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軍事歷史 » 北上伐清 » 第22章 連環計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北上伐清 - 第22章 連環計字體大小: A+
     

      蘇州城郊的一處鄉野田間,一個老農褲腿半卷,在水塘中采藕。

      一個濕噠噠的汗巾,搭在他的肩頭,烈日當空汗如雨下。但是老秦頭并不覺得難受,莊稼漢能有收獲就是最大的幸福,他滿心思都是今夜可以讓自己的大孫子吃上脆生生的藕片了。

      老秦頭的兒子也有了出息,當初神京被圍,朝廷招募新軍勤王,他悶聲不響的去當兵,把老兩口嚇得不輕。誰知道后來兜兜轉轉,一仗沒打,跟著主將先投降大順,再投降大清。竟然投出個把總,如今衣錦還鄉,駐守蘇州。還帶回個漂亮媳婦,媳婦來時就懷了孕,那大胖孫子一生出來,頓時成了全家的心頭肉。

      遠處遠遠走來四個人,其中一個指指點點,老秦頭直起腰來一看,其中一個是自家遠房表侄。

      “候公子,我跟你說的就是他,是我的一個表叔。”

      侯玄演滿意地點了點頭,伸手進懷中。小兵頓時咽了一口唾沫,一臉希冀地盯著他的手上。

      侯玄演掏出一顆金豆,順手一扔,說道:“畢竟是親戚,你走吧,這事你不好插手。”

      小兵收了金豆,攥在手心,猶疑道:“候公子,我表叔他就是一個老實本分的莊稼漢...”

      洪一濁宣了一聲道號:“無量天尊。讓你走你就走,少他媽廢話。”

      侯玄演笑吟吟地擺了擺手,說道:“怎么說話呢,都是自家弟兄,你放心走吧,我們都不是什么好人。”

      小兵攥著金豆,想了想,還是轉身離開了。

      徐元寶見他走遠了,一臉崇拜地問道:“侯大少,我真服了你了,這么毒的計策你是怎么算到的?難怪我老爹總是跟我說,黃蜂尾后針,最毒讀書人。”

      無奈地白了他一眼,侯玄演邊走邊說道:“大亂之后,蘇州城豈能是鐵板一塊?勢必漏洞百出,只要咱們細細探究,有的是破綻。今兒就算沒有這個老秦頭,照樣會有老李頭、老張頭供咱們使用。你們記住,機會是自己創造的,永遠不要空等。”

      看到走來的三個人蓄發未剃,想到自己兒子的身份,老秦頭的心慌了起來。

      “三位義士,小老兒只是個普通百姓,剃發也是被逼的,求各位高抬貴手。”

      三個人一齊笑了起來,笑臉好像道觀的三清像,一臉和善;笑聲好像三只鬣犬,兇狠而殘忍。

      揪著老秦頭,來到他破舊的農家小院,一圈矮矮的笆籬繞成的院落里。老秦頭的媳婦和老婆正在院里干著家務,一家人其樂融融,還有孩子的哭聲。

      老秦頭眼眶氤氳,啜泣起來,求饒道:“三位義士,你們要找麻煩,就找小老兒的,饒過我的家人,我給您磕頭啦。”

      徐元寶提溜著他的衣領,不讓他跪下,侯玄演笑著說:“你放心,我來借一樣東西就走。”

      來到院內,老秦頭的老婆兒媳也看出事情不對,唯唯諾諾不敢說話。

      侯玄演抱起孩子,小孩兒見他眉目清秀,非常喜歡,蹬著小腳丫,樂了起來。

      侯玄演將孩子舉過頭頂,轉了一圈,逗得他咧著嘴笑。“你們看,老子多有孩子緣。”

      老秦頭彎下雙膝,因為被徐元寶提溜著,跪在半空哀求起來。

      侯玄演從小孩脖子里,取下一個長命鎖,將孩子塞回秦家媳婦懷里。“小娃娃,我借你這個玩一天,讓你爹給你捎回來好不好?”

      小孩還以為他在跟自己玩耍,在阿娘懷里哈喇子直流,瞪著眼笑。

      擺了擺手示意徐元寶將人放下,侯玄演嘆了口氣,收起笑臉,道:“老人家,跪的久了,可就站不起來了。”說完頭也不回,帶著兩個跟班,往城里走去。

      徐元寶回頭惡狠狠地說道:“這周圍有我們的弟兄,天黑之前,敢走出院子,就把你們全部剁碎。”

      三個人徒步來到蘇州西城樓,此處是一個偏門,出來走不遠就是太湖,往日里沒有多少人走。守城的官兵倚在門前睡覺,看到三個人走了過來,呵斥道:“什么人?”

      “我們是鄉下來的,投奔我們表哥。”

      守城的看他們沒有剃發,應該是鄉間還沒有推廣剃發令的土包子,態度也就從呵斥變成了鄙視。

      “你們表哥是誰?”

      徐元寶一副憨厚傻傻的樣子,摸了摸頭皮,不好意思地說道:“我表哥叫秦禾。”

      守城兵一聽,立馬換了一副面孔,親熱地上前說道:“原來是秦把總的親戚,怎么不早說?來,我帶你們去。”

      秦禾守在城樓,正在吃飯,聽了之后,疑惑道:“我哪有三個表弟這么多,帶我出去看看。”

      出了城樓,就看到三個一身土布衣打扮的三人,秦禾仔細看了一眼,確定沒有見過。

      侯玄演上前笑著大叫:“表哥,你不認識我了?我就知道你認不出來,你看這個。”說完將他兒子的長命鎖舉在手里,來回晃蕩。

      秦禾臉色一變,瞳孔收縮,手掌摸向腰間刀柄。

      侯玄演笑吟吟地看著他,終于秦禾還是展顏說道:“原來是你們三個表弟,當了這么久兵,真的認不出來了,快來里面說話。”

      進到城樓,秦禾尋了個由頭,將里面的小兵趕了出去。

      閉上門后,他咬牙問道:“我的兒子怎么樣了,你們是什么人,想干什么?”

      侯玄演找了個凳子,好整以暇地坐下,說道:“秦大人一口氣問了這么多問題,請容我慢慢回答。第一你的兒子怎么樣,全掌握在你的手里。第二我們是漢人,第三我們想要拿回漢人自己的東西。”

      突然,一個小兵破門而入,大聲喊道:“大人不好了!顧家造反,巡撫大人前去平亂。蘇州城里豪門不知道怎么回事。一起造起反來,巡撫大人被困在衙門了,讓我們發兵去救。”

      “我知道了,出去。”

      “大人,軍情緊急啊!”

      “我說出去!”

      小兵雖然心急,但是他是秦禾的心腹,還是選擇退了出去。

      “怎么樣,秦大人。打開城門,你就是收復蘇州的英雄,可以站著回家和家人團聚;負隅頑抗,你就是走狗漢奸,恐怕就要跪著去地府尋親啦。”

      



    上一頁 ←    → 下一頁

    籃壇紫鋒帶著火影重生日本東京斂財人生之新征程[綜]總裁寵妻很狂野烈火軍校
    三國遊戲之回歸我渡了999次天劫絕世天才系統總裁的代孕小嬌妻同時穿越了99個世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