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軍事歷史 » 北上伐清 » 第221章 酒樓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北上伐清 - 第221章 酒樓字體大小: A+
     
    ( )    由川入湘,沿途盡是侯玄演提拔任用的官員,迎來送往浩浩蕩蕩。往往走到一個府,郡縣官員齊至,薄禮厚禮絡繹不絕。

        送名人字畫、古董文玩、金銀珠寶、美女嬌娃的,一路上就沒停過。

        侯玄演感嘆中國真是個禮儀之邦,嚴詞拒絕了一切獻禮后,特意下令,禁止鋪張浪費,官員不得擅離職守,軍民不許停工廢業。懲治了幾個行賄的,這才止住這一波歪風邪氣。

        離開了湖廣,沿水路回京的時候,已經到了四月份。

        人間四月芳菲盡,站在船頭的侯玄演笑意盈盈。張一筒在一旁,歪著腦袋問胡八萬道“八萬哥,大帥在湖廣,那么多美女、財寶送上門,都黑著臉拒絕了,怎么出了湖廣這么高興?”

        胡八萬捏著下巴,鄙夷道“你懂什么,大帥馬上回金陵了嘿嘿。”

        這兩個活寶嗓門奇大,自以為聲音壓得很低,還是被侯玄演聽到了。

        他心情大好,想著四川、江西這些地方早晚有一天,也能如同今日的湖廣。我們的越國公吩咐親兵搬來一張椅子,坐在船頭。迎著江風,解下披風,春風得意地說道“你們兩個蠢貨懂什么,我喜的是湖廣已經恢復了生機。你別看百姓夾道歡迎我們,士紳富戶大送財物,我雖然不收,但是也說明了這些地方漸漸有了起色。當初何騰蛟和佟代將湖廣鬧得民不聊生,湖廣百姓人人面帶菜色,赤地千里哪有一個活人。你們再看現在,大姑娘小媳婦水靈的一掐一把水,民壯軍強。還有你看那些官員送禮,何等的闊綽,這說明當官的都他娘的有油水撈了。”

        胡八萬見他雖然責罵,但是顯然是心情大好,于是涎著臉說道“大帥,這可就不對了,要是照您的說法,當官的貪墨,都成了好事啦。”

        侯玄演乜視著他,笑道“天地之間,萬事萬物,都不是絕對的。你說的官員貪墨,自然是壞事,需要治理。但是跟伐清大業相比,就可以擱置起來。因為我們現在的主要敵人,是滿清、漢奸。這些人占據著多少土地?霸占多少女人?有哪一個貪官的危害能有他們冰山一角多?所以,只要咱們能走上正軌,貪官這種小害,順手就解決了,要是還跟以前一樣,各地窮的叮當作響,當官的都跟要飯的一樣,談何北伐。湖廣民生恢復,才是值得大喜的事。”

        胡八萬仗著自己和侯玄演關系好,也知道大帥不是小心眼地人,小聲道“大帥,咱們喊了半年北伐了,可是還沒有向北一步呢,凈在南邊來回躥了。”

        侯玄演撇著嘴問道“你在家燒過水么?”

        胡八萬撓著頭皮道“怎么沒有,打小俺娘就指使俺燒水劈柴。”

        “北伐就跟燒水一樣,我們現在就是在搭爐、劈柴、接水;等這一切做好了,還有燒不開得水?”

        胡八萬看上去憨憨的,其實一點都不笨,一拍腦門道“大帥這樣說,俺就懂了,原來北伐這么容易啊!”

        “是啊,就是這么容易”

        春風催動著風帆,沿江而下,許多時日的漂泊之后,來到金陵城。

        侯玄演在湖廣懲治溜須拍馬的官員的消息,傳到金陵,人人自覺。港口空蕩蕩的,竟然沒有人來迎接。四月的南京,已經是花團錦簇,春光明媚,踩青的游人看著幾百個軍漢,護送著一個年輕人下船,都在一旁指指點點,不知道是什么大人物回朝了。

        這些天金陵的清洗運動,在趙元華的主持下,比侯玄演坐鎮金陵的時候,還要酷烈。失去了侯玄演的壓制,潛象營將所有存在威脅人,以弒君案抓捕入獄。以至于有人破口罵道,侯玄演陰毒嗜殺,抽掉了江南文人風骨。金陵城外,也少了很多風流才子,東林、復社的士子前來攜妓游玩。如今的江邊,更多的是商賈、士紳、平民百姓。

        侯玄演黑著臉,罵道“真是死板,在船上漂了半個月,連個請客的都沒來。”

        胡八萬晃了晃腰間的錢袋,笑道“大帥,標下還有些閑散銀兩,進城還要半天時間,不如給標下一個孝敬的機會,咱們吃過了飯再走。”

        既然到了金陵地界,侯玄演也放心下來,讓已經奔波幾個月的親衛們自行歇息一陣,自己和幾個親衛,回船上換了便裝,前去吃酒。

        但從繁華程度來說,從太祖高皇帝開始,金陵就一直勝過北京城。

        就連江邊的郊外,都處處是大塊青石鋪墊的道路,酒家林立。

        渡口處一間兩層小樓,裝點的精致淡雅,別其他的酒樓略顯風雅。侯玄演指著說道“我看你銀兩也不算多,就在這吃吧,讓店家捉幾條活魚,吃個新鮮。”

        胡八萬久在登州第一土豪李好賢身邊,雖然自己錢不多,但是卻也養成視金錢如糞土的好習慣。拍著胸脯闊氣地說道“公子放心,您就是把這條江的魚都吃了,八萬也付得起錢。”既然便裝吃酒,自然就換了稱呼,若不是這份機警,單憑一身的武藝,李好賢也不會讓他留在侯玄演身邊。

        不理會他胡吹大氣,侯玄演邁步走進酒樓,掌柜的一眼就看出這風姿氣度不是常人,彎著腰上前“客官,幾位啊?”

        侯玄演背著手,說道“加我七個,可有上好的雅間,前面帶路。”

        掌柜的見他身后,一個黑壯漢比年畫里的張飛還魁梧,一個精瘦的刀疤臉,還有四個兇巴巴的都不像是善類。忙吩咐小二,將他們帶到樓上。

        江南文風成蔭,這樣的酒樓上,自然也少不了一些題詩題詞。

        胡八萬雖然不通此道,但是知道侯玄演以前是個書生。指著已經被寫滿的詩墻,大拍馬屁道“公子既然到此一游,一定要留下幾首詩詞,將這滿墻的庸詞壓下去。”

        侯玄演吃人嘴短,哈哈一笑,喊道“拿筆來。”

        張一筒見到旁邊一個瘦弱書生,正在提著筆,沉吟良久。上前一把奪來,捧著硯臺諂笑道“來,公子。”

        樓上的士子們,聽到胡八萬的話,已經心生不忿,又見他主仆如此跋扈,都敢怒不敢言。

        侯玄演知道這群軍漢,一直以來跟在自己身邊,被罵的太慘了,對這些文人沒有什么好臉色。他雖然覺得不妥,但是念在也沒有什么大惡,不過是出口氣而已,也就沒有責怪他們。

        拿著張一筒遞來的筆,侯玄演那有什么詩才,隨意涂鴉寫道久戰川黔少得閑,辜負春風到江南。何時海內復漢統,小舟橫渡伴花眠。

        侯玄演寫完之后,心念一動,落筆處寫著侯龍濤三個大字。

        六個親兵,有的連字都不認識,但是哄然叫好。震的酒樓都好似在顫抖,客人們紛紛側目。

        這下侯玄演臉皮再厚,也支撐不住了,笑罵道“你們幾個劣貨,通通給我閉嘴,咱們進雅間吃魚。”

        他一走,士子們聚齊過來,指著他剛寫的詩,品頭論足。

        你一言我一語,總結起來基本上都是一個意思這個侯龍濤,寫的什么玩意!

        這一番吵鬧,驚動了另一個雅間的錦衣公子,只見他穿戴打扮具不俗氣,腰系犀角玉帶,身上穿著一襲蜀錦青衫,里面錦緞綢裳。只是臉上緊鎖的眉頭,透露著幾分戾氣。

        他喝的醉意醺醺,問道“什么事這么吵?”

        旁邊的小廝恭敬道“公子,外面一伙粗漢附庸風雅,囂張跋扈,客人們正在點評他的歪詩。”

        這個錦衣公子一聽,勃然大怒,本來就有些酒紅暈的臉色,更加的酡紅,斥道“了不得了,現在是個人就敢爬到讀書人頭頂作威作福了。萬般皆下品惟有讀書高,是祖宗的遺訓,我倒要看看,是什么人這么囂張。”

        小廝一臉擔憂,勸道“公子爺,如今非比尋常,還是不要節外生枝了吧。”

        天才本站地址閱址


    上一頁 ←    → 下一頁

    抗日之特戰兵王聖墟邪王嗜寵:鬼醫狂妃快穿女配逆襲:男神請上最強醫仙
    神荒龍帝夜少的二婚新妻腹黑娘親帶球跑青蓮劍說無盡丹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