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總裁前夫,老婆跟我回家 » 萌妻小小難招架45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總裁前夫,老婆跟我回家 - 萌妻小小難招架45字體大小: A+
     

    雖然話是這麼問,但是她心裏卻是不確定的,因爲她知道要是真的沒有什麼的話,他今天早上或者是昨天晚上就該解釋了,他明明可以有很多機會解釋的,但是他從來都不解釋,偏偏要等她自己看了報紙後,等她親自開口。

    這是爲了什麼,葉小小心裏有了想法。

    簡裔雲看着她,頓了下才說:“小小……”

    喬陌笙捏緊了小手,緊張不已,卻還是笑了一下:“嗯?”

    簡裔雲頓了下,揉揉她的發端才說:“乖,我送你去上學。”

    葉小小愣了下才緩緩的拿開他的手掌,搖了搖頭,咬着下脣說:“裔,你說清楚。”

    簡裔雲笑了下,說:“這件事回頭我再給你解釋,現在先去上學,聽話。”

    葉小小抿着小嘴,沒有說話。

    她不懂簡裔雲的意思。

    在她的心裏,簡裔雲一直敢做敢認,他現在這樣,不認也不解釋,是什麼意思?

    看到她神色糾結的模樣,簡裔雲抿了抿薄脣,忍不住伸手去將她包入懷中,輕聲安撫:“乖,先去上學,我已經叫司機在等你了,聽話。”

    葉小小不說話,良久才點點頭,不法一樣的轉身出去了。

    ……

    葉小小一回去到了班上,就感受到了無數‘關愛’的目光。

    當然了,其實也有人是替她擔心的,但是也不排除個別其他別有二心的人。

    葉小小心情不好,幸好她回到學校也開始上課了,所以沒有人過來跟她說話,她一個人趴在桌面上盯着黑板,但是四十分鐘很快就過了,但是老師說了什麼,她一個字都沒有聽進去,下課的鈴聲也沒有能將她的思緒拉回來。

    只是下課後,身邊就圍了不少人。

    先開口的是丁美美,“小小,今天的早報我們都看過了,看了今天的報紙我們才知道原來你老公就是簡家三少啊,之前你怎麼不說這件事啊。”

    丁美美關心的問題,方敏跟夏嫋嫋在就知道了,所以在丁美美問完之後,她們就問她們最關心的事:“小小,報紙上寫着的,說三少跟別的女人去開.房是真的還是假的?而且報紙上還說你們兩個離婚了?這件事你怎麼沒有跟我們說?”

    葉小小聞言,差點從椅子上站起來,但是可能是現在她特別冷靜,她竟然沒有不經大腦的就回答。

    那份報紙她沒有看完,只是看了標題而已。

    離婚這回事她根本不知道。

    想到這,葉小小擡眸看了看她們,沒有說話,低頭趴在桌面上。

    大家一看她那憂鬱而難過的眼神,心裏其實都已經有數了,有人忙訕笑了幾聲就不說話了,但是夏嫋嫋跟方敏比較關心,所以多問了幾句,葉小小抿着小嘴,一個字都沒有回答。

    她現在的心情,跌到了谷底,她忽然站了起來,拿起自己的書包,去跟老師請了假,老師見她臉色不好,也就應允了。

    葉小小離開了教室,就立刻打開手機,去搜索她今天看到的報紙的標題,指甲都掐進了手心裏,心臟一抽一抽的,都忍着看完了一整篇文章。

    看完後,她有點恍惚。

    離婚?爲什麼要說離婚?究竟是怎麼一會兒?!

    難道因爲這件事,簡裔雲要跟她離婚?!

    想到這,她立刻撥了簡裔雲的電話,但是電話響了很久,都沒有人接,她咬着小嘴,急得都快哭出來了,他還是沒有接電話。

    想到這,她打了電話過去簡家老宅,去找簡老爺子,她想,他應該知道這件事的。

    接電話的是那邊的管家,但是管家告訴她,簡老爺子在今天早上一大早就出去了,應該是有事情要忙。

    葉小小頹然的捏着收緊,出去外面等車,準備找簡裔雲。

    但是十多分鐘後,她的手機來了信息。

    是簡裔雲的!

    看到這,她心一頓,忙打開手機。

    “不要跟任何人說我沒還沒離婚的事,除了爺爺,誰問你也不要說。看了信息之後,把信息給刪了,我還有事,不能接你電話,不要亂想。”

    看了信息,葉小小就愣了下,她頓了下,想了很久之後,才編了一條信息過去:“裔,爲什麼報紙上會提到離婚?發生了什麼事?難道……我們要離婚嗎?”

    她想了很久,纔將信息發了過去。

    信息發了過去之後,她就開始忐忑的在等他的回信。

    但是她等了半個多小時,他都沒有回信息。

    想到這,她心一緊,想起了簡裔雲早上的模糊的態度。

    這麼說來,這件事他也不能告訴她嗎?

    她心情非常不好,很悶,從車站回去了學校,漫無目的的在學校裏走來走去,也不知道走到了哪裏,就聽到自己的電話響了起來。

    葉小小忙拿了起來,以爲是簡裔雲,但是拿起電話看了眼,才知道是吳小莉。

    她咬脣,大概也知道吳小莉打電話給她是爲了什麼,但是爲了不讓她擔心,她還是接了電話。

    吳小莉那邊,聲音有點焦急:“小小,今天的報紙,你看了嗎?”

    “嗯。”

    “那……那你老公怎麼說?你們真的離婚了?”

    葉小小聞言,覺得鼻頭有點酸,想起簡裔雲發過來的信息,她淡淡的說:“小莉,這件事我不想多說,你也不要多問,好嗎?”

    “好吧。”吳小莉是知道她現在肯定是心亂如麻了,她頓了下才問:“你現在在哪裏?要不要我過去陪你?我們一起去逛逛街,或者是去遊樂園玩過山車也可以啊。”

    “小莉,不用了,我想一個人安靜一會,我沒事的,你不用擔心我。”

    葉小小不等那邊說完,就已經掛了電話了。

    但是電話還沒掛多久,又響了起來。

    葉小小頓了下,這回沒有立刻接。

    她怕,怕是自己爺爺。

    要是他看到了,指不定他會有多傷心。

    想到這,她忽然覺得鼻酸。

    這樁婚姻,是她一心想要的,她知道爺爺不同意,現在他看到了報紙,知道她現在傷心難過,肯定不會這個時候打電話過來的,因爲不忍心責備她,因爲他知道她已經夠難過了。

    想到這,她拿起了電話。

    果然,電話不是她爺爺打過來的,是宋瑾承。

    接通了電話,宋瑾承那邊的語氣很低沉,他只是問:“你現在在學校,對吧?”

    葉小小“嗯”了一聲。

    “在哪裏?我過去找你。”

    他說着,她就聽到了收拾東西的聲音,她拒絕,“學長不用了,我很好,我自己安靜一會就可以了。”

    宋瑾承卻立刻就說:“我現在也沒事做,要不要跟我一起回去公司一趟,我教你你不懂的題。”

    葉小小聞言,頓了下,才點了點頭。

    找點事做也好,好讓她不要多想。

    她掛了電話後,就轉身去了學校門口坐公交車去公司。

    途中,她捏着手機,看了好幾次,都沒有簡裔雲的來電或者是來信,其實她很想打電話給他的,但是想到打過去後,她也不知道自己該說什麼後,就作罷了。

    雖然想着自己爺爺不會給她來信息,但是在差不多到公司的時候,她還是接到了她爺爺的電話,聽到爺爺的聲音的時候,葉小小忽然覺得自己心裏的那些酸楚都涌出來了,眼睛立刻就溼潤了,“爺爺……”

    “哭什麼?”葉爺爺在那邊毫不留情的責備,“裔不是沒有承認嗎?既然他沒有承認就說明是有苦衷,你不要亂想就好。”

    葉小小聞言,都忘了哭了,忙問:“爺爺,雲是不是跟你說了什麼?”

    “雲沒有跟我說什麼,只是讓我不要擔心,而且爺爺對他有信心,雲不是這樣的人,你是他老婆,你不是死活說愛他的嗎?怎麼現在就不相信他了?”

    “爺爺,你說的我也知道,可是……可是裔之前如果沒有做,他會跟我解釋的,現在他沒有解釋,我就擔心……”

    “好了,不要亂想。”說完,葉爺爺嘆了一口氣,說:“心情難過,要不要回家陪陪爺爺?”

    “嗯,我現在去實習的公司,晚點再回去。”

    葉爺爺聞言,心裏有了點安慰:“這纔是正確的態度,無論發生什麼,工作也還是要做的,知道嗎?”

    “嗯,我知道的,爺爺,您不用擔心我。”

    跟爺爺說了電話後,葉小小就進去了公司她回到公司的時候,宋瑾承已經在裏面等她了,叫她進去了辦公室,讓她在沙發上坐下,早已經叫人給她準備好了果汁。

    葉小小接過果汁安靜的喝着。

    宋瑾承倒是沒有再說關於報紙上的事,卻問她:“有沒有帶書過來?”

    “帶了。”

    宋瑾承點頭,讓她指出自己不懂的地方後,他就開始着重的教她了。

    宋瑾承教了她十多分鐘,但是她沒有什麼反應,愣愣的呆呆的。

    他不着痕跡的嘆了嘆,沒有說什麼,繼續說下去,過了半個小時之後,他才說:“已經是午飯時間了,一起去吃飯?”

    葉小小搖搖頭,“我不餓。”

    宋瑾承笑了下,說:“可是我餓了,一個人吃完無聊,就當陪陪我?”

    葉小小知道他是擔心她不吃飯餓着自己了,所以才這樣說的,而且他剛纔教了她這麼久,她卻沒有聽進去他也不責備,她覺得有點不好意思,也就答應了。

    兩人去了一家餐廳吃飯,宋瑾承跟她一起吃過幾次飯,也算是知道她的口味了,所以點的菜都是她愛吃的,不過她沒有什麼胃口,就是盯着手機看,他也沒有說什麼,只是親自給她夾菜,說:“多吃點。”

    葉小小點點頭,吃了一點就吃不下了。

    宋瑾承看她這樣子,也沒有什麼胃口,就埋單離開了。

    但是他們纔剛走出飯店的門口,門口不知怎麼的,就堵了一堆人,一看就是記者。

    他們的對象是葉小小,見到她就立刻涌了上來,七嘴八舌的問:

    “葉小小,請問您真的已經跟簡三少離婚了嗎?我們問了很多人,他們都說不清楚,沒有聽說過,您能如實告訴我們嗎?”

    “葉小姐,請問你們爲什麼會離婚?是因爲姚小姐的介入還是真的像姚小姐說的那樣,你們性格不合?”

    “……”

    一堆記者,說了很多,葉小小看着他們熙熙攘攘的,頭有點發暈,皺了眉,沒有說話。

    宋瑾承皺了眉,攬緊了葉小小的肩膀,幫她躲開記者的圍攻,也也回頭看後面的服務員,示意他們上來講人拉開。

    很多記者見到葉小小不說話,又看到宋瑾承,看到他的俊臉時,都愣了下,因爲他在樣貌上跟跟簡裔雲同樣的出色,的確有挖走葉小小的可能性。

    於是又問:“這位先生請問怎麼稱呼?聽姚小姐說葉小姐已經尋覓到了真正的良人,那個人是不是您?你們是什麼時候開始在一起的?”

    宋瑾承抿脣,一個字都沒有回答,他只是淡漠的掃了記者一眼。

    這時後面的工作人員上來了,一共十多位,將記者隔開。

    這時宋瑾承才擁着葉小小進去了車子,離開駕車離開。

    ……

    車上。

    葉小小一向是很多話的,在宋瑾承的眼裏,她天真又活潑,現在這幅死氣沉沉的樣子,他很不習慣,非常擔心:“小小,你還好吧?”

    葉小小淡淡的點點頭,沒有說話。

    宋瑾承還是說話,但是葉小小的手機就嘟嘟的響了下,是來信。

    葉小小慌忙的打開了手機,因爲她有預感,覺得這次肯定是簡裔雲。

    打開手機的時候,發現自己果然沒有想錯,真的是他的信息。

    “小小,從學校回來吧,先回家裏,不要給記者發現你,我現在忙,沒有多少時間說太多,不要亂想。”

    葉小小抿了脣,只是回了一條信息說自己知道了後,就沒有再問什麼了。

    她的發給他的信息,他沒有回。

    這是,宋瑾承問她:“小小,想去哪裏?”

    “回家。”

    “我送你回去。”

    葉小小點點頭:“謝謝你。”

    宋瑾承揉揉她的發端,笑了下,“跟我客氣什麼。”

    宋瑾承送了葉小小回家,葉小小請他上來坐一坐,宋瑾承推遲了,沒有上去,看着她進去後,想到到了什麼,給她發了一條信息過去,讓她如果想找個人聊天,或者是什麼都可以,想要找個人陪伴,讓她打電話給他。

    很快,葉小小就回復了信息:“嗯,謝謝學長。”

    宋瑾承看了信息後,眼眸深深,過了一會兒後,才駕車離開了。

    ……

    葉小小回到家後,立刻就回去房間裏躺下來,想到跟爺爺說晚上要是陪他的,想了想,她還是發了信息過去,因爲她擔心記者會去到那邊打擾她。

    想到這,她下樓去,叫人過去接她爺爺過來這邊,但是她纔跟人說這件事,她爺爺人已經到了這裏了。

    葉小小愣了下,看到自己爺爺,眼淚立刻就出來了,撲了過去,“爺爺——”

    葉爺爺不客氣的數落她:“多大了?還哭,你不害臊我看着都覺得害臊。”

    葉小小不抽了抽小鼻子,悶悶的說:“爺爺,你怎麼過來了?”

    “雲叫人將我接過來的。”說完,問她,“吃午飯了嗎?”

    “嗯。”

    “吃飽了沒?爺爺還沒吃,陪爺爺再吃一點。”

    葉爺爺說完,管家就叫人端了飯菜上來了,葉小小陪着自己爺爺吃了點,就跟自己爺爺下棋去了。

    只是她沒有什麼精神,老是走神,葉爺爺也受不了她,讓她自己回房間去休息了。

    葉小小昏昏沉沉的躺在chuang上,就是睡不着,也不知道過了多久,有人拍門,接着就有人走了進來,伸手去探探她的額頭,然後額頭就被覆上了一塊冰涼的東西,但是她眼睛感覺非常疲憊,睜不開眼睛,昏昏沉沉的又睡了過去。

    不知過了多久,她感覺自己被進了一個溫暖的懷抱裏,迷迷糊糊的睜開眼睛,見到簡裔雲蹙起眉,擔心的漂亮臉龐。

    她愣了下,但是下一秒立刻的就坐了起來,立刻伸手去抱他:“裔!你回來了?!”

    簡裔雲手上捏着一塊冰涼的毛巾,皺眉道:“好點了嗎?”

    葉小小愣愣,“什麼?”

    “爺爺說你發燒了,晚飯也沒有吃,怎麼回事?爲什麼忽然就發燒了?”

    葉小小抱着他,將小臉埋進他的懷裏:“我……我不知道。”

    簡裔嘆了口氣,讓她躺下,繼續將冷凍的毛巾敷在她的額頭上,抽出她腋下的體溫計,蹙起的眉頭鬆了些,說:“好多了。”

    說完,就想將體溫計放好,但是葉小小卻抱着他的手臂不讓他離開,貓一樣的聲音叫他:“裔……”

    簡裔雲將她的髮絲撥到一邊去:“嗯?”

    “你什麼時候回來的?”

    “剛回來。”

    葉小小頓了下,又問:“那……你今天很忙?”

    “嗯,我還有事,聽爺爺說你發燒了,回來看一看,等一下還要出去。”

    聞言,葉小小嘟起了小嘴,抱緊了他,“裔,你還要出去?是不是發生了什麼事?難道不能告訴我嗎?”

    簡裔雲嘆氣,扶着她讓她躺好,說:“乖乖躺好,你看,毛巾都掉了。”

    葉小小不說話,抿着小嘴看他。

    簡裔雲被她委委屈屈的模樣逗笑了,捏了下她的小鼻子後,才收了笑意,說:“小小……明天,明天我再跟你說,好嗎?”

    葉小小沒有回答,她還是抱着他,大眼直直的看進了他的眼睛裏:“裔,其實我能看得出來你是不想跟我離婚的,我雖然不知道報紙上爲什麼說你跟我已經離婚了,但是我相信,你其實是被迫的,肯定是有苦衷的,對吧?可是你有什麼苦衷,難道不能跟我說媽?還是……你不相信我?”

    簡裔雲聞言,頓了下,伸手去將她抱在懷裏,聞了聞她的額頭,笑了下,“小孩子家家,這些事不要管。”

    “你……我哪裏是小孩子了?再說了,要……要我真的是小孩子,你還敢要我?那你豈不是bt?!”葉小小咬着小嘴,指控的說完,別過小臉,不再看他,咬着小嘴說:“其實,你不說,是不是不相信我?不信任我?覺得我不可靠?”

    簡裔雲無奈的嘆了一口氣,伸手去將她連人帶被的抱進了懷裏,說:“除了家裏姓簡的,還有我媽之外,我最信任的人,就是你。”

    葉小小聞言,這才笑了下,可是她立刻又沉了小臉,“那你爲什麼什麼都不肯跟我說?還是……還是你真的跟姚辛雨發生了什麼?你又想跟我離婚?”

    簡裔雲嘆氣,看了她一眼,“又繞回來了。”說完,他放開她,讓她躺好,說:乖乖躺好,好了點之後記得給我打電話,“我等一下要回去老宅一趟,爸爸回來了。”

    葉小小聞言,知道他是有正事,也就不鬧了,撅嘴道:“那你親親我,我就乖乖的睡覺。”

    簡裔雲無奈,親了她一口後,給她掖好了被子後,才轉身出去。

    現在已經是深夜,他出去的時候,樓下安安靜靜的,但是他下樓的時候,卻發現葉爺爺還在。

    他頓住了腳步,“爺爺……”

    葉爺爺站起來:“要出去?”

    “嗯。”簡裔雲說完,頓了下才說:“爺爺,對不起,讓您擔心了。”

    “我不怕擔心這些,只是……我希望你能儘快給一個答案小小。”葉爺爺說完,嘆了口氣,整個人就像老了幾歲一樣。

    簡裔雲抿了薄脣,攥緊了五指,點了點頭:“爺爺,您放心,我會的,您早點休息,我先走了。”



    上一頁 ←    → 下一頁

    最強贅婿大帝好色嬸子電影世界大盜何以笙簫默豪門小甜妻
    太初都市之最強紈?從契約精靈開始機戰無限朱雀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