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總裁前夫,老婆跟我回家 » 萌妻小小難招架27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總裁前夫,老婆跟我回家 - 萌妻小小難招架27字體大小: A+
     

    姚母卻沒有她的自信:“可是……我看他的態度很含糊……”

    “那是因爲他還沒想好該怎麼做,但是不代表我沒有機會,他態度含糊,總比沒有一絲機會來得好,不是嗎?”

    姚母還是擔心:“話是這麼說,就擔心到時候,人家沒有怎麼將你放在心上,又回去了他老婆的身邊了,畢竟你們都是軍人,要是他離婚了再娶你,會不會對你們的前途有影響?”

    “沒關係的,簡家的生意做得大,就算我們都不做軍人了,對我們以後的生活也沒有半分影響。”

    姚母是真的很喜歡簡裔雲,所以說:“既然這樣,媽也放心了,既然你覺得行,那你就自己看着辦吧,實在是不行,就不要勉強,畢竟人家也是結婚了的,你也值得更好的男人。”

    姚辛雨笑了:“媽,放心,我會處理好的。”

    時間不早了,姚母跟姚辛雨聊了會兒,就上樓去休息了。

    姚辛雨也累了,準備回去休息時,家裏的傭人叫住她,說:“小姐,這個袋子是剛纔您的朋友來的時候帶來的,可能是他走得急,忘記帶了。”

    姚辛雨拿過來看了眼,袋子裏面裝着一個保溫食盒。

    簡裔雲下飛機的時候,什麼都沒有帶,就帶了這個袋子。

    姚辛雨眼眸一深,打開保溫食盒,就聞到了一股食物的香味,裏面身下幾顆沒有吃完的餃子。

    傭人沒有還站着沒有離開,自然也見到了,說:“小姐,食盒給我吧,我把它洗乾淨,您有空的時候,可以將食盒還給您的朋友。”

    姚辛雨搖頭,淡淡的說:“怎麼處理,我自有分寸,你先去休息吧。”

    傭人上樓去休息了,姚辛雨進了廚房,拿了一雙筷子,戳碎了一顆餃子,看到裏面的餡後,纔將裏面剩下的幾顆餃子都倒進了垃圾桶裏,自己親手將食盒洗乾淨,擦乾,帶回去房間裏放着,才進去浴室洗漱睡覺。

    ……

    第二天早上一早,簡裔雲就醒了,六點不到就出門,去了部隊,到了部隊,才六點。

    簡裔雲到部隊的時候,姚辛雨還沒到,見到他有些驚訝:“什麼時候到的?這麼早?”

    簡裔雲淡淡的說:“剛到。”

    姚辛雨呼了一口氣,說:“早上天氣就是冷啊,懶了幾天,今天早上,真不想起chuang啊。”

    簡裔雲說:“c市的天氣比京城那邊要暖和很多。”

    “也是,我今年是第一次在京城過冬,剛開始還有點受不了,慢慢的也習慣了,回到這邊,前兩天沒有這麼冷,倒是今天冷空氣又過來了,所以也覺得冷了不少。”

    簡裔雲點頭。

    兩人聊了一會兒,就開始忙正事了,到了七點半,他們都還沒吃早飯,結伴去吃早飯了。

    吃早飯時,姚辛雨說:“我初步估計了下,事情在明天中午應該就能處理完了。”

    “那就好。”

    姚辛雨還想說什麼,不過,簡裔雲的手機卻在這個時候響了起來,是葉小小的電話。

    簡裔雲接了起來,“今天怎麼這麼早就醒來了?”

    他的手機昨天下了飛機就沒有電了,所以昨天也沒有給她信息,今天早上起chuang,打開手機,果然發現其實她打了好幾次電話過來,只是他起來的時候還早,所以沒有給給她打電話過去。

    現在她在家裏,也不去打工了,他以爲她會晚點起牀,因爲她是非常愛睡的一個人,沒想到今天這麼早,她的電話就打過來了。

    姚辛雨聽到他的話,似乎就能猜到給他打電話的這個人到底是誰了,不由得仔細的看着他的表情,爲空有半分看漏眼了。

    葉小小的聲音帶着剛醒來的迷糊,軟糯軟糯的,撒嬌的咕噥:“嗯,剛醒。”

    葉小小也是剛醒,一清醒,心裏惦記這點事,就放不下,剛醒來就摸了手機,想看看他有沒有給她來信息什麼的,昨天她找他,他都沒有回覆。

    看到沒有他任何的信息,她心裏一陣失落,忍不住就給他打了電話。

    她知道他無論忙不忙,都習慣早起,這是他從小就養成了的習慣。

    簡裔雲這邊聽着她的聲音,幾乎就能想到她邊撅着小嘴,邊揉着眼睛的動作,薄脣倒是勾了勾,本來不想跟她說太久的,畢竟姚辛雨還坐在他對面,大家一起來的,他只顧着跟葉小小聊電話,實在不怎麼好,不過,聽到她的聲音後,他忽然就不想掛這麼快了,想多跟她聊一聊:“既然還困,爲什麼不多睡一會兒?”

    葉小小剛醒來,其實還是很迷糊的,徑自的張嘴說自己的心裏話:“我醒了就想到你昨天沒有信息,我有點擔心。”

    簡裔雲握着筷子的手一頓,“你的來電我看到了,以爲你還沒醒來,所以沒有給你打電話。”

    他難得的解釋,葉小小是高興,可是不滿足:“那你也可以給我發一條信息來啊,那樣我醒來了看到,就會很開心的。”

    簡裔雲笑了下,說:“好,下次我會的。”

    葉小小這才滿意的笑了,在chuang上滾了一圈後,聽到那邊細微的聲音,才趴在chuang上問他:“你在吃早飯嗎?”

    因爲跟她說話,他已經沒有再吃了,卻沒想到她的耳朵竟然這麼靈,“嗯,你餓了麼?”

    葉小小在chuang上滾了一圈,撒嬌的說:“餓,可是還不想起來。”

    “那就多睡一會兒。”

    葉小小嘟嘴,可憐兮兮的說:“可是,我要起chuang給爺爺做早飯。”

    簡裔雲掀脣淺笑:“我看爺爺已經給你做好了早飯了。”

    葉小小不以爲然,傲嬌的說:“不會的,要是我在家,家裏的家務一向都是我包的……好吧,我確實該起chuang了。”

    簡裔雲笑,也不妨礙她的一片孝心,卻問“如果不想做,那就晚點起chuang,想吃什麼,我叫人給你送上來?”

    葉小小搖頭:“不用啦,爺爺說我被你慣得越來越懶了,在家裏什麼事都不幹,越來越不像樣了,要是有一天你不要我了,我又變得這麼懶,該怎麼辦纔好啊。”

    簡裔雲笑容一頓,還沒說話,路過食堂的兩位士兵就停了下來,“簡上校好!姚首長好!”

    姚辛雨本來好好的跟簡裔雲說着話,卻被簡裔雲的一個電話給打斷了她接下來想要說的話,而且,看他的表情和說話的語氣,她就知道葉小小,心裏有些不舒服。

    不過,她也不會任性或者是不成熟的打斷他跟葉小小的談話,更加不會故意讓葉小小知道他跟自己在一起,讓他因此而不喜歡她。

    眼看着,簡裔雲跟葉小小談話越來越久,而且他帶笑的表情,溫柔而溫文,跟很多人說話的時候其實差不多多少,但是,他那同樣帶着溫柔的眼眸,卻是很多時候都沒有的。

    這讓她的心緊緊的揪了起來,越聽,心裏越是不舒服,而現在忽然出聲的這兩個士兵,說的話,正好合了她的心意,姚辛雨頓時就勾脣笑了。

    簡裔雲握着電話的手一頓,淡淡的跟對方點了點頭,而姚辛雨則笑着說:“同志們好。”

    打完招呼後,兩位士兵就離開了。

    兩位士兵的聲音猶如洪鐘,葉小小怎麼可能沒有聽到,頓時就咬住了小嘴,“裔,你現在跟姚小姐在一起啊?”

    簡裔雲看了眼勾着小嘴的姚辛雨,淡淡的說:“嗯,公事上有合作。”

    葉小小雖然不覺得簡裔雲是在說謊,可是心裏還是不痛快,淡淡的“哦”了一聲,“那你們現在是不是還在聊着重要的事情?既然這樣,那我先掛電話好了。”

    葉小小的情緒,從來都是喜怒形於色的,他怎麼會聽不出來,他聲音溫柔了幾分,帶着幾分笑意:“現在在吃早飯。”

    葉小小咬着小嘴,“哦。”

    “起chuang刷牙吧,我打電話叫人送早飯過來,想吃什麼?”

    “沒有什麼特別想吃的。”葉小小不開心,所以說話的時候,情緒難免有些低落,又問他:“那你什麼時候回來?”

    “明天中午,下午三四點應該就能到了。”

    聽到這,葉小小纔開心了點:“那說好了哦,我回家等你。”

    “好。”

    掛了電話,姚辛雨喝了一口粥,才笑着說:“葉小姐的電話?”

    “嗯。”

    姚辛雨一手支着下巴,忽然帶笑的挑眉問:“剛纔聽你說話的語氣,你知道我想到了什麼嗎?”

    “什麼?”

    姚辛雨調侃的笑道:“不知道的人還以爲你在跟自己的女兒在說話呢,你跟葉小姐說話的語氣,就像是在哄小孩子一樣。”

    簡裔雲淡淡一笑,沒有說話,而是打了個電話給自己以前經常去吃的早餐店去點了幾分葉小小愛吃的早餐,叫人送過去給她。

    他掛了電話後,姚辛雨頓了下,笑道:“你真疼葉小姐,簡直是當自己的女兒那樣縱容着。”

    簡裔雲說,“她年紀還小,有貪睡,只能這樣子了。”

    二十一歲,不小了,那時候她已經在上軍校,什麼苦都吃過了,只是,這些話,她沒說出來而已。

    姚辛雨斂眸一笑,一會兒後,才移開話題問:“明天中午就坐飛機回去了?現在飛機票緊張,能買到飛機票嗎?”

    簡裔雲淡淡的說:“我前兩天就已經叫人訂了明天中午的飛機票。”

    “哦,原來如此。”姚辛雨笑容一頓,說完,又說:“本來想明天中午請你吃頓飯,謝謝你,既然明天中午你要走了,也來不及了,那我今天晚上請你吃頓飯吧。”

    他還沒說話,姚辛雨又擺着手指搖了搖,說:“不要拒絕,你幫了我,我要是不請你吃頓飯,我心裏也過意不去。”

    簡裔雲搖頭,說:“不是我有心拒絕,只是我今天晚上已經約了人,吃飯的事,下次吧。”

    姚辛雨倒是一愣,“約了人?你在這邊有熟人啊?”

    簡裔雲淡淡一笑。

    姚辛雨擡眸看他,雖然他現在已經低下頭來用餐了,但是她卻覺得,他剛纔的一笑,總覺得有別樣的意味在,她不由得多心了些。

    ……

    簡裔雲沒有說謊,他是約了人,這個人還是連慕然。

    自從簡裔雲結婚那天一別,他跟連慕然就沒有見過了。

    他提前了半個小時到,喝了兩杯水,連慕然纔到,只是,她並不是一個人來的,身邊還有凌彥楠扶着。

    他看了一眼,眼眸一暗,看着她凸起來的肚子。

    她又懷孕了?

    連慕然被凌彥楠小心的扶着,在椅子上坐了下來,“抱歉,我來遲了些,等很久了吧?”

    簡裔雲搖頭:“我也是剛到。”

    連慕然因爲懷孕的關係,已經很多天沒有出過門了,所以,今天能出門,心裏也高興,能跟自己的好友見上一面,就更加高興了,“什麼時候到這邊來的?怎麼也不提前告訴我?現在住在哪裏?酒店嗎?”

    “嗯。”說完,見她想開口,他就忙打斷了她,“我明天中午也要走了,所以住哪裏都沒有什麼關係,只是過來處理一樁公事而已。”

    既然他這麼說了,連慕然也不再問住宿的事,卻問起了另一個人:“小小呢?怎麼不叫她一起過來?剛過年你就丟她一個人在家,這就是你的不對了。”

    聽見她的數落,簡裔雲倒是笑了,“她在家多陪陪爺爺,爺爺一個人也是寂寞。”

    “你說的也是。”說着,她就笑了,“我還想着今天能見一見她呢,小小愛鬧,有她在,氣氛肯定很好。”

    簡裔雲但笑不語。

    在他們說話間,凌彥楠要了一杯水,嘗試了下水溫,遞到她手裏,說:“剛纔外面冷,喝點水暖暖身子。”

    連慕然點頭,低下頭喝了幾口。

    簡裔雲垂眸看着她凸起的肚子:“肚子裏的孩子幾個月了?”

    說到自己肚子裏的孩子,連慕然就笑了:“五個多月了。”

    “也不跟我說一聲,好讓我有機會給孩子準備點什麼。”

    “等孩子出生了,滿月酒你可一定要來,要帶上小小,知道嗎?”

    “嗯。”

    三人吃了飯,再聊了會兒天,時間也不早了,連慕然跟凌彥楠出來了這麼久,凌母跟凌父在家也擔心,所以打了電話過來催了,叫她早點回去,外面冷。

    老人家催得緊,連慕然也不好讓他們擔心,所以就提前了半個小時跟簡裔雲說再見了。

    上了車,連慕然嘆氣的揉揉額頭,說:“我以爲他跟小小結了婚,應該會將重心放在家庭上,現在看來,他跟小小的婚姻,沒有我之前想的這麼美好。”

    “他不是沒說什麼嗎?你又知道人家過得不幸福了?”她因爲簡裔雲出來,凌彥楠都有點不高興了,這聚會不是都結束了嗎?還惦記着他們的事,凌彥楠有點吃味了,將她抱在懷裏,大手摸了摸她的肚子,說:“再說了,這是他們的事,你幫也幫不了什麼,你想再多,也是白操心,沒有什麼用,不要太費神了,傷了胎氣可就不好了。”

    連慕然白了他一眼,說:“換了是你,你會本來就沒有幾天假期,而在大春節的就丟下我不管就是爲了幫一個所謂的同事嗎?而且還是山長水遠的跑過來這邊,難道他的同事就找不到別的同事幫他嗎?”

    “我確實不會。”凌彥楠抿脣,有點吃醋了,他倒是沒想到連慕然竟然對簡裔雲的事如此傷心,簡裔雲只是說了一下緣由而已,她就能想得如此深入了,要不是上心,又怎麼會這麼快就得出這番結論來?

    連慕然越想,越覺得心情不好:“所以我說,要是雲真的在意小小的話,那他又怎麼會捨得在這個時候爲了一點瑣碎的事就輕易的就離開她?”

    見她這麼投入,凌彥楠只能撿好聽的讓她不要想太多:“不要什麼事情都往壞處想,他會過來這邊,其實應該是有重要的事纔對,再說了,葉小姐那邊,她爺爺一個人在,趁着春節多陪陪她孤單單的爺爺,也是在情在理,她跟過來這邊,也沒有人跟她玩,簡裔雲忙的時候,她也一個人在酒店裏,悶也悶壞了,對不對?”

    但是凌彥楠忘記了她連慕然不是什麼號糊弄的人,想糊弄她,不容易,所以,他的話,自然不能說服她。

    她只是問他:“要是我沒懷孕,你要去出差幾天,會不會帶上我?”照他最近黏着她的情況來看,她一看,便知道了答案。

    “肯定會。”

    “所以,我看得明白,裔其實還是不怎麼將小小放在心上。”連慕然有些憂心的說完,又說:“小小性子雖純真可愛,但是我覺得,這樣的女孩子,最容易被打擊,尤其是她還一心一意的對雲,而時間久了,也得不到迴應,而且她還這麼小,我擔心小小會放棄。”

    凌彥楠抱着她,沒有說話。

    其實他自己也明白,她如此憂心的原因,無非有兩個。

    其一,是覺得簡裔雲過來這邊,無非大半數的原因是因爲她,還放心不下她。所以,心裏難免的會愧疚。

    其二,她其實很重視簡裔雲這個朋友,她是真的希望簡裔雲跟葉小小能過得幸福,恩恩愛愛。所以,無論怎麼樣,也還是憂心。

    ……

    簡裔雲晚上回去了後,睡覺前給葉小小發了一條信息,讓她早點睡覺後,就關機睡覺了。

    第二天做完了手頭上的事情,十一點鐘左右,他就離開了部隊。

    出部隊的時候,姚辛雨追了出來,“雲,我送你吧。”

    “不用了,你忙你的吧。”

    “我這邊也快忙完了,過兩天我也要回去京城那邊任職了,所以這邊也沒有我多少事了,能忙到哪裏去?你幫了我這麼多,要是我連你的機都不送,那就是忘恩負義了。”說完,她就走在了前面,然後緩緩的低下頭說:“再說了,我還想着我過幾天去京城的時候,你能來接機呢。”

    “那麻煩了。”

    姚辛雨聽他是妥協的語氣,才笑了。

    簡裔雲上了車,就接到了葉小小的來信,她或許是心裏有些擔心,擔心他不會準時回來,所以問他幾點的飛機。

    簡裔雲還沒上機,看着她的信息,回了一條,發完後,想了想,還是多加了一條:你先不要回家裏,我下飛機後,直接去爺爺那,我陪你在爺爺那裏,多住兩天吧。

    他的信息才發過去,那邊就立刻回信息了,可見簡裔雲的信息,多得她的心:就這麼說好了哦,不可以耍賴哦。裔,我最最最愛你了。

    說完了,後面還沒忘記附上一個拋飛吻的表情,可愛極了,簡裔雲看着,立刻就想到了她笑米米的撲上來親他的模樣,心裏忽然一暖,沒由來的竟然笑出聲來。

    忍不住動了動修長的手指,又回覆了她的信息:嗯,不耍賴。

    姚辛雨上車後,本來想抓住機會想跟她說點什麼的,但是見他竟然一心撲在了編寫短信上,她想說話但是看他專心致志,笑容是少見的燦爛,她竟然一下子不知道說什麼了。

    直到差不多到了機場的時候,簡裔雲纔跟葉小小說他快要上飛機了,葉小小也非常動情的表達了自己的不捨,這才結束了這次的互動。

    車子還沒到呢,簡裔雲終於放下了手機,姚辛雨抿着的小嘴才鬆了些,“裔,你跟葉小姐的感情,好像是越來越好了。”

    簡裔雲淡然一笑:“可能吧,夫妻間,相處久了,感情總是會上去的。”

    姚辛雨心一緊,覺得他話中有話:“是這樣嗎?我沒結過婚不知道,不過,我聽說得多的,都是夫妻間相處久了,雙方性子好與不好都知根知底了,反而會厭倦對方得多,可見你跟你葉小姐,感情是真的越發好了。”



    上一頁 ←    → 下一頁

    全才大明星霸道大叔寵甜妻網游之帝皇歸來大劍神萬界圓夢師
    伏天氏我要做皇帝幽暗主宰大漫畫帝國全球盛寵小萌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