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總裁前夫,老婆跟我回家 » 萌妻小小難招架43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總裁前夫,老婆跟我回家 - 萌妻小小難招架43字體大小: A+
     

    簡裔雲淡淡一笑,“哦?她說什麼了?”

    宋瑾承不答反問,“你覺得她會說什麼?”

    簡裔雲淡淡一笑,說:“說她愛我,還有……我不愛她?”

    宋瑾承勾脣,淡淡一笑:“你挺了解她的。”

    “瞭解她並不難,什麼事都擺在臉上了。”

    宋瑾承沒有再說話。

    簡裔雲看了他一眼,似乎知道他在想什麼,語氣淡淡卻包含佔有yu:“我知道你喜歡她,但是她是我的妻子。”

    “我知道。”宋瑾承苦笑了下,“我以爲我很幸運,現在才發現,我終究還是遲了一步。”

    簡裔雲不語。

    宋瑾承頓了下,放了筷子,擡眸看着他問:“小小說你不愛她,你怎麼說?”

    簡裔雲沒有立刻回答,他只是說:“我不否認,開始的時候我不喜歡她,甚至在婚後,還想,要是她真的喜歡上了別人,只要她說要跟那個人在一起,我都會同意,因爲我知道我不愛她,雖然我可以對她很好,可以給她物質上的滿足,但是我給不了她想要的幸福。但是現在……我不想放手了,她就這樣待在我的身邊就好了。”

    宋瑾承會看人,他雖然沒有直接說愛,但是他從他的字裏行間中看到了在乎。

    看到這,他淡淡一笑,說:“希望你能說到做到。”

    建議一看着他,也說了一句話:“小小會一直是我的妻子。”言下之意就是讓他不要再有什麼非分之想了。

    宋瑾承笑了下,沒有說話。

    ……

    簡裔雲回家的時候,接到了簡老爺子的電話,叫他跟小小明天回家一趟。

    第二天,他下班後,就去了葉小小的學校接她,一起回去了簡家老宅。

    他們剛下車,就看到了一抹倩影從裏面走出來。

    葉小小愣了下,“那不是姚辛雨嗎?她爲什麼會來這裏?”

    簡裔雲抿脣,沒有回答,只是牽着她的手,拉着她進門,跟出來的姚辛雨碰了個照面,這時,他們兩人才看到了姚辛雨紅腫的眼眸。

    姚辛雨看到他們兩人,頓了下,抿着小嘴視線落在兩人教纏的十指上,嗤笑了一聲,說:“你們兩人的感情真的是越來越好了。”

    簡裔雲沒有說話,只是看着她,在她準備離去的時候,忽然說了句:“姚小姐,你覺得我欠你什麼嗎?”

    姚辛雨頓住了腳步,咬緊了下脣,冷聲道:“就是因爲你不欠我,所以你不肯幫我?!眼睜睜的等着我爸去死?!”

    “不是,我只是告訴你,我不欠你的,所以我沒有義務幫你。但是我們同事一場,能幫的我自認已經做到了問心無愧,希望你能記住我說的話。”

    姚辛雨一頓,攥緊了小手,沒有說話。

    “你說我們簡家在京城呼風喚雨,但是你難道不懂樹大招風這個成語嗎?”

    說完,簡裔雲就不再說話,拉着葉小小進門了。

    葉小小回頭看姚辛雨的背影,覺得她其實真的有點可憐,攥緊了簡裔雲的手,小聲的在他耳邊說:“裔,這是怎麼了?她——”

    簡裔雲淡漠的評價:“她太以自我爲中心,以爲每個人都辜負了她。”

    葉小小皺眉,“我不懂你什麼意思。”

    “你也不需要懂這些。”簡裔雲揉揉她的發端,說完,見她不服氣,笑了下,“你要是想知道,以後我再跟你說。”

    葉小小是不喜歡他把她當小孩子,聞言,才笑了:“這還差不多。”

    老爺子坐在沙發上,見到他們兩人笑了笑:“回來了?”

    “嗯。”

    葉小小乖巧的過去,訕笑的打招呼:“爺爺。”

    葉小小那可愛的模樣,簡老爺子是越看越喜歡,笑了,“嗯,乖。”

    簡母這次沒有再見,因爲她跟着簡父去出差了,聽說那邊有個宴會,需要他們夫妻兩人一起出席。

    簡老爺子還沒吃飯,三人一起吃了飯後,簡老爺子招來人送上葉小小愛吃的零食後,讓她先在樓下坐一會,他跟簡裔雲說一些事情。

    葉小小乖乖的點頭,不鬧他們。

    書房裏,簡老爺子嘆氣,“姚家那丫頭找你幫忙了?”

    “嗯,我已經盡力而爲,只是我無能爲力。”

    “你做得很好,我們簡家雖然在京城裏地位不低,但是樹大招風,想讓我們倒的人多得是,所以寧可幫助一人也不要得罪一人,不過,我剛纔看姚家的丫頭,不是個會想的人。”

    說到這,簡老爺子嘆了口氣,簡裔雲眯了眸,“爺爺,你叫我回來,還有什麼事嗎?”

    簡老爺子嘆氣,“那丫頭手裏拿着你爸的把柄,威脅我。”

    簡裔雲眯眸,“不可能!”

    簡老爺子嘆氣,“這件事我已經給你爸打過電話了,你爸他年輕的時候也混賬過,做了出格的事,也不是不可能。”

    年輕的時候,說的應該是他還沒出生的時候吧。

    這麼說來……是跟他大哥的母親有關係了?

    想到這,他抿脣,揉了揉眉心,“那您怎麼說?”

    簡老爺子抿脣,良久才說:“看着辦吧。

    簡裔雲看得出來,他爺爺是不高興了。他爺爺是打仗出身的,手腕很硬,最不喜別人的威脅。

    聽很多人說起,對他既是崇敬,又是犯怵,家裏現在還能在京城裏屹立不倒,他爺爺當年的威望也出了不少力。

    只是,他退出了軍隊後,培養出了他大哥這個怪胎後,深深的受到了打擊,所以對家人的態度也不再像以前那樣強硬,慈祥了很多。

    只是,隱藏在骨子裏的強硬,無論是怎麼樣還是變不了的。

    ……

    天晚上,簡裔雲跟葉小小都在老宅住了下來,第二天才離開。

    簡裔雲今天心情不是很好,葉小小看着他,有點擔心,簡裔雲看着她糾結的小臉,笑了下,“去上課吧。”

    葉小小笑了笑,抱着他的手臂撒嬌:“那今天晚上來接我回家?”

    “嗯。”

    葉小小看了眼周圍,發現沒有什麼人後,才偷親了下他的嘴角,“那我先走了。”

    簡裔雲看着她蹦蹦跳跳的背影,笑意漸漸的淡了些。

    下班的時候,他剛出辦公室,姚辛雨就過來找他,淡淡的說:“我有事跟你聊一聊。”

    簡裔雲抿脣:“我該說的都說完了。”

    姚辛雨似乎猜到了他會這麼說,笑着說:“你不想知道,我手裏抓住的是你父親的什麼把柄?這件事,你父親自己都難以啓齒,我想你還不知道吧?”

    簡裔雲淡淡的說:“我該知道的時候,自然會知道。”

    “這麼不怕我?”

    簡裔雲沒有說話。

    她捏着把柄,想威脅什麼就威脅什麼,他豈不是被她牽着鼻子走?

    他看了她一眼後,就轉身離開了。

    姚辛雨看着他離去,直到他站在電梯前等電梯的時候,忽然大聲說:“你不想知道,但是我想你母親應該會想知道的,就不知道她聽到後,會怎麼想呢。”

    簡裔雲一頓,抿緊了脣瓣,良久才說:“去哪裏?”

    姚辛雨笑了下,淡淡的說:“去吃飯。”

    簡裔雲跟葉小小發了一條信息,告訴她他有事不能去接她,讓她自己回家後,纔跟姚辛雨出去。

    兩人去了一個餐廳吃飯,姚辛雨卻一直都沒有開口,簡裔雲也不催她,吃了飯後,就轉身離開了。

    兩人離開包廂,轉彎的時候,跟一個服務員碰了下,服務員的手一揚,捧着的托盤晃動了下,托盤裏的水濺了出來,潑到了簡裔雲的胸膛上,有的甚至還弄到了脖頸上。

    簡裔雲身上的衣服都溼了,他抿脣脫下外套,跟拼命跟他道歉的服務員說了句沒關係後,就轉身離開了。

    這時,姚辛雨忽然遞出一塊手帕:“要不要?”

    簡裔雲看了她一眼,接了,擦了擦手和脖頸上的水珠,隨後,姚辛雨纔將手帕拿回來,兩人上了車。

    簡裔雲上了車,準備開車想將她先送回家,卻發現自己忽然身體抽搐了下,渾身開始變得無力,眼睛也開始變得模糊了起來。

    他抿脣,閉上眼睛的時候,看到的是姚辛雨冷然的眼神。

    ……

    葉小小接到簡裔雲的信息,不開心了,但是想到這兩天似乎是出了什麼事,她就不多想了,覺得他可能是出去處理事情了。

    她自己坐車回家,規規矩矩的吃飯做作業。

    她現在忙作業,所以睡覺一般都是十一點之後,只是,到了十一點鐘,簡裔雲還沒有回來,她就蹙眉了,趴在chuang上給簡裔雲發信息。

    但是發出的信息是發過去了,卻良久沒有回覆。

    她嘟起了小嘴,心裏有點不舒服,最近只要她發信息過去,他就會很快回復的,而且,就算他回家遲了點,也會發信息告訴她的,但是今天他不但爽約,晚歸還不給她信息和電話,她的心就有點不安了。

    忙給他撥了一個電話過去,但是電話打通了沒有人接,想到這,她心裏忽然的覺得他可能是真的出什麼事了,心裏的不安越來越濃烈。

    想到這,她忙下樓去找管家,問他簡裔雲有沒有說什麼時候回來,見到管家搖頭,她越來越急了,聽不進去管家的安撫,她撥了電話過去給簡老爺子。

    簡老爺子平常睡得早,但是最近不怎麼睡得着,葉小小的電話打過來的時候,他立刻就接了起來,聽到葉小小的電話後,佈滿皺紋的眼角犀利的沉了下來,安撫了葉小小兩句後,打電話去找人了。

    而他,也撥通了姚辛雨的電話。

    很快的,姚辛雨那邊就接起了電話,很恭敬的問:“簡爺爺,這麼晚了,有事嗎?還是,有我爸爸的好消息了?”

    簡老爺子懶得跟她廢話:“無論是使什麼鬼主意,到頭來吃虧的人只能是你,我們簡家從來就沒有虧待過你們姚家,這是我最後一次跟你講道理,要是你鬧出什麼幺蛾子來,我怕你承擔不起!”

    “是嗎?我可能是承擔不起,但是我也想看看你們簡家承不承擔得起!”姚辛雨冷冷的說完,笑了下,“現在記者應該已經來了,在這個節眼上,你說你要是仗勢欺人,你說事情會不會越鬧越大?我現在最後問你一次,你真的不肯幫我?”

    簡老爺子聞言,抿了脣,說:“看來,是我們簡家最近對人太過仁慈了,我也不該從小就教雲要善待身邊的每個人,就該像教他大哥打樣教他纔對!有些人,我們簡家幫,那是我們願意,有些人不幫,是不配我們幫!”

    “說得自己有多好有多好,但是隻是這麼一件小事而已,你都不肯幫我,那就別怪我不客氣了,既然一個把柄不夠,那就來兩個吧,我就不信你不幫我!”

    姚辛雨冷笑着說完,直接的掛了電話。

    ……

    簡裔雲頭腦發昏的醒來的時候,感覺自己渾身發軟,身邊躺了個人,但是他還沒睜開眼睛的時候,感覺到外面的門就被人推開了,緊跟着的是咔擦聲。

    雖然他現在腦袋一片混沌,但是他還是保留着一絲進人的敏銳,還沒睜開眼睛,想到了自己昏睡前姚辛雨的眼神,就知道是怎麼一回事了。

    想到這,他平靜的睜開了眼眸,看了眼身邊的姚辛雨,這時候記者熙熙攘攘的過來,一個勁的問他話,但是他一個字都沒有聽進去,只是看着姚辛雨,而姚辛雨嘴角翹了下,似乎在說:“是你逼我的,現在別怪我不客氣!”

    簡裔雲無視所有的記者的存在,淡然的起身穿衣服,穿好衣服後,簡老爺子也從門外進來了。



    上一頁 ←    → 下一頁

    長寧帝軍邪王寵上癮:愛妃,快來最強贅婿大帝好色嬸子電影世界大盜
    何以笙簫默豪門小甜妻太初都市之最強紈?從契約精靈開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