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軍事歷史 » 北上伐清 » 第177章 愿為督帥再死戰1次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北上伐清 - 第177章 愿為督帥再死戰1次字體大小: A+
     
        侯玄演殿前請功之后,就離開了金陵,準備回到蘇州完婚。金陵大小官員,來了一半,為他送行。

        在這個時節,還敢冒著風險前來相送的,侯玄演一一記在心里。秦淮河的水流平緩地流過,不知道多少雙眼睛注視著城郊的這一行人。

        侯玄演先是派人,前去杭州將黃櫻兒接來,然后派人通知徐元寶,回到蘇州。好事成雙,自己要和兄弟一起成婚。

        再到江南,壓在頭頂的大山已經被移除,侯玄演一身輕松。清兵再也無力南下,這段時間,侯玄演終于有了時間,經營自己的江浙老巢。松江府的造船廠自己還沒有去看過,吩咐下去的兵工廠,也不知道龔老三做的怎么樣了。就算生產出最先進的火銃、戰船,也還要花費大力氣,操練士卒們熟稔地使用。侯玄演仔細一盤算,這段時間可是一點都不輕松。

        路過鎮江的時候,接到了李好賢的邀請,讓他前來參加傷兵返鄉儀式。烈火營西征,戰績卓著,卻也死傷不少。尤其是當初頂在荊州前線,可以說天天打仗,而且輸多勝少。

        天公作美,明媚的陽光高懸在冬日的上空,侯玄演望著臺下的眾人,眼眶一紅。

        將近一萬個傷兵,排成陣列站在臺前,每個人臉上的神色各不相同。雖然都有傷殘,但是還是盡力站的直一些。

        李好賢跟在他的身邊,說道:“督帥,這些將士返鄉前,末將問他們有何心愿,他們都說要見督帥一面。這才斗膽派人,將您接來。”

        侯玄演神色一緩,故作輕松,笑道:“正該如此。”

        他抬起頭來,臉上布滿了笑意,揚聲說道:“弟兄們,你們都是江浙男兒,是我帶著你們打到了常州。常州城里咱們一把火燒死了多少清兵?恐怕比他們入關以來死的人數加起來都多。嘿嘿,這都是你和我的戰果啊。如今你們功成身退,我們還要繼續作戰,你們回去了也不要懈怠,好好地照看父母,養育兒女,教育他們每當有異族入侵,也要向他老子一樣,拿起刀槍和敵人拼命。

        你們身上都掛了些殘疾,第三排的吳世勛,當初帶著四個娘們在太湖游逛。被老子看見,不但把娘們都日了,還把他拉到戰場拼命。如今少了一條胳膊,想要一下應付四個,可就更難了。”人群中頓時哄堂大笑,吳世勛掛著淚珠,笑的最燦爛。

        侯玄演走下臺,到人群中,一萬多人頓時鴉雀無聲。冬天的聲音傳的格外高遠,侯玄演拍著他們的肩膀,說道:“袍澤就是弟兄,你們雖然都殘疾了,但是還有很多弟兄,沒能活著回來。你們回去之后,若是有鄰里之間死在了戰場的,要盡力贍養他們的家人。若是銀子不夠,可以到烈火營找,伸手就要。李好賢敢不給,我就撤了他。”

        人群又一次笑了起來,李好賢板著臉說道:“末將在山東登州,就是有了明的及時雨,散財無數。”

        “我丑話可說在前面,回去后好好地活,要是誰作奸犯科,吃喝嫖賭花光了撫恤,還敢來要的,就屬于丟我們烈火營、丟我們北伐軍的臉,這他娘的是大罪,可以偷偷砍了埋起來。”

        烈火營屢立大功,這些殘兵傷兵回鄉,每人都按功勞領到一比不菲的銀子。侯玄演走到了吳世勛身邊,問道:“怎么樣,回去了準備做點什么?”

        吳世勛擦了擦眼淚,說道:“家父有一間書院,我回去之后,準備去書院教書育人。讓鄉里幼童,有個讀書的機會。”

        他身邊一個尖嘴少年,插話道:“大帥,我的家父是殺豬的,小時候一口都不給我吃,全都賣了。我回去了帶回去的錢,夠他殺一輩子了。我準備啥也不干,天天吃豬肉。”

        侯玄演無視他狗屁不通的“我的家父”,轉眼一看,頓時心酸不已。這個尖嘴少年,看上去也就十五六歲,臉上一道傷疤觸目驚心。從額頭到臉頰,頭皮都被削去了皮肉。侯玄演摸著他的臉,說道:“你叫什么名字?”

        小兵插話不但沒有挨訓,反而得到了侯玄演問話,頓時得意洋洋,說道:“大帥,我叫張一筒。我爹說生我那天,賺了足足一筒銅錢,是個大大的福將。”

        侯玄演說道:“大福將別回去了,跟在我身邊吧,我有機會給你找個婆娘。”

        張一筒樂不可支,笑道:“大帥如果不嫌棄,小人原為大帥擋槍擋箭,死而無憾。”

        胡八萬擺起架子,將他摟在一旁,拍了拍他的肩膀說道:“小子,以后跟著你八萬哥,保準沒差。”

        旁邊的人都露出熱切的神色,侯玄演說道:“不瞞你們說,陛下剛剛賜婚,老子馬上也要娶親了。今天讓你們這些大頭兵沾點喜氣,咱們痛飲一番。”說完轉身去看李好賢,后者心領神會,吩咐一聲,馬上有人推著一車車的好酒出來。

        侯玄演拿起瓢,飲了一口,將手里的瓢遞給身邊的李好賢。幾十個瓢就這樣手手相傳,各自取一瓢一飲而盡。

        李好賢身材魁梧,站在人群中,露出半個腦袋。他喝完之后,大聲喊道:“弟兄們,我們一起祝賀督帥大婚。”

        最后一個傷兵飲完了酒,將手里的瓢一摔,說道:“督帥以后若是相召,我等必定再次舉刀死戰。”

        侯玄演轉過身去,克制著自己的情緒,揚聲道:“一群殘廢死戰個什么,都滾回家去吧,家里爺娘都等著你們呢。要是能活,誰他媽想死。”邊說邊走,只帶走了身邊新收的親兵。

        走出大營,張一筒終于也抹了幾滴眼淚,說道:“八萬哥,不知道為啥,這一走怪難受的。”

        胡八萬不以為然,撇著嘴說道:“大老爺們,哭哭唧唧的像什么樣子,在我們山東,就連牛羊,都只有母的才哭。”說完才注意到身邊高低肩的侯玄演,兩個肩膀一上一下的,頓時不敢再言語。

        


    上一頁 ←    → 下一頁

    抗日之川軍血歌隔墻有男神:強行相愛1誘婚試愛:總裁老公太會都市逍遙修神透視醫聖
    神醫小獸妃我是系統之女帝養成計劃重生落魄農村媳金手指販賣商都市最強裝逼系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