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總裁前夫,老婆跟我回家 » 萌妻小小難招架大結局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總裁前夫,老婆跟我回家 - 萌妻小小難招架大結局字體大小: A+
     

    宋瑾承下午回來,就知道葉小小回來了,他是回來公司拿東西的。

    這個時候,也已經差不多要下班了。

    宋瑾承叫住了葉小小:“小小,等一下,我有話跟你說。”

    葉小小在大樓的門口等他。

    十來分鐘後,宋瑾承也下來了,看了她一眼,笑了下,“走吧,我們去吃飯。”

    “吃飯?”葉小小抱歉的看着他:“裔剛纔打了電話過來,接我回家,吃飯的事,下一次再說吧。”她牢牢的記着不能跟他單獨在一起的警告。

    宋瑾承已經知道她會推辭,他頓了下,說:“我辭職了,後天就去h市。”

    葉小小愣了下,不捨的看着他;“這,這麼急?而且還要離開京城?”

    “嗯。”宋瑾承說完,笑了下,“上車吧,要是簡裔雲不放心,可以叫他一起過來。”

    葉小小覺得,要是這個時候都不給他面子的話,她簡直就是狼心狗肺了,畢竟他不求回報的教了她這麼多東西。

    所以,葉小小不再猶豫的上了車,讓後給簡裔雲打了個電話,跟他說了一下。

    簡裔雲正在趕過來接她的路上,聞言,應了,他也往那邊的飯店趕了過去。

    葉小小跟宋瑾承兩人已經點了菜,葉小小喜歡喝西瓜汁,點了一杯,後來不過癮,又要了一杯捧在手心喝着,簡裔雲纔到。

    他在葉小小的身邊坐了下來,只是跟宋瑾承點了點頭而已。

    葉小小看他們兩人都沒有說話,包廂裏的空氣似乎都凝結了,她輕咳一聲,想說話,這是飯菜已經上來了,便沒有說話。

    吃飯時,氣氛還是一如既往的沉悶,葉小小隻好自己活躍氣氛,他們兩人都有一句沒一句的應着。

    最後,差不多吃好了,簡裔雲纔看了眼宋瑾承:“聽說你要去h市發展了?”

    “嗯。”

    簡裔雲淡淡的點頭,舉起酒杯說了一句:“望你宏圖大展。”

    宋瑾承:“……謝謝。”

    葉小小在一邊聽着,覺得他們的談話有點冷,她覺得自己該說點什麼,可是喝果汁喝多了,她去了一趟洗手間。

    包廂裏,只剩下兩人。

    最先開口的是宋瑾承,他看來簡裔雲一眼,說:“從知道小小已經結婚開始,我就從來沒有想過動她,或者是當插足者,雖然有段時間覺得爲她感到不值。”他說的那些話,只是想氣氣簡裔雲而已,他也看得出來,簡裔雲的心裏是有葉小小的,只是他太過自我,一直付出的人都是小小,看着小小爲他傷神,心裏不舒服罷了。

    簡裔雲沒有迴應什麼,只是說:“謝謝你那一段時間幫我照顧她。”

    宋瑾承不語。

    葉小小去了洗手間,幾分鐘而已,回來的時候,宋瑾承就不在包廂裏了。

    葉小小愣了下,“裔,學長呢?”

    簡裔雲非常平靜的回答:“他還要收拾行李,先回去了。”

    宋瑾承離開京城,去h市當天,葉小小本來是想去送他的,但是後來才知道,其實他提前了一天離開。

    葉小小在收到他的信息後,才知道的,心裏不免的,有些難過。

    宋瑾承離開了京城後,他們就很少聯繫了,不過,以後再逢年過節的時候,給朋友編寫信息,她也都會給他發信息過去,給他送祝福,因爲在她的心裏,雖然她認識他不久,卻是她最要好的一個異性朋友,讓她開心的是,他也會回覆。

    ……

    吳小莉撇撇嘴角,抿着小嘴說:“才兩個月沒見,你怎麼笑得像發了春似的?”

    距離上一次,吳小莉勸她跟簡裔雲離婚已經了兩個月了,才兩個月沒見,吳小莉就發現葉小小整個人像容光煥發一樣。

    嗯……怎麼說呢,比較接近她認識了二十年的葉小小,她婚前的狀態。

    所以,要說她變了,其實她沒變,前一段時間,是她太過消極悲觀,追着一個優質男人跑,追得沒有了自信。

    現在看到她回覆了她所熟悉的葉小小,吳小莉看着,心情也好了不少。

    不過,跟她之前認識的葉小小,其實還是有一點不同的。那就是以前的葉小小沒有現在這麼漂亮,也比以前更加自信了些。

    葉小小撇嘴:“怎麼說話的呢,我不是一直都這樣子嘛?再說了,人逢喜事精神爽,高興一下怎麼了?”

    吳小莉抽了抽嘴角:“不怎麼,只是看到了一個撅起尾巴發春的小孔雀罷了,有點新鮮。”

    葉小小睨她一眼,“你那什麼比喻?”

    吳小莉決定不跟小孔雀置氣,揶揄的說:“怎麼了?現在跟你老公走回了一條陽光大道了?”

    葉小小聞言,點頭如搗蒜,“你怎麼知道的?”

    吳小莉真想拍她一巴掌,但是她斯文,忍着了,說:“有眼睛的人都能看得出來。說說看,最近都發生了什麼事了?”

    葉小小心情美美得跟吳小莉說了最近發生的事情。

    她這幾個月一直都在學自己的專業知識,理論跟實踐結合,所以學習上,成績從級裏的中游變得名列前茅了,公司那邊的工作也上了手。

    所以,她心裏很高興,心裏的自信也多了幾分,再加上簡裔雲之前跟她說的那些,她現在自信心簡直是爆棚了。

    吳小莉聞言,恍然大悟,忽然覺得葉小小其實也沒變,自卑的時候過分自卑,她所謂的自信倒是有點自負了。

    不過,這附和她的性子,所以吳小莉也就不說了,不過,她最後挑挑眉,敢情葉小小現在這麼自信跟前段時間這麼自卑,都是她老公的傑作了?

    過去,她就覺得葉小小太過依賴她老公,太愛他了,甚至到了沒自我的地步,所以她擔心她終有一天會像前一段時間這麼不開心,現在看到她過得這麼好,這麼開心,她就放了心,卻沒想到還是因爲她老公。

    她揉揉太陽穴,不知道是好事還是壞事。

    不過,她還沒說什麼呢,葉小小的電話就忽然響了起來,接着就是甜甜的笑容。

    吳小莉看着,用膝蓋想她都知道對方是誰了。

    果然,葉小小很快的就掛了電話,對她說:“裔他到了外面接我回家,我們一起走吧,我叫裔送你回家。“

    吳小莉聞言,點點頭,兩人就急急忙忙的出去了。

    吳小莉其實不急的,是葉小小急,要不是知道他們兩人結婚了七八個月了,她還以爲她纔剛戀愛呢!

    葉小小高高興興的上了車,抱着他的手臂,說:“裔,我們先送小莉回家吧。”

    “嗯。”簡裔雲說對,對吳小莉點點頭,準備開車時皺了眉,“你的書包呢?“

    葉小小聞言,頓了下,小臉立刻就皺了起來,“我……我忘記拿了。“

    簡裔雲太陽穴青筋直跳:“……“

    葉小小忙下車,回去店裏拿自己的書包了。

    簡裔雲無奈的看着她蹦蹦跳跳的模樣,覺得看着她,像看着自己的女兒一樣。

    吳小莉看着簡裔雲,她從見到他的那一刻起,就知道這個男人很優秀,有才有貌又有錢,她相信,這樣的男人其實真的那個女人都想嫁,其實也不怪得從未戀愛過的葉小小,一見到他就對他失了魂,後來失了心智,即使結了婚也患得患失。

    如果換了是她,其實她想,這樣的男人如果是自己的,已經跟自己結婚了,她也說什麼都不可能放手。

    尤其是像葉小小那樣,喜歡上了就是一根筋的,不會變通的人,更加不可能放手,只會患得患失,沒自信喪失自我。

    所以,也難怪葉小小現在,將他當成自己的神明那樣愛着他了。

    簡裔雲感覺到後面有目光看着他,他回過頭來,“有話想跟我說?“

    吳小莉點點頭,頓了下才說:“小小很愛你的,你對她好一點。“

    簡裔雲點頭。吳小莉又說:“其實,在前一段時間見她這麼難過,這麼沒有自信,我都覺得不像她了,甚至勸過她,讓她跟你離婚,可是她這樣一根筋的,還是捨不得你。”

    簡裔雲握緊了方向盤,“我知道。”

    “現在,看着小小又回到了我熟悉的模樣,或許她這樣對你來說有點難搞,無厘頭,但她絕對是愛你的,她也很好,很單純,你對她影響力很大,畢竟她是第一次戀愛,傻乎乎的,你說什麼她都信,所以,既然你可以讓她高興,那就一直讓她這麼下去,做回她自己吧,不要辜負了她。”

    簡裔雲聽她說了這麼多,他也知道了她的意思,聞言,笑着點頭:“我會的。”

    “你們在說什麼呢?”葉小小這個時候已經拿了自己的書包回來了,遠遠的就看到他們在你談話。

    簡裔雲揉揉她的發端:“沒說什麼。”

    “是嗎?”葉小小回過頭來看吳小莉,忽然想到了什麼,抱住了簡裔雲的手臂,“小莉,你可是我的好朋友哦,裔是我的,就算你喜歡上了,也不可以跟我搶哦!”

    吳小莉眉頭黑線,看着葉小小就像看着一個狼心狗肺的東西!說的什麼話?!她像是會跟閨蜜搶老公的人麼?!

    葉小小到底不算笨,見她臉色不大好,訕笑的罷罷手,“開玩笑的啦。”

    簡裔雲勾脣笑了,駕車離開。

    ……

    晚上,吃了飯之後,跟葉爺爺出去花園散散步,消消食,回來後就上樓去了。

    現在是暑假期間,她將重心放在了工作上。

    她忙了一會兒,看到chuang上簡裔雲的手機響了起來,而他正在書房裏忙碌。

    她過去看了眼,見到‘小然’兩個詞的時候,咬緊了下脣,拿着電話看了好久,都沒有接。

    電話響了兩次,她都只是看着,但是在第三次的時候,她已經做好的心理建設,拿着電話去書房找簡裔雲。

    簡裔雲擡眸:“怎麼了?”

    葉小小聲音悶悶的,一張平常樂開花的小臉,悶悶不樂,“你的電話。”

    她過去到書房的時候,電話已經不響了,簡裔雲勾起脣角,伸手一拉,將她攬入懷中,坐在他的雙腿上:“怎麼了?不高興?”

    葉小小咬着小嘴,起身離開他的懷裏,輕哼一聲,鬧彆扭的說:“你的小然的來電。”

    簡裔雲頓了下,隨後才勾脣道:“那又怎麼了?你不是也接宋瑾承的電話嗎?”

    葉小小聞言,剛想發怒,但是深入的去琢磨他這句話,她變臉似的,小臉瞬間就開了花。

    簡裔雲的意思是,現在連慕然對於他就像宋瑾承對於她那樣的感覺,只是朋友了?

    想到這,她立刻笑米米的從新坐回了他的腿上,討好的給他垂肩:“裔,她打了好多次電話,你打回去嘛,不然顯得你太沒有禮貌了啦。”

    簡裔雲沒好氣的捏了一把她的小臉,無奈的笑道:“你還好意思說?人家打了幾次電話過來,你纔拿電話過來?”

    葉小小有點不好意思,“我……我這不是怕你對她餘情未了,忽然聽了她的電話,又燃起了對她的愛意……”

    簡裔雲沒好氣的睨她一眼,“如果我真的對她餘情未了,我會跟你說愛?”

    葉小小不好意思的輕咳一聲:“我糾結了會兒,不是給你把電話送過來了嗎?好了好了,去給她回電話吧。”

    說着,自己從他腿上起身,退到一邊去,但是人卻沒有走,爬上了沙發上坐着。

    簡裔雲笑着看了她一眼,才撥了個號碼出去。

    那邊很快就接起了電話,兩人聊了有幾分鐘。

    葉小小不知道他們聊什麼,但是聽到了簡裔雲說恭喜,笑得很真誠,然後就沒了。

    看他掛了電話,她忙跑過去問:“你們都說什麼了?怎麼這麼高興?”

    簡裔雲沒有回答,卻問她:“你最近不是想說出去玩嗎?去c市怎麼樣?”

    葉小小眨眼,問:“爲什麼?”

    “順便去喝喜酒,小然生了一對龍鳳胎,下週三擺滿月酒,叫我們一起過去。”

    葉小小聽着,眼睛都瞪大了,“哇!真的啊?龍鳳胎,好羨慕哦。”

    簡裔雲抱着她的腰,將她從新攬回自己的腿上,勾脣道:“要不要我們也生一對?”

    葉小小還想說話,但是已經給簡裔雲堵住了小嘴。

    事後,葉小小累得連動手指頭的功夫都沒有,但是她忽然想起了什麼,幽怨的說:“你說順便去喝喜酒,我怎麼覺得是順便去玩,喝喜酒纔是正事呢?”

    簡裔雲挑眉,她倒是會抓重點,“去玩算什麼正事?人家擺喜酒是大事。”

    葉小小幽怨,咬了一口他的脖頸,怨婦的看着他。

    簡裔雲笑了下,怕他再逗下去,她又跟他較真起來了,只好說道:“喝完喜酒,你想去那裏玩,我都陪你去,可以了嗎?”

    葉小小這才滿足了,嘴角掩蓋不住甜蜜的上揚,“那還差不多。”

    ……

    葉小小已經很久沒有出去玩過了,尤其是跟簡裔雲一起,所以她對於這次旅行非常感興趣,在出發的前幾天就已經準備好了,裝了滿滿兩個大行李箱的東西。

    簡裔雲對她做事不抓重點的特點已經深深的記住了,不放心她這樣弄,打開檢查一遍,將多餘的零食和用品都拿了出來,等他整理出來,兩個人的用品,一個行李箱就足夠了。

    他們是在宴席前一天出發的,到了c市當天,連慕然忙,雖然家裏跟公司的事都不用她操心,但是她有三個孩子,大兒子小安又粘她,她抽不出身來,所以他們到的當天也沒有去接他們。

    凌家子嗣單薄,到了凌彥楠這裏,稍稍的茂盛了寫,凌母凌父高興,請了一堆人過來,而且凌彥楠也高興,請來的人也不少,再加上連慕然的親朋好友,場面比他們結婚那天,還要熱鬧,凌家的飯店上下都是凌家請來的賓客。

    他們過來前就已經買好了禮物,所以來的比較早,這時候也沒有多少人,其實,也是連慕然昨天打電話過來,特意叫他們早點到的,而且叫他們到的是凌家本宅,而不是飯店。

    不過,他們到的時候,連家的人也到了,有幾個孩子在,非常熱鬧。

    葉小小看着,很羨慕,拖了拖簡裔雲的衣袖:“裔,人家家裏多熱鬧,多開心啊?什麼時候我們家也能這樣?”她每次想到大哥簡深煬,姐夫沈慎之冰霜一樣的臉色,就覺得亞歷山大。

    而且,那兩對夫妻好像也不怎麼恩愛,大哥大嫂還好一點,至於小顏跟姐夫,就不用說了,兩人回到家,都不用裝恩愛夫妻了,因爲大家都心知肚明,要是他們哪天變得恩愛了,也是裝的。

    簡裔雲聞言,頓了下,才笑笑說:“放心吧,等他們不再折騰了,會有這麼一天的。”

    “那他們什麼時候纔會不折騰了?”

    “應該快了。”

    葉小小聞言,這才點點頭,“我也好希望可以跟大嫂的兒子一起玩,可以跟小顏大嫂一起去逛街,可是大哥不允許大嫂跟小顏在一起,所以好麻煩啊。”

    簡裔雲笑了下,還想說什麼這時候,連慕然已經抱着一個孩子,走了過來,笑問道:“最近還好嗎?’

    “嗯,不錯。”

    葉小小看着連慕然,發現她比上次她見她的時候胖了,可是臉色也好了很多,咬着小嘴忍不住說道:“你比以前更漂亮了。”

    連慕然忍不住笑了,由衷的說:“謝謝,你也變漂亮了。”

    葉小小一臉驚喜:“真的嗎?”

    “嗯。”

    葉小小喜不勝收,這時纔將視線落在她懷裏的小孩身上,舔了舔小嘴,“小然,我能抱一抱小孩子麼?”

    “小然?”連慕然挑眉,笑了,將懷裏的兒子讓她抱。

    葉小小非常興奮,忙伸手去接,但是有人比她更快,抱在了懷中。

    葉小小不滿,“裔!你幹嘛?人家小然將孩子給我抱的,又不是給你。”

    簡裔雲不爲所動;“你會?你確定你能抱的穩?”

    葉小小咬牙,“我還沒試過,你怎麼知道不行?”

    “那你來抱。”

    葉小小忙伸手過去,接着了,但是整個人非常僵硬,懷裏的孩子小臉粉粉的嫩嫩的,眼睛閉着,睫毛很長,眉毛濃密,嘴巴紅潤,非常漂亮,但是她抱着,卻慌了神,總覺得懷裏的孩子一捏就會碎,她哭喪着小臉,“裔,還是你來抱吧,我怕……”

    簡裔雲一副我就知道會這樣子的,接過了孩子。

    連慕然掩嘴笑,覺得葉小小還是那樣可愛,不過,她笑了下,挑眉的說:“雲,以後你們也會有小孩子的,讓小小練一練也好。”

    簡裔雲非常的不給面子,“她毛毛躁躁的,以後就算我們生了孩子,我想帶孩子的任務還是得我跟爺爺兩個人來,她就只會跟小孩子亂玩。”

    葉小小又不滿了,咬着小嘴說:“哪有,等我做了母親,我就成熟了,一定可以好好照顧我們的孩子的。”

    “好好好,等到那個時候再說吧。”

    葉小小聽着他敷衍的語氣,心裏氣結,嘟起小嘴不理他了。

    這時,凌彥楠走了過來,溫柔的說:“小然,時間差不多了,我們都去飯店那邊吧。”

    “嗯。”

    於是大家都去了飯店。

    酒席持續了三四個小時才散,簡裔雲想帶葉小小在這邊玩幾天,然後再去別的城市去,所以也不急着走。

    留下來跟大家聊天,直到晚上,纔跟葉小小離開。

    凌彥楠看着簡裔雲跟葉小小上了車,拉着連慕然道:“其實他們兩個過得也不錯,開開心心的。”

    連慕然笑,點點頭。

    兩人在外面站了會兒,凌彥楠拉着她的小手,“外面風大,我們回去吧,要不回去,小安又該找你了。”

    “嗯。”

    葉小小跟簡裔雲在c市逗留了四五天,才離開,期間,連慕然放下家事,陪他們出去走了走,不過,她纔剛坐完月子,不能陪他們去玩刺激或者是難度大的地方,最後,凌彥楠覺得她身子弱,丟下公事早早的過來跟着,帶她回去了。

    他們回去當天,連慕然跟凌彥楠也過來送機了,看着他們兩人,說:“有空多過來玩。”

    “會的。”

    葉小小雖然不會抱孩子,但是很喜歡小孩子的,有點不捨的拉着連慕然的小手:“小然,我什麼時候能來看看你,順便看看你的孩子,他們都好可愛。”

    連慕然笑了,覺得葉小小真的是太容易親近了,笑道:“你想來什麼都可以,不過……你們趁早生一個,不就可以抱了?你這麼可愛,雲這麼好看,你們的孩子一定也很可愛的。”

    葉小小聞言,非常贊同的點頭,側眸看了眼簡裔雲,抱着他的手臂問:“裔,我們也趕緊要一個孩子好不好?”

    簡裔雲揉揉眉心,搖頭,“不好。”

    葉小小扁嘴,受傷的看着他。

    簡裔雲對於這招,現在很沒轍,只好解釋道:“你自己還是個小孩子,再過兩三年,毛毛躁躁的,等再過兩三年再要孩子也不遲。”

    葉小小皺眉:“等兩三年後你不就老了?”

    簡裔雲眯眸,“你說什麼?”

    葉小小這才發現自己說了不該說的話,支支吾吾的挽回道:“我……我說我等不了兩三年,很想要。”

    但是簡裔雲哪裏是她隨隨便便的就能糊弄過去的人,他皮笑肉不笑的說:“嫌我老?”雖然現在流行大叔蘿莉搭配,但是其中的辛酸,大叔最清楚不過,尤其是葉小小看上去還是一個粉紛嫩嫩的看上去就十八歲那樣的女孩子,他怎麼看,都是三十歲出頭的大叔了,歲月往後推移,這一點就越是凸現出來。

    “哪有,我纔沒有這麼想。”葉小小舉手發誓,一雙靈動的大眼,賊兮兮的:“你只是比我大九歲而已,兩三年後,我才二十三四歲,而你……”

    簡裔雲眯眸:“葉小小,你膽子肥了?”

    葉小小躲在連慕然身後,“哪有,我只是說實話嘛。”

    連慕然看着,笑了笑,提醒道:“時間差不多了,一路順風。”

    簡裔雲跟葉小小也不鬧了,揮別了兩人,繼續了他們婚後的第一次旅行。

    ……

    葉小小這個暑假自認爲過得非常開心,因爲她跟簡裔雲去了很多個地方,玩得很開心。

    簡裔雲是軍人,他一般是沒有這麼多假期的,但是他請了幾天假,又將休息的時間排了排,就擠出時間來了。

    他們回來的時候,已經是九月份了,葉小小也要上學了。開學了半個多月,新生就開始軍訓了。中午去食堂吃飯的時候,就聽說這一屆的教官,有一個非常帥的領導人。

    葉小小聽了,撇撇小嘴的想,就算帥,能有帥嗎?

    下午下課的時候,她接到了簡裔雲的電話,告訴他,他在學校門口接她。

    她飛奔了下去,見到他身上的軍裝,心一頓,忽然想到了什麼,抿着小嘴說:“裔,你該不會就是那些女孩子口中長得很帥的教官的領導人吧?”

    “嗯,同事病了,我過來幫他一下,工作不繁重,倒是沒什麼事。”

    葉小小咬着小嘴,非常憂傷,“你怎麼可以來?”現在宋瑾承不在了,大學城裏沒有能拿得出手的,可以成爲城草的人,他這麼過來,她都可以想象到被人圍着人山人海的情景了!意思是,她會多很多情敵!

    簡裔雲知道她在想什麼,沒好氣的捏了捏她的小臉,“瞎想。”說完,就開車離開了。

    葉小小還是很憂傷,也非常在意這件事,所以第二天她上課的時候,都非常的不放心,老師走神,後來,她還是忍不住了,逃了課,偷偷摸摸的去了新生訓練場去看了看,找簡裔雲所在地。

    找了二十分鐘,新生解散休息了,卻發現非常多的女孩子,遠的,近的,都往一個地方衝,葉小小這個時候非常靈敏,也跟了過去。

    發現她們竟然去了教官休息的地方。

    雖然她沒見到簡裔雲的人,也沒聽到聲音,但是她就是知道里面的人肯定是簡裔雲!

    她偷偷摸摸的過去的時候,外面已經堵了密密麻麻的一堆人。

    她的心就開始不安了,咬緊了小嘴,想湊過去,但是擠不進去,幸好很快的,新生要繼續訓練了,所以葉小小忙跑了過去,一把衝進去抱住了裏面的簡裔雲。

    很多學生還沒走,見到眼睛都瞪大了,憤憤不平的看着葉小小。

    葉小小昂起小下巴,說:“裔已經是我的老公了,是已經有家室的人了,你們不要再纏着他了,小小年紀當小三名聲不好聽,你們剛上學,好好讀書纔是最重要的,知道嗎?”

    大家聞言,皺了眉,看着簡裔雲,希望他能澄清,卻見他無奈的笑了笑,溫柔的揉揉葉小小的發端,說:“這是我老婆,也是你們的師姐。”

    一句話,讓無數少女的玻璃心瞬間就碎了,依依不捨又傷心的離開了。

    葉小小這才鬆了一口氣。

    簡裔雲隨即捏捏她的小臉,“你不去上學來這裏幹什麼?”

    葉小小不覺得自己做得有什麼不對:“什麼呀,我這不是來打探情敵嗎?要是我不來,我想,過不了幾天,學校的女生都是我的情敵了!”

    簡裔雲無奈的淡笑:“亂來。”

    “哪裏是亂來,就算是亂來我也要這麼做!”

    “好好好,快回去上課,等一下下課我接你回老宅。”

    葉小小站了起來,還是依依不捨,不放心的叮囑:“嗯,那你不許跟那些學生私下聊天哦。”

    “嗯。”

    葉小小這才離開了。

    簡裔雲手下的兵看了,笑道:“上校,上校夫人真逗,不過,你會不會覺得煩啊?”畢竟,在他們的心裏,都不喜歡女人管太多,而且這樣當衆警告人的,會讓人很沒面子。

    而且,他覺得他要是有簡裔雲這樣的資本,送上門的肯定要好好玩,不然怎麼對得起自己?

    簡裔雲笑,搖搖頭,“煩?怎麼會?我倒挺好,挺有趣的。”要不是她,他現在的生活一定非常無趣,有她在,他的生活就不再如一談死水,每天都開開心心的,雖然簡單,卻很充實,很美好,是自己想要的,又怎麼會不好?

    只是,好與不好,自己知道就行了,所以他沒有說太多,看着不遠處還能看到葉小小粉紅色的小小的身影,笑了。

    他相信,他們會能這樣簡單快樂,又熱鬧的過一輩子的。

    全文完

    文文寫到這裏,就全部結束了,大家對文文褒貶不一,暮也自認有不足的地方,謝謝各位包含暮的不足,暮會正視大家的看法,改善自己的不足,所以非常感謝給位親愛的不離不棄,陪伴着暮,非常感謝,麼麼噠~~~

    另外,暮的新文,十多天就要上架了,是大哥大嫂的故事,親們可以嘗試去看一看,看喜不喜歡哦。

    還有小顏的故事,暮或許會在大哥的故事中穿插,也可以能會從新開文寫,不確定,到時候親們要是還記得小顏的話,過段時間就過來看看吧。

    最後,再次感謝大家的支持,謝謝大家,麼麼噠



    上一頁 ←  

    撐腰坑爹兒子鬼醫娘親大國戰隼快穿之龍套好愉快離天大聖
    無相仙訣猛卒鬼手神醫:王妃請上位盜墓筆記續9飛升之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