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總裁前夫,老婆跟我回家 » 萌妻小小難招架21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總裁前夫,老婆跟我回家 - 萌妻小小難招架21字體大小: A+
     

    女孩子見過簡裔雲的,多數都憤憤不平又用異樣的眼光去看葉小小。

    班裏其中一個男同學是看戲的,覺得葉小小真是可憐,心直口快,嗤笑一聲:“大家也別說人家小小故意防着,我現在看啊,小小要真的是這麼做,就是做對了,你們大家跟小小都是好同學,自然不會故意防着你們了,但是她老公長得這麼招蜂引蝶,誰知道會不會被別的班的同學看上了,化成精勾yin人家老公?你們說是吧?”

    她們要是對簡裔雲沒有什麼在意的,又爲什麼會一哄而上的說這件事?

    要換成了她們班上在座任何一個女孩子,不會像葉小小這麼做嗎?

    大家是吃不成葡萄酸葉小小,明眼人都看得出來,心裏羨慕妒忌恨,不舒服。

    這男同學的話說得在理,誰也不得罪,也順利的給葉小小解了圍。

    大家安的什麼心思,大家心裏自然清楚,只是沒有直白的說出來罷了,而且也適時的收斂了起來,不過,是不是真的再也對簡裔雲沒有心思,那可就難說了。

    夏嫋嫋也自然不能跟葉小小撕破臉了,溫柔又善解人意的說:“小小,同學他說得有道理,可是我們是朋友,你結婚了也不告訴我們,刻意隱瞞着,這不是你的不對嗎?”

    葉小小眼裏沒有什麼情緒,在他們面前,她從來都不是像在簡裔雲面前那樣笑米米的。

    她笑了笑:“這件事是我不對,可是我一直以爲這都是我自己的感情事,我想我自己處理好就行了,就沒有跟你們多說。”

    班裏的同學都覺得葉小小好打點,因爲她平常話不多,又是個勤勞沒有心機的人,不會跟別人計較太多,看上去也不是一個很有性子和主見的人,喜歡和氣。

    誰知道大家都退一步了,這次,她卻來了這麼一句。

    聽她的意思,大家都明白。這是人家葉小小跟她老公的事,爲什麼要擺上來跟大家分享?憑什麼?!

    所以,她的意思是,以後還是希望大家還是少過問她老公的事。

    夏嫋嫋小臉也是一僵,她自以爲了解葉小小的,就跟班裏的同學一樣,但是沒想到葉小小也有硬性子的時候。

    氣氛有點尷尬,但是很快上課鈴就響了,所以大家也訕訕的離去了,回去了座位上。

    下課後,葉小小收拾了自己的書本,準備到飯堂去吃飯,丁美美跟夏嫋嫋就過來了。

    夏嫋嫋臉色不太好,沉聲說:“小小,你其實不要把我們想像成你的情敵,你可能誤會我們了,雖然你老公是長得不錯,但是我喜歡的是我們的城草,這一點你也是知道的。我們剛纔氣你,不過是我們跟你說了這麼多次關於你老公的事,你一直都說他是你的男朋友,說明你已經在防着我們了,所以,我跟美美才不會不高興的,質問了你一句,你說,我跟這麼說,錯了嗎?”

    葉小小點頭,“我知道我有錯,但是我素不喜歡跟大家說家事,這你們也是知道的。”

    “我們是知道,可是像我們這樣年紀的女孩子,大家都談戀愛了,圍繞的話題除了這些還能有哪些?我們也只是好奇而已嘛,而且你老公這麼帥,我們就更加好奇罷了,其實沒有什麼別的心思的。”

    葉小小點點頭,卻沒有說話。

    ……

    簡裔雲出了一趟差,回來後也是忙,經常在晚上八.九點,車子才進院子裏。

    他才進了臥房,就看到葉小小蔫蔫的躺在chuang上,看到他回來,也沒有像以前那樣撲過來來。

    這倒是新鮮。

    他勾脣淡淡一笑,“怎麼了?”

    葉小小撅嘴,咕咚:“紅顏禍水。”

    她說得不大聲,但是簡裔雲耳尖,挑眉,“你說什麼?”

    她皮笑肉不笑的看着他:“我說老公,我選你是選對了。”

    簡裔雲自然明白她是話中有話,他沒有回答,脫下大衣扔給她,示意她掛好,纔回頭一看,勾脣:“哦?怎麼說?”

    葉小小雙手託着小臉:“因爲你,現在我成了大家熱議的對象,而且我在班裏越來越受歡迎了,什麼事大家都叫上我,你說,以前可不是這樣子的,你說不是你的功勞是什麼?”

    簡裔雲勾脣:“這不是好事嗎?”

    葉小小輕哼了一聲:“是啊,是好事。”

    簡裔雲沒有再跟她說這件事,脫了鞋子,換上棉拖,進書房前,說:“進去浴室給我放水,等一下我出來洗澡。”

    葉小小“哦”了一聲,聽話的起身給簡裔雲放水,試好了水溫,纔去書房叫他,簡裔雲擡眸,說:“要比平常的熱一點。”

    葉小小瞪他一眼,咕咚道,“真難伺候。”

    她扭頭剛回去浴室,就感覺到他也進來了,雙手就覆上了她的腰,從後面吻她。

    葉小小愣了下,片刻又開心起來了,笑米米的。

    最近他主動吻她的次數越來越多了,她怎麼會不開心?

    不過,她還沒回過神來呢,衣服就給人剝光了,被他抱緊了浴池裏,吃幹抹淨。

    ……

    簡裔雲今天陪葉小小回了一趟家。

    家裏雖然只有葉爺爺在,但是小區裏很多人都住了十多年了,所以大家都是聊得上話的鄰居了,葉爺爺也不會說特別寂寞,不過,還是會想自己的孫女的。

    知道他們要過來,葉爺爺一大早就去了菜市場買了很多菜,煮了滿滿一桌子菜。

    吃了飯,葉爺爺在跟簡裔雲聊天,而葉小小就被葉爺爺打發去洗碗拖地了。

    “裔,丫頭沒有給你添麻煩吧?”

    簡裔雲淺淺一笑,得體的說:“還好。”

    葉爺爺嘆氣:“我這個孫女什麼性子我知道,你別看她平常瘋瘋癲癲的,那是因爲她對某一樣事物特別傷心纔會這樣,她在外人面前,哪裏有這麼活活潑?不過,她性子倔,不是一個輕易放棄的人,就算不開心,笑一笑就過去了,但是要是次數多了,她很容易鑽牛角尖。”

    簡裔雲淡淡一笑,點頭表示知道了。

    “你們現在結婚了,感情看上去也算是穩定,這我就放心了很多,我知道這個丫頭你可能看不上眼,可是你們現在已經結婚了,我老頭子在這裏,還是想跟你多說一句,想你能好好對她,好好愛她,她很早就沒有了父母,我年紀又大了,所以很容易沒有安全感的,又容易焦慮,所以,我想你們結婚這段時間,沒少折騰吧?”

    “爺爺,我會的。”

    葉爺爺這才笑了笑,點頭,“那就好。”

    葉爺爺年紀也大了,習慣午睡,飯後消食後,就回房間睡覺了。

    葉小小拉着簡裔雲進去自己的房間,從身後抱着他,“裔,我們今天留在家裏過夜好不好?我想多陪陪爺爺。”

    簡裔雲拍拍她的小腦袋:“好。”

    葉小小笑了,又問:“剛纔我進去洗碗搞衛生的時候,你跟爺爺聊了什麼?好像挺高興的。”

    簡裔雲笑了下,“爺爺說你性子還像個小孩子,就算我嫌棄,也希望我能多擔待些。”

    “真的?”葉小小就不高興了,不過,她立刻問:“那你怎麼說?”

    簡裔雲勾脣:“我說好。”

    葉小小心裏美死了,緊緊的抱着他的脖頸,趴在他的背上搖搖晃晃,“那你是騙我爺爺,想讓我爺爺安心,還是說真的?”

    他扯了扯身上的大衣,淡淡的問:“你猜?”

    葉小小頓了下,看着他笑道:“要是我猜,那就是真的!我這麼好,這麼愛你,你怎麼可能不對我好一些?”

    簡裔雲這回倒是沒有像以前那樣,挑眉,藐視的看她,而是語氣淡淡的說:“嗯,那就是真的。”

    葉小小愣了下,立刻就安靜不住了,驚喜的說:“那你是說真的?!”

    簡裔雲抱過她,在她的小嘴咬了一口,沒有說話。

    葉小小心裏卻就像是灌了蜜似的,開心死了,自己又抱着他吻住了他的薄脣,很快又放開了他,想了想,小手輕輕的在他的胸膛上劃了劃,極具tiaodou意味,咬着小嘴嘿嘿的笑着,“那……你有沒有一點點喜歡我了?”

    簡裔雲抓住她的手,沒有回答,在她耳邊勾脣說:“你想我在這裏要了你?可是這裏的隔音沒有家裏好,你說爺爺會不會被吵醒?”

    葉小小小臉立刻就紅了,推開他,但是撅着小嘴說:“你移開話題!”

    簡裔雲還是那句話,“你猜?”

    葉小小又笑了,親了簡裔雲的臉龐一口,“那就是喜歡我了,而且不止一點點!”

    簡裔雲挑眉,嗤笑道:“你倒是很有自信啊。”

    “那是,因爲我覺得你現在是喜歡我嘛。”

    “哦?感覺?準嗎?”

    葉小小太急於求證了,忙說:“女人的第六感是很準的啦。”

    簡裔雲不說話,反手將她推倒在chuang上。

    最終,她還是被簡裔雲在家裏吃了一頓,至於葉爺爺有沒有聽到,那就難說了。

    ……

    轉眼間,一個多月過去了。

    葉小小跟簡裔雲結婚,也有三個月了,葉小小是感覺自己過得越來越開心了,雖然簡裔雲經常出差,但是她老是給他打電話,就算他不能接,他也會回覆她。

    葉小小感覺他們現在就想是尋常的夫妻了,她感覺簡裔雲對她也越來越好了,他們的感情穩定了下來。

    葉小小她承認,她是愛簡裔雲,而且簡裔雲開始時對她沒有神心思,所以她纔會一個心思的撲上去,纏着他,那其實也是因爲她心裏沒有什麼安全感。

    現在,她感覺自己心裏踏實了一點,因爲她覺得,簡裔雲好像是真的有點喜歡上她了,所以她心裏偷着樂的時候,也難免的放肆了些,不再像以前那樣,簡裔雲說什麼就是什麼,也會頂嘴了。

    而班上的同學對簡裔雲的新鮮度可能也過去了,葉小小也恢復了以前的生活,大家也不會再過問她跟簡裔雲的事。

    這件事其實輔導員也知道了,前一段時間叫了葉小小去了辦公室。

    輔導員說:“大家都還是孩子,你忽然結了婚,對方是個出色的男人,大家難免會好奇了些,你也不用太過在意了。”

    “再說了,你們都已經結婚了,大家也不是沒有分寸的人,即使你老公再優秀,大家也會注意着一點,不會亂來的。”

    “我也知道你是愛你老公,所以防備着一點,但是跟同學之間的關係,還是不要鬧得太僵了好,你跟大家走近了些,跟他們成了真誠的好朋友,大家也會真心的祝福你。”

    葉小小是覺得輔導員說得有道理的,所以點點頭,“我知道了。”

    “老師也知道你不是故意的,每個人都是*眼裏出西施,老師是知道的,況且你還年輕,有這樣的想法,也不可避免,你也沒有錯,所以不要想太多了,知道嗎?”

    葉小小也知道自己這麼緊張,是因爲她太在乎簡裔雲了,而且簡裔雲對她是怎麼樣的心思,她心裏還是知道的,所以她擔心別人會搶走他。

    “嗯,我知道了。”

    事實證明,輔導員有經驗一些,就是不一樣,都說準了。

    她現在晚上不住學校罷了,每天晚上,家裏的司機都會過來學校接她。

    葉小小很少出去購物,之前是因爲沒有空餘的時間,也沒有什麼錢。

    現在,她還是沒有什麼時間,也沒有什麼錢,以前不想去購物,現在她卻想去購物,所以,在她跟簡裔雲都有時間的時候,她拉着簡裔雲去逛商業大廈。

    簡裔雲沒有說什麼,見她一臉興奮,也沒有拒絕。

    葉小小很少來高檔的專櫃買衣服或者是化妝品的,所以,在簡裔雲帶她來的時候,她頓了下,扯扯他的衣袖,問:“來這裏,你帶夠錢了嗎?”

    “嗯。”

    葉小小知道簡裔雲有錢,所以,也沒有多說什麼。

    她雖然窮摜了,但是對於花錢,她卻沒有過分的拘謹,因爲她相信,自己花了,會努力掙回來的。

    不過,她也知道自己的情況,會在自己能預知的情況下,纔去花錢。

    她雖然覺得,這個地方的東西可能會貴一些,但是自己看中的機會都是四位數的後,她就有點心疼了,這些,有的是她一個月的工資都買不起啊。

    她扯扯他的衣袖:“裔,太……太貴了,我們,我們還是不要了吧?”

    簡裔雲也瞭解她的性子,頓了才說:“看到什麼就要把,過一陣子就要過年了,給自己添些新的衣物,要是爺爺看到我什麼都沒有給你買,爺爺也會不高興。而且,我過段時間會很忙,沒有時間來陪你逛街購物,要買就一次性買好吧。”

    葉小小不高興了,她現在敢耍脾氣了,“那你的意思是,你是因爲過年不要讓爺爺說你,你纔會過來陪我的了?”

    簡裔雲淡笑:“你說呢?”

    葉小小不高興了,小手伸進他的口袋裏,拿出了他的錢包,翻了翻裏面的卡,目測裏面有十多張呢。

    她愣了下,不過也沒有在意,卻輕哼一聲,問,“你平常用哪一張的?”

    簡裔雲看她一臉小財迷的盯着裏面那十來張紅彤彤的鈔票,勾脣一笑:“都可以。”

    葉小小隨便的抽了一張,然後氣呼呼的將銀包砸在他身上:“哼,反正是你的錢,不用白不用!”

    簡裔雲挑眉,說:“葉小小,你長進了,對我是越來越不客氣了。”

    葉小小自己挑衣服去了,也不說話。

    她敢這麼對他,還不是他允許嗎?

    簡裔雲看着,倒是有點懷念以前的她。想起剛結婚那一兩個月,她三百六十度獻殷勤的時候,什麼都聽他的,連駁嘴都不敢,就算他有錯,她也一聲不哼,自己低頭認錯。

    現在好了,會給他看臉色,希望他能哄她了。

    葉小小挑了二十來件衣服,四五雙雙鞋子後,才抱着簡裔雲的手去買單。

    當然了,這些衣服鞋子,可不都是她的,還有家裏其他人的。

    家裏的人除了簡深煬和沈慎之,都有份。

    她是準備給大家過年的禮物來着。

    她心裏已經做好了大出血的準備,但是在看到這些東西,是在六位數以後,她的心就碎了,雖說跟簡裔雲客氣,但是在看到這麼多錢後,還是替簡裔雲心疼。

    她哭喪着小臉說:“裔,怎麼這麼貴?我這輩子掙的錢都沒有這裏多啊。”

    簡裔雲知道她所說的掙錢不過是去打個零工什麼的,確實掙不了什麼錢,最多不過幾萬塊。

    不過,他還沒說話呢,忽然感覺她的小手又在他的身上亂摸了,將他的錢包掏了出來,緊緊的攥在手裏,擔心被搶的放在身後,警惕的看着他:“裔,該不會你每次買東西都要花這麼多錢吧?”

    簡裔雲不回答,但是神色葉小小一看就明白了,頓時就肉疼了,神色堅定的說:“裔,我知道你會賺錢,但是誰賺錢沒有個賠的時候?你這麼下去可是要敗家的。要不,你的錢還是我幫你管着吧,我聽說,人家夫妻都是妻子管錢的!”

    簡裔雲不說話了,“你確定?”

    葉小小點頭!

    簡裔雲沒有說話,自己拿了一張卡去埋單了。

    出了購物大廈,葉小小手裏還拿着他的錢包研究着,連路都不看,簡裔雲只好時刻留意着路況,一邊將給她擋住來往人羣的碰撞。

    到了樓下,簡裔雲抽回自己的錢包,葉小小不幹了,嘟嘴道:“你明明答應過,錢要給我保管的!”

    “我去個洗手間。”說完,看她一臉委屈,覺得好笑,忍不住將她整齊的髮尾揉亂,說:“你剛纔大搖大擺的捧着一個錢包,你確定有心之人不會盯着你?”

    葉小小聞言,驚呼,頓時非常懊惱,說:“我忘記了。”都是因爲有他在,她的心裏非常安定,覺得碰到什麼都不怕,所以,才這麼的肆無忌憚。

    簡裔雲揉揉她的小臉蛋,伸手去摸了一下她的眉頭,說:“我去個洗手間,你在這裏等我。”

    簡裔雲最近特別愛捏她的小臉,也很喜歡摸她的眉頭,漸漸的她摸出了一點規律,知道他揉她的臉是含笑安撫的意思,也知道他摸她的眉頭是讓她不要想太多的意思。

    所以,葉小小立刻就不再皺眉頭了。

    簡裔雲剛離開一陣子,葉小小就感覺到有人看着她,然後走了過來。

    葉小小見到來人,愣了下。來人是姚辛雨。

    她走過來,笑了下,“葉小姐,您怎麼會在這裏?真巧啊。”

    葉小小點頭,“是挺巧的。”

    姚辛雨又問:“你一個人過來這裏,還是雲跟你一起來的?”

    葉小小聽到她當着她的面兒,還親密的叫簡裔雲的名字,心裏不知道爲什麼,有些不舒服。

    照理說她已經知道她跟簡裔雲已經結婚了,姚辛雨應該會忌諱一些纔對,但是她沒有。

    她想起了輔導員說的話,覺得自己可能是多心了,她跟簡裔雲是同事,自然親近些。

    想到這,她笑了笑,說:“裔跟我一起過來的,他去了洗手間一趟。”

    “哦,這樣子啊。”姚辛雨笑着點頭,看了眼她身邊什麼都沒有,問:“沒有看中什麼嗎?怎麼沒有卡暗道購物袋?”

    “買了挺多了,兩個人拿不動,所以叫人送到家裏去了。”

    姚辛雨點點頭,還沒說話呢,那邊又傳來了一個葉小小熟悉的聲音,“你怎麼會在這裏?”

    葉小小看了眼,見到簡母,乖巧的笑了笑,過去問候:“媽。”

    簡母看了她一眼,點點頭算是打了個招呼,卻笑着對姚辛雨說:“辛雨,這時候也差不多了,菜應該也做好了,我們過去吃飯吧。”

    “好。”姚辛雨笑得溫柔體貼,說完,回頭看向葉小小,眼眸溫和,聲音也很溫柔,她說:“小小,那我跟伯母先走了。”

    葉小小愣了愣,覺得事情似乎真的沒有她想象的這麼簡單。

    兩人才轉身,簡裔雲的聲音就從他們兩人的背後傳來。,“媽,你怎麼過來這邊了?”

    簡母很驚喜,笑了,忙過來拉着他的手臂,“裔,你也在這裏?”

    簡裔雲“嗯”了一聲,掃了一眼姚辛雨,卻問自己的母親,“你跟姚小姐怎麼會在一起逛街?”

    簡母笑了,說:“哦,我就是想來逛逛,可是找不到人,就找了辛雨,我覺得我跟辛雨挺有眼緣,也有共同愛好的,這不,今天下午過得很開心。”



    上一頁 ←    → 下一頁

    天官賜福霸仙絕殺琴帝大帝姬顫抖吧渣爹
    聖尊異世重生全才大明星霸道大叔寵甜妻網游之帝皇歸來大劍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