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總裁前夫,老婆跟我回家 » 萌妻小小難招架8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總裁前夫,老婆跟我回家 - 萌妻小小難招架8字體大小: A+
     

    昨晚葉小小就緊張得睡不着,好不容易睡着了,但是一大早的就被人叫醒,簡家叫過來的化妝師已經到了,她要起*化妝了。

    雖然昨天晚上沒有怎麼睡,但是葉小小卻一點也不覺得困,應該說她太過緊張了。

    人家的新娘子這天應該是很安靜,很矜持,乖乖的坐在自己的chuang上,不輕易出去拋頭露面的,但是葉小小卻例外。

    雖然昨天簡裔雲已經承諾了他肯定不會逃婚,但是葉小小還是從心底裏擔心,每隔一段時間就跑出去大廳的陽臺去看看外面,想知道簡裔雲到底來了沒有。

    他們葉家的親戚來得不多,加上孩子也不到二十人,這個婚禮,在他們這邊顯得略微蕭條一些。

    來客本來對於今天的新娘子很好奇的,新娘子嘛,誰都喜歡看。

    但是他們到了葉家坐了不過半個小時,就見了葉小小几次了,頓時就什麼好奇心也沒有了。

    因爲葉小小的婚禮不是西式婚禮,而是徹頭徹尾的中式婚禮,所以她也不用爲找伴娘而愁了。

    時間差不多到了,在聽到新郎終於來後,葉小小才高興的跳了起來,眼睛都紅了。她唯一的好朋友見着,如果換了是日常,一定會朝天翻個白眼,但是今天是葉小小的大喜日子,一輩子只有一次,所以,她的忍耐性也比平常要好得多。

    葉小小聽老人們說,出嫁當天,哭得越悽慘,婚後就會過得越幸福。因爲當天,新娘子已經將人生中的苦都用掉了,所以婚後自然是幸福美滿的。

    當然,這只是一個傳說,平常葉小小是不相信這些的,覺得是胡說不到,但是葉小小這回倒是信了,而且是當做真理來膜拜的。

    所以,葉小小在新郎在外面等的時候,就拼命的哭,昨天她還擔心自己哭不出來,但是在見到她爺爺坐在賓客中間,笑容落寞多於高興的時候,她眼睛就紅了,不知不覺的,就哭了出來。

    她爺爺養了他十多年,但是她還沒來得及報答他,就已經出嫁了,她知道他心裏肯定會很不捨,尤其是從此以後,家裏就只有他一個人了……

    想到這,她心裏的酸澀就從眼淚中涌出來,抱着葉爺爺,哭得稀里嘩啦的,大家紛紛過來勸,卻怎麼也勸不住。

    葉爺爺也老淚縱橫,不過,他還是笑了,拍拍她的背脊。

    葉小小哭了好一會兒,一直都沒有停過,直到簡裔雲到來了,還沒回過神來。

    不過,在見到簡裔雲完美的臉龐後,她就哽咽了,邊哭邊笑的毫不矜持的撲了過去,抱住他,將眼淚鼻涕都往簡裔雲的新郎服上面擦。

    簡裔雲無奈的笑了,接過別人遞過來的,被葉小小棄之一邊的蓋頭給她蓋上,抱着她上了花車,沒有多久,就到了簡家本家。

    葉小小不知道接下來的流程是怎麼樣的,她只知道一直攥着簡裔雲的手臂不放,只有在他身邊,才能給予她力量,讓她不再這麼緊張。

    不過,在婚禮流程的時候,她被人帶着,兜兜轉轉了好久,才被人扶着,進去了一個房間,在chuang上坐了下來,而簡裔雲則被留在了客廳,招呼客人。

    現在應該已經是下午了,她餓得不行,在房間裏的人走出去後,她將蓋頭掀開,咬着小嘴,羞答答的轉着靈動的大眼睛,在房間裏看來看去,最後還忍不住的在房間裏轉悠了一圈。

    在葉小小好奇的研究房間裏面的書房裏的軍棋時,就聽到門臥室的門被推開了,她頓時汗毛都豎起來了,蹭蹭蹭的從門口蹭過去,但是在見到向着她這邊走過來的簡裔雲時,就鬆了一口氣。

    不過,想到今天是他們大婚的日子,大婚之後,就是傳說中的洞房了,想到這,她小臉瞬間就紅的滴出血來,難得害羞的低下了小腦袋。

    見她不安分的在房間裏走來走去,簡裔雲也不驚訝了,過來拉着她的小手:“走吧。”

    葉小小看着被他攥着的小手,他粗糲的大掌包裹着她柔軟的手心,她的心忽然又不受控制的狂跳起來,伸手去抓住他的大掌,小臉笑米米的,“去哪裏?”

    “出去吃飯。”

    葉小小倏地就頓住了腳步,放開他的手,咬住小嘴道:“我……那個,我不餓……”

    簡裔雲挑眉,回頭見到她泛紅的耳根,倒是驚訝了一番,笑了下,之間勾起她的下巴,見到她紅得的滴血的小臉,眼底的笑意加深,說:“不餓也要出去,去見一見客人。”

    從他去她家接她回來後簡家後,他就知道她非常緊張,緊緊的抱着他的手不放,他開始以爲那只是正常人的心裏,那個新娘子都會緊張,但是現在他才知道,原來她緊張是因爲她膽子小。

    她膽小?倒是一件奇事。

    葉小小咬着指甲,大眼楚楚可憐的看着他:“可是,古代裏的新娘子不是都不用出去的嗎?”雖然她在婚禮儀式的時候蓋着蓋頭,但是一早她看到的身邊衆多的腳和腿,還有耳邊響亮的吵鬧聲她就知道,這邊的客人,多得讓她頭皮發麻。

    想到等一下她要被這麼多人圍着參觀,她就開始退縮,頓時就有了想做縮頭烏龜的準備了。

    簡裔雲笑了,她今天的樣子,實在是可愛又動人,他忍不住伸手摸了一把她的發端,“但我們生活在現代,你見過那個新娘子不出去見客人的?”

    葉小小聞言,咬着小嘴不說話。

    簡裔雲沒有再說,攥着她的小手出去,感覺到她手心一片溼潤,手臂一用力,將她攬入了懷中:“放心,有我在呢。”

    這是簡裔雲第一次主動抱她,葉小小的心撲通撲通的跳着,一顆心圍着簡裔雲轉,直到自己出去了大廳,都還沒回過神來。

    在簡裔雲的心裏,葉小小還是一個孩子,所以在跟客人敬酒的時候,她的那份,他都替她喝了。

    來的客人太多,酒席擺了一輪又一輪,簡裔雲只是去其中幾桌敬酒,就原路返回,拉着葉小小在一桌坐下。

    而這時,葉小小纔看清,原來這一桌,坐的都是簡家的人。

    不過,有兩位極爲出色的男人,她從來沒有見過,一下子多了兩位完全不輸簡裔雲顏值的男人,葉小小一時間看着,竟然沒有能回過神來。

    但是,兩位男士逼人的氣場卻讓她感覺頭皮發麻,他們比不苟言笑的簡父還要讓人感覺高深莫測,葉小小忽然覺得越來越冷了。

    簡老爺子今天倒是高興,他在葉小小坐下來後,舉起了酒杯,慈祥的說:“來,小小,跟大家敬一杯。”

    葉小小坐在簡老爺子跟簡裔雲的身邊,聞言,簡裔雲幫她倒了一小杯酒,她跟着他舉起酒杯,跟大家碰了碰杯子後,昂首就喝了。

    在她放下了酒杯後,簡裔雲給她夾了一筷子菜,他淡淡看了眼對面她沒有見過的兩位男人,說:“大哥跟姐夫你還沒見過,跟他們打個招呼吧。”

    葉小小這才放眼看過去,才發現他們兩人分別坐在喬陌笙和簡芷顏的身邊,身份已經很明顯了。

    葉小小忙叫了聲:“大哥,姐夫。”

    但是,她的聲音落在了好一會兒,那邊都沒有一絲的迴應。

    葉小小擡眸,見到他們兩人臉色都很不好,感覺好像他們過來參加的不是婚禮,而是葬禮。

    葉小小咬着小嘴巴,心裏有些受傷。

    每個人結婚的時候都希望收到衆人的祝福,而眼前的被稱爲大哥和姐夫的兩人,卻一點都不掩飾對過來參加婚禮的不願意,這讓她實在有些受傷。

    簡裔雲也沒有說什麼,只是拿起筷子塞進她手裏,說:“餓了吧,快吃飯。”

    葉小小低頭扒飯,這時就聽到簡芷顏笑了下,給她夾了一塊肉,溫柔的說:“小小,他們不應以後見面了也不用叫,省得浪費口水,知道嗎?”

    葉小小愣了下,沒有說話。擡眸去看了眼第一次見到的姐夫。

    他臉上還是沒有任何的表情,捏着銀箸用餐,動作優雅自如,從容不迫。

    簡母皺眉,“小顏,怎麼說話的呢。”

    簡芷顏聳肩,臉上的笑容沒有斷過,不過,她捏着筷子的手,好像非常用力,手背的青筋都凸出來了。

    葉小小笑了笑,沒有說話,擡眸去看另一邊,那邊的大哥更加不給面子,大家都舉筷吃飯了,他卻像一尊大佛那樣,坐着一動不動,而他的妻子臉色也很不好看,不過卻好聲好氣的低頭勸他,她聽不清楚她說了什麼,大概是勸他要吃一點,這樣才吉利,不斷的往他碗裏夾菜,但他臉色沒有半分的鬆動。

    別的桌的人吃吃喝喝的,聊得如火朝天,但是他們這邊,卻好像掉進了冰谷一樣,安靜得詭異,本來有人想過來給他們敬,也有人想趁機過來巴結,但是在發現了氣氛不對後,都訕笑着離開了。

    一頓飯,她不知道他們這桌有多少人吃飽了,雖然那位大哥到最後也吃了幾口,但是很快又放下了筷子。

    大家都放下筷子的時候,葉小小看了眼,桌面上十多個菜,就像沒有動過似的。

    葉小小頭皮發麻,她愣愣的,不過很快就感覺到小手被簡裔雲的大掌攥緊了手心裏,她擡眸去看他的俊臉,他臉上也沒有什麼表情,側頭問她:“要不要回房間?”

    葉小小感受着被他攥住的小手,心就鬆了,也從心底的升起了一股幸福的感覺。她不去想方纔的不快,眯着眼睛笑:“你呢?”

    “我要留下來招呼客人。”

    意思就是,你要是覺得緊張,不習慣,想要上去的話就先上去,這裏交給他就行了。

    葉小小笑了,也不顧忌別人的眼光,就伸手去抱他的腰,在他的懷裏搖着小腦袋,說:“不要,我要跟你一起。”

    過了一會兒,葉小小見到不遠處的大嫂笑着跟她點了點頭,然後討好的跟她丈夫說了很多話,但是對方從頭到尾都沒有開過口,薄脣緊抿,過了會兒後,她才向着她走過來。

    喬陌笙笑,“雲,小小,祝你們新婚快樂。”

    簡裔雲跟葉小小點頭,“謝謝。”

    喬陌笙又說:“小小,剛纔的事,是深煬不好,他這個人就是這樣,心情不好就不理人,你不要介意。”

    葉小小明白了,原來她是在替剛纔簡深煬的不禮貌而道歉。

    “沒關係。”葉小小也是一個心軟的人,人家對她好聲好氣,她怎麼也做不到給人臉色看。

    “我不知道你喜歡什麼,我自己自作主張的叫人給你做了一份禮物,祝你跟雲婚後幸福美滿。”喬陌笙抱歉的說着,側了側小臉,那邊有一位五十歲左右的男人抱着一個禮盒過來,喬陌笙接過,遞過來給葉小小。

    葉小小接過,她忽然也喜歡起這個大嫂來了,覺得她其實是一個很好,很溫柔的人,也很懂得替別人着想,“謝謝大嫂。”

    這聲大嫂,好像讓喬陌笙很高興,她笑容更加燦爛了。

    不過,在她還沒來得及多看幾眼的時候,喬陌笙忽然就被不知何時出現在他們眼前的大哥給扯着手腕,拉走了。

    葉小小愣愣的看着,沒能回過神來。

    忍不住擡眸疑惑的看向簡裔雲,因爲她不懂這是什麼情況。

    簡裔雲淡淡的說:“不用在意,他沒有惡意,只是不喜歡這種場合和我們簡家而已。”

    說完,他頓了下,“小顏剛纔說的話,你可以聽一聽,以後見到他們兩人,要是覺得不好過去打招呼,那就不要過去,沒有什麼大不了的。”

    葉小小就更加不懂了,也只當成是他們關係不和,“哦。”

    這時,簡芷顏也過來了,顯然是聽到了簡裔雲的話,說:“什麼叫我的話可以聽一聽,直接聽我的就沒錯了,知道嗎?小嫂子?”

    聽到一聲小嫂子,葉小小的小臉就紅了,很喜歡聽人這麼叫。

    簡裔雲看向她,“他來不來,對我來說沒有關係,倒是你,費了一番口舌吧?”

    他知道他們夫妻兩人根本就不像夫妻,兩人連說上一句話都難,基本上是完全沒有聯繫的。

    簡家幾次有重要的事情,沈慎之都不曾出席,原因不過是簡芷顏不想去低聲下氣去求他了,又或者是求了他,他卻還是不買她的面子,所以他這次會過來,應該是她費了不少功夫纔是。

    在他的心裏,沈慎之來不來對他沒有任何損失,只是不想她爲難。

    簡裔雲甩了甩長髮,利落的說:“沒有,我就告訴他一句話。”

    簡裔雲跟葉小小同時看向她,簡芷顏看着他們兩人同樣的神情,笑了一人捏了一下他們的臉,佔夠了便宜,才扣着指甲悠哉的說:“我跟他說,要是不來,我們今年之內就離婚。”

    說完,她冷哼一聲,說:“我親愛的老弟的婚禮,一生只有一次,他既然佔據了我簡芷顏配偶欄上的位置,我就不允許他不來!”

    葉小小愣了下,表示不明白。

    雖然她只見過那所謂的姐夫一面,但是她也能看得出來他們的感情不好,既然不好,那爲什麼不直接離婚?

    而且,聽簡芷顏這麼說,好像他們不離婚並不是愛不愛的紋理,而是還不到離婚的時候。

    簡芷顏好像明白她在想什麼,又趁機捏了一把她的小臉,看着她單純乾淨的眼眸,越看越喜歡,說:“不要想了,你想不明白的。”

    說着,她叫人送了一份禮給他們,然後就悠哉的離開了。

    葉小小掃了一眼偌大的簡家,發現並沒有再看到那位姐夫了。

    葉小小心情有些低落。

    在她的心裏,兩個人的既然結了婚,就是要過一輩子的,夫妻間要互相扶持,一起好好的經營着他們的家庭,但是今天她才發現,很多人的婚姻,都並沒有她所想的那樣完美……

    簡裔雲拉着她的小手,牽着她往樓上走去,“不要亂想,我們不會像他們那樣的。”

    葉小小的心裏這才鬆了一口氣,雙眼發光的問:“真的?”

    簡裔雲見到她那期待又漂亮的眼瞼,笑了,“如果你真的做到像你所說的那樣,會對我很好很好的話。”

    葉小小拍拍胸口,很認真的表示:“嗯,你放心,我肯定會對你好的。”

    簡裔雲但笑不語的看着她保證,笑容深深。

    進了兩人的新房,葉小小想起了一個重要的問題,“那……你會對我好嗎?”

    簡裔雲:“你說呢?”

    葉小小不肯定:“會……會吧?”

    簡裔雲放開她的手,轉身過去翻了翻衣櫃,找了一套睡衣出來,纔回頭看向站在一邊愣着了的葉小小,“那得看你日後的表現了。”

    葉小小愣了下,“什……什麼?什麼意思?”

    不過,簡裔雲沒有回答,而是直接的走進了浴室。

    葉小小這才發現,自己竟然回到了他們兩人的臥室,他們的新房了!

    新房!新房啊!

    什麼叫新房?新房就是兩人的新婚的房間,新婚當天,首要做的是什麼?

    當然是洞房啊!

    洞房……

    葉小小想到這裏,小臉又開始像個熟透了的蘋果一樣,尤其是耳邊還傳來了一陣很微小的水聲,她舔舔嘴脣,心中小鹿亂跳着,但是腳步卻不由自主的往浴室那邊走去。

    浴室的門時玻璃門,她看過去,還能看到一個模糊高達的男性軀體……

    葉小小唰的,小臉發燙,忙秒速的飛奔回到chuang上,掩着小嘴,花癡的在chuang上滾來滾去的。

    不過,她覺得自己太沒有形象了,想到這,她想起了自己剛纔收到的兩位禮物,禮物還沒拆呢。

    爲了轉移自己的注意力,不要讓自己的腦子整天想着一些黃色的料子,她拿了被簡裔雲放在桌面上的盒子拿了過來。

    大嫂送她禮物是用一個錦盒裝着的,不過錦盒有些大,她有些好奇裏面究竟是什麼東西,不過,她感覺挺重的,像是石頭。

    但是,她最先覺得的,應該是花瓶。

    但是打開一看,愣了下。

    是用翡翠玉石做成的人像。光看那雙大眼睛和笑米米的眼神,她就知道,長髮的那個女孩子,就是她的縮影。而她,正被一個人抱着,那男人臉龐一看就知道是簡裔雲。

    葉小小伸手去摸了抹,心裏有些感動。

    她跟簡裔雲連婚紗照合影都沒有,但是喬陌笙卻送了她一座他們的人像……

    她看得投入,沒有發現簡裔雲已經從浴室裏出來了,他的頭髮溼噠噠的,拿着一條毛巾擦拭着,看了眼桌面上被葉小小小心翼翼的摸着的東西,說:“挺像的。”

    “你……”葉小小嚇了一跳,心跳的感覺又回來了,低下頭不敢看他,忙打開簡芷顏送她的東西,以轉移自己的注意力。

    不過,她立刻就後悔在簡裔雲面前打開簡芷顏送過來的禮物了。

    簡芷顏送的禮物很輕巧,沒有什麼重量,本來還有些疑惑,不過,打開看到了禮物後,就明白了,愣了一下後,立刻就將盒子蓋上了,支支吾吾的說,“那……那個,裔,我,我也去洗澡……”

    說着,就起身,轉身想溜,但是還沒站起來,就被簡裔雲摁了回去,他將手裏的毛巾遞給她,沒有說話,意思已經很明顯了。

    葉小小這才擡頭,發現簡裔雲根本沒有穿上衣,只用一條浴巾就愛你圍住了下身……

    她本來臉蛋紅得滴血的,但是在看到了簡裔雲現在性感撩人的完美身材後,就怎麼也移不開視線了,忽然感覺口乾舌燥起來了,小手捏着毛巾,傻傻的盯着他看。

    他的身材很好,肌肉結實,飽含力量,但是卻不是那種強硬的肌肉男的感覺,而是給人一股優雅而有力的矯健感覺,正是她喜歡的類型。

    她的態度變得倒是挺快的。

    簡裔雲看着,挑挑眉,對於她的失神,有些滿意,大手將額前的髮絲撥至後面,勾脣一笑,在她猝不及防時,伸手輕輕一摁,將她推倒在chuang上,有力的身軀壓了上去。



    上一頁 ←    → 下一頁

    大宋的智慧翻窗做案:老公手下留情都市特種兵之暗影殭屍保鏢鳳囚凰
    遮天贅婿重生影后小軍嫂超級卡牌系統修真歸來在都市