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總裁前夫,老婆跟我回家 » 萌妻小小難招架53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總裁前夫,老婆跟我回家 - 萌妻小小難招架53字體大小: A+
     

    葉小小雖然見簡家老宅住過,但是卻沒有見沈慎之還有簡深煬一家在簡家住過,所以不知道他們原來也跟簡裔雲一樣,習慣早早的起chuang鍛鍊身體,或者是看報紙,雜誌,還有喝咖啡。

    原來,有些習慣是從小就養成的,她之前還以爲簡裔雲鍛鍊是因爲是軍人的關係,現在看來似乎是從小就養成習慣了。

    不過,她起來的時候,簡芷顏跟喬陌笙倒是還沒起chuang,反倒是她那個侄子早就起來了,跟着簡深煬一起出去運動了。

    在大家吃完了早飯,簡深煬才起身,上了樓,過了十來分鐘,喬陌笙就有點不好意思,睡眼惺忪的被簡深煬牽着下樓來了,簡深煬等着她吃了早飯,才放下報紙,駕車離開了家。

    葉小小看着這些,看得依依不捨的,直到他們走出了她的視線中,她還是看着他們離去的方向。

    簡裔雲上樓去整理一下他們的東西下樓來了,見到她看向門口,問:“看什麼?”

    “大哥大嫂他們。”說完,葉小小問:“我之前聽小顏說大哥跟大嫂的感情不好,大嫂還離開過大哥呢,可是我看他們感覺他們感情很好啊。”

    最重要的是,她明明看到了有人催大哥去公司了,他卻什麼都沒有說,堅持等喬陌笙,雖然他一臉冷漠,但是她能看得出來,他對大嫂是極好的。

    簡裔雲頓了下,笑道:“小顏不會看人,她的話不可信,而且他們的事她也知道得不多,事實是怎麼樣,他們自己清楚,要是他們真的沒感情,大哥就不會對大嫂百依百順了。”

    葉小小頓了下,忽然問:“小顏的話不可信?真的嗎?”

    簡裔雲這才頓了下,想起了自己昨天叫簡芷顏幫的忙,頓了下,悠悠然的說:“不是這個意思。而是小顏一直都不喜歡大哥,太喜歡大嫂了,覺得大哥配不上這麼好的大嫂,所以一直都說大哥的壞話,他們結婚了,還想鬧着玩的說要給大嫂介紹對象,她對大哥也不瞭解,所以纔會這麼說的,明白嗎?“

    聞言,葉小小完全的相信了簡裔雲的話,結合了上幾次看到的現象,覺得簡裔雲說得非常有道理。

    簡裔雲看時間差不多了,他們也該走了,他要先送她去學校,就拉着她走了。

    上了車,葉小小忽然問:“裔,你跟小顏的感情應該很好吧?”

    簡裔雲笑了下:“她是我親姐。”

    言下之意,意思已經很明顯了,葉小小聞言,小嘴就止不住的笑意溢出,“那這麼說來,小顏很瞭解你咯?”

    她會問這些話,簡裔雲一點也不意外:“嗯。可以說,她是最瞭解我的人。”

    葉小小笑意就更深了,笑米米的。

    現在求證了,覺得簡芷顏的話就更加可信了。

    所以她很開心。

    ……

    姚辛雨的事,雖然差不多都已經解決了,但是還是有些人不長眼,想繼續努力一把,將簡家拉下水的。

    不過,弄不起什麼風浪來。

    至於姚辛雨,簡裔雲已經有一段時間,沒有見過她了,聽人說,因爲她父親出事,她有很多事要處理,所以向領導請了幾天假。

    具體出了什麼事,簡裔雲不關心,但是他在今天下午才知道,原來姚辛雨的父親,在判刑的時候,自殺了……

    聽到這個消息的時候,簡裔雲心裏還是有些不舒服的。

    他開始的時候,會選擇幫她一次,是因爲想到如果真的會有現在的後果,那他自己心裏會愧疚,而且能幫的話,幫一下忙也沒有什麼。但是在他努力過後,幫不了,那就另當別論了,他自己問心無愧,就可以了。

    這天剛下班的時候,就接到了葉小小的電話,說自己已經到他部隊的門外了,問他什麼時候出來,她可不可以進去。

    簡裔雲笑了下,這丫頭還真的是性急,他不過是說想跟她一起出去吃飯而已,當是約會,因爲他們結婚後,幾乎沒有約過會。

    她就高興得不得了,興沖沖的自己跑過來了。

    讓她在外面等着,因爲他也要出去了。

    但是,他駕車出去,在見到門口站着的人時,愣了下。

    葉小小剛放下電話,笑米米的,就看到了姚辛雨拖着行李箱從外面過來,她愣了下,因爲姚辛雨非常的憔悴,臉頰都凹進去了。

    姚辛雨自然也看到了她,見到她臉上的笑容,臉色更加不好看了,嗤笑了一聲:“你最近過得不錯?”

    葉小小從來就不懂的落井下石,見到她好像很慘的樣子,她笑容怯怯的,也不跟她吵了,“還……還好吧。”

    “還好?我看你是春風得意。”姚辛雨冷笑,“看到我父親死了,我跟簡裔雲徹底沒可能了,我跟他的那些事他都徹底跟你解釋清楚了,所以你就開心了?”

    葉小小抿着小嘴,聞言,也不顧得她跟簡裔雲的那些事了,咬着小嘴問:“你……你父親死了?”

    “是啊,你很高興吧?”

    “我,可是我不知道啊,再說了,你父親死了,我爲什麼要高興。”

    “少在這裏跟我裝蒜了,你跟簡裔雲都是冷漠自私到透頂的人!”

    葉小小聽到這,就聽不下去了:“裔纔不是,你不要這麼說他,他很好人的。”

    姚辛雨冷笑,還沒說話,簡裔雲的車子已經駛了過來,落下車窗,對葉小小說:“小小,上車。”

    葉小小頓了下,才上車。

    葉小小上車後,簡裔雲就開車走了,從來沒有跟姚辛雨說過一句話。

    車上,葉小小想起姚辛雨,覺得她有點可憐,問簡裔雲:“裔,你知道姚辛雨的父親死了的事嗎?發生了什麼事?”

    “這些事太複雜了,你也不懂,不要聽姚辛雨的話就好了。”其實他也想跟她問句好,讓她節哀順變的,可是,他知道,她只會當他是嚎哭耗子假慈悲而已。

    既然如此,何不免了?

    聞言,葉小小也不問了,不過心情還是有點沉重,簡裔雲載着她到了目的地都沒有發現。

    “好了,下車吧。”簡裔雲給她解開了安全帶,知道她還在想剛纔姚辛雨的事,揉了揉她的發端,說:“好了,不要再想了。”

    葉小小有點傷感:“裔,我也沒有了父親,而且是雙親都沒有了,我小時候只知道哭,現在長大了,還能想起他們帶着我去遊樂園的模樣,所以我還是會很難過的,而她父母看着她長大,她父親死了,她肯定很難過,因爲她擁有的關於她父親的回憶,遠比我的要多。”

    簡裔雲伸手去抱着她,沒有說話,過了會兒才說:“明天我給你一起去拜祭他們?”

    “嗯。”聞言,葉小小笑了笑:“你明天不是很忙嗎?”他之前說過過段時間會很忙的,沒有這麼多時間陪她了。

    簡裔雲勾脣,說:“我明天請假。”

    葉小小倒是有點不好意思了:“啊?不用吧?其實什麼時候去都可以的。”

    簡裔雲笑了下,逗她:“我們結婚了這麼久,清明節也過了,我都沒有跟你一起拜祭過他們,要是他們不滿意我,不讓你跟我在一起怎麼辦?”

    “纔沒有呢,我清明節的時候,跟他們說過,你很好的,我相信他們會聽到的。”

    簡裔雲笑了笑,“好了,這件事遲些再說吧,我們現在去吃飯。”

    經過簡裔雲這麼一開導,葉小小的心情總算好一點了,有了笑容。

    她擡眸才發現,簡裔雲帶她來的原來是一家韓國燒烤店,頓時驚喜的叫了出來:“裔,你怎麼知道我想來這裏吃飯的?”

    “你上次跟你朋友吃過回來後,不是一直掛在嘴邊說好吃嗎?”

    葉小小聞言,笑了,看了看周圍,看到沒有什麼人後,才踮起腳尖在他的薄脣上吻了一口,小臉蛋立刻的就紅了。

    簡裔雲笑了,拉着她進去了裏面。

    兩人坐下來,葉小小已經恢復了狀態,開心的在桌底下拉着簡裔雲的手:“裔,你會一直對我好嗎?”最近他都對她很好,她雖然很開心,但是擔心是曇花一現。

    “你是我的老婆,一輩子的,所以,你說呢?”

    葉小小聞言,有點小嬌羞的低頭笑了。

    簡裔雲揉揉她的小臉,也沒有說話。

    他在慢慢的調整自己的狀態,補充自己的不足。

    因爲宋瑾承的話提醒了他,也讓他更加意識到,他們兩人的天平非常的不均等,他過分享受她的給予,而少付出,所以她才一直都不相信他的感情。

    所以他想,要讓她一直相信,恢復自信,那他就只好改變,他也拿出自己最真誠的心對她好,兩個人對等,那樣就沒有什麼問題了。

    而且,他知道,以葉小小對他的愛,他對她好,她就會加倍的更加對他好。

    其實,每次想到她對他的愛到了沒原則,委曲求全的地步,他的心就暖暖的,有時候不禁想,像她這樣,毫無心機的愛這他,讓他感到舒服開心的人,這個世界上能有幾個?

    他何德何能能讓她這麼愛她?

    其實,她不是他見過的漂亮,最聰明,最端莊的女人,她甚至不夠溫柔,有點傻,在他的眼裏卻傻的可愛,她也有她的好。

    她無條件的愛讓他覺得溫暖,她一直笑米米的笑容讓他覺得就算他不開心,他也會開心起來。

    其實,她也有她的好。

    而她的好,往往是在深入的跟她交流的時候,才能發現的。

    所以,他也擔心終於有一天,要是別人也發現了她的好,想努力的打動她,要是他不對她好,他擔心她年輕輕的,才二十一歲,定性不夠,跟人跑了,後悔和損失的人是他。

    ……

    姚辛雨手裏的把柄沒有給人,因爲她不敢,如果她給了人,她就沒有什麼用處了,簡家也不可能放過她。

    但是她不妥協,有人將她下藥迷昏簡裔雲的事抖了出來,一時間,她名勝狼藉,她的上司將她停職,等待上級的通知才能知道,她以後能否再回來這裏工作。

    雖然領導說得委婉,但是具體什麼意思,姚辛雨也已經明白了。而且她也不可能在京城待下去了,因爲所有人都知道她故意陷害簡裔雲,大家都在用異樣的眼光看她。

    報紙很快就刊登了出來,葉小小懶,平常很少看報紙,但是她回到了班上,卻有不少人主動的跟她道喜。

    葉小小看着也笑了,因爲她知道,簡裔雲沒有做對不起她的事情。

    夏嫋嫋問:“小小,這麼說來,你跟簡三少還是夫妻,沒有離婚咯?”

    “我們從來就沒有離婚。”

    方敏淡淡一笑,“小小恭喜你啊。”

    葉小小點頭:“謝謝。”

    方敏跟夏嫋嫋互相看了一樣,頓了下後,方敏又問:“小小,那學長呢?怎麼最近不見你們見面了?”

    “學長啊,他去出差了,我要上學不能跟着去。”葉小小頓了下,她沒有說宋瑾承出差半個月,今天應該已經回來了,而她在中午下課後,就去了公司,因爲宋瑾承叫她過去幫忙。

    她過去到的時候,宋瑾承已經在公司了,叫她進去。

    葉小小進去了,笑了下問:“學長,你這段時間辛苦啦,聽同事說你又簽下了一個單子,要忙上半年呢。”

    “嗯。”宋瑾承笑了笑,似乎想說什麼,最後還是沒有說,“從地下拿出了一個龐大的東西遞給她,小小,這個是商家搞活動,贈給買房的那些客戶的,叫我拿幾個回來,我一個人拿不動多少,就拿了一個,給你。”

    葉小小看着了下,是一個毛毛熊,非常巨大,她雙手未必抱得過,而且眼色非常漂亮,她很喜歡,在她讀高中初中的時候,看到同學有,她也很想要,但是沒有人送她,她也沒有錢買,所以一直都沒有。

    她雖然喜歡,可是還是她有點遲疑,因爲簡裔雲說過,不許她再要宋瑾承的禮物的。

    宋瑾承笑了下,繼續說:“只是別人送的,不值錢,我也不知道給誰好,跟你熟,所以送你,這麼大一個,我都拿回來了,這麼有誠意,難道你不要?”

    葉小小聞言,覺得自己不要真的是太不對起他了,就要了,將熊抱了滿懷,笑着說:“謝謝學長。”

    宋瑾承笑了,笑意深深:“不客氣。”

    葉小小抱着熊熊出去了,而她剛出去大家就議論紛紛了,覺得宋瑾承對她太好了,這哪裏是對自己朋友的妻子的態度啊,分明是在追葉小小的節奏啊!

    不過,擔心自己想歪了,大家都沒有明說,只是在暗中討論而已。

    晚上,葉小小抱着熊熊就回家了,很開心。

    簡裔雲最近忙,他回來得晚,她抱着熊熊睡覺就像抱着他一樣,很快就睡着了,簡裔雲回家的時候已經是深夜了,這個季節他公司忙,所以他有很多事要做。

    他回家,見到葉小小懷裏的東西時,蹙了眉,不過也沒有說什麼,不打擾她睡覺。

    但是,在躺下來後,蹙了眉。

    以前,葉小小睡覺,總愛抱着他,四肢都會纏上來,這些日子下來,他也被纏習慣了,不抱着她軟乎乎的身子,他反倒睡不着了,尤其是她還在的時候。

    而現在,她竟然只抱着那個熊熊睡得香甜,對象都換了。

    簡裔雲在chuang上躺着,試圖拽開她懷裏的熊熊,但是葉小小抱得很緊,半個身子都趴在熊身上睡了,怎麼樣也拔不開,簡裔雲只好妥協,自己睡了,不過,他在chuang上輾轉了好一會兒才睡着。

    第二天,簡裔雲醒來的時候,葉小小因爲昨晚睡得早,而且睡的香,睡眠質量好,所以也早早就醒來了。

    簡裔雲拉着她過來,纏着要了她一頓,將她抱在懷裏,看了眼不知被誰蹬下chuang的熊熊一眼,問:“你什麼時候買的熊?”

    聞言,葉小小笑着如實回答:“哦,這個啊,不是我買的,是學長送的,他說是客戶贈品來着,不用錢的,所以給我帶了一個回來。”

    簡裔雲眯眸,“我不是說過不要要宋瑾承的東西嗎?”

    葉小小咬着下脣,可憐兮兮的說:“我也不想要的,可是這麼漂亮,我捨不得學長給別人……”

    簡裔雲咬牙:“葉小小!

    葉小小笑了,看着他吃醋的臉,嘻嘻的說:“哎呀,騙你的啦,我自己買的,爲了不讓學長傷心,我就假裝收下了,給了吳小莉,我自己忍不住you惑,從新買了一個啦。”



    上一頁 ←    → 下一頁

    機戰無限朱雀記大奉打更人食全酒美絕天武帝
    撐腰坑爹兒子鬼醫娘親大國戰隼快穿之龍套好愉快離天大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