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總裁前夫,老婆跟我回家 » 萌妻小小難招架54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總裁前夫,老婆跟我回家 - 萌妻小小難招架54字體大小: A+
     

    簡裔雲聞言頓了下,還沒繼續說話呢,葉小小就掩着小嘴笑嘻嘻的看着他,然後一手抱着他的脖頸,趴在了他的背脊上,圓溜溜的大眼睛笑得完成了一雙月牙兒,得意的說:“裔,你吃醋了對不對?”

    簡裔雲捏了捏她的小臉,眯眸道:“很想我吃醋?”

    葉小小看他表情莫測,所以不知道他是真的生氣還是假的,訕笑着討饒:“也,也沒有很想啦,就是有那麼一點點嘛。”

    簡裔雲無奈的笑了下,親了下她的嘴角,伸手將她攬入懷中,“你真的是越來越放肆了……”

    葉小小伸手攬着他的肩膀,嘿嘿的笑着:“哪有,就一次嘛,我這還不是聽你的話才這麼做的嗎?”

    簡裔雲捏了捏她的小臉,頓了下才說:“我沒有生氣,相反的,我覺得你做得很好。”

    “真的?”

    “嗯。”

    葉小小笑了,大眼賊兮兮的眨着:“也不生氣我剛纔騙你?就是爲了讓你吃醋?”

    “我像這麼小氣的人?”

    不生氣就好,葉小小聞言狗腿的笑了:“不像,裔你最大度了!”

    簡裔雲無奈的啦她起身:“走吧,你還要去上課呢。”

    “你送我去好不好?”

    “好。”

    葉小小跟簡裔雲吃了早飯後,簡裔雲就送了她去學校。

    回到學校,大家都在看報紙,在見到葉小小後,將報紙交給她。

    葉小小看了下,是姚辛雨跟簡裔雲的新聞,說了姚辛雨如何威脅簡裔雲的,然後簡裔雲簡單用了一計謀,錄了音,所有事都明瞭了。

    葉小小看到這,心裏沒有什麼想法,因爲她早就知道簡裔雲跟她沒有什麼事了,所以在,沒有什麼活該或者是多行不義必自斃的想法,只是覺得她可憐。

    想起之前在簡裔雲軍區裏看到的姚辛雨,聯想起這個來,就覺得她更加可憐了。

    她收了報紙,沒有多說什麼。

    下午下課的時候,簡裔雲來接她,葉小小有感而發的說了這件事,然後問他:“裔,那張錄音帶不是你交給上級,更加不是你對外公開的,對吧?”

    “爲什麼這麼問?”說完,簡裔雲又問她:“你覺得姚辛雨可憐?”

    葉小小點點頭,“她其實不是壞人吧,她只是有苦衷而吧。”

    簡裔雲頓了下,才說:“她可能不是壞人。但是這個世界上有苦衷的人多得是,每天都有人意外喪生,有人傾家蕩產,可是別人不是好好的熬下來了嗎?爲什麼她要通過傷害別人來成全自己?”

    葉小小聞言,覺得有道理,她也明白,可是心裏還是會不舒服。

    簡裔雲瞭解她的性情,自然知道她在想什麼,探口氣的說:“每個人都要爲自己所做的事付出代價,我們自己只需要問心無愧就行了,所以不要在想了,嗯?”

    “嗯。”

    ……

    葉小小這天沒有什麼課,早早的簡裔雲就送她到了公司。

    她一下車就遇到了上班的同事,大家都涌了上來,跟葉小小咬耳朵,說了羨慕她一番後,忽然轉移話題說:“對了,你前幾天沒來上班不知道,我們公司回來了一個設計師,姓莊的,之前在我們公司的地位就不輕,也出了非常多讓客戶很滿意的設計,不過,更多人的說法是她爬上了老總的chuang,她的那些設計都是找人做的。而她前兩年送出去國外學習的,不過,很多人說她出國是去生孩子了,以前在公司就飛揚跋扈的,現在母憑子貴更是不得了,聽說首席設計師已經有人在了,而且老總捨不得讓我們宋帥哥讓位,她心裏不服氣,回來跟老總吵了一頓。”

    葉小小不關心這些,她只關心宋瑾承,因爲他不是一個會跟人爭這些的人:“那學長怎麼說?”

    “宋設計師去出差了,過今天才回來的,所以她就算吵,也吵不到哪裏去。”說完,她又曖昧的眨眼問葉小小:“小小,你跟宋設計師都這麼好同一天回來公司上班,該不會是約好了的吧?嗯?從實招來啊……”

    “你瞎說什麼呢,只是巧合而已。”葉小小說完,越過她,走了。

    葉小小今天挺忙的,她整理好了宋瑾承要的那些材料數據給他過目,但是在途中卻給人攔截住了。

    葉小小知道她,她就是同事說的那個,進修回來的設計師……

    她二十七八歲的模樣,看起來還是挺年輕的。

    她問:“你就是葉小小?”

    葉小小點頭。

    對方非常不悅:“你在幹什麼?沒有人告訴你,你以後就是負責給我整理文件,跟客戶聯繫嗎?還不快點過來!”

    葉小小也不好意思說真的沒有人通知她,她訕笑着說:“哦,那,那我先將資料送去宋設計師那裏先……”

    對方聞言,就不悅的,語氣冷了幾分:“你這是什麼意思?該做的你不做,你這是狗眼看人低,看不起我?”

    “我不是——”

    只是,葉小小還沒說完,她就已經一把奪過她手中資料,隨便塞給了一個路人,說:“將資料交到宋瑾承的辦公室去。”

    然後,睨了眼葉小小:“你,還愣着幹什麼?還不快點過來?’

    “哦。”葉小小以爲她有急事,所以快步的跟了上去,可是去到的時候才發現,原來只是讓她幫忙打掃她的辦公室……

    葉小小愣了下,“打掃辦公室不是清潔阿姨的工作嗎?我的工作是幫助——”

    她冷哼一聲,看了眼葉小小:“你自己想做什麼就做什麼?你以爲你是誰?就一個臨時工而已,連實習生都算不上,你憑什麼駁嘴?還不快點動手,難道要我來嗎?那公司還請你來幹什麼?!”

    葉小小不說話,看了她一眼,自己打掃去了。

    打掃好後,葉小小問她:“請問接下來我該做什麼?”

    “給我出去買杯咖啡回來,就在對面那家咖啡店。”

    葉小小抿脣,點了點頭,就去買了,她現在知道這些東西是可以報銷的,所以要了發票回來,也一併交上。

    “誰跟你說我喝東西還要發票了?”她看了眼葉小小,將發票扔在了垃圾桶裏,擡眸瞥了葉小小一眼,“我是你的上司,請我喝一杯咖啡怎麼了?捨不得?”

    葉小小咬着小嘴,看了她一眼,才說:“我工作一天才幾十塊錢,你這杯咖啡吵了一百塊,比我的工資還高,我請不起,而且我覺得我沒有必要請你,你雖然是我的上司,我不喜歡你,我爲什麼要請你喝咖啡?”

    “脾氣還挺大的啊,你以爲你是在跟誰說話?你也不掂量掂量自己的分量!你有什麼資格跟我這麼說話?!”

    葉小小不想跟人家吵架,所以出去了,她剛出去,就遇到了出去談合作回來的宋瑾承。

    宋瑾承看她眼睛紅紅的,皺眉問:“怎麼了?”

    葉小小搖搖頭,咬着小嘴忽然說:“學長,你人真好。”

    宋瑾承笑了,揉揉她的發端,帶她進去了辦公室,問:“怎麼了?”

    葉小小就將今天的事說了一遍,宋瑾承皺了皺眉,說:“以後你不要去爲莊美海做事了,就幫我做,要是她再敢叫你,你就來我辦公室,我去跟老闆說。”

    葉小小點點頭,“謝謝你,學長。”

    宋瑾承笑着搖搖頭,“這麼客氣幹什麼……”說完,他頓了下,忽然說:“小小,我下個月就打算辭職了,開自己的公司,你要不要過來幫我?”他的公司早就註冊了,只是還沒開始運營,因爲他想要多一點工作經驗,自己去積累一些人脈纔開始,他現在手頭已經有很多案子私自找他的,他以這個起點開始,穩賺不賠。

    他原本是不想叫她的,因爲知道簡裔雲不允許,而且也覺得她喜歡這裏,但是現在看來,可以開口一試。

    “啊?這個啊……我,我得想一想。”葉小小想起簡裔雲的警告,她哪裏敢就這麼答應啊。

    “好好想,沒關係的。”

    “嗯。”

    ……

    回到家,葉小小跟簡裔雲說了這兩件事,她非常苦惱。

    簡裔雲不悅的眯起了眼眸,說:“沒有什麼好苦惱的,你去那公司是爲了學東西的,可不是爲了給人出氣的,學不到東西自然就走,我可以給你找一間更好的公司。”

    葉小小眨眼,小心翼翼的說:“那學長那邊……”在宋瑾承這裏,肯定能學到東西啊,可是,他給嗎?

    簡裔雲眯眸:“你說呢?”

    葉小小笑了,點點頭:“我知道了啦。”

    第二天,葉小小跟簡裔雲本來是約好了一起回去葉家看望葉爺爺的,但是她在學校門口等他的時候,卻等了很久都沒有等到,她給他打電話,他很久才接,跟她說,他現在在開會,可能臨時要出差,過不去了,讓她先過去。

    葉小小有點失落,也只好自己過去了。

    她到了家,拍了門沒有人應,現在這麼晚了,依照她爺爺的習慣,現在應該在吃飯纔對,而且他們過來也跟爺爺說了的。

    葉小小百思不得其解之下,自己用鑰匙開的門,打開門,才發現家裏的燈是開着的,養眼望過去,卻看到葉爺爺坐在地上,趴在沙發上……

    葉小小一愣,有一股不好的念頭一閃而過,遲疑的叫了聲:“爺爺……”

    沒有人迴應,葉小小立刻就慌了,慌忙的跑了過去:“爺爺,爺爺!”

    十分鐘後,她在鄰居的幫助下,送了爺爺上樓車,到了醫院,葉小小站在急救室外面,冷汗直冒,想起剛纔爺爺像死了過去的樣子,她的眼淚就開始不停的往下掉,這纔有機會摸出手機來給簡裔雲打電話。

    她給簡裔雲打電話的時候,簡裔雲已經從會議室裏出來,跟幾位同事,到了機場了。

    本來還想給葉小小打個電話,讓她一個人在家要好好的,畢竟他已經有一段時間沒有需要長期出差了。

    但是他的電話還沒打過去,葉小小的電話就打過來了,聽到電話那邊恐懼的哭泣聲音,簡裔雲心一抽,聽着電話,就立刻跟幾位同事說:“家裏出了點事,我要先回去一趟,這次的事,我會找人替我補上。”

    說完,他就拖着行李快步的跑出了機場。

    簡裔雲沒有掛電話,電話那頭傳來葉小小不斷的哭泣的聲音:“裔,我不知道爺爺爲什麼會出事,醫生初步定論是心肌梗塞,但是現在爺爺還在,還在急救室,我很怕……”

    葉小小哭得氣都喘了,簡裔雲得心一抽一抽的,想起在發現爺爺有事的時候,他竟然不在她身旁,那時候她應該很害怕吧。

    想到這,他忙哄她:“小小,別害怕,我現在就趕過去。”

    葉小小聽着簡裔雲的聲音,心還是很空,很害怕,一直抽着鼻子哭泣。

    簡裔雲本來想着,在過去醫院的途中給上級跟另外的同事打電話,解決他不能去出差的事的,但是葉小小在電話裏哭泣的聲音,讓他根本就忘記了這件事,只記得哄她,跟她說說話,讓她轉移一下注意力,否則,他相信,他還沒去到醫院,她就已經崩潰了,他也捨不得讓她一個人就這麼哭着,放任她難過。

    因爲他知道,對她而言,她爺爺把她養大,辛苦了這麼多年,她只有他一個有血緣的親人,她擔心爺爺就這麼去了。

    要真的是那樣,他覺得她會受不了的。

    二十多分鐘之後,簡裔雲纔到了醫院,一直都沒有掛電話,遠遠的就看到了葉小小癱軟在地抽泣着跟他聊電話。

    葉小小聽到了簡裔雲的聲音,立刻跌跌撞撞的站了起來,撲進了簡裔雲的懷裏,“裔!”

    簡裔雲抱着她,抱着她才發現,她遠遠比他想象的還要害怕,整個人渾身發抖,臉上盡是眼淚鼻涕,簡裔雲心一痛,緊緊的抱着她,看到她如此難過,他眼睛也忍不住的微微紅了紅,薄脣酸澀的動了動,輕聲的在她耳邊輕哄她:“爺爺吉人自有天相,沒事的~~~’

    葉小小在被他抱在懷裏後,才覺得不再這麼冷了,可是她腦袋還是空空的,除了知道簡裔雲存在,根本聽不進去他說了什麼,只記得從發現爺爺出事的那一刻起,她的心就開始害怕了。

    簡裔雲知道她聽不進去,所以也沒有必要讓她回答,拍着她的背脊,輕聲的在她耳邊說了很久,急救室的門才推了開來。

    兩人忙圍了上去。

    醫生淡淡的說:“病人是心肌梗塞,需要留院治療,你們去辦手續吧。”說完,醫生又回去急救室裏了。

    簡裔雲點頭,對葉小小說:“我去辦手續,跟我一起去?”他是擔心她一個人在這裏,優惠顫抖得站不穩。

    葉小小點頭,抱着他的手臂去辦手續了。

    葉爺爺從急救室出來的時候,人已經醒了過來,只是臉色很蒼白,看着到哭得臉都花了的葉小小,勉強的扯了下嘴角笑了下。

    葉小小撲了過去,哭着叫:“爺爺!”

    簡裔雲蹲在chuang邊,輕聲問:“爺爺,您感覺怎麼樣?”

    “好,好多了。”

    簡裔雲點頭,拉着葉小小起來:“不要壓着爺爺。”

    葉小小忙起來,擦着眼淚笑了笑。

    簡裔雲看着,給她擦了擦鼻涕,笑了下,安慰道:“好了,爺爺現在不是沒事了嗎?不要再哭了,再哭爺爺都嫌你煩了。”

    葉小小嘟嘴,撒嬌的抱着他,“我當時,是真的很害怕嘛~”

    簡裔雲笑了下,掀起眼瞼看了眼葉爺爺,葉爺爺笑了笑,看着他們兩人相偎相依,眼裏有着滿足。

    忽然覺得,自己的傻孫女是傻人有傻福,要是她去年沒有決定嫁給簡裔雲,今天面對今天這件事,他擔心她一個人抗不過去啊。

    而且,看着他們兩人感情已經很不錯了,他才放了心,就算自己今天真的走了,他也沒有什麼遺憾了。

    過來會兒,在葉小小不哭了,情緒已經徹底穩定下來後,他才輕聲說:“還沒吃飯吧?我去給你買一點,你留在這裏陪爺爺聊聊天。”

    “嗯。”

    簡裔雲揉揉她的發端之後,就轉身出去了。

    葉小小坐下來,抱着爺爺的手,眼睛又紅了:“爺爺~~”

    “傻丫頭。”葉爺爺笑了下,拍了拍她的手,“嚇壞了吧?”

    “嗯,所以,爺爺你以後可不許這麼嚇我了,我可是你的親孫女,嚇壞了我,看你不心疼!”

    葉爺爺聞言,笑呵呵的,但是不能笑太過,但是很開心,抓住她的手,忽然說:“丫頭啊,雲其實是一個好男人,你能嫁給他,是你前世修來的福氣,要好好珍惜,你不懂的東西太多,凡事多聽聽雲的意見,你不能因爲年紀小就要他讓着你,該成熟的時候也該學着成熟,不要讓他擔心,也學着去分擔他身上的擔子,當然了,最重要的是好好的對他,知道嗎?”

    “嗯,我知道的。”

    “我在前一段時間,雲給我一個卡開始,我就看得出來,這個孩子也是喜歡你的,心裏也有你,所以我就放心多了,爺爺這十來年來,最渴望的就是你能找到一個好歸宿,能找到一個真正的好男人,現在你找到了,爺爺就算今天死了,也無憾了。”

    葉小小鼻子立刻就酸了,葉爺爺的話她不愛聽:“爺爺,我不許你這麼說,你纔不會死呢,你還要幫我照顧我跟裔的孩子呢,我不許你推卸責任。”

    葉爺爺聞言,笑呵呵的,開心的說:“呵呵,等你畢業了,早點給雲生一個,如果爺爺有機會,肯定給你帶孩子。”

    “肯定會有這一天的,爺爺你不要多想。”

    爺爺笑,跟葉小小聊了會兒,有點累了,葉小小看得出來,就讓他不要再說話了,好好的休息。

    不久之後,簡裔雲就回來了,給她帶回來了她愛吃的飯菜。

    雖然葉爺爺暫時沒事了,她雖然餓,但是還是沒有什麼胃口,吃了一點,就不吃了。

    簡裔雲知道她是擔心,所以才吃不下了,依照平時的她,每天都吃兩碗飯的。

    簡裔雲嘆氣,拿起勺子勺了一勺飯,遞到她的嘴邊,“乖,再次一點。’

    簡裔雲喂她,待遇這麼好,葉小小怎麼可能不張嘴吧。

    最後,簡裔雲喂她吃了三分之二,直到真的吃不下去了,才由着她了。

    吃了飯後,葉小小的心情好了點,想起今天的事,她將小臉埋進了簡裔雲的懷裏,她聲音軟綿綿的說:“裔,這次的事要是真有我一個人,肯定支撐不下來,謝謝你。”

    簡裔雲拍拍她的背脊,抱着她,讓她坐到了自己的腿上,“我們之間還需要客氣?”

    葉小小笑了笑,沒有說話。

    過了會兒後,她似乎想起了什麼,問:“裔,對了,你不是去出差的嗎?”回想起來,給他打電話的時候,隱隱的好像聽到了機場的廣播聲,不過,她那時候只顧着跟他說電話,都沒有怎麼留意……

    “已經跟領導請假了。”

    “那……沒有什麼問題吧?”

    “沒有什麼問題,你就愛瞎擔心。”

    聽到這,葉小小就放心了點。

    到了晚上九點左右,葉爺爺又醒了過來,大家聊了好一會兒,就有人推門進來了,是管家。

    簡裔雲看着葉小小,跟她說:“小小,你先回去休息,爺爺這裏我來照顧就行了。”



    上一頁 ←    → 下一頁

    朱雀記大奉打更人食全酒美絕天武帝撐腰
    坑爹兒子鬼醫娘親大國戰隼快穿之龍套好愉快離天大聖無相仙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