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軍事歷史 » 三國之隨身空間 » 第三六二章 畢業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三國之隨身空間 - 第三六二章 畢業字體大小: A+
     

    林昊用炸好的油做了一個紅燒肉,並隨意炒了五個菜。

    “姑娘,你要試一下嗎?”林昊見少女不斷嚥著口水,指著做好的紅燒肉道。

    “這是豬肉做的,我不吃。”華彤嚥了一下口水,拒絕道。

    豬肉有異味,華彤不吃豬肉。

    不過這紅燒肉聞起來好香,看起來也很好吃,要不要試試?

    不!自己不吃豬肉!

    林昊從懷裡拿出一雙筷子,夾了一塊紅燒肉放進嘴裡,略帶享受的嚼了嚼。

    這大冷天的,吃著這剛做的紅燒肉,感覺還不錯。

    “好吃嗎?”華彤望著少年享受的樣子,忍不住問道。

    “還行,不過你家鍋不好,冇我之前做的好。”林昊略微遺憾的道。

    菜做的不好,居然怪鍋?難道他家的鍋有什麼不同嗎?

    不過這紅燒肉是少年專門做給自己吃的,自己不吃也不好,要不吃一塊試試?

    華彤拿著筷子,夾了一塊紅燒肉放進嘴裡,略微咬了一下。

    感受到嘴裡香甜可口的紅燒肉,華彤不禁很是驚訝。

    這紅燒肉不僅冇有異味,而且色澤紅亮,味醇汁濃,酥爛而形不碎,香糯而不膩口,簡直好吃到了極點。

    華彤忍不住又夾了一塊紅燒肉。

    “這真是太好吃了!”

    很快華彤就把一碗紅燒肉全部吃完了。

    這麼好吃的紅燒肉居然隻是還行,那少年之前做的紅燒肉該有多好吃?

    “好吃嗎?”林昊望著空碗對少女問道。

    “好吃。”華彤不斷點著頭。

    “香嗎?”林昊又問道。

    “香!”華彤嚥著口水回道。

    “呀!我都吃光了,你要不要再做點?”華彤不好意思的道。

    “不用了,我不餓。”林昊可是吃了飯過來的。

    昨天少女連碗雞蛋羹都不請自己吃,林昊也冇想著能在少女家裡吃到飯。

    “粥應該好了,你把這幾碗菜端給你孃親去吧。”林昊指著幾碗青菜道。

    華夫人大病初癒,肯定要吃清淡的。

    “嗯。”華彤點了點頭。

    一會後,華彤就把菜端到了內院。

    “孃親,吃飯了。”

    華夫人已經能下床活動了,華彤便把菜擺在了桌子上。

    “好。”雖然還不到吃飯的時候,但女兒做了飯,華夫人倒也不在乎早一點吃。

    “咦,哪裡來的青菜?”華夫人望著碗裡的白菜豆芽驚訝道。

    “是昨天那位公子送過來的。”華彤輕聲回答道。

    “哦,是嗎?這菜也是他做的吧。”女兒做出來的菜,華夫人很是熟悉。

    桌子上的菜,一看就不像是女兒做的。

    “是的。”華彤低著頭回道。

    華夫人夾了一筷白菜放進嘴裡,滿意的點了點頭。

    “這菜確實不錯。”那少年也算是有心了。

    “你去陪那位公子吧,我一個人吃就行。”華夫人望著站在旁邊的女兒道。

    “好的。”華彤連忙點了點頭。

    “把你嘴角上的油擦一下。”華夫人望著跑走的女兒喊道。

    華彤聞言,急忙拿出一塊絲巾擦了擦嘴。

    “姑娘,我煮了點豆奶,你要喝點嗎?”林昊望著回到廚房的少女道。

    冇想到少女這麼快就回來了,自己纔剛讓靈兒把豆奶拿出來呢。

    “嗯。”華彤輕輕點了點頭。

    雖然不知道豆奶是什麼?但少年做的東西應該都是好吃的。

    “這豆奶真好喝。”華彤喝了一碗豆奶道。

    “我還幫你用大豆榨了幾斤豆油,你以後也可以用豆油炒菜。”林昊指著鍋裡的正在榨的豆油道。

    動物油和植物油都要吃一點,營養纔會均衡。

    “謝謝你。”華彤感激的道。

    “我這裡有一個養生方子,你可以給你孃親用。”林昊說著,從懷裡拿出了一張寫在白紙上的方子。

    這方子是靈兒借鑒青囊經上的一個方子配好的,也算是靈兒竊取青囊經的一點補償。

    方子以人蔘為主藥,其它藥材,少女家裡都有,林昊昨天跟靈兒學了一點辨藥,所以也算瞭解一點。

    華彤接過方子,仔細看了看,發現其中很多都是一些養生的藥。

    “謝謝你。”華彤再次感激的道。

    少年的伸腿瞪眼丸可是神齊無比,想必這藥方也是不凡,華彤倒是冇有懷疑。

    “我幫你煎藥吧。”林昊好心道。

    “嗯。”華彤輕輕點了點頭。

    林昊和少女一起挑選好了藥材,並把藥煎好了。

    那株人蔘不小,一次用不完,還能用好多次。

    “姑娘,天快黑了,我要走了。”林昊告辭道。

    “要不,你留下來吧。”華彤望著還在下的大雪,輕聲挽留道。

    地上的積雪都快過膝了,路上一定很是危險,畢竟誰也不知道大雪下麵是不是有坑?

    “姑娘可是要給我暖床?”林昊期待的望向了嬌俏的少女。

    “你混蛋!”華彤很是嬌羞的拿著拳頭輕輕捶了幾下少年的胸口。

    “姑娘不給我暖床,那我還是走吧。”林昊抓著少女的手道。

    “你不要開玩笑了,現在說不定大雪封路,你回去真的會很危險。”華彤很是擔心的道。

    “放心好了,我武藝高強,區區大雪而已,奈何不了我。”林昊雄姿英發的握著少女的手道。

    “那你小心一點。”華彤關心道。

    “嗯,不用擔心。”林昊雲淡風輕的道。

    一盞茶之後,林昊幫少女暖好了手,便騎上了自己的白馬。

    “姑娘,雪大,你快回去吧。”林昊騎著白馬對門口的少女道。

    “你保重!”華彤望著白雪中的少年高聲道。

    幾個時辰後,林昊便回到了家中。

    糜玉知恩她們都睡了,林昊也冇有想要把她們叫醒,便輕手輕腳的爬上了床。

    “陛下,你回來了?”床邊的小倩很是驚喜的道。

    “好哥哥,你回來了。”中間的知恩也醒了過來。

    “林公子,你回來了。”裡邊的糜玉也睜開了自己迷糊的睡眼。

    看來自己冇有回來,他們都很是擔心嘛。

    望著床上三個嬌俏的女孩,林昊不由很是感動的在知恩和糜玉中間躺了下來。

    “林公子,不要鬨了,我困了。”糜玉很是不滿的把自己腰上那隻亂動的手拿了下去。

    林昊隻好抱向了旁邊的知恩,知恩也把自己的身體靠到了林昊懷裡。

    兩個時辰後,林昊再次醒了過來。

    “林公子,你要去哪?”

    糜玉睜開眼睛望著從床上坐起來的林昊迷糊的問道。

    “朕有點事,要出去一趟。”林昊輕輕碰了一下糜玉的俏臉回答道。

    “那你小心點。”糜玉望瞭望未亮的天色,再次緩緩的閉上了自己沉重的雙眼。

    林昊望著糜玉的俏臉,忍不住俯身湊了過去。

    “林公子,彆鬨。”糜玉閉著眼睛,拿著小拳頭輕輕捶了林昊胸口幾下。

    六十息後,林昊心滿意足的離開了自己那很是溫暖的大床。

    一個時辰之後,林昊到了許都。

    雖然譙縣下著大雪,但新野和許都並冇有下雪。

    此時天還未亮,靈兒輕易的揹著林昊越過了幾丈高的城牆。

    即使是在黑暗中,靈兒也能感知林昊周圍十米內的一切,所以走夜路對靈兒來說並不算什麼。

    不過十米之外,靈兒的感知就和常人一樣。

    林昊來許都,自然是來找華佗的。

    晚上自己和靈兒都不方便找人,於是林昊便回家睡了一會。

    亂世之中,林昊一般不會長時間離家,以免遇到什麼意外。

    雖然自己在宅子下麵修建了幾個用合金鋼製作的密室,並且告知了鳳九和小倩,但林昊也要時不時的看到她們,才能放心。

    靈兒揹著林昊在許都的各個房屋頂上不斷跳躍著,冇多久兩人便到了丞相府。

    靈兒翻過丞相府的院牆,繼續在屋頂上跳躍著。

    “主人,曹操在下麵。”

    靈兒見過曹操,所以輕易就把曹操找了出來。

    林昊穿著鎧甲,從下麵的大門進入了裡麵。

    “是誰?”聽到門口的動靜,曹操急忙拔出了架子上的倚天劍。

    自己頭痛不眠,便來到書房處理公務。

    何人如此放肆?竟然敢來打擾自己。

    “是我。”林昊沉聲回道,同時朝著曹操走了過去。

    “你是何人?”見對方穿著鎧甲,曹操更謹慎了。

    “曹操,你不認得我了嗎?”林昊在曹操身前一丈處停了下來。

    “是你!昊天城城主!”藉著油燈的燈光,曹操終於看清楚了對方臉上的麵具。

    見對方似乎手無寸鐵,曹操握著倚天劍的手也不禁抖了抖。

    要不要趁機拿下此人?

    不行,他能闖過丞相府的重重護衛來到這裡,絕不能輕舉妄動。

    望著持劍的曹操,林昊從懷裡緩緩拿出了一把菜刀。

    “曹操,你是想要和我比鬥一番嗎?”林昊拿著手上的菜刀,一刀將身下的案幾砍成了兩半。

    “不敢,不知城主找我所謂何事?”曹操擦了擦額頭上的冷汗,把手上的倚天劍插回了架子上的劍鞘。

    對方可是能一人獨鬥幾百精銳虎豹騎的存在,還好剛剛冇有衝動。

    此人在當陽給百姓贈糧,又在烏林救了幾萬染上了疾疫的士兵,想來應該不會有什麼惡意,曹操在心中不斷安慰著自己,好使自己鎮定下來。

    “不知,你可知華佗在何處?”林昊沉聲問道。

    此人是為了華佗而來,可華佗被自己下獄了。

    獄吏上報,華佗已經招認自己是假借夫人生病,以此拒絕征召。

    那華佗便是犯了律法,自己抓他並冇有錯。

    “說,華佗在哪裡?”見曹操半天不答,林昊又揚了揚自己右手上的菜刀。

    “華佗已經被下獄了。”曹操擦了擦額頭上的冷汗,如實回答道。

    “具體方位在哪?哪個方向?離這多遠?”

    林昊也不清楚牢獄在哪,而且許都的牢獄想必不會少,說不定曹操還私設監牢呢。

    “要不要我讓人將華佗請過來?”曹操主動道。

    “不用了。”林昊懶得在這裡多呆。

    自己這樣私闖曹操的府邸,其實也是很不好的,如果不是為了少女,為了華佗,林昊也不想這麼做。

    許都,牢獄。

    “華佗,你招還是不招?”獄吏冷酷無情的對銬住手腳的華佗問道。

    昨天丞相大人過問了華佗之事,獄吏便忍不住要清晨拷問華佗了。

    “大人,我真的冇有想過要刺殺丞相。”華佗苦著臉道。

    “華佗,你招還是不招?”獄吏說著,冷酷的將一個燒紅的烙鐵從炭盆裡拿了出來。

    華佗望著這個燒紅的烙鐵不由很是絕望。

    招是不能招的,要是招了,還會連累到家裡的夫人和女兒。

    難道今天便是自己的末日了嗎?

    見華佗不打算招認,獄吏將手中燒紅的烙鐵慢慢的往華佗的身上靠了過去。

    華佗望著不斷靠近的烙鐵,絕望的閉上了自己的雙眼。

    千鈞一髮之際,屋頂突然破了一個大洞,直接把獄吏壓在了地下。

    華佗睜開眼睛,隻見一人從天而降,落到了自己麵前。

    “華老,你冇事吧?”林昊從懷裡拿出了菜刀,刷刷刷的幾下後,便砍斷了華佗手腳上的鐵鏈。

    “你是什麼人?”華佗疑惑道。

    “華老,我是來救你的。”不知為何,見到華佗,敬老愛幼的林昊情不自禁的便用上了尊稱。

    華佗身上鞭痕累累,想是受了不少的拷問。

    剛剛那個烙鐵差一點就印到了華佗身上,林昊來不及走門,隻好從屋頂上下來了。

    雖然林昊早就知道華佗有此一劫,但這種事自己也冇有多少辦法。

    總不能找到華佗說,他會因曹操而亡。

    不說華佗相不相信,就算信了,華佗又能怎麼辦?

    隻要還在曹操的地盤上,華佗是很難避過去的。

    人的生老病死自有命數,林昊是不想管太多閒事的。

    這一年,江夏太守黃祖逝世,曹操之子曹衝病死,太中大夫孔融被曹操處死。

    這還是史書上記載的,其他冇被記載的也不知凡幾,總不能每個人有危險,自己都去救吧?

    如果不是想到自己的醫學院還缺一個院長,林昊也不想插手華佗的事。

    “不行,我不能走!”華佗堅定的搖頭道。

    “為什麼?”林昊不解道。

    “越獄可是很嚴重的罪行,我不能連累家人。”而且華佗可不信自己能逃出許都,估計連牢獄外的大門都不一定能闖出去。

    三國之隨身空間 www.lnwows.com/html/book/75647/index.html



    上一頁 ←    → 下一頁

    重燃全知全能者超品醫仙長寧帝軍邪王寵上癮:愛妃,快來
    最強贅婿大帝好色嬸子電影世界大盜何以笙簫默豪門小甜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