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總裁前夫,老婆跟我回家 » 萌妻小小難招架38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總裁前夫,老婆跟我回家 - 萌妻小小難招架38字體大小: A+
     

    簡裔雲上了樓,葉小小趴在chuang上看書,見到他立刻下chuang來,見到他,跑過去,跳上了他的背脊,抱着他,探腦袋過去吻了下他的俊臉,笑米米的。

    簡裔雲任由她趴在他的背脊上,到chuang上坐下來,而她胸前的柔軟卻貼緊他的背脊,在後面不斷的摩挲着,他頓了下,放下公文包,伸手去將她拉過來,攬入懷中親吻住她的小嘴。

    葉小小就是想要他了,所以故意纏着他,他這一吻上來,不讓他離開的架勢的就緊緊的抱着他,跟他脣舌教纏。

    簡裔雲本來只是想淺淺一吻,但是吻着吻着,就吻出火來了,一發不可收拾,將她推倒在chuang上,滿足她的要求。

    直到要了她兩次後,才放開她,這個時候,時間也還早,簡裔雲跟葉小小都沒有睡意

    葉小小是想睡覺的,不過,身上黏黏膩膩的,非常不舒服。

    她手腳都纏上了簡裔雲,嘟着小嘴說:“裔,我想洗澡~”

    簡裔雲被她弄得,好不容易熄滅了的火,又被蹭出火來了。

    她現在的身子跟剛剛結婚的時候其實沒有多少差別,只是給他飯感覺不一樣了。

    以前的她是完全青澀的,而現在雖然主動,但是其實也是青澀的,不過,現在的她卻多了一股味道,因爲知道他喜歡什麼,所以抓住了這一點迎合他。

    想到這,他眯起眼眸,壓着她又要了她一次,才抱着她進去了浴室。

    從浴室裏出來,葉小小很累,卻沒有像剛纔那樣困了,一臉的滿足連掩飾都不會掩飾,簡裔雲看着,勾起了嘴角,竊笑不已,但是不可否認的,就是她那不是僞裝出來的神色,讓他身心都得到了滿足,而且一直都是。

    葉小小出了很多汗,有點渴了,舔了舔小嘴,從他懷裏掙脫出來,忍着痠痛做起來。

    簡裔雲伸手將她攬入懷裏,蹙眉問:“怎麼了?”

    葉小小起身,“我渴了,想喝水,你也渴了對不對?我也下樓去幫你倒一杯吧。”

    簡裔雲伸手將她撈入懷裏,“我不渴,回來睡。”簡裔雲知道,其實她渴不是重點,如果只是自己渴了,她現在這麼累,也懶得動。而且,重點是她擔心他渴了,所以想給他下樓去倒水喝,這個纔是重點。

    葉小小舔了舔小嘴,“哦。”了一聲,乖乖的躺好了。

    而簡裔雲在她躺下樓,自己下樓去給她倒了一杯暖水來,讓她喝了再睡。

    葉小小滿足得笑眯了眼睛,喝了兩口,將杯沿抵在簡裔雲的嘴邊,“你也喝。”

    簡裔雲喝了兩口,放好被子,就攬着她睡覺了。

    ……

    第二天,葉小小上學,回到教室,就看到夏嫋嫋他們用別樣的眼神看着她。

    她也不在意,而且最近這段時間也習慣了。

    下課的時候,夏嫋嫋跟方敏過來了,拉着她道人少的角落去。

    方敏笑着問她:“小小,原來你認識城草?你之前怎麼沒說過?”

    葉小小愣了下,沒想到她們問的是這個問題,“哦,我也是在去工作之後才認識他的,他是我們公司的首席設計師,大家一起去談過生意,就認識了。”

    夏嫋嫋也一臉笑容的問:“這麼說來,你們是最近才認識的?”

    “是啊。”

    “你明知我們喜歡城草,那你也不告訴我們,是不是不把我們當朋友啊?”

    葉小小其實跟挑眉不算特別熟,很少主動跟她們說話,哪裏會故意去跟她們說什麼?不過,聽他們的意思,好像她是故意的,她苦笑了下,百口莫辯。

    方敏忽然笑了下,攬着她的手臂,“小小,我們是朋友對不對?”

    葉小小頓了下,才緩緩的點頭。

    “我這麼喜歡城草,下次你跟他見面的時候,介紹我們認識認識,好不好?”

    “這……”葉小小猶豫,因爲她覺得宋瑾承是一個喜歡安靜的人,她貿然的給他介紹人,不知道他會不會不高興。

    夏嫋嫋看她的臉色,頓了下,斜着眼睛看她:“怎麼?該不會你喜歡城草,所以不想幫我們介紹吧?小小,要真的是這樣,那就是你的不對了,你已經結婚了,有老公了哦。”

    “不是,我也得問過學長的意思才行。”

    方敏跟夏嫋嫋這才交換了一個笑容:“那好,就這麼說好了哦。”

    葉小小點頭,看沒什麼事,就回去上課了。

    方敏雙手抱胸的看着她離開,輕哼一聲,說:“有我們在,她休想一腳踏兩船,我要她竹籃打水一場空。”

    說完,方敏看了眼夏嫋嫋,“我想好了,我要簡裔雲,你該不會想跟我搶吧?”

    夏嫋嫋搖頭:“不,不會,我喜歡的是城草。”

    她知道在心計上,她永遠都比不過方敏,而相對的來說,城草比簡裔雲要容易攻下得多,畢竟他還沒有老婆。

    ……

    下了課,夏嫋嫋跟方敏就跟着葉小小,見她哪裏都不去,竟然去了宋瑾承的家裏,呆了半個多小時後,才坐車回家。

    看着她回家,夏嫋嫋跟方敏臉色都黑了黑,駕車離開後,跟簡裔雲的車子面對面的駛過,方敏一頓,看着他的俊臉,難以移開視線。

    而簡裔雲也看到她們兩人,淡淡的點了下頭便沒有再看他們一眼,就將車駛進了家裏。

    回到家,家裏還沒開飯,葉小小剛纔給簡裔雲打了電話,說自己晚點纔會回家吃飯,要不要等上他。

    簡裔雲就離開部隊,早早的就回家跟葉小小一起吃晚飯了。

    吃飯前,簡裔雲想起了兩次見到方敏跟夏嫋嫋了,揉揉她的腦袋說:“你最近經常帶朋友回家嗎?怎麼不留她們吃頓飯再走?”

    葉小小一臉莫名:“朋友?什麼朋友?我沒有帶朋友回家啊。”

    簡裔雲一頓,抿了抿脣,說:“可能是我看錯了。”

    葉小小拉着他起身,“肯定是你看錯了。”

    第二天,簡裔雲早早就起身了,跑了一個小時步後回家跟葉小小一起吃早飯,送她去上學。

    葉小小吃得慢,簡裔雲提着她的書包在車裏等她,卻發現她的書包帶子的車縫線已經掉了一半。

    晚上,他提早了一個小時下班,到了商業街去準備給葉小小買幾個書包,讓她換着背。

    但是他剛挑了一會兒,就碰到了一個人。

    一抹倩影施施然的過來:“簡三少。”

    “你好。”簡裔雲回頭去看了眼,他認識她,知道她是葉小小的同學,卻不知道她叫什麼名字。

    對方伸手自我介紹:“我是小小的同班同學,我叫方敏。”

    簡裔雲淡淡的點點頭,沒有說話。

    他的冷漠,方敏是瞭解的,昨天晚上他看過來的那一個眼神,也是充滿了冷意。

    不過,她不在意。

    這家店是女性的包包店,方敏一看就知道他是在給葉小小挑書包了,頓時笑意斂了斂,不過,轉身的時候,又是一臉甜美的笑容了:“給小小買包包嗎?我跟小小也熟,知道她的喜好,我也一起幫忙挑吧。”

    簡裔雲頓了下,既沒有點頭也沒有搖頭,只是看了她一眼。

    方敏倒是大方,回了他一個笑容,就給葉小小挑包包了,很快,她就拿了幾個包包過來,說:“我覺得小小已經結婚了,在打扮上也不能老是孩子氣,我覺得這些比較適合她,既不成熟又不稚氣,剛剛好。”

    簡裔雲淡淡一笑,說:“還可以。”

    話雖這麼說,他卻轉身叫人要了五六個不同款式的雙肩的揹包,然後直接埋單了,方敏見了,臉色雖不變,卻也好看不到哪裏去。

    簡裔雲結賬前,看了一眼方敏,淡淡的問:“方小姐喜歡這些包包?”

    方敏以爲他是以爲她故意挑這些,讓他幫忙給錢,所以忙搖頭,說:“不是,這些不是我的風格。”

    “那很遺憾,本來還想送方小姐一個包包呢,既然如此,下次吧。”

    說着,他就轉身離開了。

    方敏看着他離開,這次她沒有跟上去。

    其實,她能來到這裏離,全然不是因爲巧合,而是她已經做好了功課,知道他在哪個軍區工作,她已經在外面等候好了他,才一路跟過來的。

    她以爲這次怎麼說也會有點成效,卻不想他連看都不願意看自己一眼。

    她抿脣,看着鏡子裏自己紛嫩的小臉,她雖然不是城花,但是也是校花,自然漂亮,追求者無數,所以她一直對自己的美貌頗爲自信,卻不想,在簡裔雲跟城草面前,栽了跟頭。

    不過,難得有入得了她眼的男人,既然她已經開始放不下了,那就只有繼續努力好了。

    像葉小小那樣,什麼都沒有,還跟別的男人玩曖mei的女人,哪裏配得上他?

    ……

    簡裔雲幫她買了書包,葉小小高興得睡着了都是笑的,因爲她覺得,簡裔雲對她是真的越來越好,越來越將她放在心上了。

    不過,簡裔雲一買就是幫她買這麼多,她哪裏用得過來,爲此,葉小小也不免咕噥一番,覺得他太過浪費錢了,她看了袋子裏的收據,幾個書包,竟然要幾萬塊,她的心疼啊。

    簡裔雲倒是沒有多想,他已經習慣了,買什麼東西都要有得換來用。

    不過,雖然心疼,葉小小還是高高興興的揹着書包去上學了。

    方敏看到了,過來笑了下,說:“小小,你老公的眼光真好,書包很適合你啊。”

    葉小小愣了下,“你怎麼知道是我老公幫我買的?’

    方敏笑容溫和,說:“昨天我也去了商業街一趟,碰到了,大家就聊了聊。“

    葉小小看着方敏的笑容,用含羞帶怯四個字形容是再適合不過了,尤其是在說到簡裔雲的時候,臉色更加是帶着甜甜的笑意。

    葉小小的心頓時咯噔了下,有些緊張。

    不過,她也想到,其實方敏跟夏嫋嫋對她老公感興趣,在她們幾個人之間,已經不是什麼祕密了。

    “說真的,你老公真疼你啊,我看着好羨慕啊。”

    葉小小笑了笑,沒有說話。

    這時候,夏嫋嫋忽然問:“小小,你說要跟我們介紹城草給我們認識的,怎麼這麼多天過去了還沒有消息,該不會你是騙我們的吧?”

    她一看方敏的表情,就知道她跟簡裔雲可能有進展了,而她這邊,連人都沒看到,有點不甘心。

    葉小小頓了下,才說:“學長他上星期去出差了,應該這兩天就回來了,等他回來了,我會跟他說的。”

    聽到這,夏嫋嫋纔沒有說什麼。

    而方忽然笑着說:“小小,我們是朋友,說起來,我們還沒到你們家看過呢,什麼時候邀請我們去你家吃頓便飯?嗯?”

    葉小小下意識的抗拒,她忙找了一個藉口:“遲些吧,我問一下我老公先,看看他怎麼說。”

    方敏聞言,覺得要是問過了簡裔雲,顧忌是沒戲了,所以用激將法的說:“你帶朋友回家,你老公應該歡喜纔對吧,還需要問他意見啊?我還以爲你們感情很好呢。”

    葉小小倒是沒有因此而鬆口,非常堅持自己的意思:“家裏我老公說了算,所以……”

    既然如此,方敏只好說:“那你就跟你老公好好的溝通溝通吧,不過……小小啊,你還是得學點御夫戰術才行,被你老公牽着鼻子走,可不行哦。“

    葉小小沒有再說什麼,點點頭,就回去座位上了。

    ……

    葉小小放了學,手機就響了,是宋瑾承的號碼,“學長。”

    那邊笑容很溫柔:“最近學習怎麼了?怎麼沒有給我打電話?”

    “哦,最近忙着期中考試,所以,各個科目要均衡一些。”

    宋瑾承笑了笑,“那也好。”

    葉小小聽着他的聲音,覺得很舒服,很好聽,她笑了下,問:“學長,你什麼時候回來?”

    “我打電話回來,就是爲了咬跟你說這件事,我會推遲一週回來,這邊出了點事。”

    葉小小聽了聽,覺得他聲音其實還是帶着疲倦的,忍不住關心道:“那要不要緊?”

    “沒有什麼大事,辛虧發現得及時,需要點時間調整一下就好了。”

    “哦,那就好。”說完,葉小小覺得沒話說了,可以掛電話了,不過,宋瑾承對她這麼好,她也發自內心的多關心他幾句:“學長,那你也不要太拼了,要注意休息哦。”

    宋瑾承笑了,“嗯,我會的。”

    “那……那沒事我不打擾你忙了哦。”

    “我一個人在這邊,有點無聊,陪我多聊一會吧。”說完,他又問:“你要去哪裏?”

    “我現在坐車去你家幫你喂貓咪啊,貓咪好愛吃啊,現在越吃越多貓糧了,我又買了一包回來。”

    宋瑾承聽着她說這些瑣碎的事,雖然孤身在外,卻也不覺得寂寞和孤單了,兩人聊了好久後,才掛了電話。

    ……

    簡裔雲下了班後,就回家了,但是回到家卻沒有看到葉小小。

    她說她最近忙期中考試,沒有去工作了,她早就下課了,應該在家纔對,但是他回到家卻不見人影。

    後來,聽管家說她最近十來天都回來得比平常晚了一個多小時後,蹙起了眉頭。

    葉小小回到家後,就鑽進簡裔雲的懷裏抱着他了。

    簡裔雲想到了她晚歸的事,捏臉捏她的小臉蛋問:“聽管家說你最近都晚了一個多小時回家,是有什麼事嗎?怎麼沒聽你跟我說起過?”

    葉小小聞言,拍了拍自己的小腦袋,“哦,我之前不是跟你說過我公司的首席設計師嗎?他是我們大學城的學生哦,他幫了我很多,教了我很多知識,最近他出差十天左右,家裏的貓跟花花草草沒有人管,所以叫我每天都記得幫他喂貓澆花啊,所以我就回來晚一點啦。”

    簡裔雲眯眸:“他幫了你很多?”

    說起這個,葉小小就滔滔不絕了:“是啊,他很厲害的,他雖然是學設計出身的,但是他的工程學也學得很好,我想,應該比我們班上任何一個人都要學得好吧,他什麼都懂。”

    簡裔雲捏着她小臉大手漸漸的加深了力道,“哦?這麼厲害?”

    “是啊……裔,你捏疼我了啦。”葉小小一點看人的眼色都沒有,拍着他的手,嘟起小嘴巴抗議,示意他溫柔一點。

    簡裔雲抿脣:“你每天都過去?不累?”

    “不累,學長家的貓好可愛哦,我看着都忍不住想將它抱回家養了,還有,學長也懂得如何養花,他養出的花,要比外面買的腰漂亮得多,香得多呢,我還想着,要不要我們家花園也種多一些花花草草,讓我打理打理,看看我與沒有養花的天賦,不過,就算我不會,我也可以叫學長教我——”

    “咳咳。”管家本來不想過來打擾他們夫妻兩人‘談心’的,但是聽到葉小小的長篇大論跟簡裔雲陰沉不定的臉色後,過來打斷葉小小的話:“少奶奶,少爺,該吃飯了。”

    簡裔雲看了眼管家,沒有說話,抱緊了想要離開他懷裏,嘟着小嘴喊餓的葉小小,“我喜歡聽,繼續多說一點。”

    “說什麼?”葉小小肚子餓了,想吃飯了,所以沒有什麼精神了。

    “說說你的學長。這麼說來,他給了你他家鑰匙?”

    “是啊,他給了我房卡跟密碼。”

    “他真是信任你啊。”說完,他頓了下,又問:“你們應該認識還不是很久,對吧?”

    “嗯,就是你介紹我去上班的時候認識的,不過在這之前見過兩次面。”說到這,葉小小又興奮起來了,說:“對了,學長就是我們大學城的城草哦。”

    簡裔雲頓了下,攬緊了她的腰,想當時,她第一眼看到他就答應要跟他結婚了,她其實是一個帶色看人的人……

    不過,他還沒說話,葉小小又說了,笑米米的,“裔,我跟你說,學長他在外貌上,跟你有得一拼哦。”

    簡裔雲大手緩緩的覆上她的腰肢,另一手捏着她的小臉蛋:“所以呢?你被他迷住了?”

    葉小小聞言,覺得不妙,擔心他會以爲自己有二心,所以因此想拋棄她,她離開就緊緊的抱着她,表示忠心,不過,因爲太過着重了,有點結巴:“哪……哪有啊,他……他只是學長而已,再說了,我已經是你老婆了,當然只喜歡你啦。”

    簡裔雲直視她的眼眸:“當真?!”

    “當然啦,我對你一心一意的,所以,你可不能以我看上了別的男人就將我丟棄,沒門!”

    簡裔雲聞言,愣了下。

    因爲他們兩人在想法上,根本就不在同一個水平線上。

    要是別的女人,聽到這番話,肯定已經笑翻天了,以爲自己丈夫在吃醋和防備。

    但是,她卻反了過來,擔心他以爲她看上別的男人而拋棄她!

    想到這,簡裔雲的心傳來了一陣陣的鈍痛。

    眼眸不由得深了幾分,忍不住抱緊了她,輕輕的揉着她的發端:“說什麼呢,誰說我要將你丟棄了?嗯?!”

    葉小小聽到他哄她的話,很開心,笑米米的:“我就擔心嘛。”

    但是簡裔雲聽着她如此容易滿足的聲音,心更加酸了,說:“小小……”

    “嗯?”

    他叫了她的名字忽然就不說話了,她不明所以。

    簡裔雲頓了下,才說:“你要記得,我們會永遠在一起。”

    葉小小還想說話,簡裔雲又說:“我們會是一輩子的夫妻,因爲你很好,很好。”



    上一頁 ←    → 下一頁

    三寸人間重燃全知全能者超品醫仙長寧帝軍
    邪王寵上癮:愛妃,快來最強贅婿大帝好色嬸子電影世界大盜何以笙簫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