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軍事歷史 » 北上伐清 » 第205章 樂極生悲,川蜀之痛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北上伐清 - 第205章 樂極生悲,川蜀之痛字體大小: A+
     
        龍江船塢以及江南各個官家船坊即將承包出去的消息,從金陵傳了出去,每個有實力的商戶都翹首以待。

        與此同時,廣西捷報頻傳,翟式耜已經被俘,丁魁楚等人也是惶惶不可終日。他們只是覺得大明沒有皇帝,想要扶持一個,過一把從龍之功的癮。渾然沒有想到,侯玄演真的說打就打,而且自己竟然這么不禁打...

        侯玄演可謂是人逢喜事精神爽,又讓秦禾在烏衣巷,給自己置辦了一個府邸。

        今天是越國公的喬遷之喜,相熟的官員都來慶賀,如今還是國喪,自然不能大宴賓客,眾人也是放下禮物就走。

        侯玄演自己在內院,小酌了幾杯,經過半年的浴血廝殺,終于換來了眼下來之不易的大好局面,可喜可賀啊。只要安定了南方,經過一段時間的養精蓄銳,一舉北伐勝算大增。那杯中的清酒,落在嘴里,各種美好的景象似乎就在眼前。王師北定中原日,就在不遠的明天啊。

        一陣急促的腳步聲傳來,匆匆趕來的胡八萬,也顧不得敲門,直接推開房門,喊道:“大帥,大事不好了,吳三桂和鰲拜聯手,接連攻下保寧府、順慶府、重慶府。四川已經有一半落在了清兵手里,瓜爾佳鰲拜縱兵屠城,死傷無可計算。”

        侯玄演直接從凳子上一躍而起,抓著他的肩膀問道:“何以至此?張獻忠呢!”

        胡八萬見他臉色難看的嚇人,猶豫要不要繼續說下去,侯玄演怒道:“快說!”

        “張獻忠正在漢中和吳三桂、鰲拜僵持,四川巡撫馬干趁機派兵襲取成都府。他手下的兵將聽說老巢被打,士氣大跌都想退回成都。張獻忠強行要他們與清兵決戰,在太陽溪遭遇,張獻忠手下毫無戰心,被清兵殺得大敗。張獻忠本人,被他的叛將劉進忠殺害,獻軍潰敗。吳三桂獲勝之后,沒有直下成都,而是轉道去攻打重慶府。

        重慶府的士兵都被拉去打成都了,一路上空虛如同不設防,讓清兵不費吹灰之力,拿下了重慶府。沿途的川人百姓奮起抵抗,激怒了鰲拜和吳三桂,他們下令宣稱:民賊相混,玉石難分,或屠全城,或屠男而留女。這些地方如今,已經鮮有活人了...”

        侯玄演聽完,怒火中燒,一腳將椅子踹翻,罵道:“老子三令五申,別打張獻忠,別打張獻忠,這群鼠目寸光的東西,葬送了四川幾十萬百姓,殺他們千萬次也還不起!”

        胡八萬欲言又止,終于還是知道軍情緊急,不能隱瞞,繼續說道:“這些州府幸存的百姓,逃到了毗鄰的夑州府。叛賊張宗藩趁機收攏民心,打著報仇的旗號,盡收川中潰兵,招募逃難青壯,已經聚集了十三萬人馬。”

        侯玄演明顯一愣,說道:“張宗藩就一個燮州,馬干蕩平他是舉手之勞,我已經早就傳令,他沒有收到么?”

        胡八萬一跺腳,說道:“哎!這鳥人把所有兵馬,都用在成都了。成都是那些川系大將的老家,他們急迫地想要收復。”

        侯玄演氣極反笑,獰笑道:“家?他們也配有家。”

        房門外,一個傳令兵匆匆趕來,隔著門在外面拱手道:“督帥,四川巡撫馬干,派人入城,帶來了張獻忠一家老小的首級,表奏他們業已收復成都,特意前來請功。”

        侯玄演兩眼一黑,差點就此昏厥,強忍著天旋地轉的眩暈,胸中久久難以平靜。

        胡八萬知道這是氣急攻心,忙將他扶到椅子上,手掌順著胸口,將氣捋順。

        侯玄演晃著手指,厲聲道:“備馬,我要入川!”

        國公府門外,一駕馬車停住,張煌言提著一副自己的書畫,走下馬車。

        守門的門子認得他,一臉堆笑上前道:“張大學士快快請進,小人這就進去通報國公爺。”

        張煌言客客氣氣地走了進來,漫步在越國公的花廳前,欣賞著園中美景。

        不一會,門子神色驚慌地走了出來,叫道:“張大人,您快去看看吧,國公他暈過去了。”

        張煌言臉色一變,不管如何,侯玄演是如今這個金陵朝廷的柱石。他要是倒了,其他勢力勢必要領兵來犯。

        扔掉了手里的字畫,跟著門子一溜小跑,來到內院,張煌言一個箭步沖進房中。侯玄演已經清醒了大半,正叫著備馬,要入川。

        張煌言關切地問道:“督帥,這是怎么了?”

        胡八萬忙將前因后果說了一遍,張煌言聽罷,面色如紙。

        侯玄演繼續喊道:“備馬啊,我要親自領兵入蜀。”

        張煌言長嘆一聲:“督帥,我們已經沒有兵了。”

        侯玄演仔細一想,確實如此,自己被氣糊涂了,竟然忘了這一茬。

        四處皆有戰事,哪一處都調動不開,別說出兵入蜀了,侯玄演還要擔心吳三桂和鰲拜會不會出蜀入侵呢。半個湖廣,如今都在他們的包圍中,湘兵南下兩廣了,湖廣腹地空虛啊。

        想到這里,侯玄演嚇得冷汗直流,強迫自己腦子清醒過來,川中復雜的局勢,在他腦中慢慢地清晰起來。

        馬干雖然該死,但是他還有很強的戰力,兵馬并沒有損失太多。張獻忠殘部退到綿州,也有很強的戰力,足以牽制住重慶的清兵。就怕這兩伙人互相殘殺,這種可能性非常大,兩方人都想要成都。

        “快馬傳令堵胤錫,分兵防守,防止清兵入湖廣。顧炎武、鄭遵謙率所部人馬,到岳州集結,等我前去,隨我入蜀。然后讓夏完淳速戰速決,能招降的盡量招降,朱由榔只要去除帝位,可以既往不咎。吳勝兆、錢肅樂、孫嘉績密切注意鄭芝龍有無異動,若有風吹草動,以防守為主,不可主動迎擊。”

        張煌言問道:“督帥,那馬干呢?”

        侯玄演咬著牙,一個字一個字地從嘴里迸出來:“升官、晉爵、賜金,讓他們守住成都,不要再丟城池了。守住一個,就是保住了幾萬條性命。”

        清晨時美好的愿景,再一次被隊友擊個粉碎....


    上一頁 ←    → 下一頁

    女繼承者嫁到:權少要入惡魔的牢籠仙人俗世生活錄恐怖之魔鬼游戲桃運天王
    醫冠禽獸,女人放鬆點!首席的億萬新娘冷血女神們的復仇戀歌春暖香濃獨寵狂妻:我的特種兵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