廣南部,和夏完淳合擊鄭芝龍。

    入冬以來,清兵全面蟄伏,不是他們不想打,是打不動了。大炮一響,黃金萬兩,北方連年天災人禍,加上兵荒馬亂,每一寸土地都飽經戰火,根本拿不出足夠的糧餉,支撐著三線的戰事。多爾袞顯然也意識到了繼續打下去的危害,于是利用南方侯玄演和鄭芝龍打得正兇的時候,加緊了對北方的控制,利用圈地和投充,讓漢奴恢復生產,為他們種植糧食,生產棉花,挖礦打造盔甲...等等。

    清兵采取守勢,給了侯玄演機會,馬上調回了許多兵馬。顧炎武和鄭遵謙就是其中之一。更讓侯玄演期待的是,他還調了一支大軍,等到他們入閩的時候,就是結束野人生涯,徹底反攻的時候。

    最重要的一點,侯玄演手里掌握著贛州,這是真正的咽喉。有了贛州,進可攻退可守,湖廣、浙江、福建、兩廣都被連接了起來。而鄭芝龍只要打不下贛州,他就永遠別想和滿清會師,除非打通了浙江和南京。

    錢肅樂和孫嘉績一人抱了一懷的枯木,湊到侯玄演的跟前,一根根地往篝火堆里添柴。

    這兩員儒將跟著侯玄演過了一個月的野人生活,原本白皙的面皮已經粗糙不堪,頭發一綹一綹的,黏糊糊地粘在一起,從遠處看還以為是一根根的小辮,但是精神頭倒是挺好。

    孫嘉績塞了一根木柴,從火堆上拿下一塊烤肉,搖頭晃腦:“‘十里灣環一浦煙,山奇水秀兩鮮妍。漁人若問翁年代,為報避秦不計年。’鉆到這樣的深山中,還真是與世隔絕啊,古人心境,我現在才明白二三。”

    侯玄演乜視了他一眼,撇著嘴道:“孫大人還起了避世的心思了?我怎么記得兩天前打進黃岐鎮,就屬你吃肉喝酒,肚子撐得最圓呢。”

    孫嘉績老臉一紅,好在幾天不洗臉,旁人也看不出來:“國公此言差矣,我那時為了有力氣行軍,并不是逞口舌之欲。”

    一旁不說話的錢肅樂吃干抹凈之后,解開腰間的水囊,喝完之后涼的呲牙咧嘴:“嘶..我說,國公,咱們什么時候出山?老是這樣流竄,剛開始還能運氣好碰到一股福建兵,搶的東西也多,現在他們也學精了,根本占不到什么大便宜了。很多州縣看見我們,都大開城門,進去一看只有百姓。”

    侯玄演望著昏慘慘的天空,說道:“急什么,這個年我帶你們到福州城內過。”

    錢肅樂孫嘉績對視苦笑,顯然是半個字都不信。

    佰度搜索噺八壹中文網м.無廣告詞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4小說網手機版閱讀網址:



    上一頁 ←    → 下一頁

    穿越火線之一槍飆血嬈人公主(網王NP)一不小心潛了總裁重生之都市修仙嬌妻誘情
    至尊劍皇英雄聯盟之決勝巔峰民國諜影我只想安靜地打游戲家有庶夫套路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