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軍事歷史 » 三國之隨身空間 » 第三五九章 進步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三國之隨身空間 - 第三五九章 進步字體大小: A+
     

    “君子遠庖廚,會做飯的男人很少見啊。”華夫人感歎道。

    自己的相公以前也不會做飯,娶了自己後便開始學著做飯了。

    華夫人不由對那位少年更加滿意了。

    看他穿著,定然出身不凡,女兒要是能跟了他,也是個不錯的選擇。

    雖然華彤對那個流氓略有不爽,但也不得不承認他做的東西確實還是挺好吃的。

    想著剛剛吃過的雞蛋羹,華彤不禁暗暗嚥了咽口水。

    “你覺得那位公子怎麼樣?”華夫人看似隨意的問道。

    “孃親,我覺得他不是什麼好人,他還在身上藏著菜刀呢。”

    華彤無論如何都想象不到除了那個流氓,還有誰會把菜刀藏在懷裡。

    “剛剛又發生了什麼嗎?”華夫人好奇的道。

    華彤便把剛纔發生的事一五一十的告訴了孃親。

    不過華彤下意識的隱瞞了那些對方輕薄自己的話。

    那些羞人的話還是不要再告訴孃親的好,免得孃親為自己擔心。

    “看來他人還是很不錯的。”華夫人一邊聽著,一邊暗暗點頭。

    至於身上帶著菜刀瓷瓶勺子之類的,華夫人也不覺得有什麼。

    自己相公出門的時候,同樣會在身上帶著一些小刀和銀針之類的物件。

    和華彤聊了一會兒後,華夫人也很是心滿意足。

    華彤冇再打擾孃親休息,而是拿著三個空碗走了。

    把碗放回廚房,隨意洗了兩下後,華彤便出了廚房。

    “公子,天色不早了,你還是早點回去吧。”雖然天上還在下著小雪,但華彤不覺得這麼點雪會有什麼影響。

    “姑娘,我家離這裡有近千裡的距離,現在下著雪,實在是不便回家。”

    自己是皇帝陛下,可謂是千金之軀,要是冒雪趕路受寒了,那可不行。

    “公子,近千裡的距離可是要走十多天的,你是怎麼到的此地?”華彤疑惑道。

    林昊朝著少女微微笑了笑,並不言語。

    是靈兒帶著自己過來的,但這是女兒國的最高機密,林昊當然不會隨意告訴少女。

    華彤覺得他一定是在說謊,看他那樣子也不像是風塵仆仆的趕了很久的路。

    “那你家在哪裡?”華彤再次問道。

    “荊州。”林昊回答道。

    “你從荊州過來的?”華彤驚訝道。

    這裡是豫州,離荊州確實有近千裡。

    “冇錯。”林昊肯定道。

    “你家在荊州哪個地方?”華彤對荊州也略有好奇。

    “我在荊州很多地方都有家。”林昊很是自豪的道。

    “都在哪些地方呢?”華彤望著這似乎略帶炫耀的公子,再次問道。

    聽他那口氣,不知道的還以為整個荊州都是他的呢。

    “臨湘,你知道嗎?”整個臨湘城,都在自己的管控中,聚寶閣錢莊還有天香居,那都是自己的產業。

    “長沙郡的郡治臨湘,我當然知道。”華彤是讀過書的,所以知道的也不少。

    “整個臨湘城都屬於我管轄。”林昊很是謙虛的道。

    雖然自己是女兒國的皇帝陛下,但林昊也不能見人就說自己是皇帝,所以隻能謙虛的告訴少女自己管控著臨湘城。

    “難道你是長沙郡的太守?”華彤裝作驚訝的道。

    “長沙郡的太守韓玄也隻是我的手下而已。”林昊如實的道。

    “你比太守的地位還高,難道你是荊州牧,或者是荊州牧的公子?”華彤鄙夷的道。

    之前的荊州牧劉表已經病故,現在荊州也四分五裂,在這資訊不通的時代,想來少女是不會知道這些的,林昊也不想跟她解釋這麼多。

    “你對荊州很感興趣嗎?有時間我可以帶你去看看。”林昊好心的道。

    華彤還是很難相信他是從千裡之外的荊州過來的,不過他能知道長沙郡守韓玄,看來也對荊州有所瞭解。

    “你的身份是什麼?”華彤很想知道對方會怎麼說。

    一州之中,除了州牧,也冇有幾個人的地位會比太守更高了。

    “我是昊天城城主。”林昊謙虛的道。

    其實林昊很想告訴少女自己是皇帝陛下的,這樣說不定少女便會主動投懷送抱了。

    但自己身為女兒國的皇帝陛下一事,也是機密,不能輕易告訴他人,林昊相當遺憾。

    “城主是何職?為何我從未聽過。”華彤疑惑的道。

    “城主,顧名思義,便是一城之主。”林昊解釋道。

    “你不是說你管轄臨湘城嗎?昊天城又是哪?”華彤認為自己也算是熟讀地理了,但卻從未聽過哪座城叫做昊天城。

    “昊天城在荊州。”林昊回答道。

    雖然昊天城位於長沙郡的某個小山村,但這是機密,林昊當然不能告訴少女。

    “昊天城這名字不會是你自己取的吧?就連那城主也是你自己封的?”華彤想著伸腿瞪眼丸這個名字,略帶鄙夷的道。

    “你怎麼知道?”林昊驚訝道。

    這是昊天城的重大機密,少女又是如何得知的?

    這件事情絕對不能讓外人知道,林昊望著少女暗暗下定了決心。

    “很抱歉了,誰讓你知道的太多了。”

    既然少女知道了這種重大機密,林昊隻能把她變成自己人了。

    果然,原來這就是一個愛胡扯之人,華彤聞言更加鄙夷了。

    “你既然是昊天城的城主,那為何又管轄著臨湘城呢?”華彤也很想知道對方會如何繼續胡扯。

    “當時劉備在臨湘城派了五千士兵來攻打我軍,我軍擊敗他們後,便占據了臨湘城。”林昊如實回答道。

    “原來是這樣。”亂世之中占城為王也是時有的事,看來他胡扯的還算合理。

    “那不知道你有多少大軍?”華彤再次問道。

    “一開始我們隻有三千多士兵,占據臨湘後,收納了四千士兵,又招募了五千新兵,總共一萬兩千多將士。”林昊相當自豪的道。

    劉備在新野好幾年士兵都不滿萬,自己輕易便有這麼多將士,林昊也很滿意。

    手下一萬多將士,卻獨自一人到了千裡之外,華彤也不由有些佩服他瞎胡扯的勇氣。

    “姑娘,現在還下著雪,不知可否在你家裡留宿一晚?”這麼冷的天氣,林昊可不想走。

    少女還說要給自己為奴為婢呢,也不知道今晚能暖床不?

    什麼?這個愛胡扯的流氓今晚想要住在自己家裡?華彤聞言不禁傻眼了。

    他是孃親的救命恩人,如果自己直接把他趕走的話,似乎也不是待客之道。

    “那你在前院住吧。”華彤猶豫一番後,很是艱難的道。

    反正自己家裡比較大,讓他住在前院倒也冇什麼關係。

    不過這個流氓似乎會撬門,看來晚上睡覺的時候不僅要鎖上門,還要用東西把門給堵住。

    聽到能留下來,林昊也很欣喜,看來少女還是略懂待客之道的。

    “天氣寒冷,不知姑娘晚上是否可以暖床?”林昊很是期待的道。

    少女都說過要給自己為奴為婢,林昊覺得自己提出暖床的要求是非常合理的。

    能幫皇帝陛下暖床,那也是少女莫大的福氣。

    華彤聽到這話,直接目瞪口呆。

    自己鼓起了好大的勇氣,才答應讓他留宿,冇想到這個流氓居然還想讓自己給他暖床,真是個臭不要臉的大流氓!

    “啊!”華彤咬牙切齒的握緊了自己的拳頭,朝著那張似乎帶著猥瑣的臉揍了過去。

    自己已經忍了這個流氓很久了,他現在竟然敢如此調戲自己。

    華彤忍無可忍,決定用自己的重拳教他做人。

    林昊正滿懷期待的等著少女的回答,結果就看到少女的拳頭朝著自己的俊臉衝了過來。

    林昊連忙伸出右手去阻擋少女的拳頭。

    拳掌相碰,林昊吃痛的收回了自己的右手。

    眼見少女的拳頭依然快速的朝著自己的俊臉衝了過來,林昊嚇得心驚膽寒。

    自己這絕世的容貌難道要被少女毀了嗎?

    林昊平常對自己的俊臉很是愛惜,就算隻是被少女擦破一點皮,那也是不能容忍的。

    看少女這拳頭的力度,自己的俊臉要是捱上這一拳,估計要被直接打腫了,說不定還會被打出血。

    “靈兒,救駕!快救駕!”

    千鈞一髮之際,林昊也顧不得在靈兒麵前丟臉,連忙用意識呼喚空間裡的靈兒。

    比起在靈兒麵前丟臉來說,林昊當然更在乎自己絕世的容貌。

    而且靈兒是自己的係統精靈,林昊覺得自己無論做什麼,在靈兒麵前那都是高大威猛的。

    華彤眼見自己的拳頭就要接觸那張略帶無恥的臉了,卻冇想到對方的身形會突然詭異的偏了一下,以至避開了自己的拳頭。

    雖然稍有驚訝,但華彤還是握著自己的重拳再次朝著那張臉揍了過去。

    已經召喚了靈兒護駕,林昊很是淡定的伸出了自己的右手,輕而易舉的便握住了少女的拳頭。

    “姑娘,不知為何突然動手?”林昊從容的問道。

    少女一言不合,便突然動手,看來也是有著暴力因子啊。

    居然敢對自己這個皇帝陛下動手,如果不是女兒國的律法比較寬鬆,自己這個皇帝陛下也有著博大的容人之量,少女這大不敬之罪,至少也要打好幾下板子。

    林昊雖然可以不打少女的板子,但也不能輕易饒過她,不然自己皇帝陛下的威嚴何在?

    “你個流氓,我和你拚了!”

    右拳被那個流氓的手掌握住,華彤用儘了力氣也冇能把自己拳頭抽回來,便握著左拳又朝著那張討人厭的臉揍了過去。

    林昊再次伸出左手,從容的握住了少女的左拳。

    “啊!”兩手被製住,華彤抬起左腳便朝著對方某個位置踢了過去。

    “這是欺負自己的腿動不了嗎?”林昊隻好讓靈兒控製著自己的雙腿張開了一點,再按住了少女的左腿。

    可惜自己的腿並冇有感覺,林昊也不能體會到下方交戰的激烈情況。

    華彤掙紮了一下,發現自己的左腿絲毫動彈不得。

    兩手一腳都被對方製住,華彤瞬間慌了。

    這個流氓他要做什麼?如果他要對自己做什麼的話,自己就算咬牙也不會從的。

    “你想要做什麼?”華彤驚慌道。

    咬牙還是很痛的,華彤覺得還是先問清楚對方的意圖,再決定要不要咬牙的好。

    明明是少女對著自己拳打腳踢,現在居然還問自己想要做什麼?

    少女犯了大不敬之罪,林昊雖然可以不用板子打她,但也要對她施以懲罰,好讓她知道,不能輕易冒犯皇帝陛下。

    望著嬌俏的少女,林昊決定就用自己的手掌重重的拍她好了。

    不過懲罰她之前,林昊還是想問清楚,為什麼要突然朝自己的俊臉動手?

    難道是因為嫉妒自己絕世的容顏?

    不過為了防止這一點,自己出門的時候通常都會戴著麵具,所以少女應該是看不到自己絕世容顏的。

    “姑娘,不知為何突然動手?”林昊再次疑惑的問道。

    這個流氓說讓自己暖床,如此輕薄自己,現在居然還問自己為什麼?

    華彤怒視著對方,強行忍住了咬上去的衝動。

    “你為何要輕薄於我?”華彤悲憤的道。

    自己冇能用拳頭教對方做人,現在兩手一腳還被對方製住,也隻能動嘴了。

    “我哪裡輕薄你了?”林昊很是疑惑的用手抓了抓少女的兩個拳頭。

    少女的手似乎有些涼啊,好心的林昊決定用自己的手掌幫她暖暖。

    “你個流氓!”兩手動彈不得,華彤也隻好忍受著對方的輕薄之舉。

    如果他還敢有其他動作的話,自己一定衝上去咬他。

    “你為何說要讓我暖床?”華彤很是屈辱的問道。

    難道他覺得自己是那種可以隨便幫人暖床的人嗎?

    自己的手都冇怎麼讓人碰過的,更彆提是幫人暖床了。

    想到這裡,華彤再次屈辱的望著那雙還在自己的拳頭上亂動的手。

    “姑娘,不是你說要給我為奴為婢的嗎?”

    儘管林昊從來冇有把少女要給自己為奴為婢這件事情放到心上過,但林昊覺得自己提出暖床的要求是很合理的。

    就算等會少女說要給自己為奴為婢,林昊也隻會很大方的拒絕她。

    自己雖然是一國的皇帝陛下,但也不需要彆人為奴為婢的伺候自己。

    “我什麼時候說過要給你為奴為婢了?”華彤很是驚訝的道。div

    三國之隨身空間 www.lnwows.com/html/book/75647/index.html



    上一頁 ←    → 下一頁

    全球盛寵小萌妻重生娛樂圈:天後歸來三寸人間重燃全知全能者
    超品醫仙長寧帝軍邪王寵上癮:愛妃,快來最強贅婿大帝好色嬸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