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總裁前夫,老婆跟我回家 » 萌妻小小難招架56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總裁前夫,老婆跟我回家 - 萌妻小小難招架56字體大小: A+
     

    葉小小聽了莊美海的話,懵了下,還沒回過神來,就看到保安用看小偷的眼神看着她,二話不說的就上來,抓住她的手,就要搜她的身。

    葉小小被嚇到了,不過她很快就反應過來,躲在了一位同事後面,“你們幹什麼?!我沒有偷什麼項鍊,你們不要含血噴人!”

    莊美海輕哼一聲,振振有辭的說:“我的項鍊是在跟你說了話之後纔不見的,不是你偷的,還能自己長了翅膀飛了不成?”

    攤上這樣的事,葉小小知道莊美海是故意的,“反正我沒有偷你的,你不要胡說八道!”

    “不是你偷的,你心虛什麼?是不是你偷的,讓人一搜就是了。”

    “我沒有偷,你們憑什麼搜我的身?!”

    “我看你就是做賊心虛!”說完,看向兩個保安:“還不快點搜?!”

    葉小小咬牙:“要搜也得叫警察來,否則,你們沒有資格搜我的身!”

    莊美海嗤笑一聲:“等警察來,誰知道到了這個時候,你會不會已經把我的項鍊轉賣給別人了!”

    “你!”

    葉小小還想說什麼,那位老總已經開口了,“都不要吵了!就一條破項鍊而已,既然是在公司丟的,就是我的責任,我賠給你就是了,別嚇壞了新人!”

    葉小小愣了下,卻沒有高興,因爲老闆的話,並沒有說她是清白的!

    同樣不高興的,還有莊美海,她看了眼身邊的男人,卻發現他饒有興致的看着葉小小,心一頓,頓時就知道這個男人又看上了葉小小了。

    看到這,她非常不悅,但是轉念一想,看似講道理的說:“老闆,這不是錢的問題,而是我們公司,並不能留這樣手腳不乾淨的人啊,這樣鬧得人心惶惶的,影響大家工作是不是?”

    老闆看了她一眼,覺得她說的話也不是沒有道理,頓了下,說:“可是人家女孩子家家的,看起來還這麼年輕,一看就是還沒出嫁的黃花大閨女,你叫兩個大男人來搜人家身,人家女孩子自然是不願意了。”

    說完,看了眼那位葉小小,溫和的笑道:“小小啊,既然自己能解決的事情,就不要牽扯到警察了,我們內部解決吧。這樣吧,我叫她搜你的身,怎麼樣?”老闆指了指被葉小小拿來擋箭牌的女員工。

    那位女員工點了點頭,看了眼葉小小,眨眨眼,“小小……”

    葉小小想了想,也認同老闆的話,因爲她相信清者自清,她沒有偷,就是沒有偷。

    莊美海不服氣:“她們朝夕相處,感情這麼好,誰知道她會不會不如實的招來啊!”

    老闆睨了她一眼,她頓了下,纔想反駁,但是不知道想到了什麼,笑了,說:“那就這麼辦吧。”

    那位女同事開始搜葉小小的身了。

    葉小小很緊張,雖然知道自己沒有偷,還是很緊張,其實大家都很緊張,屏息的等着結果。

    最後,那位幫葉小小搜身的同事,鬆了一口氣,說:“沒有,小小沒有偷東西。”

    莊美海還想說可能她藏起來了,但是她想了想,還是沒有說下去,而是不好意思的笑了下,走了過去,抱歉的對葉小小說:“小小,不好意思啊,誤會你了,我其實是心太急了,因爲那條項鍊對我來說,真的很重要,你能理解我的心情吧?”

    葉小小抿着小嘴,沒有說話。

    莊美海心裏其實已經有了怒意,不過,她沒有表現出來,而是笑着說:“我知道你被人誤解了心裏不好受,這樣吧,爲了表示我的歉意,等一下我請你吃飯吧,以一定要賞這個臉哦,不然,我還以爲你還對我懷恨在心呢。”

    葉小小抿了抿脣,她對於一些不懷好意的人,總是潛意識裏特別的警惕,所以,她不能再給莊美海陷害她的機會,她的一番話說得非常直接:“你分明就是故意的,我沒有偷你的項鍊,你只是想陷害我而已,所以,你的心情我不能理解,我也不會跟你去吃飯的,我不知道你又想到什麼手段來對付我。”

    莊美海臉色一下子就不好看了,非常難堪,因爲自己的想法被她一一說破了,而且她還想到葉小小竟然有這麼大的膽子,敢這麼說話!

    “你!你……飯可以亂吃但是話不能亂說,你不覺得你說這些太過分了嗎?!”

    一邊的同事聞言,驚覺小小出言不遜的同時,也忙幫她說好話:“小小還在讀書,年紀小,沒有接觸過社會,不懂得人情世故,可能是氣急了纔會亂說的吧,莊設計師,您不要跟小小計較了,既然大家都有錯,這件事就這麼過了吧。”

    說到這,能說上事的老闆總說來總結了一句:“能少一事,就好能少一事,就這麼定了吧,大家都不要追究了。”

    葉小小沒有說話,抿着小嘴就開始收拾自己的東西。

    莊美海看着,輕哼了一聲,頓了下,很快的就離開了。

    老闆看了眼葉小小,想說話,但是葉小小完全不看他,他也自討沒趣,更不能公開調xi她,所以,摸摸鼻子的走了,腦子裏卻琢磨着該怎麼將長得粉紛嫩嫩的葉小小弄到手。

    ……

    葉小小覺得在公司裏呆不下去了,本來就想着要走的,現在出了這樣的事,她已經沒有心情在這裏待下去了,她來實習的本意是想學東西的,而她喜歡這裏,也是因爲喜歡同事們,喜歡宋瑾承教她東西,現在宋瑾承也快要走了,又有像莊美海這樣的同事在,時刻想找她麻煩,待下去也沒有什麼意思了。

    所以葉小小收拾東西,就準備向自己的直屬領導辭職,而且辭職信簡裔雲已經幫她寫好了,現在倒是派上用場了。

    “小小,你要走了啊?”跟她比較要好的同事都很不捨,不過還是認真的說:“你走也好,你要是留下來,那個莊美海不知道還想什麼法子整蠱你呢。”

    葉小小點點頭,感謝了大家這段時間來的照顧和幫助,就進去遞了辭職信給自己上司。

    她上司也知道了剛纔的事,也就點頭應了。

    葉小小收拾自己的東西要離開公司的時候,剛好接到了簡裔雲的電話,“今天怎麼樣?有沒有人找你麻煩?”

    聽到簡裔雲的話,葉小小的心就暖烘烘的了。

    不過,在辦公室內打電話吵到了別人,葉小小會覺得不好意思,幸好這個時候她已經收拾好了東西,她抱着自己的東西,出了辦公室纔跟簡裔雲說了自己今天的事。

    簡裔雲頓了下,抿了抿脣,非常的不悅:“你現在在哪?我去接你?”

    “不用了啦,你還要上班呢。”

    “今天我回公司,不在軍區,所以無所謂。”

    “那好吧。”葉小小聽到這,就甜甜的笑了笑,說完還捨不得掛電話,跟簡裔雲拉扯些家常。

    出了公司大樓,她還在跟簡裔雲聊着,“那我在公司拐角哪裏等你哦。”

    “嗯。”簡裔雲已經在開車了,不過,因爲用的是耳塞聽,所以不妨礙兩人聊天。

    兩人聊了幾分鐘,正說得起興,忽然有人捂住了她的眼睛跟嘴巴,然後她恐懼了幾秒鐘,就沒有了知覺,手中的手機也跌落在地,破了。

    簡裔雲聽着電話,忽然沒有了聲音,好像還聽到了一陣響聲,他心口一頓,頓時心裏有一股不詳的預感!因此,車子加快了速度,他在葉小小所說的那個地方停車的時候,什麼都沒有看到。

    想到這,他忽然想到了什麼,死死的抿着薄脣,打了個電話後,上去了葉小小的公司。

    因爲他請葉小小的同事吃過飯,所以大家也認識他,見到他忙圍了過了來:“簡先生,你怎麼來這裏?小小沒有跟你說她已經辭職了嗎?”

    聽到這,他蹙起的眉頭越來越緊:“意思是,她人確實走了?走多久了?”

    “走了至少有二十分鐘了吧?你是來接她的嗎?”

    簡裔雲沒有回答,臉色陰沉,“莊美海辦公室在哪裏?”

    葉小小的同事也發現了簡裔雲臉色不好看,本來想問他找莊美海乾什麼,但是看到了他的臉色,就問不出口來了,忙帶了他過去。

    簡裔雲過去了,見到了莊美海。

    莊美海因爲簡裔雲過人的外貌而愣了下,下意識的整理了下自己的頭髮跟衣服,笑道:“聽說你找我,有什麼事?”

    簡裔雲懶得跟她廢話:“你將小小怎麼了?將她交出來!”

    莊美海的笑容就這麼的僵硬的頓住了,笑了下,才故作狐疑的說:“小小?你是來找她的?可是聽說她已經辭職了,所以我也不知道啊。”

    莊美海即使想要掩飾,但是簡裔雲一眼就能看穿她的僞裝,她在撒謊,他冷冷的說:“我叫簡裔雲,簡家三少,立刻告訴我,小小在哪裏,要是你都她做了什麼,我讓你一無所有!”

    “你……你就是簡家三少?”莊美海即使出了國去進修,但是京城簡家她還是知道的,但是,她故作鎮定,因爲她知道,要是真的供出來了,她肯定也得有事,所以笑了下,說:“我怎麼知道你是不是簡家三少?而且,我不知道葉小小在哪裏,你找錯人了。”

    簡裔雲卻不跟她廢話,陰沉着俊臉,直接數數:“5!4!3!2……”

    莊美海聽着他數數,在這短短的幾秒鐘時間,她覺得自己無比的煎熬,心裏一直在做着心理建設,簡裔雲的話像是一死亡倒計時的鐘,不斷的在她的耳邊敲着,讓她顫抖了下身子,短短的這幾秒時間,讓她腦海裏閃過了無數的念頭,最後一秒,她忙說:“好,我承認,的確是我找人綁了葉小小。”

    簡裔雲卻覺得沒有這麼單純:“找人綁她幹什麼?”

    莊美海聞言,頓了下,才支支吾吾的說:“下……下迷……藥,迷jian她。”

    她的話纔剛落,簡裔雲就“呯”的一聲,一腳踩爛了旁邊的木椅子,他是軍人世家養出來的人,從小就接受訓練踩爛一張椅子,輕而易舉!

    簡裔雲眼眸赤紅,咬牙道:“誰給你的膽子,竟然敢這麼做快打電話過去,叫他們住手,要是遲了……”

    莊美海嚇到了,覺得自己要是不聽話,下場或許比這個椅子還要慘烈,立刻就打了電話過去,叫那邊的人住手,然後簡裔雲冷聲道:“帶我過去!”

    莊美海只有乖乖的聽話,忙轉身帶了他過去。

    其實路程不遠,就在公司的附近,他們很快就到了。

    他們剛到了一間簡陋的只有五六層的酒店的樓下,就看到下面聚集了很多人,昂頭看着上面,似乎在議論什麼。

    但是簡裔雲沒有在意,他只想去找葉小小,但是莊美海卻想到了什麼,忽然說:“聽說上面有人跳樓,我……我記得房間訂的,好像是五樓。”

    簡裔雲心一震,手都抖了,頓時竟然也慌亂無措起來。

    因爲他心裏已經有了預感,覺得那個要跳樓的人,就是葉小小。

    他不知道自己該怎麼做,是要上去阻止,還是留下來。

    但是他思考不到三秒鐘,他立刻冷靜下來,冷冷的說:“你上去阻止小小,我在下面跟小小說話!”

    說完,他走近了那邊,看到了玻璃窗上邊的身影,他心立刻就狠狠的抽了下,眼睛立刻就紅了,大聲的叫道:“小小!”

    因爲葉小小在五樓,下面很吵,但是他開口後,大家就安靜了下來,所以葉小小能聽得見簡裔雲的聲音。

    她身上中了讓人渾身燥熱的那些藥,她自己站在窗臺上,腳也是抖的。

    她剩下的意識不多了,她在醒來的時候,就知道發生了什麼事,如果要在自己的清白跟性命見作衡量的話,現在這總情況下,她寧願選擇前者。

    但是,她又不敢跳,所以只好上來威脅迷暈她來的兩個男人,要是他們要對她什麼,她就從五樓跳下去!



    上一頁 ←    → 下一頁

    食全酒美絕天武帝撐腰坑爹兒子鬼醫娘親大國戰隼
    快穿之龍套好愉快離天大聖無相仙訣猛卒鬼手神醫:王妃請上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