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軍事歷史 » 北上伐清 » 第5章 出其不意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北上伐清 - 第5章 出其不意字體大小: A+
     

      侯玄演躍下馬背,后面的鄉兵自覺地止住了腳步。

      屈膝跪地,叩首三下,八百余鄉兵整齊劃一,跟著跪拜。

      嘉定兩萬百姓被屠戮,只因為不肯剃發易服,數典忘祖。如今剩下的八百孤魂游鬼,無家可依的復仇者,正執戈而來。

      他們的戰力或許弱的可笑,但是精神足夠強大,這才是漢民,當之無愧的漢人,有禮儀之大,故稱夏,有服章之美,謂之華。與之相比,那些頭皮癢水太涼之輩,位高如同“平西王”,權重如洪承疇之流,渺小的如同侏儒。

      “進城!”

      侯玄演大手一揮,鮮血涂面的八百鄉兵,嚎叫著沖進了自己的故鄉。

      所有的清兵都在忙著搶掠財物,屠殺漏網之魚,根本沒人防備。在歷史上,僅僅十幾天之后,他們甚至會被五十個人趕出城去。

      出乎侯玄演的預料,殺進城中,并沒有遇見大股的清兵。只有三三兩兩的小隊,在城中尋找隱匿起來的鄉民。這樣的畜生,自然是見一個殺一個,藏在各處地方的嘉定百姓,有幸免于難的,也都鉆了出來,加入到他們。

      一路殺到縣衙,此處竟然張燈結彩,徐元吉等趁亂做了漢奸的一些人,正在為新來的縣令接風洗塵。

      小道士洪一濁破門而入,就見到幾個綢服男子,金錢鼠尾,留著可笑的辮子,正在推杯換盞,已經喝的半醉。

      看到來人,只當是幸存的一個小民,怒道:“左右何在?”

      “被你道爺送去見九殿閻羅了。”

      徐元吉身為一個漢奸,能混到這個地步,也是殺人殺出來的功勞。他自從投降了清兵,在城中殺人不算,還要生吃人的心肝。醉醺醺地看見只有一個小道士,渾然沒有放在心上,拔刀在手就要上來殺人。

      砰地一聲,縣衙內院的木門被整個推倒,徐元吉慌忙退后。洪一濁被落下的灰塵嗆得直咳,怒道:“門就在這里,非得拆了再進么。”

      來人哈哈一笑,不理會他的牢騷,高聲叫道:“候公子,這里有一窩大魚。”

      侯玄演聽到喊聲,帶著人直奔此處,徐元吉面色如灰,一雙賊眼滴溜溜亂轉,尋思著脫身之法。新到的縣令本是一個讀書士子,降清之后羞答答的總算謀了一個官位。來到嘉定一看,就已經被這人間地獄嚇得魂不附體。借著酒勁麻痹自己,又見到一群滿臉是血的人沖到面前,可不正是惡鬼復仇來了。他一時驚悸,膽囊破裂口吐綠汁,竟然活生生的嚇死了。

      鄉兵中有認識徐元吉的,惡狠狠地道:“徐元吉,你剪了頭發為虎作倀,喪盡天良屠殺同鄉,可想過也有今天?”

      徐元吉退到墻邊,舉起手臂將窗戶撞爛,越墻而出。上任知府是個雅人,在院中種滿了花草,好巧不巧墻后正是一片枸骨、刺柏。尖尖的花刺扎了他全身,徐元吉顧不得疼痛,爬起身來就要逃走。迎面撞上一個小胖子,手持著一根撿來的狼牙棒,正在掂量著看順不順手。

      徐元寶一看他的腦后金錢鼠尾辮,只當是清兵,大叫一聲:“吃你爺爺一棍!”一棒子敲下去,正中腦門。徐元吉光禿禿的腦門就這樣被開了瓢,血流不止,嘴里也吐著鮮血,兩眼一黑結束了罪惡的一生。

      “好用,還是這玩意好用。”徐元寶眼中一亮,滿意的摩挲著自己的新武器,自言自語道。

      侯玄演率眾追了出來,看到漢奸已經伏法,吩咐眾人將活捉的清兵押了過來。

      這些人大多是李成棟帶來的吳淞清兵和借來的太倉清兵,其中一個人,穿著和清兵不同,把頭埋在腿間躲躲閃閃。

      侯玄演來到他身邊,一腳踢上,斥道:“抬起頭來!”

      此人渾身發抖,就是不肯抬起頭來。洪一濁大怒,揪住他的小辮子,生生拽了起來。

      人群中頓時一陣驚呼怒罵,侯玄演仔細一看,搜索了下繼承的記憶,認出來這個人竟然是本縣的都頭張橫。

      “怎么?張大都頭如何不敢抬頭見人了?你倒也知道羞恥。”侯玄演冷笑道。

      張橫眼中帶淚,嗚咽道:“候公子饒小人一條性命吧,我有七十老娘,眼瞎耳聾,實在是不得已從賊啊。”

      “呸!就你有老娘,別人的爹娘就不需要贍養了?睜開你狗眼看一看,城中的一具具尸首,你有幾個不認識?他們就是石頭里蹦出來的,沒有爹娘么?”

      侯玄演一腳將他踹倒,問道:“說!李成棟那狗賊現在哪里?”張橫鼻涕眼淚混在臉上,口中吐字不清,只是大哭。

      旁邊一個清兵,見張橫說不出話,爬了過來,急叫道:“我知道,我知道總兵大人行蹤。”

      “說!”

      “我說了,只求大人饒我一命。”

      侯玄演乜視著他,說道:“好,主要你說出李成棟的行蹤,我可以不殺你。”

      清兵大喜,掙扎著坐起身來,說道:“總兵大...李成棟他帶著嘉定搜出的財寶,裝了三百艘船,往太倉去了。”

      “你要是敢有半句虛言...”

      清兵仰著頭,求生本能下,忍痛說道:“大人放心,小人說的都是實話,他們都可以作證。”

      “張橫!”

      正在地上嚎啕大哭的嘉定都頭,重重的點了點頭。

      “好,你果然沒有說謊。”

      清兵臉帶喜色,說道:“大人肯饒小人一命,是天大的恩德,小人怎敢扯謊。”

      侯玄演冷笑道:“誰說饒你一命了?”

      清兵臉色突變,瞪著眼珠嚎道:“你不能言而無信啊。”

      “許你們狗日的殺人放火,倒要別人誠實守信,你是天生就這么蠢,還是誰給你的自信?”鄉兵們殘忍地哄笑起來,他們的恨意絲毫不減,只覺得侯玄演的話正中他們的想法。

      侯玄演看了一圈,發現徐元寶手里的武器最為解恨,說道:“元寶,把狼牙棒給我,我要手刃了他。”

      徐元寶也是個不爭氣的小紈绔,老頭子在時沒有一點孝心,死后才念起老爹的好處。

      剛才聽張橫哭訴他的老娘,又想起自己那個溫婉柔弱的母親,心中像是有無數只手在撓抓的,只覺得難受無比。

      他怪叫一聲,跳到侯玄演身邊,一棒子敲死了清兵。眼淚再也止不住,只是卻沒有一點哭聲。

      侯玄演將他環肩抱住,說道:“哭吧,今天以后就不要再哭了。”

      



    上一頁 ←    → 下一頁

    醫毒雙絕:冥王的天才寵權少誘歡,寵妻成性末日輪盤權武風云大聖傳
    龍符修真聊天群他與愛同罪明日之劫逆天神醫妃:鬼王,纏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