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總裁前夫,老婆跟我回家 » 萌妻小小難招架41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總裁前夫,老婆跟我回家 - 萌妻小小難招架41字體大小: A+
     

    簡裔雲回到家,葉小小已經睡了,手上還拿着一本書。他將她抱上chuang去睡,給她蓋好被子纔去書房做自己的事。

    第二天,葉小小很高興,下了課後,就到學校門口去等簡裔雲了。

    而她剛到學校門口,就看到了宋瑾承的身影,他戴着口罩,倚在牆上,見到了她立刻過來了。

    葉小小愣了下,走過去問:“學長,你是來找我的?”

    宋瑾承笑了下,說:“嗯,我畢業典禮那天,你送了我這麼多東西,我都還沒來得及好好的感謝你,所以想請你吃頓飯。”

    葉小小頓了下,撓撓頭“不用客氣了啦。”

    說着,宋瑾承伸手去拉葉小小的小手:“要的,我們走吧。”

    葉小小愣了下,覺得不自然,還是伸手去撥開了她的小手,說:“學長,我已經有約了,吃飯的事還是下一次吧。”

    宋瑾承頓了下,他認真的低頭看向葉小小,發現她似乎是說真的,不是騙他的。而他會這麼想,是因爲她最近跟他來往的次數少了點。

    宋瑾承看了眼來往的人,伸手去拉着她到角落邊上去,抿着脣,猶豫的說:“小小……”

    “嗯?怎麼了?”

    “你今天的約推掉,今天先跟我一起去吃飯好不好?”

    葉小小愣了下,“爲什麼?”

    宋瑾承沒想到她會這麼問,他頓了下不答反問:“今天的約你一定要赴嗎?”

    “是啊。”說完,葉小小笑了下,說:“對了,學長,要不你跟我們一起去吃飯好不好?我介紹裔給你認識吧。”

    葉小小真的挺喜歡宋瑾承這個朋友的,她雖然捨不得跟簡裔雲好不容易的單獨的一次吃飯就這麼的多了一個人,但是她想介紹他們認識認識。

    宋瑾承眯眸,“裔?”

    葉小小笑米米的點頭:“嗯,簡裔雲,他是我——”

    “小小。”葉小小還沒說完,就聽到一個熟悉的聲音從後面傳過來。

    葉小小笑了起來,走了過去,主動的挽着簡裔雲的手:“裔,你來啦!”

    簡裔雲點頭,擡眸去看帶着口罩的宋瑾承,頓了下,纔想說話,卻看到宋瑾承忽然脫下了口罩,抿着薄脣看着他們兩人。

    簡裔雲笑了下,“是你?”

    宋瑾承卻笑不出來,眼神頗爲複雜的看了眼葉小小。

    葉小小看不出來宋瑾承眼底的傷,說:“學長,他就是我想要跟你說的裔,他是我老公哦。”

    而簡裔雲卻拉了拉她的衣袖,示意她不要說話。

    宋瑾承喉嚨乾澀,清了清喉嚨,看着葉小。

    他喜歡她的,無外乎就是她毫無隱藏的心思,但是,在他傷痛的時候,聽到她說剛纔的那句話,心,其實真的很痛。

    宋瑾承頓了良久,沒有看葉小小,而是將視線落在簡裔雲的身上,聲音沙啞得厲害,說:“上一次在宴會的時候你形容過她,那時候我就想,怎麼跟我心裏的她這麼像,但是我竟然從來都沒有想過,會是同一個人……”

    簡裔雲看着他,心裏明白他的意思,“抱歉,我也是現在才知道。也很抱歉小小腦子笨,沒有跟你說過,她已經結婚了這件事。”

    宋瑾承深深的吸了一口氣,過了好一會兒才說:“我也沒有問過她,不怪她。”

    葉小小在一邊聽着,覺得聽不懂他們說什麼,抱着簡裔雲的手臂笑米米的問:“原來你們認識啊?”

    簡裔雲:“嗯。”

    葉小小點頭:“那就更好了,我們一起去吃飯吧。”

    宋瑾承卻搖頭:“小小,我還有事,下次吧。”

    “啊?可是……”

    簡裔雲拉着她的手,不讓她繼續說下去,而是對宋瑾承說:“有空的時候,大家一起吃頓飯。”

    宋瑾承眼神複雜的看了葉小小一眼,似乎想說話,但是最後也只是點了點頭,沒有再說話,就轉身離開了。

    葉小小也看到了宋瑾承看她的眼神,心一緊,抱着簡裔雲的手臂的手頓了下,擡眸說:“裔……學長他這是怎麼了?是不是出什麼事了?”

    “沒什麼事,可能是忽然想起了些事,不能跟我們一起吃飯罷了,我們走吧。”

    說完,他攥着葉小小的手,越攥越緊,拉着她往門口走去。

    “哦。”葉小小說着,感覺到他捏着她的手的有點疼了,掙扎了下,皺眉的撒嬌:“裔,疼。”

    簡裔雲這才鬆了些,卻沒有說什麼,將她攬入懷中,回頭看了眼宋瑾承離去的方向,卻見到他站在不遠處頓住了腳步,往他們這邊看。

    簡裔雲攬緊了她一些,順手的捏了捏她的肩膀,輕聲嘆息道:“沒見過你這樣沒心眼的人!”

    他的音量雖然不高,但是葉小小聽到了,不悅又不認同的說:“我怎麼沒心眼了?”

    簡裔雲但笑不語,拉着她上車離開。

    葉小小上了車,忽然笑米米的說:“裔,你有沒有覺得學長真的長得很好看很好看?”

    簡裔雲眯眸,勾脣道:“所以呢?你心動了?嗯?”

    “哪有,我沒有心動啊,我只是問問你而已。”葉小小說完,笑着說:“雖然學長長得很好看,人也非常好非常好,但是我已經有你了啊,我有你就夠了。”

    簡裔雲聞言,頓了下,將車子靠邊停了下來,“此話當真?”

    葉小小頓了下,不明白簡裔云爲什麼要停車,不過,聞言,她還是非常認真的點頭:“當然啊,我愛你嘛。”

    簡裔雲聞言,勾了下脣角,笑了,“小小……”

    “嗯?”

    “那就這麼說好了。”說完,他就將車開了出去。

    葉小小看着他,一頭霧水:“什麼意思啊?”

    簡裔雲挑眉:“你猜?”

    葉小小:“……”

    葉小小還想說話,簡裔雲的手機響了,葉小小探腦袋過去看,是他爸爸。

    簡裔雲接起了電話,“爸。”

    簡父沒有跟他問候幾聲,直入主題:“中午上級下來的貪wu的名單,你手頭上有一份了吧?”

    “嗯,下班的時候,有人送過來了。”

    “遠離那些人,不要惹事上身。”

    “我自有分寸。”

    “那就好。”

    說完,簡父就掛了電話。

    ……

    從那天以後,葉小小有時候做作業,看到不懂的地方,想找宋瑾承教他,但是他的電話打不通,發信息也不回,幾次以後她還以爲他出了什麼事呢,所以,有一天,沒有課的時候,她去了他教室去找他。

    那時候他們正下課,葉小小站在他們教室門口不遠處,叫住他:“學長——”

    宋瑾承聽到她的聲音,轉過頭去,頓了下才走過去,淡淡一笑:“小小,怎麼來了?”

    “我最近打電話給你,都沒有打通,有點擔心你,所以過來看一看,看到你沒事,就好了。”

    宋瑾承笑了下,看着她笑容燦爛的小臉,笑了下,問:“吃晚飯了嗎?”

    “還沒啊。”

    “陪我去吃頓飯吧。”

    “好啊。”說完,葉小小側着身子打量着他,因爲她發現他似乎有心事,笑容沒有以前熱烈了,她頓了下,關心的問:“學長,你怎麼了?是不是出了什麼事了?”

    宋瑾承搖頭:“沒事,畫圖畫久了,眼睛有點疼。”

    說着,他帶着她道了學校附近的飯店去吃飯,他要了一個包廂。

    他要包廂不是因爲他喜歡安靜,其二也是因爲長相過分出衆的關係,被人搭訕的次數過分頻繁,所以他一般的來說,出來吃飯要的都是包廂。

    宋瑾承是一個細心的人,幾次吃飯,他已經記住了她的喜好,點的都是她喜歡的菜,葉小小吃得兩額鼓鼓,宋瑾承看着,笑了下,忽然想起了她跟簡裔雲的事,問:“小小,你從來沒有跟我說過,你已經結婚了的事。”

    說到這,葉小小心底也有歉意,“我……我也忘了嘛,抱歉啊,我不是故意隱瞞你的。”

    宋瑾承沒有說話,卻問她:“他對你很好吧?”

    葉小小聞言,撅起了小嘴,“不好。”

    宋瑾承頓了下,“怎麼不好了?”

    葉小小將她跟簡裔雲的事說了下,說着說着,就沒有了什麼胃口,不過,很快又笑着說:“現在其實好很多了啦,現在他對我好多了,雖然……可能還不愛我,但是我想他會慢慢的愛上我的。”

    宋瑾承心一緊,差點伸手出來去握她的小手,沒有說話。

    其實,要是他先遇見她的話,會不會好一點?

    要是他先遇見她的話,她就不會有這麼多煩惱了,他會對她好,會愛她,他想,她應該也會愛他的。

    只是,這些只是假設,也許是他們的緣分不夠。

    所以,在他們相遇的時候,她已經結婚了,她愛的人也只是簡裔雲。如果她不愛簡裔雲的話還好,但偏偏,是她一顆心都撲在了簡裔雲的身上……

    他從出生開始,就一路順風順水,想要的通過努力,都自然而然的得到,因爲他的才華和外貌,他幾乎得到了周圍所有人的青睞和狂熱的喜愛,幾乎從來沒有試過求而不得的時候,而偏偏這個人是他第一次想要的,卻並不會屬於他。

    想到這,他垂眸,放下了碗筷,沒有再吃飯。

    兩人離去的時候,在他們背後有一個人,看到他們的身影時頓了下,隨即笑了笑。

    ……

    下午,簡裔雲去開會回來,見看到姚辛雨站在他辦公室門口等他。

    姚辛雨笑了下,問:“開完會回來了?”

    “嗯,有事?”

    姚辛雨看了眼周圍,淡淡的說:“進去說話,可以嗎?”

    簡裔雲沒有說話,姚辛雨卻跟了進去。

    鎖上門後,姚辛雨在沙發上坐了下來,頓了下才說:“雲,前段時間是我不對,希望你不要將它放在心上。”

    簡裔雲頓了下,勾脣淡淡一笑,說:“我沒有放在心上,都已經過去了。”

    “那就好。”說完,姚辛雨頓了好久,才說:“我父親的事,前幾天你就應該聽說了。”

    “嗯。”

    姚辛雨頓了下,咬着小嘴,頓了下才低聲下氣的說:“雲,幫幫我爸爸可以嗎?”

    簡裔雲頓了下,給她遞了一杯茶過去,淡淡的說:“你想我怎麼幫?”

    姚辛雨頓了下,眼眸忽然間溼潤了些:“不要讓他坐牢,我爸他這一生最讓他值得驕傲的是他現在爬到的這個地位,他是一步一步的走來的,很不容易,三十多年了,纔有現在的地位,現在這個職位是他畢生的心血。他不像你,有這麼好的家世,年紀輕輕下就已經是上校了,家裏又有上市公司,做什麼不可以?所以,麻煩你幫幫我爸,保住我爸的職位,也不要讓他坐牢他年紀大了,要是他的職位沒了,還要去坐牢,我擔心他會想不開。”

    她以爲他是靠家族上位才這麼快才坐到這個位置上的,簡裔雲也沒有生氣,只是當她是家裏出了事,心情不好而已。看着她,抽了一張紙巾給她,才淡淡的說:“我盡力而爲,但是名單已經下來了,現在要補救已經爲時已晚,你最好要做好心理準備。”

    姚辛雨卻搖搖頭,說:“雲,簡家在京城擁有怎麼樣的地位,你我的清楚,所以我纔來找你的,只要你肯幫我,只要你父親一句話,我爸爸肯定會沒事的,雲,我很少求人,這次當我求你了,求你救救他。”

    其實,在她認識了簡裔雲後,會這麼主動的接近他,也是因爲她想要找一個靠山。

    家裏的事她也不是不清楚,也就是因爲清楚,她才清楚即使她父親知道他已經結婚了還會帶她過去簡家爲的不過是能依靠她幫他找一個靠山,日後備着用。

    只是,她父親這個如意算盤打得不是時候,在他們過去的時候,簡裔雲已經結婚了。

    不過,她父親跟態度不甘心。

    而她不甘心是因爲她喜歡他,也自信自己比葉小小好,所以努力的接近他,卻沒想到因此他不但沒有喜歡上她,反而讓他討厭她。

    她一直自傲甚高,貼上去他不要,她自認也比葉小小好百倍,她自己的面子熬不住,所以後來纔會出言不順,其實想了想,也覺得自己處理這件事處理得太草率了。

    因爲她沒想到她父親竟然這麼快,就落馬了!

    簡裔雲抿脣,頓了下才說:“我爸雖然是中央的人,但是這件事他不能做主,我會跟他說,但是事情能不能解決,我不敢保證,只能做到盡力而爲。”

    有了簡裔雲後面四個字,姚辛雨的臉色就好多了,笑了下,“謝謝你。”

    “不客氣。”

    姚辛雨看着他,頓了下才說:“那我先走了。”

    簡裔雲看着她離開,抿了脣,頓了下才撥了一個電話。

    ……

    簡裔雲下班,回到家時,葉小小在廚房裏探了半截腦袋出來,笑米米的,“裔,你回來啦,我做了你愛吃的麻辣蝦哦,等一下就好了。”

    簡裔雲抿着脣,心情不怎麼好,但是聽到她甜甜膩膩的聲音和燦爛如花的笑容,心情好了點,本來想上樓的,卻丟下了公文包在沙發上,也將外套脫了下來,往廚房走了過去,倚在門邊,笑着問:“今天怎麼會有空做飯?”

    葉小小嘿嘿的笑得像一個偷了腥的貓,說:“我今天放學早嘛,而且不用去公司,也想了起來很久沒有給你做過飯了,所以想給你做飯吃。”

    簡裔雲笑了,看着裏面擺好的三四個菜,忽然也覺得自己餓了,勾了脣,伸手去捏了捏她的小鼻頭,轉身離開,拿着自己的衣服和公文包上樓了。

    葉小小轉身發現他不在了,卻見他準備上樓去,忙探腦袋出去大聲說:“裔,快吃飯了哦。”

    “等一下就下來。”

    簡裔雲上了樓,打了個電話後,才下樓來吃飯。

    吃了飯,簡裔雲上了樓,接到了電話,聽到那邊的人的電話,他皺眉的問:“確定一點辦法也沒有嗎?”

    電話那邊的人說:“要是再名單下來之前還有可能,但是現在誰幫忙,誰倒黴。”

    “好,我知道了,謝謝。”

    說完,他掛了電話,過了會兒後,才撥通姚辛雨的電話,他還沒說完,姚辛雨就立刻問了:“雲,是有好消息了嗎?”

    簡裔雲垂眸,淡淡的說:“抱歉,這件事看來是幫不了你了。”

    “什麼?”

    “抱歉。”

    “不,雲,你是不是還在生我的氣,氣我當時這麼說你?所以你纔不想幫我?要不然怎麼幫不了呢?你們簡家在京城的勢力這麼強大,只要你父親一句話,什麼事搞定不了?”

    “位高的人約束越多,希望你能理解一下,我是真的儘量了,很抱歉。”

    姚辛雨聽不進去:“不,裔,你聽我說,現在才一個下午而已,你應該還沒盡力去幫我問,再幫我問問好不好,過兩天再給我答案也可以的。”

    簡裔雲皺眉,但是他也理解她的心情,只好說:“我在試試看吧,不過,還是那句話,你要做好心理準備。”

    說完,他就不再多說的掛了電話。

    葉小小坐在他的書房裏做作業,而他也在書房裏工作,他接電話雖然站遠了些,但是她還是聽到了:“裔,發生什麼事了?你今天晚上好像有心事哦。”

    簡裔雲搖搖頭,低頭親了一口她的小臉,勾脣道:“沒什麼,你啊,乖乖做你的作業吧。”

    而姚辛雨那邊,掛了電話,心裏一直都很不安,尤其是聽到簡裔雲最後那句話的時候。

    姚辛雨的電話纔剛掛,她的母親就梨花帶淚的過來,“小雨,事情怎麼了?”

    姚辛雨看着自己母親這個狀況,心裏也不好受,沒有說實話:“還不清楚。”

    “小雨,你一定要叫簡家的人幫幫你爸爸啊,要是你爸有什麼三長兩短,我也不做人了!”

    姚辛雨皺眉:“媽,好了,別哭了,讓我安靜的想一想。”

    說完,安慰了她母親幾句,就上了樓。

    其實,她從心底裏覺得,簡裔雲是不想幫她,要是真的想幫她,事情肯定會有好轉的。

    想到這,她咬着脣,將電話捏的死死的!

    而在第二天早上,她收到簡裔雲的來信後,臉色驟然發白,立刻起身,去了部隊,去找簡裔雲,簡裔雲看着她,抿脣認真的說:“我盡力了。”

    姚芊羽或許是救人心切,所以雖然說求他,但是她的態度除了剛開始,沒有一個求人的姿態,這樣就算了,她眼底的指責過分強烈,似乎在指責他並沒有盡力,所以,簡裔雲其實有點不悅的,他並沒有欠她的,他幫她不過是看在一場同事的份上而已,而她的態度太過了。

    姚辛雨不死心:“雲——”

    簡裔雲打斷她的話:“你不相信我你可以去問其他的人。”

    姚辛雨看着他,或許是覺得他態度不夠好,她嗤笑了一聲,說:“其實,我早就不該將寄託託付在你身上的,你怎麼會真的幫我?”

    簡裔雲抿脣,不悅的說:“你要這麼想,我也沒辦法。”

    姚辛雨眼眸冷冷的,看了他一眼,不再說話,轉身出去了。

    ……

    晚上下班的時候,簡裔雲接到了一個電話,是宋瑾承的來電,邀請他一起去吃頓飯。

    他們兩人其實才見過兩次面,簡裔雲知道他會打電話給他不過是因爲葉小小,他想了想,就過去了。

    他到的時候,宋瑾承已經到了,他坐下,抱歉一笑:“抱歉,來遲了。”

    宋瑾承笑了下,“我也剛到。”

    兩人聊了會兒,在上菜後,宋瑾承才說:“前幾天我請小小吃了頓飯,她跟我說了些跟你的事情。”

    今天寫的內容是爲後面寫的做鋪墊,不是廢話哦。

    還沒去看暮新文的親愛的,去看看暮的新文吧,是大哥大嫂的故事哦,麼麼噠。



    上一頁 ←    → 下一頁

    超品醫仙長寧帝軍邪王寵上癮:愛妃,快來最強贅婿大帝好色嬸子
    電影世界大盜何以笙簫默豪門小甜妻太初都市之最強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