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軍事歷史 » 北上伐清 » 第81章 都是漢奸,1視同仁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北上伐清 - 第81章 都是漢奸,1視同仁字體大小: A+
     

      月斜人靜的深夜,侯玄演睡在床上聽到有人喊他,驚起之后發現是洪一濁。他的房外有親兵近衛日夜守護,也只有洪一濁這樣的心腹才能不告而來。

      侯玄演點了一支蠟燭,推開門只見洪一濁神秘兮兮地,湊近了說道:“大哥,我們的人在城外捉了幾個可疑的人。”

      侯玄演關上門,將他帶到桌邊,說道:“別急,坐下慢慢說。”

      “這些人分成五路,沿著常州不同的小道,往江邊和西邊逃去。他們身手出眾,不過警覺性不高,走的都是常州的小道。”

      侯玄演心中已經了然,他哂笑一聲,問道:“可曾有人招供?”

      洪一濁搖了搖頭,說道:“這些人悍不畏死,打起來都是一上來就拼命,被抓的幾個也都咬舌自盡了。”說到這里,洪一濁嘆了口氣,遺憾地說道:“我看八成是常州的士紳搞鬼,可惜沒弄到證據。”

      侯玄演眼色陰鷙,冷笑一聲說道:“咱們有兵有刀,我說的話就是證據。”他敲了敲桌面,一個親兵聞聲進來抱拳道:“督帥。”

      “去閻將軍那里傳我命令,發兵圍住常州四大家族,一只鳥也不能放出他們的院子。叫醒秦禾,點起人馬,我要血洗常州。”

      半彎的月亮像是一根熟透的香蕉,黃暗暗的掛在天邊。這樣的月色下,你很難指望它灑下清輝,今夜里的常州顯得格外的黑,閻應元的人馬一如既往地高效,悄無聲息地圍住了四大家族的院子。他本人則盡職盡責地守在城樓,在他看來大敵在外不在內,常州的士紳不是督帥的對手。

      侯玄演帶著秦禾、洪一濁來到王長順的府門前。

      洪一濁看了看三四個人那么高的大門,咽了口唾沫,說道:“真有錢啊,大哥,你能確定是他的主謀么?”

      “他就算不是,也一定知道誰是,這個老王八不點頭,常州誰敢謀害老子。”

      王長順安睡在府內,他的護院家丁雖多,但是卻沒有得到主人的命令。一個個的都在夢鄉里,就被人撬開了大門,門子瞪著朦松的睡眼,被秦禾一把拽住衣領,提溜過來。

      他眼睛被火把閃的看不清,只當是來了打家劫舍的強人,不住地求饒。

      侯玄演低頭說道:“王長順住在哪處院子,前頭帶路。”王家實在太大了,若是在夜里搜索,恐怕天亮了都不一定能捉到王長順。

      門子這時候早就清醒過來,抬頭一看頓時嚇得六神無主,這是一群甲胄鮮明的兵馬,可比強人難對付多了。

      “小人愿意棄暗投明,給大人帶路。”

      一行人直奔內院,驚醒的護院這時候再想抵抗,已經來不及了。秦禾的手下親兵,將他們堵在家丁的房內,持刀看住,誰敢動毫不猶豫就是一刀。

      外面已經被圍,王家幾個巡夜的護院想要跳出去搬救兵、通知其他家族,都被蘇州兵無情的刺死。

      秦禾親自踹開內宅的一處房門,將驚聲尖叫的不知道什么主子輩的趕出了房子。順手搬了一張椅子,放在內院中的空地上。

      侯玄演坐在椅子上,手里長劍豎直放在地上,用兩個疊起的手掌按住。

      “將王家大大小小,全部押出來!”

      王長順身著白色軟綢內衣,被人押到侯玄演身邊,按在地上跪著。他抬著頭,一臉不可思議地望著侯玄演,常州三易其主,就算是最惡的滿族人,也沒有這般蠻橫。

      “老王,怎么著,白天才一起吃了酒,不認識本督了?”

      王長順不甘心地掙扎起來,被秦禾用刀柄一拍,吃痛之下才老實下來,大聲道:“總督大人,王某犯了什么罪?”

      侯玄演拿起手里的劍,用劍刃撥弄著他腦后的鼠尾小辮,問道:“老王,你留著這根小辮,是等清狗來了,好認祖歸宗么?”

      王長順神色驚恐,尤其是看到侯玄演拔刀之后,他涕淚直流,哭到:“督帥明鑒,我早就吩咐下去,明天全家男丁一起把辮子減掉。西城的礦我們王家也都交給督帥大人,大人還有什么吩咐,盡管開口。”

      侯玄演呵呵一笑,說道:“我還想知道,去金陵聯系清狗,準備獻城的還有幾個人?”

      王長順面色一慘,臉色變得煞白,口不能言。侯玄演一看就知道自己所料不差,這個老狗就是其中之一。

      這時候洪一濁不知道從哪拿來一個盤子,放在地上,上面有筆墨紙硯。

      他生平最恨漢奸,尤其是自己長大的道觀被李成棟一把火燒了之后。洪一濁抬起腳,一腳踢在王長順身上,獰笑道:“寫吧,狗漢奸。”

      王長順爬到侯玄演腳下,抱著小腿道:“我愿意招,只求饒我全家性命。”

      侯玄演蹲下身子,說道:“好,我可以饒你全家性命,只要你再答應我一件事。”

      王長順如同將要溺死之人,抓住了最后一根稻草,狂喜道:“大人盡管說,我什么都答應你。”

      侯玄演將筆墨推到他身邊,說道:“你先寫。”

      王長順早就被他嚇破了膽子,越是富貴的人越惜命,也更不在意其他人的下場。他拿起撅著屁股在地上顫抖著寫下歪七扭八的八個人名。侯玄演仔細一看,四大家族全部在內。

      “寫完了?”

      王長順惶然點頭,說道:“寫完了,就是這些人,他們都在場。”

      “那好吧,還有最后一件事,老王。”

      王長順想要跪起來,卻癱在原地,怎么也使不上勁,說道:“大人請說。”

      “我呀,請你原諒我,對你說了謊。”

      侯玄演站起身來,頭也不回地大步走向門外,高聲道:“王家里通清狗,賣國求榮,全家上下不分男女,不論老幼,盡皆斬首。將首級懸掛在常州鬧市十天,以儆效尤。”

      王長順臉上瞬間猙獰起來,瘋了一般嘶吼,怒罵起來:“侯..”

      侯字剛出口,張著大嘴的人頭被洪一濁一刀斬下,侯玄演沒有回頭,身后已經是地獄一般血腥場景。

      洪一濁拿著名單,追過來問道:“大哥,這些人怎么辦?”

      “都是漢奸,應該一視同仁,跟王家一樣。”



    上一頁 ←    → 下一頁

    末世大回爐農女要翻天:夫君,求壓全職法師婚後相愛:腹黑老公爆萌寵妻無度:金牌太子妃
    柯南世界里的巫師神級奶爸我有一座冒險屋費先生,借個孕穿越諸天萬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