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總裁前夫,老婆跟我回家 » 萌妻小小難招架17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總裁前夫,老婆跟我回家 - 萌妻小小難招架17字體大小: A+
     

    簡裔雲從浴室裏出來事時,葉小小正在chuang上翻了一個跟斗,然後抱着被子滾了一圈,從被窩裏探出一個小腦袋,大眼笑米米的看着他,笑得像一個偷了腥的貓咪。

    他挑了眉,在chuang上坐了下來,“今天晚上爺爺是不是跟你說了什麼?”

    葉小小嘿嘿的掩嘴小嘴笑,這會兒已經是小人得志的模樣了,她大眼神采奕奕,她身上裹着被子爬過來,在他身後殷勤的接過他手中的毛巾,溫柔的給他擦頭髮,“這都給你看出來了?有這麼明顯嗎?”

    “眼睛不瞎的都能看得出來。”簡裔雲說完,大爺的拿起櫃檯上的雜誌捧在手心看,任由她一如既往的獻殷勤。

    他已經說過了她不是能藏住心事人所以,她心裏想什麼,他怎麼會不知道?

    而且,從昨天上完他的母親跟她說了話開始,她就像一朵蔫的的太陽花,了無精神。

    她不說,他也不會問,因爲知道要是她真的想通了,自然會纏着他讓他聽她說,要是她沒想通,也會纏着跟他說她的苦惱,只是可能要等上一段時間,覺得她無法解決之後了。

    直到今天搬過來時,她的小臉還是憂心忡忡的,而今天晚上,跟爺爺在花園裏談了一會兒後,小臉又陽光煥發了,笑得眼睛都彎成了彎月兒。

    這麼明顯,誰看不出來?

    葉小小吐吐舌頭:“這麼明顯?”

    “嗯。”

    簡裔雲簡單的應了後,就沒有開口了。

    葉小小也沒有說話,不過,貓一樣的眼睛卻沒有離開過簡裔雲的身上。

    簡裔雲現在是軍人,頭髮不長,毛巾又厚,所以,幾分鐘後,頭髮很快就幹得差不多了。

    葉小小轉過身去,將毛巾摺疊好,放在櫃檯上,然後才磨磨蹭蹭的過來,忽然伸手抱住了簡裔雲。

    簡裔雲本來還奇怪她今天爲什麼這麼安靜,要是以前,即使他不聽她說,她也不會介意,仍然自己說自己的,但是今天的她卻安靜的呆一邊,安靜得讓他覺得有些不習慣。

    或許是因爲雜誌上的內容很無聊,他其實也沒有看進去多少,在感覺到她伸手抱住他後,立刻就感覺到了抵在他背脊處的柔軟。

    他頓了下,卻沒有回頭。

    葉小小這個時候已經放開了被子,她身上只穿着簡芷顏在他們婚禮那天送給她的那套粉色透明的薄薄的性gan睡衣……

    她今天晚上想了好久才決定這麼做的,她很緊張,也非常期待。她的心正前所未有緊張的撲通的狂跳着,小臉也燒紅得能滴出血來。

    她緊緊的盯着簡裔雲的表情,卻發現他不爲所動,沒有一點表示,心裏有些沮喪。不過,想到自己身材其實不怎麼樣,只好用努力來彌補,所以,她挺着胸膛,柔軟更加賣力的在他的背脊蹭來蹭去……

    簡裔雲不是柳下惠,他已經經久未聞肉味了,當兵以來,一直過着苦行憎生活,此時,她身上淡淡的youren幽香在他鼻尖縈繞,柔軟在他的背脊生澀的磨蹭着,只要是男人,都不可能沒有反應。

    或許是真的因爲他很久沒有過女人了,他很快就懸崖勒馬,她的tiaodou雖然對他來說,非常稚嫩,毫無技巧可言,但是該死的對他的胃口,一下子就挑起了他所有的感官,性感的喉結乾澀的上下滑動了下。

    葉小小其實是個笨蛋,她完全沒有這方面的經驗,只知道盯着人家的俊臉看,所以,沒有看到他臉上有任何改變,頓時難過,灰心不已。

    她沮喪的哭喪着小臉,小嘴緩緩的蹭在他的耳邊,本來想說liao人的話語,但是因爲太過沒有自信了,變得可憐兮兮的,甚至帶着可憐兮兮的祈求的意思,“裔,我們做好不好?我好想跟你做……“

    簡裔雲拿着雜誌的手頓時都青筋凸起來了,自制力向來不錯的他,聽到她可憐兮兮的話後,忽然覺得什麼情調都沒有了,忽然覺得哭笑不得,但薄脣微微的勾起,一絲絲的笑容自他的嘴角溢出。

    當然了,對她,除了可笑不得以外,還有憐惜……

    他也真的非常想知道他爺爺到底跟她說了什麼,爲什麼會讓她忽然下定決心來做這些。

    不過,在他還沒開口的時候,他的薄脣就被一雙柔軟的雙脣給堵住了。

    她從後面抱着他,生怕他會逃走似的,緊緊的抱着。紛嫩的小嘴生澀的觸碰着他的薄脣,生澀的連舌頭都不懂得動一動。

    他再度哭笑不得,終於放開了手中的雜誌,伸手握住她的手臂輕輕一扯,將她從他後背抱過來,攬在懷裏,薄脣回吻着她的小嘴。

    良久,他才放開她。深邃的眼眸,落在她身上的已經亂了的睡衣上,眼眸一深,勾脣道:“誰叫你這麼做的,嗯?”

    葉小小還沉浸在簡裔雲純熟的技巧中不能自拔,剛纔那一吻,她就已經深深的沉醉了,聽到他的話,再擡眸看他。

    他臉上的神情深不可測,她的心一緊,以爲他生氣了,抱着她脖頸的小手緩緩的放下,小腦袋也垂了下來,咬着下脣,一副生怕他責備和討厭的模樣,可憐兮兮的說:“沒有人跟我說,我……我其實從我們結婚前就,就已經準備好了,可是……你又不要我,我都不知道該怎麼辦,我想了好久,所以,纔想試一下這個辦法……”

    簡裔雲眯眸,心莫名的一縮,抱着她腰肢的手,緩緩的收緊,但是葉小小卻錯過了,小腦袋還是一副任君責備的委屈模樣的低着。

    片刻後,他纔開口,問:“真的就這麼想跟我有夫妻之實?”

    葉小小頓了下,似乎不明白他爲什麼這麼問,不過,隨後,她還是堅定的點頭:“嗯!”

    簡裔雲眯眸,矯健有力的身軀一轉身,就已經將她ya在了身下,“好,既然你真的這麼想要的話,那我……滿足你!”

    葉小小愣了下,還沒說話呢,小嘴就被人堵住了。

    很快,她想要的,他就用行動來滿足了她。

    ……

    葉小小醒來的時候,已經是早上的十點了。

    她身子一動,就感覺腰痠背疼,身上的骨頭都好像要散架一樣了。她頓時咬着小嘴蹙了眉頭。

    但是,在想到了她是真真切切的成爲了簡裔雲的女人後,是他名副其實的妻子後,她就高興不已,小拳頭興奮又羞澀的錘了錘chuang架,羞澀的用被子掩着小臉,笑了。

    很久,她才從喜悅中回過神來,也才發現,簡裔雲已經不在了。

    這讓她興奮的心情有了些影響。

    等她慢吞吞的下樓的時候,已經是早上十一點了。

    她下樓時,管家迎了上來,恭敬的說:“少奶奶,午飯正在做了,請問您現在要先吃點東西再吃午飯嗎?”

    “不用了,我等一下再吃吧。”葉小小說了,頓了下,小臉略微羞澀的問:“那個……裔是什麼時候離開的?”

    “早上六點三十分之前少爺就出門了。”

    葉小小瞪眼:“這麼早?”

    “是的。”

    葉小小愣了愣。

    如果她沒有記錯的話,昨天晚上他們做到最後的時候,已經是凌晨兩點多了。剛做完,她就累得虛脫一樣,睡着了,連澡都沒有洗。

    而今天早上醒來的時候,她身上卻是乾爽的,這麼說來,簡裔雲肯定是在幫她洗了澡後,才離開的,那他豈不是更加遲才睡?

    她昨晚累得散架了,他難道就一點感覺都沒有嘛?

    葉小小站在管家面前,小臉弄滴出血來的絞着小手指,腦子裏浮想聯翩。

    管家看着她一臉女兒嬌態,似乎已經猜到了什麼,輕咳一聲,說:“少奶奶,請問還有什麼事嗎?”

    葉小小這纔回過神來,忙搖頭:“沒,沒什麼事了。”

    “那,我先告退了。”

    “哦,好,您去忙吧。”

    看着管家離開,葉小小在客廳坐下來,但是腦子除了昨晚的發生的事,一點也擠不進去別的什麼東西,直到管家過來說可以吃飯了,她纔過去,一個人坐在飯桌旁,舉着筷子看着桌面上一盤盤的美味和眼前香飄飄的米飯,纔想到了什麼,她忽然愣了下,立刻就哭喪着小臉,丟下筷子,快步的跑上樓了。

    管家站在飯桌旁伺候葉小小吃飯,看到這,覺得莫名其妙。

    葉小小也是在這個時候纔想到,原來這已經是中午了,剛纔她聽到管家問她吃午飯還是先吃點早飯的時候,她竟然都沒有回過神來,她今天有專業課,不可以曠課的,她已經遲到了一次,要是再曠課,專業老師會要她重修的!

    想到這,她都要哭出來的。

    她也不知道自己究竟發生什麼瘋,竟然要在週日晚gouyin簡裔雲,現在好了,報應來了!

    葉小小想到這裏,立刻就回去房間穿衣換鞋,打開手機準備問自己的同班同學上課的具體情況。

    邊開手機,邊急忙忙的下樓。

    管家見了,愣了下來,忙問:“少奶奶,您這是要去哪裏?不先吃飯了再走嘛?”

    葉小小搖頭,“不了,我還要去上課……”

    不過,她才說完,看到了簡裔雲的信息的時候,就立刻鬆了一口氣,歡快的抱着手機親了好幾口。

    原來,簡裔雲已經有先見之明的給她跟輔導員請了一個早上的假了。

    看到這條信息,她高興不已,覺得簡裔雲真的是體貼到家了,她真的是越來越喜歡他了!

    想到這,她立刻改口說:“管家,我在家吃飯。”

    葉小小吃了午飯後,就回去學校了,不過,在回去學校之前,她在自己的房間裏折騰了好久。

    她脖子上佈滿了紅紅點點的吻痕,雖然這些東西是第一次長在她的脖子上,但是沒吃過豬肉也見過豬走路是不?

    所以,她也懂得掩飾自己脖子上的吻痕,擔心被同學發現。

    幸虧現在是冬天,所以,她穿了裹着脖子的有收縮力的毛衣,再帶了一條圍巾後,纔去了學校。

    下午,下了課後,跟幾位班上的同學一起去吃晚飯,但是途中卻接到了簡裔雲的電話。

    “你宿舍的東西多嗎?”

    葉小小小臉上都是羞澀甜蜜的笑容,同學們看了直到她肯定是在跟自己男朋友在聊天,所以很知趣的走了。

    葉小小躲在樹下聽電話,“不多啊,怎麼了?”

    “現在回去宿舍收拾一下,搬回去家裏住。”

    葉小小對他們的新家非常滿意,尤其是她還是這個新家的女主人,這點讓她非常高興,更讓她高興的是她幾乎每天都看到他了,“好,我現在就回去宿舍。”

    簡裔雲又繼續說:“你的宿舍我沒有退,你以後要是想回去睡也可以。所以,不用全部都收拾,你需要用的東西,如果不想每次讀跑回去拿,就帶回家吧。”

    “好,我知道了。”說完,她期待的睜着眼眸問:“裔,你現在是在學校門口等我嗎?”

    “嗯。”

    葉小小立刻就說:“那我快點。”

    簡裔雲沒有說話。他其實想說她可以不用急的,今天有空,他不用回去部隊裏,昨天她累得肯定散架了,要是急了,跑上跑下的,恐怕她更加難受。

    葉小小捨不得掛電話,邊往宿舍跑邊跟簡裔雲說話,簡裔雲聽着她那邊的喘氣聲,手握成拳的抵在嘴脣跟鼻頭之間的人中上,眼眸帶笑。

    聽到她呼吸越來越急促,淡淡的問:“需要我上去給你搬嗎?”

    葉小小立刻搖頭堅決的說:“不!不用了!”

    開玩笑,要是讓她的同學見到了他,那她不是給自己招來無數情敵嗎?

    她纔不要!

    “嗯,那我先掛了。”

    “唉,不用——”

    葉小小哪裏捨得他掛電話,但是在她還沒拒絕,那邊就已經掛了電話。

    二十多分鐘後,葉小小就拖着行李出來了,她的行李不多,只有自己的用品,連書,都在課室裏沒有帶回來。

    上了車,又開始吱吱喳喳的說個不停:“裔,我的現在的夢想終於實現了!”

    簡裔雲挑眉,“夢想?”

    “嗯!就是我們住在一起,每天都能見面啊。”

    說者無心,因爲她就像在說“今天天氣真好”的語氣,但是聽者有心,從這獲得了巨大的滿足感。

    不過,他嘴邊卻嗤笑她,“你的語文不怎麼好吧?”

    葉小小立刻反駁,頗爲得意的說:“誰說的?!我的語文在我們班一直都是名列前茅的!”

    “你確定不是因爲你班上的人整體水平都不怎麼樣,所以你才能名列前茅?”

    葉小小嘟嘴:“裔!”

    簡裔雲淡定的說:“願望跟夢想的含義都分不清的大學生,語文成績能有多好?”

    葉小小輕哼一聲,振振有辭的說:“說願望太低估我對這件事的渴望了!願望只是一時的,實現了就是過去了,而夢想是一直存在的,會一直是我的夢想,你不懂我的心思,所以,你別小看我的夢想,也不能小瞧的我的夢想!”

    簡裔雲聞言,側眸看了她一眼,沒有說話。

    ……

    所以,葉小小跟簡裔雲兩人正常而別具特色的婚姻生活就開始了。

    葉小小現在最期待的一件事就是回家,纏着簡裔雲說話聊天,還有……做那讓人羞澀的事情。

    雖然葉小小覺得這種事情很羞人,但是每次主動的人都是她。

    不過,雖然如此,他們兩人做的頻率也不高,一個星期只有兩三天會做,因爲每次完事後,葉小小就感覺自己累得散架了,非常累,但是她有想要,所以,基本上等她身體好了點,她就想要了。

    他們兩人的對這段婚姻的起點不一樣,對婚姻的看法和重視也有一定的差別。

    說有些差別,其實還不能夠很好的概括,其實更應該說差別懸殊,因爲一直以來,主動的人都是葉小小,而簡裔雲只是迫於無奈的配合。

    要是其她心思敏感的女人,總是自己單方面的付出,肯定心裏會非常難過。

    當然了,葉小小也是女人,她自然也有一剎那敏感的心事,只是她自己無意或者是有意的忽略了,還是一如既往的對簡裔雲好,什麼都以他爲中心,圍着他轉。

    因爲她願意。

    而且,她也相信精誠所至,金石爲開,也相信滴水石穿的典故。

    所以,她相信,只要自己像簡老爺子說的那樣,對簡裔雲很好很好,簡裔雲肯定也會喜歡她的。

    所以,就算簡裔雲沒有什麼改變,她依舊這麼開心。

    “小小,怎麼樣,跟男朋友的*生活,是不是很甜蜜?”

    葉小小搬走了,同宿舍的人都已經知道了,自然也盤問了一番。在距離她跟簡裔雲已經住在一起一個多月後,宿舍的人再見到葉小小越發水嫩漂亮的小臉,和臉上的甜蜜後,心裏羨慕妒忌恨都有。

    葉小小正在喝牛奶,聞言,差點嗆到,點點頭,說:“還……還好。”

    丁美美咬着下脣問:“那你們有沒有……那啥了?”

    葉小小第一次跟人討論這種事,小臉紅得滴血,卻還是點點頭。

    相對於丁美美,夏嫋嫋就直接多了:“那你男朋友技巧怎麼樣?”

    葉小小的小臉都要埋在櫃子裏了,“這個,我不知道,沒有人可以比較……”

    夏嫋嫋又問:“那……你們是不是經常做?”

    “呃……”

    不止葉小小不好意思,連丁美美也不好意思起來了,“嫋嫋,你……你這問得也太lu骨了吧?”

    “這有什麼?很正常好不好?”夏嫋嫋不以爲然,又問:“那你們每一次會做幾次?”

    葉小小自然沒有回答,捂着小臉說:“嫋嫋,你的問題太露lu骨了啦……”

    夏嫋嫋翻個白眼,覺得她是在裝純。

    做都已經做了,還有什麼好害羞的?況且她跟自己的閨蜜說這些已經習以爲常了。

    她撞了撞她,又問:“你男朋友是軍人,軍人是不是這方面都特別厲害?*三次還是四次?男人都是下半身思考的動物,通常都管不住自己的下半身。況且他們在軍營裏沒有什麼美女,平常生活過得節制又禁yu,又是正值壯年,應該看到你都會兩眼着火吧,所以,他是不是每天都會纏着你要啊?”

    “這……”

    葉小小小臉埋在自己的雙臂跟桌面間,說不出話來。

    她能簡裔雲一直都是無慾無求,每一次都是她主動,他才肯像施捨的配合她麼?

    丁美美還沒有過這方面的經驗,其實非常好奇,“小小,你怎麼不說話了?說說看嘛。”

    葉小小沒有說,只是問夏嫋嫋,“嫋嫋,你說男人都管不住自己的下半身,是真的麼?”

    夏嫋嫋眯眸,她覺得這些,只要是成年人都應該懂,“你談戀愛多久了?”

    葉小小想了想,從她見到簡裔雲那天開始算的話,“已經兩個多月,差不多三個月了。”

    夏嫋嫋嘴角抽了抽:“什麼?!才一個多月你就搬出去跟他住了?”

    暮的新文已經正式開始穩定更新了哦,還沒去看的親們,去看一下吧,看看喜不喜歡~~~

    “是啊。”

    夏嫋嫋雙手抱胸,忽然嚴肅的問:“小小,你覺得你男朋友對你好不好?有沒有將你當寶貝的疼着?”

    “這個……沒……沒有……”葉小小絞着手指,“都是我將他當寶貝一樣疼着的。”

    夏嫋嫋一臉無藥可救的看着他,“那是不是他想要你,你就爽快的,什麼都不想的就給他了?”

    葉小小說不出話來了。她能說是她自己gouyin他,自己送上門的嗎?



    上一頁 ←    → 下一頁

    超級卡牌系統修真歸來在都市玄界之門萌物遇上高富帥:101天官賜福
    霸仙絕殺琴帝大帝姬顫抖吧渣爹聖尊異世重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