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軍事歷史 » 北上伐清 » 第18章 初到太湖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北上伐清 - 第18章 初到太湖字體大小: A+
     

      南京城內,皇宮當中,多鐸半敞著胸,躺在養心殿里。

      他一身的盔甲卸了一半,身前案子上隨手擺著一根馬鞭,瞇著眼聽殿里的討論。

      固山貝子博洛站在殿里,腦門油光蹭亮,一條金錢鼠尾辮綴在腦后,說起話來一翹一翹的。

      “王爺,這江南鬼天氣,實在是難捱。我手下士卒病的病,死的死。他們可都是我們滿族的勇士,這地方不能久待啊。”博洛是多爾袞的心腹,如今多鐸儼然是江南的實際主人,也只有他才敢在多鐸面前抱怨。

      多鐸瞇著眼,頭也不抬,他也是塞北長大的,江南的酷暑著實折磨人。這殿里堆放著冰塊,比外面涼快了百倍,但是還是讓他心煩意亂。

      “還是漢人會享受,七八月的時節,咱們老家都沒冰了,這里竟然還有冰塊去暑。你放心吧,王兄已經來信,讓我們班師回朝。”

      投降的原大明忻城伯趙之龍,聞言之后,匆匆爬了出來,跪地道:“萬萬不可啊,王爺,江浙一帶剛剛被我們大清天兵攻下。若是王爺率兵撤去,恐怕有一些亂臣賊子,將會在江南興風作亂啊。”

      多鐸滿意地看了他一眼,忍著內心的鄙夷,說道:“趙大人一心為大清考慮,忠心可嘉。但是王兄早有定奪,留下多羅貝勒為平南大將軍,固山額真也留在江南。另外派洪承疇,來做“招撫南方總督軍務大學士”,江南盡數聽他調遣。你們都隨我前去北京,王兄必當重用。”

      殿里的滿人一臉喜色,他們早就想離開江南,這里的酷熱對他們來說,簡直如同地獄。

      但是降清的漢官,就各懷心思了,尤其是聽到洪承疇要來江南,掌管軍政大權,他們的心思也活泛起來。這說明漢人也是可以在清廷做高官的,這些人畢生所求,無非貪權戀位,一聽這話興奮的跟聞到屎味的狗一樣。

      多鐸站起身來,看著殿里跪伏的漢人官員,一股發自內心的鄙夷油然而生。

      但是王兄的政策,就是拉攏這些漢人,他自己也知道滿人一共才幾十萬,想要統治這萬里江山,必須依靠這些漢奸。

      “此地應天府,改為江寧!你們留守的不論滿漢,都給我好好經營此地。等到洪大人八月來此,你們就可以輔佐他,為我們管理好江南。”

      躲在一角的潞王,一臉惶恐,不知所措。自從當上監國,他的紙醉金迷的日子就一去不復返。這個東林黨人所謂的賢王,一心投敵,不敢和清兵為敵。

      六月,滿清兵臨杭州城下,總兵方元科在涌金門和清兵浴血廝殺,這廝竟然從城上往清兵處扔酒扔肉。把方元科氣的一佛出世,二佛升天,率兵東渡錢塘江,繼續抗清去了。

      他的難兄難弟,小福王、周王、惠王都一起躲在角落,等待著多鐸的處置。

      可憐朱元璋,一代英豪,若是看見自己的子孫這副模樣,估計棺材板都蓋不住!

      ※※※※※※※※※※※※※※※※※※※※※※※※※

      野坫投荒三四間,渡頭齊放打魚船。

      數聲鴻雁雨初歇,七十二峰青自然。

      太湖橫跨江、浙兩省,北臨無錫,南瀕湖州,西依宜興,東近蘇州。

      一片湖水茫茫中,有一處扼山靠水的營寨。寨內的大帳中,吳志葵滿頭大汗,聽著自己的恩師在那里嘶吼咆哮。

      “國難當頭,我們豈能只顧生死,你不敢打,他不敢打,什么時候能光復河山!”

      在此大發脾氣的,就是夏完淳他爹夏允彝,而滿頭冒汗的是他的弟子,副總兵吳志葵。

      吳志葵手里有一萬殘兵,躲進太湖不肯降清,夏允彝的意思是出兵蘇州,但是吳志葵身為一個將軍,自然知道盲目出擊的下場。但是夏允彝一腔熱血,只當他貪生怕死,文人想事情,多會想當然。

      其實他這一萬兵馬,別說蘇州,就算是個小城都很難攻下。

      攻守之勢,可不是一點半點的差距,閻應元守著一個江陰小城,七八萬兵強馬壯的清兵,攜勝之威,都拿他沒有辦法,至今還在堅持。就憑他手里的一萬殘兵,想要打下蘇州,簡直是癡人說夢。

      吳志葵也不是貪生怕死之輩,他只是不想自己的袍澤弟兄,因為恩師的一嘴的大義,就要白白送死而已。

      “老師,您息怒,我不是不打,只是要打也要做好準備吧。”

      夏允彝怒火更盛,面紅耳赤,拍著桌子喊道:“要什么準備,你龜縮在這里一個月了,國土淪喪看在眼里無動于衷,我沒你這樣的弟子。”

      吳志葵一臉無奈,這時候一個小兵進來說道:“將軍,夏大人的兒子夏完淳帶著幾百人,投營而來。”

      吳志葵如蒙大赦,哈哈笑道:“小淳來了?哈哈,說起來我都有十年沒見了,據說都娶了媳婦了,快帶我去迎接。”

      說完一溜煙躥了出去,夏允彝聽到兒子來了,心中也有點愉悅。板著臉迎了出去,遠遠就看到了剛剛成婚的兒子。

      夏完淳和吳志葵很是親密,吳志葵跟著夏允彝做學問的時候,夏完淳還很小,但是已經是個小神童了。兩個人一起讀書,一起玩耍,感情很深。

      夏完淳看到父親,倒頭就拜,夏允彝忙把他扶了起來。

      “父親、師兄,我這次帶了一個人來!侯兄快來,我給你引薦。”

      侯玄演從后面擠了出來,笑吟吟地說道:“有勞夏兄了。”

      “父親,這位是嘉定候峒曾大人的長子,侯玄演!侯兄,這是我父親。”

      夏允彝一聽,肅然起敬,忙扶起行禮的侯玄演。拍著他的肩膀,眼中泛淚,道:“令尊和嘉定的事,我都聽說了,侯黃二人赤膽忠心,足以留名青史。”

      侯玄演看著他戴烏紗帽,穿圓領袍,還是官員打扮。這些人心向明朝,都是寧死不降的人物,只是手段么,就差了那么一點。“久聞夏大人文采風流,今日一見名不虛傳。”

      “這位是吳志葵,我的師兄。”

      “吳將軍有禮了。”侯玄演仔細一看,這位吳志葵鼻高口闊,身軀魁梧,倒是個猛將模樣。



    上一頁 ←    → 下一頁

    狙擊天才上門兵王盛寵萌妻神級龍衛籃壇紫鋒
    帶著火影重生日本東京斂財人生之新征程[綜]總裁寵妻很狂野烈火軍校三國遊戲之回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