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總裁前夫,老婆跟我回家 » 萌妻小小難招架11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總裁前夫,老婆跟我回家 - 萌妻小小難招架11字體大小: A+
     

    簡母聽了,或許會相信簡裔雲的話,不過簡老爺子不是輕易就能給人忽悠的。而且,他自己的孫子,他怎麼會不瞭解?

    他知道,自己幾個孫子都不喜歡回家,也不喜歡這個家。所以,他自然也知道簡裔雲說的這些,大部分都是藉口。

    不過,他對他已經算尊敬了,因爲他知道簡裔雲知道他能看透他,而他也會耐心的找藉口來說服他,這也是尊重的一種。而簡深煬在他十五歲搬出去住的時候,根本就沒有跟他提過一個字。

    因此,簡老爺子的臉色算不錯:“前兩年那邊新開發樓盤的時候,有朋友送了我兩套房子,你有空可以去看一看適不適合,要是覺得適合的話,想搬出去就搬吧。”

    簡裔雲點頭,“謝謝爺爺。”至於房子,他自己已經準備好了,就算沒有準備好,他也不想要簡老爺子給他安排的。

    不過,既然他一番好意,現在也不適合拒絕,所以,他沒有說。

    這個家,一向都是簡老爺子說了算,所以,既然他已經應允了,簡母即使是簡裔雲的母親,但是也沒有立場說什麼。

    他們在討論這件事的時候,葉小小一直努力的將自己往角落那邊縮,因爲是她感覺到簡母透過來的審視的視線。

    在接觸到她的視線的時候,她就知道簡母或許是以爲是她想要簡裔雲這麼做的。

    她吃了啞巴虧,想辯解,卻也知道時候不對,所以沒有說話。

    簡老爺子頓了下,臉上有了一點笑意:“想什麼時候搬出去?”

    “過一段時間吧,我有時間的時候,再做決定,現在先跟你們先說一聲。”

    簡老爺子點頭,轉而慈祥的看着葉小小,“小小,跟爺爺說說你喜歡怎麼樣的房子,爺爺叫人幫你蓋一棟好不好?”

    “啊?”葉小小不知道簡老爺子爲什麼忽然將話題轉移到她的身上來了,聽到簡老爺子的話,感覺蓋一棟房子就像吃一頓飯這麼簡單,讓她驚了下。

    她側眸過去看簡裔雲的臉色。他面無表情的垂着俊臉,她看不清神色,但她下意識的還是拒絕了,說:“爺爺,我對房子沒有什麼想法,所以還是算了吧,至於房子的事,我聽裔的。”

    “小小,不用拘謹的。爺爺就是想送你一點禮物,你已經嫁過來我們簡家了,但是到了現在我還沒給你禮物,所以,想給你蓋一棟房子,當做是給你跟雲的新婚禮物,回頭將你的想法告訴管家,我叫人去辦,不要推脫,這是爺爺的一番心意,知道嗎?”

    葉小小苦着小臉看了簡裔雲,現在她除了說謝謝還能說什麼?

    簡裔雲淡淡的勾了脣角,卻沒有出聲。

    ……

    葉小小跟在簡裔雲後面,回到房間,關了房門,忙問:“裔,我們真的要搬出去麼?”

    簡裔雲拿了一本雜誌,悠然的坐在沙發上翻了翻,“怎麼?你不想搬出去?”

    葉小小誠實的撓撓頭,笑米米的說:“不是……”

    她到簡家還不到一天,所以她對簡家還不熟悉,不過卻已經知道在這裏並不能像自己所想的那樣當這是自己的家,想做什麼就做什麼。

    總而言之,在這裏,沒有一個家該有的感覺。

    雖然她知道簡母不喜歡她,但是她卻沒有不喜歡簡母,也挺喜歡簡老爺子的,所以,她想自己留在這裏跟他們好好相處一段時間,或許關係就能變得好一點了。

    不過,簡裔雲剛纔說的話,讓她很心動,非常心動。

    因爲她也希望他們能有自己獨自的空間和時間,也希望他們能每天見到面,不用說等他哪天放假了,他們才能見上一面,那樣她會想死他的!

    想到有一天他們能擁有屬於自己的房子,她想幹什麼就幹什麼,想什麼時候抱他就什麼時候抱他,也可以肆意的跟他撒嬌耍賴,想到那種感覺,她已經開始熱血沸騰了。

    心中充滿了期待,期待那一天能早點到來。

    她臉上的表情已經出賣了她,他不着痕跡的收回看了一會她小臉的眼眸,淡然道:“那不就得了?”

    她踢掉腳上的鞋子,爬上了沙發上,挨着他坐下,抱着他的臂膀,“那……我們什麼時候搬出去?”

    他挑眉反問:“你想什麼時候搬出去?”

    “我想要不還是遲一些吧。”她低着頭小聲的說:“我纔剛嫁過來就搬出去,想跟家裏的人熟悉一下,也想多跟他們相處一下。”

    簡裔雲一頓,將手上的書合上,“爲什麼?”

    他雖然知道她平常缺根筋,也不懂人情世故,但是怎麼說也會看人臉色吧,既然她不是完全的什麼都不懂,她應該知道他的母親根本就不喜歡她。

    “我覺得婆婆,也就是你媽媽,她不喜歡我。”莫名其妙就被人討厭了,這個人還是自己的婆婆,這讓她很在意,也有些沮喪。

    之前她電視,見到電視上演的不和的婆媳關係,她還有點不以爲然,覺得都太過小題大做了,說得像是所有的婆婆都這樣子似的。

    但是,在自己親身經歷過後,她才知道,其實無論是電視上演的,還是小說裏面寫的,都不是空穴來風,是根據生活演變而來的。

    簡裔雲一頓,面無表情的又打開書繼續看起來:“我知道,你不用管她。”

    葉小小不同意,癟嘴揮着小拳頭在他的手臂上敲了幾下,一臉雄心壯志的說:“怎麼可以不管,她是你媽媽,也是我媽媽。既然她不喜歡我,就一定有道理的,我想知道原因,對症下藥,讓她能喜歡我,不然的話,每次看到她,都會想到她不喜歡我,心裏就好難受。”

    簡裔雲皺眉,沒有說話。

    自己母親爲什麼會不喜歡她,他其實也知道一些的,無外乎就是覺得她性子毛毛躁躁的,出身家庭不好,也沒有什麼過人之處,跟他大嫂喬陌笙相比,自然沒得比。

    所以,在他母親的心裏,她就覺得他爺爺偏心了。

    所以,她要是想要獲得他母親的認可,除非她能換一個出身,變得優秀,改掉毛毛躁躁的性子,變得優雅成熟。

    也就是說,她要改頭換面才行。

    這麼說來,她除了性別,幾乎都要改。

    想到這,他翻了一頁書,說:“我勸你最好還是放棄,我覺得你這輩子都不可能做得到。”

    葉小小本來鬥志滿滿的,聽到他這麼說,一把奪去他手裏的書,輕哼一聲道:“你那是小看我!”

    簡裔雲挑眉,看了眼被她奪過去的說,覺得他們之間還真的挺微妙的,有她在,他想冷漠一點都難,因爲她有辦法讓他御下冷漠。他也想直接不理她,但是她有滿腔的熱情,讓他最後還是會乖乖的說一兩句話。他覺得他們之間才見過幾次面,沒有多親近,但是她的行爲舉止卻讓他覺得,他們已經是相愛多年的老夫老妻了。就算他想抗拒她的親近,她也會想盡辦法,不要臉的蹭上來。

    或許有些不習慣的事,多經歷一兩次,就習慣了,而且她給人的感覺還不賴,就算她讓他因爲她的纏人變得不耐煩,但是在見到她笑米米的小臉後,就變得什麼都不計較了。

    像現在,有哪個女人敢二話不說就纏着他不放,因爲自己的不悅而奪去他手中的書直接的扔一邊?

    連他的母親都不敢,她卻做得如此自然。

    想到這,他側眸靜靜的看着她,良久才收回目光,掀脣淺笑,嘴裏說出的話卻還是抨擊而傷人:“我說的是事實。”

    但是葉小小沒有發現他的笑容,她光着小腳丫,踩在沙發上,伸手是抱他的脖頸,整個人像個孩子一樣,趴在他的背脊上,手臂越收越緊,嘟嘴不開心的說:“裔,你就這麼討厭,一直都抨擊我,都不鼓勵鼓勵我……”

    簡裔雲聽到她似真若假的埋怨,邊翻書邊不甚在意的說:“我就是這麼討厭,後悔嫁給我了嗎?”

    她不開心了,不喜歡他老是提這個問題,伸手去捏了一把他的臂膀,但是又捨不得太過用力,用力了,疼在他身,卻痛在她心,所以,她心裏很矛盾,因爲她對簡裔雲沒有辦法,什麼都捨不得他承受,所以,她只能生悶氣,鼻子輕哼了一聲,說:“纔沒有,我纔不會後悔,我也不是真的覺得你讓人討厭。”

    簡裔雲勾了勾脣,沒有說話。

    其實,他手裏的書,他沒有看進去幾個字,所有的心思都放在了跟她聊天上了。

    不過,她不知道就是了。

    葉小小是一個容易滿足的人,所以她抱着簡裔雲的時候,還是覺得非常開心的,勾着小嘴在他背脊蹭了蹭,沒有追到簡裔雲背脊微微的僵硬了下。

    她雖然才二十一歲,但是也已經成年了,也已經發育成熟了,在他背脊磨蹭的時候,他能感覺到她不斷晃動的胸前的柔軟……

    他無奈的合上書。要是換了另外一個女人,他都已經直接的覺得對方在youhuo他了。

    不過,她要是能真的知道*他,也不至於等到現在還沒有讓他把她給吃了。

    他嚥了嚥唾液,抿着薄脣扯開了她挽着他脖頸的一雙手臂,漠然的轉身去了臥室,打開衣櫃準備洗澡了。

    他洗了澡出來後,就不看她了,讓她先睡,不用等他,然後自己進去了書房,看樣子應該有事情要忙。

    葉小小癟嘴,雙手抱胸,懷疑簡裔雲在躲她,擔心她會撲倒他,所以找藉口溜了。

    爲此,她很不滿,雙手叉腰,進去浴室洗澡的時候,不斷的像辦法,想將他撲倒,但是她洗了澡出來後,簡裔雲還在書房,她躺在chuang上幽怨的等了很久,也想了很多,卻慢慢的睡着了,而簡裔雲還在書房裏處理公事,還沒出來。

    ……

    第二天一早,葉小小醒來的時候,也發現身邊沒有人,只聽到浴室有聲音。

    她在chuang上坐了起來。

    她本來打算早上找個時間撲到他的,聽說男人早上醒來的時候是最容易衝動的。

    不過,她醒來的時候,chuang上哪裏還有人?

    她輕哼一聲,泄恨的抱着枕頭,哀怨的咬着枕頭的角,簡裔雲已經跑步回來了,看了一眼chuang上的她,“餓了就洗漱下樓去吃早餐,咬着枕頭就能吃飽了?”

    葉小小蹭過去,站起來,雙手抱胸的站在chuang上,居高臨下的看着坐在chuang上的簡裔雲,自以爲氣勢逼人的問:“你怎麼每天早上都洗澡?”

    簡裔雲卻目光寡淡的看了她一眼,“早上運動出了一身汗,不洗澡不舒服。”

    “運動啊?每天都要嗎?”

    “嗯,基本上是。”

    葉小小蔫了,在chuang上坐了下來,她是一個運動白癡,對運動壓根不在行,所以,要她每天早上起來這麼早,她還真的做不到。

    而他是一名軍人,在運動方面上,肯定會有一定的天賦,想到這,她就覺得自己的計劃還沒實施,就已經失敗了。

    計劃失敗了讓她感覺很失敗,所以,在回家的路上她一路都是蔫蔫的,簡裔雲已經習慣了她的多話,忽然間她不說了,而且好像天都塌下來一樣,讓他實在有些不習慣。

    而且,今天是她回門的日子,她理應該高興纔會。

    在到了她家的小區裏,她還是這個病蔫蔫的表情,他抿脣,扯了下她的臉頰,說:“笑一個。”

    葉小小皺眉,申訴道:“我不是賣笑的。”

    簡裔雲:“你這個表情,你想是你爺爺以爲你後悔嫁給了我?”

    葉小小聞言,眼睛倏地瞪大,變臉似的,忽然間雙眼就發光發亮了,要多有神有多有神,又笑米米的了。

    因爲她知道自己爺爺是非常不想自己嫁過去簡家的,爲了打消爺爺的盤問,她很認真的笑起來。

    本來是想僞裝,露出一臉假笑的,但是在看到身邊的人,見到他完美無瑕的俊美臉龐時,就忍不住開心的笑出來了。

    是真心實意的,而不是假裝,更不是做戲。

    簡裔雲忍俊不禁,感覺自己胸腔忽然涌上一股暖意。

    她或許自己都不知道,往往,在跟他有關的事情的時候,她立刻就變得積極起來了,絲毫不肯怠慢。

    簡裔雲覺得自己是一介凡人,沒有人會不喜歡被人放在心尖的位置上,以自己爲標準來控制自己的喜怒的。

    或許,就是因爲這樣,她才能讓他在僅僅的幾次見面中,就已經被她的暖和的笑容所感染,對她從開始的厭煩和排斥,到現在的習慣和有了淡淡的好感。

    他們認識和相處的機會不多,她能這麼快做到這一點,而他的心境也變化得如此之快,連他自己也完全沒有想到。

    想到這,他眼眸一深。

    到了家,簡裔雲打了個招呼,第一次叫:“爺爺。”

    這一聲爺爺,叫得葉爺爺心花怒放。

    想到眼前這位外表出色,能力優秀的男人已經是自己的孫女婿了,葉爺爺就忍不住的高興起來:“唉,好,進門吧,別在門外站着了。”

    葉小小回自己的家,所以很隨意,叫了聲爺爺後,就直接想給自己倒一杯水喝,但是在見到沒有水後,問:“爺爺,我好渴哦,有沒有煮水泡茶了?”

    葉爺爺輕哼一聲,沒好氣的說:“你還以爲自己是客人啊,要喝水自己煮,順便也給我倒一杯,爺爺也渴了。”

    葉小小不滿,她以爲自己爺爺會想念自己的,理應一早準備好她愛吃的東西準備歡迎她的歸來纔對的,她在冰箱裏翻找了老半天,結果什麼都沒有發現,她很失落:“爺爺,才一天沒見,你怎麼又變兇了?”

    簡裔雲看了她一眼,回到家後,她還是那樣的孩子氣,他勾了脣:“我渴了。”

    葉小小聞言,非常積極,哪裏還有剛纔磨蹭的樣兒?

    她邊忙往廚房裏走,邊體貼的說:“那我快點去燒,你等等啊。”說着,先到冰箱裏翻了一些水果出來,洗乾淨端到他面前,說:“先吃一點,解渴的。”

    說完,還沒等簡裔雲反應,她有忙跑進去廚房煮水了。

    葉爺爺看到了,她都沒有理會過他,他頓時瞪得眼睛都冒火了。

    他養了她十多年,還比不過簡裔雲的幾次見面,看看,態度差了這麼多!

    簡裔雲掀脣淺笑,“爺爺,坐。”

    葉爺爺這才臉色好了一點,坐下來跟簡裔雲開始聊天。

    過了差不多十分鐘後,葉小小才從廚房裏端着一個托盤出來,上面放着三杯水,她紛嫩的小臉上是笑米米的,第一杯就遞給了簡裔雲,隨後擦遞給在她身邊的葉爺爺,看得葉爺爺都瞪出眼珠子來了,輕哼了一聲:“不孝孫女!”

    葉小小當沒聽到,放下自己的那杯,就將托盤放回去了廚房裏了。

    簡裔雲吹了吹杯子裏的茶水,香氣四溢的甘甜的味道撲鼻而來,讓人感覺心情也變得好了起來。

    想不到她雖然毛毛躁躁的,但是茶好像泡得不錯。

    他現在心情不錯,也想知道這茶的味道如何。所以儘管茶水還有點燙,他頓了下,吹了會兒後,還是先抿了一小口,隨後,眼眸深了些。

    片刻,他放下杯子,忽然問道:“對了,爺爺,我爺爺想問您一件事。”

    簡裔雲心情是不錯,但是相對的葉爺爺就覺得自己的心情不怎麼好了。

    也是,有一個胳膊往外拐的孫女,哪個爺爺的心情都不可能好得起來。

    聽到簡裔雲的話,他才從對自己孫女的失望中回過神來,“嗯?什麼事?”

    “爺爺擔心你一個人在家無聊,所以,想問你要不要搬過去簡家一直住,而且,你一個人在家,我們也不放心,在那邊有人照顧你,你跟爺爺都有個伴,我們都希望你能過去,所以,對於這件事,您怎麼看?”

    葉爺爺愣了下,忙笑這搖頭,說:“啊?搬過去啊?不,還是不要了這小區的老人也多,我不會覺得無聊。”

    “下個月中旬我跟小小會從老宅裏搬出來,要是您捨不得小小,你也可以跟我們一起住,而且,您在的話,小小也會很開心的。”

    葉爺爺聞言,笑了,知道這其實是簡裔雲的心意,所以,他覺得心裏有了些安慰。

    他點點頭,說:“雲,你跟老簡的心意,爺爺心領了,也知道你們是擔心我一個人沒有人照顧,但是我身體還行,沒有什麼問題,再說了,人老了,最希望的是落葉歸根,爺爺在這裏一個人也會過得很好,你們要是真的孝順,那以後多回來看看我這個老頭子,我就心滿意足了。”

    簡裔雲皺眉,還沒說話,葉爺爺就笑了下,說:“雲,小小這個孫女,是我一手拉扯大的,雖然不是什麼千金小姐,但是……也是爺爺的寶貝啊。”

    說到這,他認真的說:“她的性子像她死去的媽媽,不跟人較真,人也純得很,但是骨子裏,卻像她爸爸,性子其實很倔,死心眼,認準了就不會變通了,所以,爺爺也是因爲這樣才答應你們在一起的,說實話,爺爺知道,以我們家小小的條件,還真的是高攀你了,偏偏她性子又急有直,所以,希望日後,你能多擔待一些,不要跟她較真。”

    簡裔雲點頭:“我知道,我會的,請您放心。”

    說着,他側眸看過去廚房那邊,裏面的人開心的哼着歌在整理廚房裏面的食材。

    他知道她因爲沒有了父母,所以自小家境就不好,但是她的性子跟脾氣都還是那樣好,其實是跟她爺爺的教導是有很大的關係的。

    而他也明白,一個人要是在艱難的條件下心裏還是充滿了陽光,那是因爲有愛。

    這點,是他們簡家所缺乏的。

    他們簡家,即使世代都過着富足的生活,但是沒有一個人的心裏,是有絲毫陽光存在的。

    葉爺爺滿意的點頭,笑了笑。

    他知道自己的孫女選的人各方面的條件都是很不錯的,但是這次來,他發現自己的孫女其實是真的挑對人了,在他現在肯替他着想他就知道,他對自己的孫女已經漸漸的放在心上了,已經沒有了剛開始那樣的冷漠和抗拒的神采了。

    這點,是他最欣慰,也是最開心的。

    自己就這麼一個孫女,自己自然希望她能過得好了。

    ……

    在葉家吃了午飯,葉小小跟簡裔雲都離開了。

    葉小小今天早上剛好沒有課,所以她可以不用請假,但是下午有,所以,簡裔雲在送他去上課後,纔回去自己工作的地方。

    簡裔雲回到了軍營的時候,已經下午一點多了,大家都準備工作了。

    一個星期後,姚辛雨也從香港回來了,在簡裔雲出了辦公室的正要準備出去吃午飯的時候,碰到了正從不遠處向着他走過來的她。

    他點點頭,打了個招呼,就準備離開,但是她卻向走了上前來。

    她笑容有些不真切,勾着紅脣問:“裔,我今天才從香港回來,就聽說你已經結婚了,這件事……是真的嗎?怎麼之前沒有聽你提起過?”

    簡裔雲整理了下軍帽,“嗯,是真的。”

    姚辛雨笑容還是那樣自然到位,不過眉睫間卻顫抖了幾下,“是啊?那……那新娘是誰?怎麼之前沒有聽你提起過?”

    “小小,你見過的。”

    “哦,小小啊,是一個很可愛的姑娘,我沒想到,你喜歡的是這樣可愛的女孩子呢。”

    簡裔雲頓了下,想起自己之前也接觸過其他的女孩子,也有可愛年輕的,那些是他朋友的妹妹,但是你他卻不見得喜歡她們。

    所以,他蹙眉,說:“也不說我喜歡可愛的女孩子,只是……這個婚事是家裏的人安排的,是爺爺戰友的孫女。”

    姚辛雨驚愕的擡眸,“你肯讓家裏的人給你安排婚事?”

    簡裔雲不願意說太多,只是“嗯”了一聲,隨後看了下時間,顯然是準備要走了。

    姚辛雨笑了下,說:“雲,你這是要去吃飯嗎?我也剛下飛機,回來準備拿一點東西,不如我們一起?”

    簡裔雲沒有拒絕,就跟她一起去吃飯了。

    姚辛雨看着他頎長的背影,勾了勾脣。

    她當時在飛機上看到他們兩人的時候,她就知道他跟葉小小的感情肯定不好,聽他這麼說,她才瞭解到,原來那個叫小小的女孩子只是他家裏的人塞給他的女人罷了,並不是他心裏想要的選擇。

    想到這,她笑意深了些。

    ……

    冬天在大多數人的心裏,都是短暫而寒冷的。

    時間過得很快,轉眼間就到了十一月了。

    葉小小的學校也迎來了一年一度的校慶。

    因爲校慶,所以他們學校的學生都非常的高興,也很興奮,無論男女。

    因爲每次到校慶的時候,學校都會舉辦許多活動,而且可以邀請其他學校的學生一起參加,所以,各個社團都熱鬧了起來。

    現在,班上的人都在談論着自己感興趣的活動,而最爲讓人振奮的不過是校慶當天的化裝舞會了。

    下課時,丁美美美美的一張笑臉上寫滿了期待:“後天就是我們學校的化妝舞會了,好期待啊。”

    夏嫋嫋也說:“我也是啊,我連禮服都帶過來了,等一下回宿舍你們都幫我看看衣服合不合身。”

    丁美美問:“你那個高帥富男朋友會不會過來?”

    夏嫋嫋輕哼一聲:“我纔沒有這麼傻,叫他過來呢。”

    “爲什麼?”

    “我男朋友那樣的高帥富,我們學校有也不多,那個女人不想找一個高帥富當男朋友好畢業後結婚?不是我對我男朋友不放心,也不是我對自己不夠自信,只是學校的狐媚子實在是太多了,有人不長眼的,喜歡做小三,這年頭小三多得滿街跑,我可沒有興趣爲自己製造小三呢。”

    說完,夏嫋嫋意有所指的看了一個方向,丁美美順着她的方向看過去,知道她是在看他們學校的校花,也就是他們班的文藝委員方敏。

    他們學校的校花,雖然還評不上是城花,但是那姣好的身段和容貌,已經讓無數男人傾倒在她的石榴裙下了,魂牽夢縈了。

    雖然夏嫋嫋也長得不錯,但是人家方敏校花的稱號也不是空穴來風的,所以,夏嫋嫋的擔心也不是沒有道理的。

    她的男朋友丁美美也見過幾次,之前夏嫋嫋剛跟他交往的時候,他們還請寢室的人吃飯呢。

    她也承認夏嫋嫋的男朋友確實長得不錯,人又風趣幽默,很多女人惦記着呢。

    丁美美跟夏嫋嫋說完了,見到葉小小正在笑米米的玩手機,笑得一臉甜蜜,頓時眯起了眼眸。

    丁美美笑着湊過來,要看葉小小手機的信息,但是葉小小很快就把手機收回來了,“小小,又在幹什麼?跟你那親親親親愛的男朋友聊天嗎?”

    葉小小沒有說話,卻點了點頭。

    她已經幾天沒有見到過簡裔雲了,所以很想她,所以,就忍不住發了一條信息給他了,問他在幹什麼,本來以爲他不會這麼快回復的,沒想到他立即就回復了,所以她的心情非常好。

    不過,那也是在被丁美美打擾了之前。

    她其實有些不懂丁美美爲什麼對別人的*這麼好奇,但是她是一個不喜歡將自己的心情跟不算要好的人訴說的,所以,她也不願意跟她分享自己現在的心情。

    夏嫋嫋也湊過來,說:“喲,小小,你交男朋友了啊?怎麼之前沒聽你說過“什麼時候叫你男朋友請我們吃一頓飯啊?當時我跟我男朋友在一起的時候,可是都請了你們了哦,你可不能還沒過門就替你男朋友省錢了哈。”



    上一頁 ←    → 下一頁

    殭屍保鏢鳳囚凰遮天贅婿重生影后小軍嫂
    超級卡牌系統修真歸來在都市玄界之門萌物遇上高富帥:101天官賜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